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唐毒】情缘在手,天下我有47:我的人生最有决定权的人是我(2)

于纤尘发现端倪是在杨天啓看到某个号码的来电时会躲着他并且每次接完电话之后脸色都不会太好看,但是每次他打听有什么事的时候,杨天啓却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模样,更不用说对方释放一下美色技能条把人往床上一带,于纤尘根本就连话都说不清楚的那副小怂样了。

“总觉得他在瞒着我什么,但是又问不出个所以然,所以有点担心。”在龚小卉第五次还是第六次问起于纤尘究竟为什么要露出这样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之后,于纤尘终于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不能是出轨了吧?!”龚小卉在听到于纤尘说什么之后,表情绝对精彩得只比苦大仇深有多没少,“你们才在一起多久啊,他就背着你接电话了?!小姐妹,行动起来,把这种苗头扼杀在摇篮里。”

“都是你乱猜的,要是不是怎么办?”于纤尘非常后悔找这么个狗头军师给他想办法,“相比起出轨,我倒宁可相信他是在向家里出柜。”

“不能够吧,你们在一起时间也不长啊,怎么都得等感情稳定一点再说吧?”龚小卉怀疑地说。

“谁知道呢?他这样一朵高岭之花都能看上我这么一颗狗尾巴草,不顾一切的跟我在一块,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出来的。”

本来以为龚小卉会安慰他几句,结果她竟然来了一句:“也是,正常审美的,都不能随随便便看上你这画风的。”

什么就叫“你这画风”了?不就是今年夏天晒黑了点儿疏于运动肚子积了点儿肉吗?小麦色,懂不懂?有手感,懂不懂?!没有人鱼线好歹有肱二头肌,我也是铁骨铮铮一条汉子!

然后于纤尘深刻地明白了什么叫做好的不灵坏的灵,什么叫做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什么叫做一语成谶。

因为今天中午在办公室跟杨天啓一起吃饭的时候,对方就非常随意地抛出了这样一个重磅炸弹,而他竟毫无所察地在“我向家里出柜了”这句话后面加上“唔,今天的糖醋小排很不错,多吃一点”。

“你究竟在想什么啊?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能跟我商量一下?”于纤尘直接被砸懵了。

“只是出柜而已,又不是出轨,放轻松。”说着杨天啓还拿出了必杀技——歪头笑。

但是于纤尘现在心塞得就算杨天啓把自己脖子折成180度也完全萌不起来,他放下筷子,特别郑重其事地说:“你家里……是不是给你很大的压力?那些电话,都是你家人打来的吗?”

“嗯,不过不用担心,我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

然而就在杨天啓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的电话又响了起来,看到号码之后,杨天啓下意识地想要站起来,但是被于纤尘眼明手快地按住了。

“就在这里接,我亲耳听着。”也能放心些。

杨天啓跟于纤尘对视了好一会儿,确定于纤尘不会在这件事情上跟他妥协,杨天啓懊恼拿起手机滑开了接通键,然后面无表情地接通了这个电话。

“喂。”

杨天啓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于纤尘脸上肃穆的表情就出现了一丝裂痕,而在对方嘴巴里蹦出一连串他听都听不清更别说听不听得懂的英文时,他看起来就像是要冲出办公楼找隔壁街小吃店借厨房里的菜刀了。

去你奶奶个腿,这个时候是秀优越的时候吗?说一说我们引以为傲的母语有这么难吗?

“我说过了,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如果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你就不会因为一个交往还不到一个月的男人跟我说你是一个同性恋。”杨天啓的妈妈语气坚硬,“我还是那句话,玩玩可以,认真?绝对不行!”

“我爱他跟时间长短没有关系,而且,我从来没有打算玩。”

“你怎么这么糊涂?你过去交的几个女朋友还不能足以证明你是可以跟女人在一起的吗?你根本不是天生的同性恋!”杨天啓的妈妈声音高得近乎尖锐,连电话这头的于纤尘都能隐约听到,“是不是那个男人把你带坏的?”

“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矛盾,不要把他牵扯进来,有什么事情我晚点再跟你说,现在我在吃饭。”

“恐怕你在意的不是吃饭,而是因为不要脸的男人就在……”

“虽然我喊你妈妈,但是这并不代表你有权利侮辱我的爱人。”杨天啓冷着脸打断了对方的话,“如果你离开我这些年学会的就是怎么泼妇骂街,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继续交谈下去了,毕竟你也没有对我尽到什么抚养义务,我通知你一声已经是我的极限。”

“我是你的妈妈啊,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说话?”

