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唐毒】情缘在手,天下我有43:被动承受不如主动出击(3)

于纤尘跟现在很多年轻人一样,吃饭的时候无肉不欢,杨天啓在照顾他生病的这几天可谓是把他的习性(?)摸了个透彻,所以不顾龚小卉自助餐的提议,直接定下了烤肉之旅。全程就看着于纤尘各种夹夹夹吃吃吃,有杨天啓在连烤都不用他动手。

“尝尝这个。”杨天啓给于纤尘夹了一块,“秘制酱汁腌制过的,非常入味,口感也很好……吃慢点,你倒是不怕烫。”

“好吃,你也吃啊,我自己能夹得到。”

“嗯,我知道。”然而说着这话的杨天啓还是只顾着给于纤尘夹菜,只有在于纤尘盯着他看的时候才不得不吃上一口。

秀色又不是真的可餐,这么虐狗有意思没意思?

龚小卉一边往嘴里塞着培根,一边暗戳戳地小声说:“对,他不怕烫,可是我怕瞎。”

“什么时候煞神这么体贴下属了?”坐在龚小卉身边的美编妹子问了一句,“之前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能够亲眼看到煞神给人夹菜。”

心情复杂的龚小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毕竟活生生的案例就坐在身边,要否认不太对,但是要她昧着良心说体贴似乎还是不太对,总之,知道了一些不足为外人道也的隐♂秘之后,她整个人都不太对。

“之前还听煞神办公室外的人说,每次于纤尘过去都被骂个狗血淋头,那股浑厚的煞气,隔着一堵墙都能感受得到。”

你确实是煞气不是“爱你就要折腾你”的王霸之气?

“但是现在看起来两个人的关系还不错的样子啊。”

起止不错,没看到两个人好的都要贴到一起了吗?

“所以说,上司心海底针嘛,伴君如伴虎,就是这个意思咯。”

根本不是这个意思啊妹子,睁开你的眼睛好好看看,这他妈完全就是一副“又到了交配的季节”真人版实景演绎嘛!

不知道为什么,龚小卉觉得这次就算红娘做成功了,也并没有想象中那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相反,她觉得自己以后的日子肯定会更举步维艰。

心好累,为什么脱团的就不能给单身狗留条活路。

“啊,红茶喝完了,喊点烧酒吧?吃烤肉不喝烧酒怎么能行!”

“喝喝喝,于纤尘你要来点吗?”

听到自己被点名,于纤尘差点埋进碗里的头突然抬起来,还跟狗崽子一样张望了一下,杨天啓愕然,于纤尘脱线的情况他见过不少,但是这么简单粗暴的蠢还真少见。

不过……还蛮可爱的。

“我们要点烧酒,你要来点吗?能不能喝?”

“应该……”说着于纤尘就扭头看向杨天啓似乎是在寻求他的同意,“可以的吧?”

“喂,我们在问你,你看副编干嘛啦,这是下班时间,副编管不着啦。”美编妹子被于纤尘逗笑了。

“你们想喝的话,点单就好了。”大家发现今天的煞神副编格外的好说话。

趁着美编妹子点单,杨天啓跟于纤尘交(er)头(bin)接(si)耳(mo),他说“你酒量怎么样?平时不见你喝酒,怎么突然想喝这东西?”

“因为今天很开心。”于纤尘闪亮亮地露出了自己的八颗牙。

杨天啓觉得听于纤尘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都能看到对方后边摇摆着的狗尾巴。

“你要来点吗?”接过美编妹子递过来的烧酒,于纤尘举杯示意了一下杨天啓,得到否定答案的时候看他表情似乎还有点失望。

“我还要开车载你回家,现在酒驾查的多严你又不是不知道。”杨天啓又给于纤尘夹了块扇贝,“你也少喝一点,尝个鲜就行,别喝大了,丑话说前头,你要是酒品不好,我直接把你扔半路。”

于纤尘小声嘀咕了几句“小气”、“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之类的,然后不知不觉地……喝高了。

话都被当了耳边风的杨天啓:“……”

“副编,你送浪味仙回去没问题吧?”

