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唐毒】情缘在手,天下我有36: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浪味仙,晚上聚餐跟我们一起啊。”龚小卉挽着于纤尘的胳膊,完全没有男女有别的意识。

“今晚不行,约好人了。”

“浪味仙你这样不行的,总是不跟部门的人一起活动,大家会说你不合群的。”

“啊啊。”

龚小卉瘪瘪嘴:“不要这么敷衍,不说次次去,好歹去个一两次吧?”

“下次下次,下次一定去。”

“每次都是下次。”

“这次是真的。”龚小卉一本正经地教训人时简直比她跟人斗嘴更不能让人忍受。

“明明上次你也……”

“副编好。”

“副编。”

龚小卉听到声音,扭头朝后边望了一眼,然后挽着于纤尘的手紧了紧,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于纤尘原本懒散的站姿变得僵硬起来。见杨天啓走了过来,龚小卉也挤出一个不似过去那么热切的笑容来问候了一声。

杨天啓飞快地扫过龚小卉挽着于纤尘的手,微微点了点头,却没有继续往前走的意思,估计也是等什么人,于纤尘见躲不过去也飞快地问了声好。

同部门的姑娘被其他人推搡过来,红着脸问了一句:“副编,晚上我们有聚餐,你要来吗?吃自助哦。”

杨天啓好像对着谁都能和颜悦色的——除了于纤尘——甚至跟开屏的孔雀一样露出了一个平时少见的微笑,他说:“不好意思,今天约了别人,下次吧。”

龚小卉扯了扯于纤尘的胳膊,在他耳边小声地说:“副编也约了人,不能是你们俩一起吧?”

“直男跟gay是没有好下场的,需要我跟你强调多少遍?”

龚小卉不出意料地翻了个白眼。

很快一辆风骚得一看就是于纤尘喜欢的调调的摩托车停在了公司门口,不出意料引起了小范围的轰动。

冉垣摘下安全头盔,朝于纤尘笑了笑,扭身拍了拍自己的后座,仰扬着语调说:“走吧,小鱼,难得能把你约出来,带你兜一圈先。”

龚小卉:“……”果然优质资源都是被gay蜜抢走的吧?

“我先走了。”于纤尘朝身边的龚小卉说,视线跳转间不小心跟杨天啓的目光撞了个正着,局促地点头微笑了一下,然后大大咧咧地朝着冉垣走过去,一边走嘴巴还不停,“说好了是因为你有项目需要我帮忙啊,兜风是什么鬼。”

不过接过安全头盔过于迅速的动作却非常忠实地背叛了他,是个男人对摩托车都没有什么抵抗能力。

“上次没有带你兜成,这次补上,是不是特别有诚意?”

“赶紧去把工作搞定。”于纤尘戴好安全头盔之后说话的声音都闷闷的,“凭什么都过了考试帮你传小纸条的年代,老子还要为你操这份闲心啊。”

“竹马竹马嘛,我也没少为你背过锅,这种小事你究竟要念到什么时候。”

“念一辈子好不好?”

龚小卉:“……”妈的,要说你们俩没一腿,我就把名字倒过来写!

“好好好,戴好之后上来吧,我们先去吃饭,找到了一家超好吃的焖锅店。”

“谁要跟你一起吃饭,先工作,看到你这张脸就烦。”

龚小卉眨巴着眼,用余光扫了扫站在一边面无表情的杨天啓,不知道是不是女人的直觉,她下意识地朝杨天啓相反的方向走了一小步,这种低气压估计也就只能在看到没法按时出稿和铺货不够导致销售量达不到预期的时候能看到了。

“我倒是喜欢你的脸。”

龚小卉:“…………”妈个鸡,鲜橙多不过是上楼拿个手机而已,为什么会这么久,根本不想在这里被两个男人秀一脸啊!

“谈了女朋友就是不一样,情话技能点挺高啊。”

“少来,别转移话题,跟你一起这么多年我还能不了解你?肚子饿的时候1+1都能等于3的效率我可不敢恭维,赶紧上来,别废话,你不饿我都饿了。”

“天啓,这边。”

龚小卉:“………………”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自己看了一场虐人至深的情感狗血剧。

跟冉垣说着话的于纤尘突然像是被什么吸引了过去,张望了一阵,发现目标之后却飞快地转回了头。

冉垣顺着于纤尘的视线望过去,然后问了一句:“在看什么?”

