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唐毒】情缘在手,天下我有44:人面“兽”心的鲜活案例

在没有跟一个人深入交往的时候,千万不要以为你了解他。他可能看上去是一个翩翩君子,但说不定背地里他就是个不修边幅的抠脚大汉,他可能待人接物温润有礼,但在人后不定就是个恶趣味满腹的衣冠禽兽。

比如……杨天啓。

于纤尘觉得“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样的形容词,特别能够体现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的博大精深,而这种经由岁月沉淀而出的源远流长跟杨天啓这样一个鲜活案例相比,不知怎么的,也跟着黯然失色了。

“今晚上一起吃饭?”

自从两人确定了关系,除非真的需要赶进度没法抽身不然于纤尘中午多半会跟着杨天啓一起到外面就餐。此时吃着家常小炒的杨天啓再一次向于纤尘发出了邀约——就像过去一个星期每天中午发生过的一样——于纤尘自然不会拒绝,两个人的晚餐总比一个人的要来的更有食欲,更何况杨天啓的样貌本就是一盘色香味俱全的珍馐。

“不要光吃肉,吃点蔬菜。”虽然知道于纤尘不会拒绝,但是亲眼看到对方点头,杨天啓的心情还是会变好,但这绝对不妨碍他用青菜来膈应于纤尘。

“我还没来得及吃上两口肉。”

“想想看,你现在吃下去的每一口肉都会堆积在你的肚子上……”

“行了别说了,我吃!”

并不明显的小肚腩对于纤尘而言绝对是杀必死技能,每次一提对方就会无条件投降,可能身为一个gay,他把自己所有的自尊心都压在这上边了。

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多吃点蔬菜,说不定你也能拥有跟我一样的六块腹肌。”

于纤尘一脸不敢苟同地吃下了杨天啓夹到他碗里的西芹,那几口西芹吃得他简直如丧考妣,哪怕他在此之后又吃下了一块可乐鸡翅,但这丝毫不能让他口中西芹的味道散去多少。

“究竟什么恶趣味,你不喜欢吃肥肉我也没有逼你吃过,但是你明知我不吃的西芹、木耳和苦瓜你却总是点这些菜,关键是,还非亲眼看着我吃下去。”

“要做到营养均衡,老吃肉类,对你的健康没有好处。”说着这话的杨天啓看上去特别的道貌岸然。

于纤尘自知理亏,干脆埋头吃饭不再理会坐在对面的人,反正不管怎么说都是你有理咯,你是boss你说话。

然而就在他再一次把夹起一块烧得油汪汪的红烧肉时,却因为某个原因顿住了动作,他难以置信地看向杨天啓,从牙齿缝里挤出了几个字:“杨天啓,在外面的时候,能不能矜持一点?”

“嗯?没人会看到。”杨天啓一手撑着下巴,坦然自若地跟于纤尘对视,好像对面坐着的人比满桌子的佳肴看起来更让人有食欲。

“但是我能感觉到。”

“那……欢迎欺负回来?”

于纤尘:“……”妈的,这人怎么敢这么不要脸!

在他小腿外侧来回摩挲的脚似乎并不因为这样外强中干的指责有多少收敛,相反,在看到于纤尘从耳朵尖一直红到脖子根的反应之后,杨天啓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更加不妙的是,于纤尘觉得脸上的热度慢慢向小腹涌去,说实在话,有一个随时随地发♂情的男朋友真是……让人心情复杂。

“够了,我可不想吃顿饭吃得下面举旗唱国际歌。”

杨天啓似乎被这个绝妙的比喻逗乐了,他的动作停了那么一瞬,就在于纤尘悄悄松了口的刹那,那只脚又故态复萌,而且向着越来越刁钻的位置移去。于纤尘觉得如果自己还有点公德心,这会儿估计要把脸埋进那碗还剩三分之一的米饭里,但不得不承认,这种行为……还真的蛮撩火的,至少他觉得如果这里只有他跟杨天啓两个人的话,他绝对会把持不住直接扑上去。

为了能够好好吃完这顿饭,于纤尘不得不把杨天啓的一双脚紧紧地夹住,并且在连续喝了三杯冰水之后,他非常镇重其事地告知了对方继续这么玩下去的后果——周末约定好的啪啪啪取消。

