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唐毒】情缘在手,天下我有37:爱要坦荡荡

于纤尘觉得,大概最近公司的风水出了什么问题,再不然就是近来的阴雨天妖风太多,不然好好一个铁面无私的杨扒皮怎么就跟扯不掉的狗皮膏药一样黏着还就不松手了呢?

“男神又来了。”龚小卉一边说一边退回到了自己的小格子间,但是这丝毫不妨碍她朝着于纤尘挤眉弄眼,形象生动地用自己的表情演了一部二十集狗血都市爱情喜剧。

于纤尘:“……”

“浪味仙,瞧着男神往我们部门跑的这次数,你要说你们没有一腿,我还真不太相信,事实摆在眼前,你是想羞辱我的智商还是想要羞辱我的情商。”龚小卉压低了声音,蚊子一样在于纤尘耳边嗡嗡嗡。

“别总拿你没有的东西说事儿。”

“夭寿啦,我这么掏心掏肺究竟为了谁啊!”

“为了满足你怎么都填不满的八卦之心。”于纤尘翻了个白眼,决定跟之前那几天一样把杨天啓无视个彻底。

躲得过十一躲不过十五,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杨天啓跟于纤尘还是在游戏里狭路相逢了。

【帮会】三鹿奶粉:自从杜壕冲冠一刀为那还没有影的红颜之后,我们帮会就一直持续萧条到现在,桑仔也不跟我们一起野外浪了,道长也不在帮会频道提供八卦了,这游戏,怎一个无聊了得?

【帮会】陆基基:#鄙视别念,你这乌鸦嘴一念,保准一会儿三个当事人都得上线

【帮会】[杜子腾]上线了。

【帮会】陆基基:……

【帮会】一百个天策:还真是乌鸦嘴啊

【帮会】三鹿奶粉:从这一刻起我保持沉默,杜壕相亲得怎么样,就靠你们打听了

【帮会】陆基基:这么一说我觉得你的作用还挺强大的,快用上你的三寸不烂之舌帮我们问问情况

【帮会】杜子腾:什么情况?

【帮会】眼神吓死老谢:你相亲的情况

【帮会】杜子腾:……

【帮会】杜子腾:没事野外多收收人头,关心这些烂七八糟的事情干什么

【帮会】三鹿奶粉:#大笑既然被称为乱七八糟估计结果不怎么好

【帮会】一百个天策:不服!杜壕仪表堂堂、才高八斗,就算跟他相亲那姑娘眼睛长头顶上也不该拒绝这么一条绩优股

【帮会】杜子腾:嗯,所以是我拒绝了她

【帮会】三鹿奶粉:……

【帮会】三鹿奶粉:不是说是留法回国的白富美吗?不是说特别知书达理热情浪漫吗?不是说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入得了卧房吗?

【帮会】陆基基:你这都从哪儿听来的?

【帮会】眼神吓死老谢:正是区区不才在下我

【帮会】一百个天策:……这消息简直比恶人不内战了还可怕

【帮会】应识: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在三鹿的带领下,老谢终于还是朝着八卦之路一去不复返了

【帮会】三鹿奶粉:#鄙视不过是分享了一张照片,至于吗?

【帮会】一百个天策:#鄙视不过是帮会又多了一对情缘,你觉得至不至于?

【帮会】二炮汽修厂:好好说话,别秀恩爱

就像众人不明白为什么有奶妈这么有奉献精神竟会委身于墩奶狂魔丐帮一样,大家也不大能理解为什么平日里看到苍爹就习惯性问候对方亲戚的三鹿奶粉怎么就跟一个苍爹情缘了。

【帮会】杜子腾:我不在才几天,帮会就发生这么多事情?三鹿,来,说说,怎么跟老谢狼狈为奸的?

【帮会】三鹿奶粉:#鄙视在某个生无可恋的晚上,被一个净琉璃收买了

【帮会】杜子腾:……

【帮会】三鹿奶粉:#鄙视还想继续听吗?想知道是哪个生无可恋的晚上吗?

【帮会】杜子腾:……

【帮会】杜子腾:似乎并不是太想了

【帮会】三鹿奶粉:#鄙视你也知道自己做了一件让我生无可恋的事情吗?

