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唐毒】情缘在手,天下我有35:装傻充愣届的翘楚

时尚大典正式开始的那天,于纤尘和杨天啓都忙得完全没有了时间去思考“我(他)究竟弯没弯”这个问题了,那可真的是走路都恨不能踮着脚尖。

杨天啓来过几次,虽然累,应付起来却也游刃有余,锥子脸姑娘也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独独衬得于纤尘像头一次进城的乡里人,瞧见什么都新奇,看到什么都诧异,一眼就能瞧出他已经被火树银花的会场和金蛇漫舞的明星震得五迷三道了。

跟他们俩业界精英在一块儿,只能让他觉得自惭形愧,更不提当他看到杨天啓在跟拉人打过招呼卡壳想不起对方是谁,而锥子脸姑娘轻轻松松地上前半步在杨天啓耳边准确无误说出了对方名字身份外加风流韵事的时候的心情。

原来电影里的情节真的会在现实生活中上演。

噫吁唏!既生瑜,何生亮?

大抵自己唯一的用处就是帮忙挡酒了,于纤尘这样安慰自己。

然而当于纤尘看到杨天啓从头喝到尾脸都没用红一下的时候,终于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就是来公费旅游的。

“你去哪儿?”于纤尘刚想偷溜去吃点东西立马被邓静抓包,“副编身边离不了人,他喝高了。”

眼下不挺好的吗?于纤尘腹诽。

邓静翻了个白眼说:“看着跟没事人一样,其实已经迷糊了,一会儿还得你送他回酒店呢,别三两下跑不见人了,我丑话说前头,要是一会儿你跑的不见人了,我可不会拧着他回酒店。”

于纤尘:“……”

这读心技能也是出神入化,于纤尘甘拜下风,只能老老实实地在边上护着。

不得不说,跟着杨天啓跑过几次大场子的邓静对他还是挺了解的,这样的认知让于纤尘颇不是滋味。至于不是滋味的点在哪里,于纤尘没有深究。

午夜十一点,派对终于结束了,杨天啓风度翩翩地跟一个老主顾打完招呼,转眼就眼睛发直,走路都快同手同脚了。

于纤尘:“……”

“上去扶着啊,傻站着干嘛?”邓静也喝得差不多了,脾气比平时差了不止一丁半点儿,完全就是一个一点就爆的爆竹。

于纤尘差点儿没朝着人姑娘打个千,只能赶紧上前搀住杨天啓——没敢真的碰到,可即便这样,于纤尘都有点儿受不住,浑身上下好像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那双快要触碰到杨天啓的手上。

“副编又不能吃了你,这么紧张干嘛?这背崩的,差点儿没让我以为你穿了背背佳。”

于纤尘:“……”

“你好生扶着,别让副编摔了,我去喊车。”然后特别雷厉风行地走了。

杨天啓不知道是真醉还是装醉,邓静一走他就站得稳稳的了,于纤尘尝试着把自己的手挪远了点也没见有什么事。

“抽根烟,不介意吧?”一直安安静静的杨天啓突然说了句话,于纤尘下意识地点头。

倚着行道树,杨天啓叼着烟伸手护住了火光,影影幢幢的树荫下,明明灭灭的星火很是抓人眼球。

觉得两个人这么安静的站着有些尴尬,于纤尘抿了抿嘴,勉强扯出一个笑来,他说:“我过来这边什么忙都帮不上,还白占了一个名额。”

“本来就是带你出来见世面的,以后总会有需要你一个人跑的时候,我不可能什么时候都陪在你身边。”

于纤尘思考了好一会儿才确定对方确实没有任何字面意思之外的引申意思,这才放心地回答:“我几乎没跑业务的时候,最多就是应付一下那些难对付的厂商。”

“这次采访稿你帮了我不少忙,你一直跟着,这几篇报道回去就你整理一下吧,看着时间交给我就行。”

“好。”说到工作的时候,于纤尘长舒了一口气。

“车来了。”杨天啓掐灭了烟丢进路边的垃圾桶,非常轻地说了一句。

这是他们最后的对话,一直到回公司,他们都没有任何交流,连视线都甚少交错在一起。

【帮会】三鹿奶粉:双双失踪然后双双上线,让人不想多都不能够#大笑

【帮会】陆基基:#害羞简直听到都要让人红着脸躲避

【帮会】眼神吓死老谢:杜壕,上周你不在,青云坞丢了,洛道两个点倒是被拿下来了

【帮会】杜子腾:嗯,知道了,帮会这几天没有什么事吧?