这个方法果然奏效,在接下来半个小时的用餐时间里,杨天啓都非常老实,于纤尘甚至发觉对方的心情变得更好了。

果然是个不能用常理揣测的男人。

因为时间逼近死亡周,要跟广告商和摄影师多方沟通,确定杂志版面的安排,下午于纤尘忙成了一条连舌头都没时间伸的狗,直到杨天啓的电话打过来,他才恍觉一天过去了。

两个人一起吃了晚饭,然后一起去了于纤尘那边。

【帮会】三鹿奶粉:又是一起上线,好咯,知道你们恩爱,但是不用每天强调

【帮会】陆基基:天天网吧联机,你们城里人真会玩#大笑

【帮会】桑布嘁:#鄙视好孩子不去网吧

【帮会】一百个天策:↑越描越黑的典型案例,希望众位引以为戒

【帮会】桑布嘁:#呆

【帮会】杜子腾:去把瓜切了,渴

【帮会】三鹿奶粉:↑恃宠而骄的典型案例,希望众位擦亮眼睛

于纤尘扭头看向坐在一边用笔记本上游戏的杨天啓,无奈地说:“我就在你身边啊,跟我说一句究竟能费你多大事,非要打字。”

“啊,我还以为你喜欢这样的情趣。”

不好意思,最近跟你在一起我都快要不认识情♂趣这两个字了。

“吃什么,金久瑞还是冰糖瓜?”说着于纤尘就站了起来,虽然刚吃完饭没多久,不过再来一片可口的甜瓜,似乎也不错。

“金久瑞吧。”

“切好了喊你。”

于纤尘一个人生活得久了,一切家常菜都挺上手,但是刀工一直不怎么样,从他切出来的狗啃一般的甜瓜片里就可窥见一二。

“来了?正好,过来吃。”听到脚步声,于纤尘头也不回地说。

杨天啓走上前并没有拿甜瓜而是从背后抱住了于纤尘,几公分的身高优势让他轻而易举地把下巴抵在于纤尘肩窝而丝毫不费力,于纤尘早就习惯了杨天啓这种人前狼头领人后狗崽子的反差,切了一块甜瓜塞到对方嘴里,顺便问了一句甜不甜。

杨天啓并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抽出被于纤尘握在手中的水果刀,掰过他的脸,将嘴里还没有吞下去的甜瓜渡到他嘴里。

买来的金久瑞一如既往的甜,但是从来没有一次水果吃得像今天这样令人飘飘欲仙,两个人纠缠在一起的唇舌,好像是这世间最腻人的糖精,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在推挤着叫嚣着,也不知道是甜度太过还是已经发酵成了别种让人欲罢不能的东西。

两个人就这样你来我往地把这块甜瓜吃完了,杨天啓伸手抹了抹于纤尘嘴角的津液,笑着问道:“甜吗?”

甜到了骨子里,估计这辈子不能再吃到比这更甜的瓜了。

于纤尘并没有回答,不过他泛红的眼角和已经唱起国际歌的某个部位已经非常迫不及待地回到了杨天啓的问题。

杨天啓眼带笑意地说:“需要我帮你吗?”

于纤尘当下大窘,连连摆手说:“不用不用,我可以自己来。”

“我还蛮想看你射出来那瞬间的表情的。”杨天啓一本真经地说着下流话,于纤尘对此目瞪口呆,早个一星期,他也没法想象这样一个……社会精英人士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花式耍流氓。

不过保守派代言人于纤尘表示交往一个星期就上升到撸丨管层次有点发展太快,所以尽管杨天啓表示了愿意效劳,他也还是按耐住了心里的小窃喜自己搞定了一切。

见于纤尘从洗手间出来,杨天啓监督着对方又用洗手液洗了一遍手,用水果刀叉起一块甜瓜喂到对方嘴里,他说:“行了,先吃一块,剩下的半边我放冰箱,其他的我就切成块放在碗里一会儿端过来,你先过去。”

于纤尘点了点头,三两下吃完了杨天啓塞到他嘴里的金久瑞,然后欢欢喜喜地跑到电脑前开始做日常。

【帮会】三鹿奶粉:#大笑同时离开同时回来,不想多都不可能

【帮会】二炮汽修厂:然而才不过八分钟,不知道该心疼帮主还是心疼夫人

【帮会】桑布嘁:#鄙视

正巧杨天啓这个时候回来了,他看似不经意地扫了电脑屏幕一眼,对上于纤尘带着调侃笑意的目光,他伸手捏了捏对方的脸蛋,嗤笑着说:“过两天你就知道了,不用这么迫不及待。”

于纤尘:“……”臭流氓。

【帮会】杜子腾:这件事情桑仔最有发言权,是吧,桑仔?

【帮会】桑布嘁:呵呵

【帮会】有种放学别走:总觉得谈了恋爱之后,杜壕整个人的画风都不对了

岂止是画风,明明是人设都变了,说好的高冷精英呢?我为什么只能看到放浪流氓?!

