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唐毒】情缘在手,天下我有33:酒店也是神助攻呢(1)

【帮会】一百个天策:洛阳牛车有没有的?浩气又组黄鸡团了,有野外浪的点我进组啊!

【帮会】陆基基:大战4=1来大奶,进组就开#拍手#拍手#拍手

【帮会】三鹿奶粉:野外浪的快点[眼神吓死老谢]进组,最后5个坑,神奶神dps带你飞!

【帮会】桑布嘁:我桑汉三又回来了哈哈哈!

帮会里喊人的聊天的突然全部安静下来,桑布嘁等了一分钟也不见有人回应,突然感受到了那种过气明星的心酸。

【帮会】桑布嘁:#大笑这个帮会待不下去了

【帮会】[杜子腾]上线了

【帮会】三鹿奶粉:有生之年竟然能看到杜壕的上线提示

【帮会】陆基基:咦?帮主上线了

【帮会】一百个天策:看来明天的小攻防没问题了

【帮会】眼神吓死老谢:#鄙视这个星期是我带的也不见得出了什么问题啊

【帮会】一百个天策:杜壕做不做牛车啊?快进组!

桑布嘁:“……”同是一个星期不上线,凭什么差别对待?同胞爱呢!

【帮会】二炮汽修厂:不知为何有点心疼桑仔

【帮会】杜子腾:桑仔怎么啦?

【帮会】三鹿奶粉:有生之年竟然能看到杜壕认认真真地叫桑仔的名字而不是小浪货

【帮会】桑布嘁:#鄙视我明明很正经

【帮会】一百个天策:本来还有点心疼小浪货但是现在看来我的心疼完全是多余的

【帮会】陆基基:本来还有点心疼小浪货但是现在看来我的心疼完全是多余的

【帮会】二炮汽修厂:本来还有点心疼小浪货但是现在看来我的心疼完全是多余的

【帮会】眼神吓死老谢:没事,跟他闹着玩的

【帮会】杜子腾:怎么回事?

【帮会】三鹿奶粉:杜壕开始刨根问底了,好方,帮主要帮帮主夫人找回场子吗?#大笑

【帮会】二炮汽修厂:桑仔心里爽翻了吧?有杜壕给你撑腰

【帮会】桑布嘁:并没有#鄙视

【帮会】陆基基:看他这么长时间没上线,他跟我们打招呼的时候,就没理

【帮会】陆基基:闹着玩的

【帮会】眼神吓死老谢:牛车来不来?最后一波,一会儿去打战场了

【帮会】杜子腾:组我

一个多星期没有玩游戏,技能都有些认不清了,别说奶杜子腾就连自己都是靠着三鹿和二炮她们才能勉强在被鹤归砸的时候不一个风车带走。

不过一个牛车下来也差不多,杜子腾本就没有没有指望他,倒是让队里的奶秀奶花们多多看着他的血。

【团队】三鹿奶粉:#鄙视杜壕你这么宠桑仔,迟早会出事的

【团队】桑布嘁:#鄙视没有

【团队】冒是冒号的冒:好男人都有男朋友了#大笑

【团队】桑布嘁:#鄙视并不是

【帮会】温鸿雪:师父!你在做什么!

【帮会】桑布嘁:准备打战场,组里小号够了,要是想打下一场带你?

【帮会】温鸿雪:好!#可怜

打从桑布嘁徒弟在帮会说话之后,杜子腾就再没有开过口了,众人纷纷表示受不了这种台风过境的汹涌感,而在台风眼的桑布嘁显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照例跟温鸿雪在帮会频道聊得火热。

带温鸿雪打完战场之后,桑布嘁跟他退队另组,一起清日常,其他的人留在队里无限刷。

【团队】三鹿奶粉:那个道长到底男的女的?

【团队】陆基基:谁?夫人徒弟?