“没有,走吧。”

于纤尘跟冉垣卷尘而去之后,杨天啓挂在脸上的笑容也变得越发勉强,没办法把视线从他身上挪开,每个细胞都叫嚣着靠近他夺回他占有他,他从来没觉着跟一个自己没有感觉的人待在一起是这么难熬,也从来没有发现原来用理智压制情感是这么困难的一件事。

好像真的……有点入戏太深了。

白桃在开车的间隙扭头看了杨天啓一样,笑着问道:“今天遇到什么事情了吗?看起来脸色不太好的样子。”

“没什么,大概累了。”

“那吃完饭就好好回家休息吧,本来还说想让你陪我逛下街来的,阿姨的生日也快到了,想着你比较了解她的喜好。”

“没事,去吧。”

家世好,相貌佳,知礼明趣,哪怕聪明得有点小心眼也不太让人讨厌,要是早个半年遇到,大概自己也不会像现在这么犹豫。

“天啓,天啓?”

“嗯?”回过神来的杨天啓,非常敷衍地回了一句。

“今天发呆的次数很多,看来是真的累了。”白桃点到即止,没有继续揪着不放,而是笑着转移了话题,“下车吧,到地方了,这家店我常来,说不定美食能够缓解一下你的疲劳。”

然而,并没有。

白桃就算再迟钝也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了,吃到一半她就放下了手中的筷子,非常郑重其事地对杨天啓说:“虽然是经人介绍,但是我对你的印象特别好,也一直在努力想要进一步发展,但是看起来……”

杨天啓听到这里,自然也不可能继续吃下去,他抬头看着白桃,非常认真地想要从她的脸上找出一丝自己不满意的痕迹,然而并没有。

可是,就是没有办法说服自己。

“是我……不够好吗?”

“不。”杨天啓垂下了眼睛,“只是时机不太对。”

“男未婚女未嫁,怎么就时机不对了?”

杨天啓沉默了许久,白桃的心就一直这么悬着,她在看到杨天啓缓慢地突出一口气甚至露出一个笑容的时候,眼睛亮了一下,但接下来杨天啓说出来的话却让这个笑容僵在了她的嘴角。

“虽然很不地道,但是,我有喜欢的人了。”

“可是阿姨说……”

“她不知道。”杨天啓飞快地打断了白桃的话,“因为在这之前我也不敢确定。”

“是我让你确定的?”

“对不起。”

***  ***

“我说,从刚开始你就一直心不在焉的,小鱼,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喝了一口冰啤酒,冉垣终于说出了一直搁在心里的问题。

于纤尘回过神,瘪瘪嘴,在对上冉垣怀疑的目光时,非常缓慢地摇了摇头。

“我跟你从小一块儿长大,你撅撅屁股想干什么我都知道,想蒙我?早生个一百年吧。”

“别的我不敢说,但在讨人嫌这条路上你确实是越走越远了。”

于纤尘翻了个白眼夹了块鸭掌到碗里,焖锅点的有点辣,无骨鸭掌吃进嘴里带着轰鸣般的火热口感,让他一时顾不上说话。

“是不是那个刚刚站在你身边的人?”

冉垣似乎对于纤尘身边发生的一切有着天生的敏锐直觉,从一个细微的眼神或者一个不那么生动表情就能看出端倪。

“被我说中了?”

“闭嘴吧你就。”

“喜欢?”