“嗯,你们回家也注意安全。”杨天啓搂着于纤尘往停车场走。

平日里看起来咋咋呼呼的人,酒喝多了之后意外的安静,如果忽略掉他现在傻兮兮的笑容的话,完全跟没事人一样。然而……

“那边是驾驶座,你往那边走是想一车两命吗?”

好不容易扯过于纤尘,连哄带骗把人塞进副驾驶,顺便绑好了安全带,杨天啓这才安心地往驾驶座那边去,才关好车门,扭头又对上笑得蠢不啦叽的于纤尘。

虽然对喝多了的人向来没什么好感,但是,并不讨厌这样的于纤尘,这大概就是喜欢的人的特权吧。杨天啓笑着摇了摇头,发动了引擎。

于纤尘就是传说中的三杯倒,也不是不能喝酒,但酒量小的让人痛心疾首,再加上一喝多就傻笑的特质,在外面吃饭的时候几乎不怎么会喝酒,不过因为今天跟杨天啓确定了关系,心情非常美丽,也就放纵了自己一回。

他当然不可能承认自己是准备借着酒壮怂人胆这一说,达到长久以来一直梦寐以求的目标。

“究竟有什么这么好笑,你都笑一路了。”杨天啓本来准备板着教训喝多了的于纤尘一顿,但是一看到他的笑,什么重话都说不出口了,甚至还被他带得笑了出来。

“很开心。”

“为什么开心?”杨天啓边问边凑过去给于纤尘解安全带。

“能跟你在一起,很开心。”继续笑。

杨天啓手中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他抬头看了一眼眼睛晶晶亮的于纤尘,在那一瞬间,一直空落落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填满了,甚至多得快要溢出来。

我也很开心,能够认识你,接触你,喜欢你,然后和你在一起。

“所以……”

“嗯?”听到于纤尘还有话要说,杨天啓抬头看他。

“我可以,亲亲你吗?”

然后没等杨天啓给出反应,就在他的嘴巴上打了一个巨响无比的啵儿。

被如此惊世骇俗的吻惊呆了的杨天啓:“……”

“呵。”杨天啓轻笑了一声,“你到底会不会接吻啊?”

“嗯?”

“接吻应该是这样的。”

慢慢靠近的嘴唇,温暖柔软的触感,喷在脸颊一侧完全不属于自己但又分外熟悉的呼吸。于纤尘突然觉得自己眼前炸起了烟花,脑子整个轰的一声,被这个温柔缱绻的亲吻炸到了外太空。

我跟男神接吻了,我跟男神接吻了,我跟男神接!吻!了!

杨天啓的嘴巴将触将离的,说话时候,细微的唇形变动像是搔在心尖尖上的羽毛,于纤尘得非常专注才能分辨出杨天啓现在说的是什么。

“你没有跟别人接过吻吗?接吻的时候,并不是光亲嘴唇,你也得把嘴巴张开啊。”

“很明显吗?”

杨天啓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直接被于纤尘接下来的动作咋蒙了头。

“啊——”于纤尘见杨天啓没说话,于是非常听话照着对方的指示大张开了嘴巴。

杨天啓:“……”

轻咬了于纤尘的下唇,见他发出嘶的一声,杨天啓又伸出舌头舔了舔,无奈地说:“我是让你张开嘴巴,又不是要检查你的扁桃体,你嘴巴再张大一点,我都能看到你今晚上吃的烤肉了。”

“搞砸了?”于纤尘皱眉,“我还刻意多喝了两杯酒壮胆。”

“不,我很喜欢。”说着杨天啓又亲了上去。

******

【队伍】温鸿雪:所以昨天晚上你们究竟有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温鸿雪估计是真的憋了很久,桑布嘁上线的消息一弹出来立马加了对方进队,然后劈头盖脸地就是这么一句。

【队伍】桑布嘁:#鄙视多实质?