【帮会】二炮汽修厂:#大笑如果江湖夜雨那几个跳梁小丑刻意挑衅跟我们开帮战还被我们打得不敢出主城也算的话

【帮会】一百个天策:对啊杜壕,你没看到真是太可惜了,难得能看到我们帮会这么强悍的战斗力,那天晚上睡觉我都是咧着嘴的

【帮会】三鹿奶粉:#鄙视打到一半下线的人没资格说这种话

【帮会】一百个天策:#鄙视学校断电怪我咯?

【帮会】三鹿奶粉:对了桑仔,你的日常道长都帮你清了

【帮会】桑布嘁:诶?我没让徒弟帮我做日常啊

【帮会】三鹿奶粉:#大笑你的魅力大嘛

【帮会】桑布嘁:#鄙视

【帮会】[温鸿雪]上线了

【帮会】三鹿奶粉:说曹操曹操到咯,为什么主动帮你清日常,你可以问问道长本人嘛

【帮会】桑布嘁:#鄙视

【帮会】温鸿雪:师父!你回来了!

【帮会】桑布嘁:嗯

【帮会】温鸿雪:来小房间我们私聊

【帮会】三鹿奶粉:#大笑当着帮主的面红杏出墙,桑仔你也是很够胆

桑布嘁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没有回三鹿奶粉的话,跟着温鸿雪跳了楼下小房间。帮会里时不时刷些击杀和被击杀喊话,却没有人再聊天。

“浪味仙浪味仙,快告诉我,有没有得手,有没有!”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是去工作的好吗?”桑布嘁一本正经地回答。

那边温鸿雪立马打断他:“一点功课不做就敢去那种场子,你是心大还是胆大呢?”

“我哪里都很大,要不要看一看?”

“你也就敢语言调戏一下我,估计看到男神光着上半身都要红着脸躲避吧,装什么大尾巴狼。”

于纤尘:“……”女人的直觉真可怕。

“不过我听说锥子脸似乎这次大放异彩,专题策划交到她手里了。”

“我这边才刚进家门,你那头就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都摸清楚了?在公司待着真是屈才了,你怎么不去中情局啊。”

“别损我,我还知道你跟男神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回来的路上都几乎没怎么说话。”

“好了,别说了,我知道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些事情的了。”

就像男人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多数姑娘也不太能管住自己的嘴。

“以我的智商实在是想象不到除了失丨身,还有什么是男神无法面对的了。”

于纤尘:“……”我倒是觉得除了跟你聊天我现在什么都能面对了。

【帮会】眼神吓死老谢:自打把洛道打下来之后,浩气连个跑商的点都不好找了,这也加大了我们工作的难度

【帮会】三鹿奶粉:#鄙视劫个镖而已,要不要弄成首脑峰会的论调

【帮会】一百个天策:洛阳浪起,估计杜壕这么几天没有拿人头,手都痒了吧

【帮会】杜子腾:洛阳·牛车、押镖护镖一条龙,来的进组#玫瑰#玫瑰

【帮会】菊针灸:在做门派,等一下

【帮会】眼神吓死老谢:先进组

【帮会】三鹿奶粉:[桑布嘁]桑仔来不来?

【帮会】桑布嘁:来,徒弟,进组清日常

野外浪,真的就是字面意思的野外浪。

温鸿雪依旧死成一堆马赛克,桑布嘁也依旧跳着脚满世界追着她奶,菊针灸已经彻底放弃治疗同身为奶的桑布嘁,而三鹿奶粉一边恨铁不成钢地给桑布嘁上着持续间或来个大加,但给杜子腾摇扇子的次数稳定上升。

【团队】一百个天策:#鄙视杜壕你是受了什么刺激吗?

【团队】陆基基:#鄙视杜壕你还记得自己是个远程吗?

【团队】二炮汽修厂:#鄙视杜壕虽然我有大加但是大加也是有cd的能不能让奶妈省点心?

【团队】三鹿奶粉:我已经不想说什么了,不知道究竟是我们浪了野外还是野外浪了我们

【团队】眼神吓死老谢:作为一个玩过鲸鱼的人,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刺客变坦克了

【团队】温鸿雪:师父,奶我一口,要死啦!

死一般的寂静。

哪怕是心大如一百个天策、陆基基之流,也感受到了但凡这个道长说话,团队就会挂上尴尬debuff,屡试不爽。

【团队】杜子腾:下个月我上线的时间估计会变少,帮会你们多操点心

【团队】三鹿奶粉:#鄙视杜壕你不是要A吧?