【帮会】杜子腾:……

【帮会】眼神吓死老谢:虽然知道事情不是这样的,但是听起来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帮会】陆基基:头一次看到老谢除了进组喊话和野外广告牌之外打这么长的一排字,果然情缘的力量是伟大的

【帮会】杜子腾:祝福你们,一会儿给你们各包一个五万金的红包,庆祝你们配对成功

【帮会】眼神吓死老谢:感谢帮主慷慨解囊

【帮会】陆基基:前排出售喵哥,二小姐九五折,炮姐六八折,秀娘毒姐倒贴,是个妹子就能领走嘿,红包领完立马就散绝不纠缠#玫瑰#玫瑰#玫瑰

【帮会】[桑布嘁]上线了。

【帮会】三鹿奶粉:桑仔!么么哒!

【帮会】桑布嘁:三鹿!么么哒!

【帮会】眼神吓死老谢:#鄙视

【帮会】陆基基:↑心里话:当我死的吗?

【帮会】桑布嘁:#吓我感觉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

【帮会】一百个天策:三鹿和老谢情缘了

【帮会】桑布嘁:!!!

【帮会】桑布嘁:恭喜!

【帮会】三鹿奶粉:#害羞

【帮会】桑布嘁:老谢,够有你的啊,这么好一妹子都能把到

【帮会】眼神吓死老谢:你可别夸她,别人说没什么,你一说她尾巴都能翘上天

【帮会】桑布嘁:#呆我跟三鹿绝对是纯洁的革命友谊

【帮会】眼神吓死老谢:你们也只能是纯洁的革命友谊,不然呢?

【帮会】杜子腾:#大笑

【帮会】陆基基:↑心里话:敢不纯洁试试看,让你感受一下权限狗的魅力

【帮会】三鹿奶粉:#鄙视露唧唧,再多说一句让你连露的都没有#刀

【帮会】陆基基:……

桑布嘁在公司被时不时来他们办公室逛一圈的杜子腾磨得没脾气了,要不是自己眼睁睁看着他上了那姑娘的车,要不是自己对他笔直的性向了解得一清二楚,指不定还真以为对方是个深柜。

【帮会】温鸿雪:师父,大战吗?

【帮会】桑布嘁:打吧,我进你队,你喊人

【帮会】温鸿雪:今天华清宫,随便来?

【帮会】桑布嘁:喊个奶吧

【帮会】三鹿奶粉:#鄙视一个华清宫你奶不上吗?

【帮会】桑布嘁:#大笑我切毒经

【帮会】二炮汽修厂:从此蝎心戏江湖,再无蛊惑为一人吗?好虐

【帮会】桑布嘁:#呆

“真该让他们看看每天男神找各种借口来我们楼层就为了看你一眼时候的样子,特别是你根本不屑于抬头看看他的时候,男神那小脸拉得,都能摊鸡蛋饼了。”跟桑布嘁俩人躲小房间里的温鸿雪看到帮会各种调侃,真替这些咸吃萝卜淡操心的妹子们着急。

桑布嘁:“……”

可能是出于一种槽多无口的心情,纵然桑布嘁口才这么溜,一时之间也愣住了。大概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该在第一时间掐灭温鸿雪这种不顾实际情况的脑补,还是该因为对方说出这种诡异的比喻替她的语文老师大义灭亲。

“别不说话啊浪味仙,男神都表现得这么明显了,你总得有点儿什么反应吧?”温鸿雪说,“每天放早餐在你桌上的人只可能是男神,没跑了。”

“什么反应?”

“接受还是不接受啊,人好不容易认清了自己的感情,你一直拖着一直拖着,说不定就把人拖得心灰意冷,到时候可就真的晚了。”

“到时候是不是晚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大概是真的完了。”

温鸿雪:“……”

【帮会】陆基基:别说,之前不觉得,被二炮这么一说真的好虐,我们以后是不是不能喊桑布嘁夫人了#流泪

【帮会】桑布嘁:#大笑对

【帮会】杜子腾:可以

【帮会】桑布嘁:#鄙视

【帮会】陆基基:#大笑我觉得我好像看到了好大一条八卦在朝我招手

【帮会】桑布嘁:#鄙视杜壕,请自重

【帮会】杜子腾:#大笑喊自己情缘夫人,有什么需要自重?

