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唐毒】情缘在手,天下我有50:道理我都懂但是为什么霸道总裁就不能吃醋?

杨天啓当然明白爱情里不可能只有开心、甜蜜,凡事都有两面性,磨合期间,猜忌、争执自然不能避免,但自认为处事还算冷静的他,一遇到于纤尘所有的理智全都跟着对方的非暴力不合作boomboomboom了,说实话,这件事情会演变成今天这幅模样,他也有一半责任,但是……

“这绝对不是你三更半夜跟另外一个男人喝酒鬼混的借口。”杨天啓恶狠狠地对已经醉成狗的于纤尘说,“等你酒醒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不过于纤尘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因为杨天啓早起一看,对方已经走了,被子叠得整整齐齐,要不是杨天啓拉开衣柜一看发现衣服都还在,一准以为他就要这么不告而别。

讲讲道理,你跟前表白对象鬼混我把你带回家你不感谢一声就算了,酒醒了还不跟我解释一句为什么这几天晚上不按点回家,行,你有苦衷心情不好想找人倾诉,但是这才早上七点就跑得不见人影,哪怕我想和解也没有立场了吧?

“于纤尘,能不能不要一谈恋爱就掉智商?”冉垣七点刚过就被一个电话打醒,纵然电话那头是他铁哥们,他也不可能不气,“行行好,这几天晚上我是挖空了心思开解你,结果今早这么好的机会让你们和解,你竟然告诉我你一大早就跑出来躲着,兄弟,情商呢?”

“我完全不敢想象杨二宝在看到我大半夜跟你一起喝酒会是个什么表情。”

“我该为你把我拖下水感谢你来着还是怎么样?”冉垣真是被于小怂包磨得没了脾气,“就这么跟你说了吧,你那对象,过去肯定是看我不顺眼的,再加上你昨晚这么一喝醉,他看我的眼神就跟看大街上拐卖妇女儿童的人贩子没两样,哦不,可能更加深恶痛疾,要不是扛着一个你,我觉得他可能直接拿酒瓶给我脑袋开个瓢。”

于纤尘:“……”

“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吗?”

于纤尘老老实实地点头说:“感受到了。”

“知道现在该怎么做了吗?”

于纤尘继续老老实实地点头说:“知道了。”

冉垣突然升起一股不太好的感觉,也多亏他问了一句,“所以你打算怎么办?”

“在他气消之前,绝对不出现在他面前。”

冉垣:“……”

于纤尘:“???”

“我怎么就这么恨呢我。”

“不是,我这会儿要出现在他面前……”

那边说着说着突然没音了,冉垣连着喂了好几声,在刺啦刺啦的几声杂响之后,一个更加低沉的男声说话了。

“我已经出现在他面前了,挂了吧,我也不会开你的瓢,放心。”

听了对方满含杀气的话之后完全放心不下来的冉垣:“……”

“那个……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动手,小鱼他……”

杨天啓打断冉垣的话:“别替他操心了,我心里有数。”然后非常果断地挂了电话。

面无死灰的于纤尘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连头都不敢抬,生怕自己这么一抬头,看到的不是杨天啓那张大帅脸,而是什么牛头马面黑白无常。

“昨天晚上你那发小还宽慰我说,你心情不好,让有什么事情我跟你好好谈谈,不要动气。”杨天啓站在于纤尘面前,从他的语气里倒是听不出来他这会儿是个什么情绪,“昨下午,就在这个地方,龚小卉还一本正经地跟我说你一个人实在不容易,让我多让让你。于纤尘,你看,所有人都站在你这边,甚至连我自己,都不断地劝说自己,不要跟你置气,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日子照过,爱照做……”

于纤尘本来还挺愧疚,听到这句话之后,猛地抬起头看向杨天啓,估计是想不明白怎么好好的一场谈话都能谈的这么流氓。

“终于肯看我了?”杨天啓露出一个笑容,但与现场非常明白这个笑容绝对跟心情好没有半点关系,“你知道昨晚上我接到你发小的那个电话心里是个什么感受吗?你知道看着你毫无防备的在一个对我非常有危险的竞争对象面前喝醉是个什么心情吗?知道我一大早去你房里去发现房间收拾的干干净净活像是要搬出去一样的时候是个什么想法吗?”

于纤尘抿了抿嘴,再次低下了头,杨天啓没有让他如愿,下巴被强制性抬起来,于纤尘的目光自然跟杨天啓对上了。

“说话!”