【团队】杜子腾:不是,处理点事情

于纤尘眼睛跳了一下。

【团队】陆基基:#大笑不会是谈了女朋友吧?

【团队】杜子腾:差不多

差不多。

不多。

多。

晴!天!霹!雳!

我这些天这么努力地避免两个人接触究竟是为什么?!搞半天杨天啓根本一点都不弯!

【团队】三鹿奶粉:……

【团队】二炮汽修厂:……

【团队】菊针灸:……

【团队】温鸿雪:……

【团队】杜子腾:你们这都是什么反应

【团队】三鹿奶粉:一直以为是桑仔红杏出墙,原来是杜壕意志不坚定

【团队】桑布嘁:#鄙视

【团队】眼神吓死老谢:谈恋爱就不上游戏,这说法有点牵强啊

【团队】杜子腾:我妈从国外回来

【团队】眼神吓死老谢:哦

【团队】二炮汽修厂:#鄙视连高富帅都开始相亲了,我等屁民该怎么办

【团队】陆基基:#鄙视连高富帅都开始相亲了,我等屁民该怎么办

【团队】一百个天策:#鄙视连高富帅都开始相亲了,我等屁民该怎么办

【团队】眼神吓死老谢:杜壕也到了该结婚的年纪了,真快

【团队】杜子腾:还没见到人,说结婚也太早了

【团队】三鹿奶粉:#大笑我发现桑仔一直没有说话

【团队】菊针灸:好虐

【团队】杜子腾:对了,既然提到了,干脆就今天吧

【团队】三鹿奶粉:直觉告诉我,并不是很想听到接下来杜壕说的话

杜子腾确实没有说话,而是直接用行为表明了自己的意志。

【帮会】杜子腾:手起刀落,他日与[桑布嘁]江湖不见#心碎#心碎

【团队】三鹿奶粉:……

【团队】陆基基:……

【团队】一百个天策:……

【团队】菊针灸:……

【团队】二炮汽修厂:为什么突然断情缘?

【团队】杜子腾:我都快要有固定的交往对象,也不好一直拖着桑布嘁,虽然是个游戏,不过遇到喜欢的,也不是没有可能奔现

桑布嘁看着已经被单方面断绝的情缘,心里像是有成千上百个破风箱在鼓噪,眼睛一直盯着屏幕却又感觉自己什么都没有看一样。

【团队】桑布嘁:祝你相亲成功#大笑

【团队】杜子腾:谢谢

众人都没有接话,可能是被虐到了。

杜子腾和桑布嘁从一开始的针锋相对到后来的亲密无间,都不及此时的客气疏离来得更真切,不为繁华易素心里所有的人——不管男的女的腐的不腐的——都默认了他们俩之间的粉红泡泡,两个人的气场太搭,总会让人不自觉地忽略性别。

而作为更了解桑布嘁的温鸿雪,听到杜子腾突然丢出这样一个重磅炸弹之后,第一反应不是“什么鬼?我男神竟然要相亲!”而是“天辣噜!浪味仙要怎么办?”。

也是操碎了心。

【密聊】温鸿雪悄悄地说:浪味仙,你们是因为这件事情才在回来的时候那样?

【密聊】你悄悄地对温鸿雪说:我也是刚刚才知道

【密聊】温鸿雪悄悄地说:太突然了,完全没有想过男神谈朋友竟然是通过相亲,好幻灭

【密聊】你悄悄地对温鸿雪说:少女漫看多了吧,男女主角邂逅一定是花前月下吼

【密聊】温鸿雪悄悄地说:小鱼,跟我说实话,你的心里有没有哪怕一丁点儿的喜欢男神?

【密聊】你悄悄地对温鸿雪说:都说了,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他,脾气臭、眼界高,最关键的,他还是个直男

【密聊】温鸿雪悄悄地说:真的?

【密聊】你悄悄地对温鸿雪说:当然,遇上直男都已经伤筋动骨了,要是喜欢上那还不得皮开肉绽?

【密聊】温鸿雪悄悄地说:听到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不这么说还能怎么说?说其实我觉得他真的挺不错的,待人真诚、风趣幽默、潇洒倜傥?

完全没有意义。

桑布嘁突然长舒了一口气,为了自己没有轻易放纵自己陷入一段无望的爱恋,也为了以后可以更加坦然地面对杜子腾。


评论(2)
热度(30)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