“很抱歉,在你离开我的这二十多年,大概也就这件事情让你丢面子的事情能让你想起你是我妈妈了。”杨天啓说,“不管你怎么想,他是我的爱人,我确定了要一起走下去的人,你对他的态度会直接影响我对你说话的语气。”

于纤尘看着杨天啓越来越黑的脸色,心里就跟掉着一个千斤重的秤砣,他甚至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样一场无妄之灾。

杨天啓似乎感受到了他的不安,握住了他放在桌上的手,安抚性地摩挲了一会儿,并且一反刚刚黑脸常态露出一个让他放心的笑容,然而这个笑容起到的真实作用远不及它应起到作用的十之一二。

“你爸爸只有你这么一个孩子,别的不说,你总得给他留个后吧?”

“也只有这个时候你才会想起我爸爸吧?很抱歉,我爸爸直到咽气,跟我说的都是,找一个我爱的爱我的人,不要重蹈他的覆辙。”杨天啓都要被她给气笑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继续说,“你看,这就是为什么即使这么艰难他还是尽到了一个做父亲的责任,而你过得这么宽裕却从来没有想过回来看我一眼。毕竟,对于你而言,恋爱或者说婚姻,所有的意义不过是一个孩子。”

“哪怕你真的要跟那个……男人在一起,你也必须给我生下一个孙子。”大概被杨天啓这样咄咄逼人的语句震住了,刚刚还歇斯底里的女声开始变得底气不足,甚至带上了妥协的意味。

“我就是一个失败婚姻的产物,现在你告诉我,我必须跟你一样,给我的下一代带来同样的伤害?你决定了的出生,但是决定不了我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杨天啓几乎是一字一句地跟电话那端的人说,“我的人生最有决定权的人是我,不管我是爱男人或爱女人,还是选择要不要孩子。”

“这件事情没得商量,我想你大概不想看到你身边的那个男人受到什么伤害。”

杨天啓危险地眯起了自己的眼睛,他说:“那么我也直白地跟你说,如果他受到了任何来自于你的伤害,我绝对会倾尽全力让你未来的日子都不好过,说到做到。”

他妈妈显然被这句话哽到,好长一段时间没说话,直到杨天啓略微不耐烦地冷哼了一声,她才清了清嗓子强调道:“不管怎么样,你必须在未来两年内,给我生下一个孙子。”

“不,关于孩子的事情,我绝对尊重我的爱人,他不想要,我也绝对不会勉强。”

“是吗?也许你可以尝试跟他沟通,说不定,他比你想象中的更渴望有一个自己的血脉呢?”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把它看得跟你一样重。”

“我已经把我的底线跟你说了,接下来该怎么做,就看你了。”说完之后,这通逾时10分钟的越洋电话终于被单方面结束,杨天啓突出的咬肌和阴沉的脸色都昭示着他现在心情并不好。

于纤尘看着他,担忧地问:“是不是你家里人为难你了?”

杨天啓长吐了一口气,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他说:“没有的事情,我能解决好。”

都走到这一步了,想要于纤尘像过去那样跟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没心没肺地继续吃饭是不可能了,他放下手里的筷子,头一次用近乎愧疚的声音对杨天啓说:“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被迫面对这些。”

“瞎说什么呢?”

杨天啓从沙发这边走到于纤尘身边坐下,他捏了捏于纤尘的脸,见他一脸失落,凑过去亲了亲他的嘴,在一触即离的吻之后,杨天啓跟于纤尘额头抵着额头,露出一个近来少有的放松笑容。

“是我把你掰弯的吗?”于纤尘忐忑不安地问。

“不……”杨天啓声音很小。

“如果没有我,你会跟正常人……”

“小鱼,我们没有任何不正常,我爱你这件事情,绝对没有错。”

“但是我把你拖进这样的困境就是不对!”于纤尘声音陡然大了起来,杨天啓本来还因为于纤尘这样油盐不进有点恼火,但是在看到对方通红的眼眶之后,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我不该这样的,如果我爱你,我就应该什么都不说,你会回归到正常的生活,像别人一样。我不该……”

“我爱你。”杨天啓安抚着于纤尘,“这跟性别无关,明白吗?我从看到你第一眼就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于纤尘:“?”