【队伍】温鸿雪:破♂处之类的

【队伍】桑布嘁:一个还没谈朋友的姑娘跟一个同龄男人说这样的话题真的好吗?

【队伍】温鸿雪:然而你并不能用常人的思维揣测

【队伍】桑布嘁:呵呵

【队伍】温鸿雪:不过男神看起来精神很不错,而且一副需求得以满足了的面相

【队伍】桑布嘁: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懂得看面相了

【队伍】温鸿雪:别人我不懂,但是你们俩我懂啊,像你很显然就是纵欲过度

【队伍】桑布嘁:不好意思,我脸上写满的明明是宿醉

【队伍】温鸿雪:那你还蛮天赋异禀的,宿醉都能宿成纵欲过度的面相

【队伍】桑布嘁:#鄙视#刀别以为我手残就杀不了你

【队伍】温鸿雪:现在也就只能在嘴巴上占点便宜,谁不知道现在你有男神撑腰,腰杆子硬了啊

嘴巴上占点便♂宜。

有男神撑♂腰。

腰杆子硬♂了。

明明是很正常对话,但是在经历过昨天的那个吻之后,于纤尘脑子里时不时地就会闪过一些带颜色的画面,连带着接吻时候浑身过电一般的触感也越过时间空间毫无保留地传递过来。

简直要了老命了。

【队伍】[杜子腾]加入队伍

【队伍】杜子腾:在聊什么?

【队伍】温鸿雪:在聊浪味仙有没有把头儿你伺候舒服#口水

【队伍】杜子腾:秘密

【队伍】温鸿雪:秘♂密,我了解#害羞

【队伍】桑布嘁:那是个什么奇怪的符号#鄙视

【队伍】温鸿雪:大家都懂大家都懂

桑布嘁:“……”并没有很懂啊!

【队伍】温鸿雪:那你们聊,我先退啦

【队伍】[温鸿雪]退出了队伍

【队伍】杜子腾:头疼还好吗?

【队伍】桑布嘁:好的差不多了,也就早上那会儿难受一点

【队伍】杜子腾:明天早上过来接你,一起去吃早饭?

【队伍】桑布嘁:好

【队伍】杜子腾:过来交易,把掉下去的好感度刷回来,然后把情缘结了

【队伍】桑布嘁:让你作死断情缘#鄙视

【队伍】杜子腾:不断情缘怎么知道我这么喜欢你

要死啦!张口就是情话还要不要人活了!

【队伍】杜子腾:?

【队伍】杜子腾:怎么不说话

【队伍】桑布嘁:在非常用心地感受你的喜欢#害羞

【队伍】杜子腾:所以你究竟什么时候换回奶装

【队伍】桑布嘁:#鄙视#刀说到底3Wdps还是不如1Whps对吧?

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切了奶。

事实证明,嘴上硬气并没有什么卵用[微笑]

“杜子腾”侠士在成都“桑布嘁”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真橙之心】以此向天下宣告:“杜子腾”对“桑布嘁”之爱慕,奉日月以为盟,昭天地之为鉴,啸山河以为证,敬鬼神以为凭。从此山高不阻其志,涧深不断其行,流年不毁其意,风霜不掩其情。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生永世,相许相从!各位侠士可火速前往成都共同见证“杜子腾”侠士这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真橙告白!

【帮会】杜子腾:从今天起,我的心动情缘是[桑布嘁]#玫瑰#玫瑰

【帮会】三鹿奶粉:恭喜恭喜,百年好合

【帮会】二炮汽修厂:帮主夫人还是你帮主夫人,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帮会】陆基基:为什么我的手中常举[火把]#大笑

【帮会】一百个天策:恭喜!

【帮会】温鸿雪:么么哒,啪啪啪!


评论
热度(25)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