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唐毒】情缘在手,天下我有48:度娘带你走上人生巅峰

不知道是不是现在不为繁华易素心一家独大让那些浩气的很看不顺眼,明明应该是主战场的融天岭和黑龙沼七点多了还能不排队进图,反观金水这边,七点不到就开始进不去图,更令人头疼的事,浩气的都开始排队了恶人在金门关挂机的不过四十号人。

【团队】三鹿奶粉:是要逼死谁?到点了还不进图,今天我们要守两个据点,浩气那边要是战斗力强一点,掉大旗是必然的事情

【团队】眼神吓死老谢:青云坞我不能保证,但是金门关我会尽全力保住

【团队】一百个天策:金门关既然被我们打下来了,就是我们的了,谁也别想抢过去

【团队】应识:上个星期的都打得玄,谁能肯定帮会里没有007混进来

【团队】陆基基:摸清一个踢掉一个

【团队】杜子腾:看到大家这么斗志高昂,我就放心了

【团队】二炮汽修厂:#鄙视身为帮主,你把甩手当自然这样好吗?

【团队】三鹿奶粉:#鄙视每天一到十点半双双掉线,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去干什么了吗?

【团队】桑布嘁:#鄙视何必无差别攻击

【团队】三鹿奶粉:#鄙视那你跟我说说,我说的有错?

【团队】桑布嘁:……

【团队】杜子腾:许人谈恋爱还不许人解决生理需求?

【团队】三鹿奶粉:天雷勾地火,宝塔镇浪腰#大笑

【团队】风莫怕渊在此:这个帮会不能好了,为了继续直下去,我选择退帮#大笑

【团队】陆基基:这个帮会不能好了,为了继续直下去,我选择退帮#大笑

【团队】菊针灸:不太明白两个从名字上看都弯成钩子的男人凭什么说出直下去这样的话来

【团队】眼神吓死老谢:好了好了,把公屏广告复制一下,准备小攻防了

临开场,浩气一百七,恶人能跟着动的始终只有那零零散散的一百一一百二十号人,怎么打?硬着头皮打!

浩气估计是抱着今天一定要拿下金水一个据点的决心来的,攻势特别的凶猛,打得不为繁华易素心连喘气的时间都没有。

这就算了,开场三分钟不到,方才喝了杯茶就对不为繁华易素心开启帮战,这帮战开的也是莫名其妙,虽然两个帮会向来看不对眼,龙门、巴陵经常我劫劫你,你杀杀我,但是最近没有杜子腾带领的帮会确实比平时低调了很多,按理说不应该会被人开帮战,不过既然开了,也没在怕的,大不了打完了攻防一决雌雄啊。

包括杜子腾在内,没有一个人把一个浩气帮会主动发起的帮战放在心上。

于是半个小时后,为了躲避浩气抢大旗,大旗手直接走出据点范围,大旗重置,好死不死的,浩气007捡到了,为了向大家表示他是一个称职的007,他直接卡到金门关石桥箭塔下的那个凹穴里,跟上个星期玩的那一手一毛一样。

再然后,大家都明白了这个帮战的意义——帮战期间不能时时踢人至少得半个小时之后人才会退帮——眼神吓死老谢都快被这一招套着一招的计谋给气笑了。

“为了一个据点,又是安插007关城门、抢大旗,又是开帮战不让踢人,你们也是玩出了个性玩出了水平。”眼神吓死老谢说,“有意思吗?好玩吗?说出去特别涨脸是吧?”

作为旁观人员,桑布嘁并不知道这些话的哪几个字眼戳中了对方的G点,反正他是看到那个007把大旗给丢了,重新拿回大旗之后,不为繁华易素心打得更为艰难,整场攻防下来,大旗掉了3次,虽然次次都给抢了回来,但过程也挺惊险,更不用说对面浩气壕多势众,大手笔地在一场小攻防里,用上了8辆大车,