“bo-yi闭zi-u-ei嘴。”

冉垣咬着筷子说:“真难过,明明半年多前还表现的对我忠贞不渝。”

“我的生命里可没有那四个字,拿去自己享用吧。”

本来以为冉垣会继续反击,但是对方却只是笑着说:“看到你这样,我反倒放下心了。”

“说得好像我什么时候让你操心过一样。”

“真没良心,明明从小到大我都跟老妈子一样为了你操碎了心。”冉垣说,“不管是小学被人欺负还是初中的性格大变或者是高中跟人打架一身伤,哪次不是我当心灵鸡汤。”

“是是是,你是大爷。”

别的不说,冉垣确实在于纤尘很多次认为自己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伸手拉了他一把,大概也是这个原因,才会喜欢上吧,不然看了对方这么多出糗的时候,怎么可能对着那张脸还硬的起来。

“不过,看对方似乎有女朋友的样子。”

“这次是真的,闭嘴。”于纤尘决定收回对冉垣刚刚回升的那么一丁点儿好感度。

冉垣皮笑肉不笑的揶揄在看到于纤尘的反应时,终于难得地露出了一丝平日不怎么能看到的担忧。

于纤尘的触角非常敏感地接收到了对方的讯号,他用双手在胸前打了个大大的叉,说道:“不会下手,不会告白,可以闭嘴了吧?”

“你啊……”

我啊,不过是总把真心错付,劳心劳力伤筋动骨,最后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第二天到公司,于纤尘还没从前一天晚上的连夜赶工中反应过来,等他走到自己座位时,才真的知道什么叫做反应不过来。

他指了指放着一堆早餐的办公桌问龚小卉:“长舌妇,你为什么要把东西都堆我桌上?”

“冤枉啊大人!小的早上一来也吓了一跳啊!”

于纤尘拉开椅子坐下来,在一堆中式西式早餐中选出了自己喜欢的,其余全部推给了龚小卉。

“我是章鱼吗?有没有八个胃,哪里吃得完!”

“章鱼是八颗心脏。”于纤尘揭开玉米鸡丝粥的盖说,“你大概除了吃也干不出什么正经事了。”

“吃不完啊!”

“分给别人,丢掉了可惜。”吸溜着粥,于纤尘含糊不清地说。

龚小卉除了在工作上拖沓,其余地方倒是挺雷厉风行,于纤尘的话音还没落龚小卉就站了起来。

“浪味仙请吃早饭啦,没吃的过来领!”

于纤尘:“……”我他妈并没有让你这么高调地把这些莫名其妙放在我桌上的早饭这样送出去!

正巧进门的杨天啓被龚小卉一嗓子嚎得定在了门前,随后暗笑了一下,龚小卉其人跟于纤尘一样,都不能按常理揣测。

“副编,吃过早饭了吗?要不要也来一份?”说着龚小卉举起了手里的豆浆。

于纤尘:“……”连狗都不想日了,心好累。

本来以为杨天啓会拒绝,结果竟然不客气地挑起了喜欢吃的东西,甚至还中途看了一眼埋头吃饭丝毫没有跟他打招呼意思的于纤尘。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于纤尘:“……”今天肯定有什么地方不太对,总觉得太阳是从西边升起来的。

更不讲究的是,杨天啓竟然从边上拉来滑轮椅在于纤尘身边坐下,非常大方的吃起早饭来。

于纤尘原本张牙舞爪的不羁被挤得只能夹紧双臂,甚至连手腕都不敢动太多。杨天啓一边吃着三明治,一边在心里暗爽,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于纤尘炸毛却又不敢说出来的模样,连昨晚跟他妈争吵的抑郁都消失不见了。

“味道怎么样?”

于纤尘:“……”拜托,我身上哪一点显示出了想要跟你聊天的意图啊,大哥!

“喜欢玉米鸡丝粥?”

于纤尘:“…………”劳烦别逼逼,让我安安静静地吃完这顿饭好吗?

“喂。”

于纤尘极力忍着翻白眼的冲动看向突然转变为烦人精的杨天啓,扯出了迄今为止最勉强的一个笑容。

谁知杨天啓不但没变脸,还发出一声善意的嗤笑。

突然觉得多少个省略号都不够用的于纤尘真的想一碗粥盖到对方脸上。

“不好意思,但是这里……”杨天啓努力压着笑容,指了指自己脸上靠近唇角的地方,“好像粘了粒米。”

呔,妖孽,快把那个正常的冷面杨扒皮还回来!


评论(1)
热度(22)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