“天辣噜,从来没有想到炫酷总裁狂霸拽的另外一个属性竟然是不要脸。”温鸿雪看到杜子腾在帮会打的字之后,脱口而出。

“求求你了,要是吐不出象牙,你还是闭嘴吧。”

温鸿雪:“……”

【帮会】三鹿奶粉:我看不懂这个世界

【帮会】陆基基:我看不懂这个帮会

【帮会】一百个天策:我看不懂这个杜壕

【帮会】桑布嘁:#鄙视相亲失败也不能是让我沦为牺牲品的理由

【帮会】杜子腾:你喜欢我吧

【帮会】三鹿奶粉:……

【帮会】一百个天策:……

【帮会】应识:……

【帮会】菊针灸:……

【帮会】桑布嘁:#鄙视我就侧重地问一点,头儿,你的脸怎么可以这么大?

【帮会】杜子腾:那我重新排序一下好了

【帮会】杜子腾:我吧,喜欢你

【帮会】三鹿奶粉:……

【帮会】一百个天策:……

【帮会】应识:……

【帮会】菊针灸:……

【帮会】二炮汽修厂:既然大家都这么震惊,那么前方记者二炮替大家问一句:桑仔,现在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帮会】桑布嘁:哦

【帮会】二炮汽修厂:……除了哦之外呢?

【帮会】桑布嘁:我拒绝

“浪味仙你想什么呢?你摸着自己良心问问自己,你真的对男神一点儿感觉没有?他都当众表白了,你怎么还拒绝啊?”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看到这一幕的温鸿雪已经彻底癫狂了。

然而回答她的之后麦那一边无尽的沉默。

跟小房间一样死寂的,是帮会频道。在桑布嘁回答完那三个字之后,再也没有人说话,一部分人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一部分人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发展为他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而另外一部分人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却不愿意相信发生了什么事。

前者为帮会里常年潜水只有在组团打战场、押镖、洛阳浪才出现的存在感稀薄的群众,其次为三鹿奶粉一类跟桑布嘁、杜子腾混得特别熟的,后者则是桑布嘁。

【帮会】眼神吓死老谢:行了行了,战场组织起来,有什么事情私下说

【帮会】杜子腾:现在拒绝没关系,我会让你接受我的

【帮会】三鹿奶粉:#大笑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帮会】杜子腾:#大笑三鹿我今天送了你五万金的红包你以为我是白送的?

【帮会】三鹿奶粉:#鄙视你还想怎么样?

【帮会】杜子腾:#大笑总有一天会让你心甘情愿地还给我

【帮会】三鹿奶粉:口气也是大吼,我们桑仔这么乖,喜欢他的人肯定很多,别的不说,帮会那个打脸猫不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吗?

桑布嘁:“……”举出这个例子的你还不如闭嘴。

被杜子腾表白了的桑布嘁完全跟个没事人一样,纠结的似乎只有两个当事人外的其他帮众。原来他能穿着补天7500+的装分浪遍洛阳,如今他也敢穿着8600+的毒经装笑傲战场,全程就看到谁打桑布嘁杜子腾就打谁,这次分不开身就下次杀回来。

桑布嘁:“……”这游戏还能不能好好玩了?!

“杜壕,我知道你现在眼里只有桑仔,但是偶尔的,能不能听听指挥?”眼神吓死老谢对杜子腾也是没办法,野外就算了,在战场里至少也得听听指挥吧?

[杜子腾]:没问题

“不要光嘴上说得好,你行动也要一致啊!”眼神吓死老谢这句话话音还没有落,就看到杜子腾一个蹑云冲着墩桑布嘁的丐帮去了。

眼神吓死老谢:“……”这游戏估计真的没法好好玩了。

杜子腾还是能够分得清轻重,击杀了这个丐帮之后,后期还算是听指挥,偶尔给桑布嘁解围跑出了眼神吓死老谢指挥范围圈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

而三鹿奶粉和二炮汽修厂一列则是全程恍惚,完全不明白前几天自己亲手断情缘的杜子腾为什么一转眼竟然追着桑布嘁屁股后边跑,而看似假戏真做了的桑布嘁则一脸敬谢不敏的模样对杜子腾敬而远之。

好在意究竟在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评论
热度(28)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