8辆大车啊,桑布嘁觉得他上半个月看到的大车合起来都没有今天一天看到的大车多。

【团队】三鹿奶粉:今天能把据点守住可真不容易

【团队】杜子腾:老谢辛苦了,大家也辛苦了

【团队】眼神吓死老谢:关键还是大家听指挥,今天打得确实艰难

【团队】杜子腾:势头不错,继续保持

【团队】三鹿奶粉:#鄙视然后就该说“你们玩,我先下了”

【团队】杜子腾:你们玩,我先下了

【团队】杜子腾:……

【团队】三鹿奶粉:需不需要把桑仔打包送到你床上?#大笑

【团队】桑布嘁:女孩子家家的,不要天天把床上不床上挂嘴边#呆

【团队】三鹿奶粉:#害羞侍你的寝去吧

【团队】桑布嘁:#鄙视

然后……于纤尘就真的侍寝去了。

因为经验太少,纵然杨天啓有着一柱能擎天的惊世之才却也是实践无门,于纤尘又不是傻,明知道杨天啓活儿不好还次次答应?哪怕是男人,一个星期总有权利在那么几天身体不舒服吧,再加上杨天啓工作压力大,得手的次数其实并没有那么多,远远达不到夜夜笙歌的地步。

“不能因为三鹿一句话你就随便更改约定好的时间吧?”

“这种事情难道不是发乎情的吗?”杨天啓危险地眯了眯眼。

于纤尘被哽了一下,然后非常顺其自然地接了一句:“那就让我们止乎礼吧。”

“你确定?”

眼睛珠子在眼眶里咕噜转了几圈,于纤尘不太能计算出究竟是忍受一次不太完美的性丨爱杀伤力大还是把杨公举惹生气的破坏力强。

“明明每次都有让你爽到,为什么次次都要上演欲擒故纵的戏码?我知道你脸皮薄,但是都老夫老妻了,不用在我面前刻意装矜持。”

才知道自己原来在不知不觉中欲擒故纵了的于纤尘:“……”

而且你究竟哪儿来的自信说我有爽到?!我不说出来是为了不打击你的自尊心好吗?!

于纤尘能说实话吗?不能。敢于反抗吗?不敢。

于是他找了一个自认为特别高明的借口:“今天小攻防打得这么艰辛,我都不太有心情……”

然后杨天啓截断了他的话,“为了我们小攻防在这么艰辛的情况还能打赢,你不觉得我们应该庆祝庆祝吗?”

一脸菜色的于纤尘:“……”

反正说来说去,于纤尘就是被杨天啓骗到床上去了。

过去杨天啓确实也挺注重前戏,但是没有像今天这么细致,即使经历过很多次,但下面被开拓时候那种奇怪的感受还是不太能让人习惯,于是他一如既往地走起了速战速决路线。

“快……进来。”

“别着急,一会儿会让你爽到。”

于纤尘:“……”我他妈可不就急死了吗!

毕竟于纤尘走的是含蓄路线,他不可能把杨天啓摁在床上,自己来个霸王硬上弓,所以就算真的觉得下面被开拓的感觉很羞耻还是咬牙忍住了。

而杨天啓的不着急则直接不着急到亲亲摸摸硬起来的于老二因为长时间得不到抚慰也得不到释放,慢慢呈现出疲态。觉得自己大概不仅不能爽到而且还面临着阳丨痿的危险时,于纤尘说什么都要奋起反抗,就在他扭头准备跟杨天啓说爱干干不干滚的时候,杨天啓的手指突然从一个什么奇怪的地方擦了过去,然后强烈如飓风的快感瞬间把他是裂成好几瓣。

别说说话了,就连呻丨吟都不成调,杨天啓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开始朝着好不容易找到的那一处猛烈的进攻起来。

于纤尘给出的反应特别直观,紧绷的脚背和不住的颤抖以及越绞越紧的后丨穴都表示他现在非!常!爽!