“那时候你才刚进公司,我看你帮别人换饮水机的饮用水。”

于纤尘一脸茫然,对此似乎完全没有印象,杨天啓摸着他的脸,笑着说:“那个时候,我就在心里想,这个人怎么能够笑得这么好看,说起来,大概那个时候就喜欢上了吧。”

于纤尘又不傻,他怎么可能相信,于是一脸的“你骗鬼哦”的表情,杨天啓被他逗乐了,又凑上去吻他,跟他说:“是真的,哪怕过去二十几年我从来没有因为哪个男人长了一张符合我喜好的脸就多看几眼,可还是栽在你的笑容里拔不出来,就算你不爱我,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你爱上。”

于纤尘似乎还如坠梦中,从来没想过原来杨天啓从这么早的时候就注意到自己,感觉好像明明可以两点之间求最短距离的证明题被他们俩生生走成了已知半径求圆的周长的几何题。

“所以,不要给自己负担,所有的事情我都能摆平,除了你退缩。”杨天啓可能自己都没察觉出来,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有多紧。

“我跟你一起面对,不管你家人要怎么考验我们,我一定不会放你一个人面对这一切。”

“如果是要一个孩子呢?”杨天啓一本正经的表情让于纤尘把到嘴边的那句“都什么时候还开玩笑”咽了回去。

于纤尘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开口说话的,他只知道自己的喉咙干的要死,在这样一个三九天里,他浑身发冷,似乎被什么人拖进了冰窖。

他能接受杨天啓家人的恶言漫骂,甚至能够忍受对方的全武行,但是这一条,哪怕他把一颗爱着杨天啓的心掏出来也全然无济于事。

“所以他们要你结婚?”于纤尘看着他,杨天啓想从他的脸上找出一些可以表达情绪的表情,但是他发现,于纤尘只是在实践着“看”这个动作。

“不,只是需要一个孩子。”

说实话,杨天啓都开始后悔跟于纤尘说这个了。

于纤尘露出一个要哭不哭的表情说:“所有的条件我都能满足,除了这个。”

“你不想要我们就不要,孩子对我而言并不重要。”

于纤尘点了点头,但是他的脸色并没有好上多少,杨天啓把他抱进怀里,紧紧的。

“为什么我不能生孩子呢?”

“瞎想什么呢?”杨天啓把脸埋在于纤尘的脖子里,似乎想从他的身上汲取一些力量,“我跟我妈的关系并不亲密,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跟我爸离婚跟一个美国人结婚了,后来发现自己不能生育了,才回国认回我,那个时候我都二十多岁了。”

“那你爸爸呢?”

“在我初中就过世了。”于纤尘微张着嘴好像要说什么节哀顺变或者对不起之类的话,杨天啓直接截断了他的话,“都是过去的事了,反正我现在过得挺好的,孩子不孩子都是她的私欲,我要不要满足她还两说,我绝对不会因为她这样莫名其妙的要求伤害你,如果你说我们不要孩子,哪怕是抱养一个跟我没有血缘关系的我都不会去。”

“但是……有一个孩子确实能让你好做很多。”

“你向家里出柜了吗?”

“啊……高中就出了。”

“你家人怎么说的?”

于纤尘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露出一个苦笑,他说:“什么都没说,把我赶出家门了,到现在都没有回去过。”

“所以你看,最惨不过回不了家,对我来说,她甚至连一个家都没有给过我,除了给我制造麻烦,她就没做过别的事情,你觉得,相比较而言,我会比较在意谁?”

于纤尘跟杨天啓对视了半晌,才不太确定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说:“……我吧?”

“你知道就好。”杨天啓又亲了亲于纤尘,“我跟她出柜,不过是尽一个儿子的义务,至于她能不能接受,完全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

“这样啊……”

“就是这样。”

“所以……你想要孩子吗?”于纤尘问,“不是出于你妈妈的意愿,而是你自己的想法。”

杨天啓认真地思考了好久才说:“说真的,我没考虑过这个问题,过去可能有想过,但是跟你在一起之后,我觉得黏着你时间都不够用,完全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照看一个孩子。”

于纤尘简直被杨天啓这种随时随地开启情圣模式的特殊技能弄得哭笑不得。


评论
热度(23)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