“对不起。”

“我要的不是这三个,于纤尘,要是只是想从你嘴里听到这三个字我有千百万种方法。”杨天啓心里陡然升起一股无力,“你发小了解你,我没法争,毕竟你们从小一起长大,我活生生晚了二十多年,我没法争于纤尘,哪怕当时我真的想一酒瓶子砸他脑袋上,你是没有看到他那一脸为你着想背后的洋洋自得!但是龚小卉呢?她是你朋友,行,你有交友的自由,可明明她比我晚遇到你,凭什么连她都比我了解你,我是你的恋人不是吗?她知道你一路走过来不容易,可是我却什么都不知道,只要你不说,我就跟瞎子一样,不清楚你过去经历了什么,不知道为什么你这么在意别人的眼光,如果今天我没有追出来,是不是我就得一辈子都活在你过去的阴影里,爱你却要瞒着所有人?”

于纤尘看着杨天啓极力被压抑着的歇斯底里,眼睛瞪得浑圆,他什么时候看到的杨天啓不是光鲜亮丽、胜券在握的,怎么不过是喜欢一个人就能把人弄得这么狼狈呢?

“我想大大方方跟自己的爱人牵手、接吻,有错吗?”

“我……”

“抱歉。”杨天啓放开了自己的手,“我不是想逼你,对不起,情绪有点大,别放心上,等你想好吧。出来这么早,吃早饭了吗?没吃我先去买。”

见杨天啓还真转身就要走,于纤尘赶忙追上去抱住他,巨大的冲击力把杨天啓往前推了几步才站稳。

“对不起,只顾着自己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

杨天啓没说话,只是伸手拍了拍紧扣着自己腰的那双手。

杨天啓要这个时候转过身对着自己一通数落,于纤尘心里也能好过点,这样一言不发地表达着自己委屈,可把于纤尘的愧疚又狠狠地拔高了好几个层次。

心理阴影可以克服,男朋友跑了可哭都没地方哭去,于纤尘想到这里,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放开紧抱着杨天啓的手把人拉过来面对他,然后环着对方的脖子就吻了上去。

杨天啓又不是傻,送上门来的还不吃,当即加深了这个吻,那架势瞧着,就跟恨不能够把这个不给人省心的玩意吃到肚子里,好让他不在作妖,省得自己一颗心跟着他七上八下的。

毕竟是办公大厅,一会儿又是上班高峰期,两个人在走廊里这么抱着着实不像话,正好于纤尘没吃早饭,杨天啓干脆喊了外卖把人拧到自己办公室了。

坐在杨天啓办公室沙发上的于纤尘,小心翼翼地问道:“我们这算是和好了吗?”

“一个吻就想和好?”

于纤尘:“……”

杨天啓看着于纤尘瞬间黯然下去的神色,无奈地揪了揪他的脸说:“不和好我还能怎么办?再亲眼看着你投入我情敌的怀抱?”

“我不喜欢冉垣。”

“现在是不喜欢,多喝醉几次可就不一定了。”杨天啓说。

于纤尘本来还想说什么表达一下自己也是个有节操的人,不过一想自己这几天作的死,还是忍住了。

“我就是气不过,没真不相信你对我感情的意思。”还是杨天啓自己亲自解释开了。

“我找他,也确实不太合适,但我……没别的朋友了,龚小卉是个姑娘,大晚上把人拉来陪我也不安全……”

“那你怎么就没想到跟我坦白从宽让我陪着?”

于纤尘抬眼瞥了杨天啓一下,说道:“可是你说不想听我解释。”

“你是不是傻,气话能当真吗?”

“我这不是……”

“下不来台阶?拉不下面子?”杨天啓把送过来的外卖推到于纤尘面前,“你怎么就不想想,你这么要面子我怎么办?你大晚上不回来我多着急,跟你吵架你难受我就会舒坦?”

见于纤尘搅和了手里的粥半天也没有往嘴里送一口,杨天啓终究还是心软了。

“好了,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你冷落了我这么几天,还不许我宣泄一下自己的情绪啊?”杨天啓凑过去捏了捏于纤尘的耳垂,“我也不过是个凡人,有些糟心事心里也会难受。”

“对不起。”于纤尘说得实在是诚心的不能再诚心了,“那天是我反应过度了,一下没把握好。”

“行了,我又不是要开批斗大会。”杨天啓说,“好好吃饭,有什么事情吃完再说。”

问题还没解决,谁还有心思吃饭啊,于纤尘听杨天啓这么说,干脆把手里的勺子给放下来了,做了半天的心理建树,终于开了口。

“过去我性格不是这样的,特别闷,属于三拳头打不出个屁的那种,又因为长得白,就老被班里的人说娘娘腔,而且那个时候我正发现自己不同于其他男生的性向,整个人更加阴郁,总担心别人会发现……”