就像吃惯了水煮小白菜的人突然碰到了一盘红烧蹄髈,那种震撼和从心底涌出的喜悦是任何语言都不足以表达的。

“快……快进来。”

“我觉得你应该再享受一下。”杨天啓坏笑着说。

于纤尘扭头看着身上扶着一层薄汗的性感男人说:“我他妈才不要这么爽的一次是你的手指带来的。”

杨天啓:“……”

“所以果然还是在意我的技术。”杨天啓不满地小声嘀咕,看到于纤尘疑惑的目光,他摇了摇头,决定要事实证明技术差并不是先天不足而是后天训练太少。

经历过这么多床上运动,于纤尘今天才真的是被丨干♂了个爽。

可能是尝到了甜头,于纤尘缠着杨天啓到凌晨才罢手,最后一次射出来时,于纤尘腿肚子都开始打哆嗦,但是抱着浑身是汗的杨天啓,他却又突然明白为什么床上的契合度会影响到两个人的感情。

因为爽翻天之后看着自己爱的人,对对方的满意度简直呈直线上升,扒着都不愿意松手啊!

“去洗个澡。”杨天啓凑过去亲了亲于纤尘的鼻尖。

于纤尘打了个哈欠说:“太累了,不想动。”

“抱你去?”

“多大了还抱来抱去,让我休息一下,你先去?”

“想跟你一起。”

于纤尘被杨天啓逗笑了,他借着床头灯细细地看着对方说:“连体婴哦?”

“连体婴都不够,想把你吃到肚子里,好让你就属于我一个人,谁也抢不走。”

纵然于纤尘小浪货的名号传遍了游戏内外,但是真的对上自己爱人说出这样的情话,也很难不害羞。

杨天啓好像很喜欢于纤尘抿着嘴笑不说话的害羞模样,又凑过去跟他接吻,相比去刚刚那些情丨欲满满的深吻,现在这个吻则温情了许多,很好的填补了情丨事之后的空虚感。

两个人又腻歪了好一阵,于纤尘突然问道:“你为什么今天……”大概没有找到合适的措辞,于纤尘说到这里还哽了一下。

“嗯?”

“……这么猛。”说完这话,于纤尘都想给自己来一拳。

杨天啓抱着于纤尘,细细把玩着他的头发,笑着说:“你有没有真的投入到那里面我会看不出来?”

“呃……”

“虽然很欣慰你能因为照顾我的感受不跟我说这些,但是,相比起我一个人爽,我更希望这件事情能够带给我们两个人同等的开心,甚至是你比我更沉迷。”

“哪里好说得出口。”于纤尘小声嘀咕。

“所以,我希望借着这件事跟你说,相比起自己我更在意你的感受。小鱼,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可以不要这么端着,有什么就说什么,开诚布公一点,就算觉得我技术不好,也没关系,技术不好可以练,要是我真的迟钝一点,从一而终都只顾自己,总有一天你会受不了。”

“怎么会?”于纤尘立马反驳。

“现在我们有爱情维系,等爱慢慢变淡了,至少你会念着我技术不错舍不得离开。”

于纤尘摆出一张严肃脸,简明扼要地阐述自己的观点:“我爱的是你,又不是你的老二。”

“但是性丨爱确实在爱情里占着非常中的比重。”杨天啓说,“如果是过去,你会在我射出来之后飞快地表示累了,然后洗澡睡觉,但是今天却缠着我要了三次。”

突然觉得自己禽兽不如的于纤尘:“……”

“而且你真的感觉到爽的时候,表情会非常迷人,让人忍不住满足你一次又一次的索取。”

真的要在这种时候说着25禁小黄丨文里才会出现的台词吗?

“也不枉我这么努力地翻找资料。”

“翻找资料?”

“呃……”

“你在哪里看到的,就是……前列腺这些?”

杨天啓终于老脸一红,不自在地说:“百度。”

不得不说,于纤尘心情还蛮复杂的,不过还真是第一次这么感谢万能的度娘。

“洗澡?”

“嗯。”

“要不要在浴室来一次?”

于纤尘瞪了杨天啓一眼,“明天不上班了吗?”

“偶尔体验一次君王不早朝的滋味听起来也不赖。”杨天啓边说边把于纤尘往浴室带。

“喂喂喂,我没劲动了。”

“没事儿,我来动。”

“合着我不费力啊?明天还要上班,节制一点行不行?喂,杨天啓,你手往哪儿摸呢!”


评论
热度(25)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