【帮会】眼神吓死老谢:#鄙视我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要参与到在这个三分之二玩家是姑娘的帮会里讨论帮主或者帮主夫人的持久度的话题中

【帮会】三鹿奶粉:#大笑所以我们要不要来一波洛阳,顺便私♂下谈论一下刚刚没有完成的话题,比如八分钟

【帮会】温鸿雪:竟然才八分钟!

【帮会】桑布嘁:……

【帮会】杜子腾:别难过,是病就得治

【帮会】桑布嘁:#鄙视#刀

【帮会】杜子腾:#亲吻#亲吻#亲吻

【帮会】二炮汽修厂:原来陷入爱河的杜壕会这么的狗腿子,真是看不下去

【帮会】陆基基:这个帮会不能好了,我申请退帮

【帮会】一百个天策:带我走!

【帮会】眼神吓死老谢:#鄙视

【帮会】眼神吓死老谢:洛阳牛车进组,9500+大号带你装逼带你飞

星期三的日常压力并不大,这周不是不为繁华易素心的bossCD,帮别的帮会守完箱子就神行恶人谷做前线了。

等人的时候,杨天啓突然凑到于纤尘身边,看着他屏蔽了其他人独独留下自己的电脑屏幕,挑了挑眉。

“你身上的是555套装?”

于纤尘扭头看着杨天啓,说:“不是,这是定国套,是不是特别的放浪形骸,是不是特别的撩人,我当初就是看中了五毒的外观才买下这个号。”

看着一脸“好看吧快来表扬我”表情的于纤尘,杨天啓脸色阴了下来。

“换了。”

“为什么?”

“不好看。”

“讲讲道理,这是我的人物,我喜欢怎么穿是我的自由吧。”

“在我面前,你只有回答是和是的权利,然后飞快地执行。”杨天啓少有的强硬口吻让于纤尘的反骨狠狠地不爽了一把。

“我觉得这么穿好看。”

“你真的要因为一个游戏人物的外观跟我吵?”

于纤尘都给这神一般的逻辑关系逗笑了,拜托,明明是你先来找茬的,我还不能表达自己的真实感受了?我这是在谈恋爱还是认了个爹啊。

看着于纤尘那副非暴力不合作的姿态,杨天啓深吸了一口气,他沉默了半晌终于放低了身段,用少有的柔和口吻说:“我并不是不喜欢你这样穿,但是……”

于纤尘还是面色严肃地看着他,似乎在迎接接下来从杨天啓口中蹦出来的那些匪夷所思的论点123,但注定要让他失望,因为杨天啓只说了一句话——

“即使只是在游戏里,我也希望能够看到你身体的人,只有我。”

于纤尘:???能不能好好说话兄die。

“换一套,好不好,嗯?”

你都这么色丨气满满的“嗯”了,我他妈还敢说不好吗?好好好,换换换,你说什么是什么,都给你看只给你看!

“那我换回515套装?”

杨天啓看了眼勾掉外观显示之后的毒哥,沉默了几秒,果断地点开了商城。

“515套装并没有露什么!”

“你应该说,515套装并没有挡住什么,这种欲盖弥彰的挡两点你当我没看到?”

于纤尘:“……”真的有必要把游戏玩得这么严肃?

【团队】三鹿奶粉:#吓杜壕跟桑仔已经在复活点超过五分钟了,为什么还不动一动?

【团队】二炮汽修厂:大概是现实里动一动去了

【团队】陆基基:这个帮会真的不能好了,我还是个孩子,为什么要看到这样的对话

【团队】一百个天策:看得懂这样隐晦的对话你还敢说自己只是个孩子?

【团队】菊针灸:身为本帮唯一直男,我觉得我必须退帮保节操

【团队】眼神吓死老谢:#鄙视

就在团队因“这个帮会究竟还能不能继续待下去”展开激烈的辩论时,杨天啓正在商城外观拓印里看五毒门派套装,从头看到尾,竟然没有一个是不!露!肉!的!

“买外观,没商量。”

“其实并没有这么……”

“这套怎么样?”

于纤尘看着穿着白色夜斩白外观的毒哥,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不得不说,这套外观还真是……从头包到了脚。

“不喜欢?”

于纤尘露出一个无可奈何却带着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宠溺笑容说:“好啦,都随你,你觉得不错就好。”

然后露肉苗疆小哥就变成了包肉东厂刺客,于纤尘不知道曲云是个什么脾气。

杨天啓对这个外观似乎挺满意,左看右看欣赏了半天,然后回去给自己弄了一套黑色的。

“看,情侣装。”杨天啓把自己的电脑屏幕转向于纤尘,指着自己的人物笑着说。

于是,第一件真正意义上的情侣用品,竟然是一套商城外观,于纤尘还真是不知道该哭该笑。


评论
热度(29)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