“冉垣跟我不同班,就算发现了我不对劲也实在是鞭长莫及,那个时候,来了一个转学生,高高瘦瘦的,特别会打篮球,笑起来还有两个酒窝,哪怕他才转到我们班没多久,却跟所有人都打成了一片,自然也包括我……”

“他不像别人一样嘲笑我不爱说话,皮肤还白,总是非常热情地邀请我加入到那群男生之间,但是你也知道的,年轻气盛,就算只是多了些肢体接触也很难抑制住自己,发觉对他有好感是很简单的事,很害怕可是也有些期待,经常会想,他不像别人那样看低我,是不是也因为对我有好感……”

“不过我胆子小,说真的,初中生懂什么啊,我又跟别人不同,哪怕喜欢也不可能说出口的,所以毕业的时候,我甚至连同学录都没让他填,谁知道在高中又碰到了,大概是孽缘吧……”

“那个时候真的很多女生喜欢他,但是他总说老婆只有我一个,谁都知道这是玩笑话,但是……我当真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就真的很尽力地去做好一个男朋友该做的,很奋不顾身地去爱,我那个时候觉得,哪怕全世界都在说我恶心,只要他愿意接纳我愿意回应我的感情,也不算什么事,而且他没有明确拒绝我,甚至在我吻他的时候也没有躲……”

“我跟他走得近,又没有什么掩饰,那个时候就很多流言,我当然不在意啊,但是他不一样,他开始不太愿意接近我,在别人诋毁我的时候也不再像过去那样替我出头,这都不算什么,毕竟人言可畏,保护自己是很自然的事情,我能理解的……”

“让我死心的是别人把这件事情捅到老师那里后,我们被喊到办公室去谈话,老师问我们到底什么情况,他说‘这个变态一直缠着我,我怎么都说不通,毕竟是同学,也不能做的太难看’,原来我在他眼里只是一个变态。”于纤尘说这些话的时候甚至还是笑着的,“之后家里就知道了,他们给我办了转学,并且勒令我变成一个正常人,好不好笑?我很会读书也听他们的话但就因为我喜欢的人是个男人,所以他们就觉得我是个不正常的人令他们蒙羞。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在这之后,我开始变的外向,跟所有人打成一片,家里也以为我真的慢慢变好,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变得比过去更孤僻,哪怕跟班上所有的人我都能玩到一起,毕竟有了那件事,就算表面再要好,我也不敢跟谁走得太近了。”

“我没想到是这个原因。”杨天啓走到于纤尘身边坐下,把他的手拿过来握住,“他辜负了你的感情,我不会,相信我。”

“我怎么会不相信你。”于纤尘说,“我只是……有点怕,不管是酒窝男还是冉垣或者别的什么人,都在我以为‘啊这就是真爱’的时候翻身踹了我一脚,一次两次,说我脸黑吧,但是次数多了,总觉得,自己好像自带烂桃花debuff,哪怕知道你跟他们不同,但是心理阴影也不是说没就没的东西,之前没跟你说过这些,是不太能拉下脸,总觉得跟你说这些怪怪的,现在不会啦,跟他们比起来,当然是你更重……”

然后就被吻住了,跟过去那些霸道凶狠的、饱含情丨欲的、深情缱绻的都不同,杨天啓吻着于纤尘只是因为他想这么做。

“我会慢慢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这个吻结束之后,于纤尘满脸通红的说,“不会再出现那种情况。”

“嗯。”

“所以……我们这算是,正式和好了吗?”

“算吧。”

就在于纤尘长舒一口气的同时,杨天啓眯了眯眼,突然问道:“所以为什么冉垣翻身踹了你一脚之后,你在跟我闹矛盾的时候还是会跑他那边去?”

“呃……因为,怎么说呢?”

“慢慢说。”

于纤尘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蛋疼感,他扭曲着一张脸,说:“可能是因为哪怕你家里人再怎么骂你教训你,你也不会真的记仇……吧?酒窝男那件事情之后,是冉垣一直陪着我,可能也有些……移情的作用,回头看看,发现还是友情多过爱情,虽然是喜欢,但是并不是对爱人的那种喜欢,他的性格就是这样,对朋友很没有原则,哪怕对我没有这方面的想法,但是如果为了我,他真的会说努力掰弯自己来配合我,有段时间我真的觉得他是喜欢我的,不过现在看来,他好像还是更喜欢姑娘一点。”

“橡皮糖吗?说掰弯就掰弯。”

于纤尘:“……”

杨天啓看了一眼于纤尘,说道:“普通的交往,可以,但是不许大晚上跟他一起出去,有急事要出去必须带我一起。”

“……”于纤尘揉了揉额头,无奈地说,“好咯,你是大爷你说话。”


评论
热度(23)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