【团队】二炮汽修厂:不知道,好像就跟桑仔走的近,不怎么跟帮里人往来

【团队】三鹿奶粉:就是这样才让人担心

【团队】一百个天策:#鄙视帮主都没有担心你究竟在操哪门子的心啊

【团队】三鹿奶粉:担心桑仔意志不坚定被自己的徒弟给三了

【团队】陆基基:#鄙视别闹了好吗,夫人虽然说是帮主情缘,但是我们都明白前面有个假字

【团队】眼神吓死老谢:#鄙视要聊八卦另外开组,打战场就好好打

【团队】三鹿奶粉:oxo

杜子腾没有说话不代表他心里没想法,帮会里所有人都认为他们只是假情缘,哪怕日后桑布嘁真的跟他断情缘另外找人他也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想想,单恋确实……

杜子腾脑子里冒出这两个字的瞬间觉得事情似乎真的大条了。他不否认自己对桑布嘁有好感,但是绝对到不了“喜欢”的地步,最多就是“不讨厌”、“还不错”,能够帮忙的地方帮一帮,也就这样了。

毕竟过去二十多近三十年都是跟姑娘相处,突然发现自己竟然会对一个男人有好感,接受起来……确实不太容易。

但其实想想,如果那个人是桑布嘁的话,也没有那么不能接受。

【队伍】温鸿雪:浪味仙,我听说男神这个星期去S市指名道姓地要你一起

【队伍】桑布嘁:#鄙视你要是工作能够打听八卦一半认真就好了

【队伍】温鸿雪:我就想知道你给男神喝了什么迷魂汤,他最近对你好像很不一般

【队伍】桑布嘁:呵呵,在剥削我这一条路上,他确实走的比任何人都远

【队伍】温鸿雪:#鄙视我等着你被打脸的那一天

【队伍】桑布嘁:#鄙视为什么会被打脸

【队伍】温鸿雪:#鄙视因为女人的直觉

【队伍】桑布嘁:呵呵,共事一年多,我还不知道你点亮了这个技能

【队伍】温鸿雪:等着呗,反正我觉得你们俩的关系不简单

【队伍】温鸿雪:我要死啦!

【队伍】温鸿雪:奶我奶我!

【队伍】温鸿雪:#鄙视你给我吃了什么,为什么我复活的时间变长了

【队伍】桑布嘁:[截元丹]你值得拥有#大笑

【队伍】温鸿雪:于小受,恼羞成怒了吧?祝你下个星期菊花不保!

【队伍】桑布嘁:#大笑说得好像直男怎么采菊一样

【队伍】温鸿雪:身为一个男人,你不比我更了解男人的本♂能吗?#大笑

呵呵,去你大爷的男人的本能。

温鸿雪不提还好,现在提起来了,他要怎么面对几天后的公差?三个人,两个男的一个女的,用公司的钱公司自然是越省越好,不能两男一女一间房,至少两个男的可以一起住个标间吧?

一想到未来不可避免地要跟杨扒皮住在同一间房,桑布嘁顿时觉得人生无望。

对于一个gay来说什么是最痛苦的事情?

一个身材很好的男人跟你住一个房间?

一个身材很好模样周正你感觉也不赖的男人跟你住一个房间?

不不不,一个身材很好模样周正你感觉也不赖但实际是个直男的男人跟你住一个房间才是!

【队伍】温鸿雪:喂,浪味仙,说真的,男神人其实不赖的,你完全可以考虑一下嘛

【队伍】桑布嘁: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公司业务还加上了拉郎配这一项

【队伍】温鸿雪:摆明了男神有意提拔你,你看看,我们部这么多人,连李部他都没提,就指名要你了,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男神对你好不好?

【队伍】桑布嘁:#鄙视对我好我就要卖身求荣?

【队伍】温鸿雪:你是看不到上次男神过来给你送果汁的时候,你瞬间亮起来的那双招子

【队伍】桑布嘁:招子什么鬼

【队伍】温鸿雪:重点是亮起来

[三鹿奶粉]加入队伍

【队伍】桑布嘁:别闹了,相比之下我觉得我更喜欢你

【队伍】三鹿奶粉:……

【队伍】三鹿奶粉:我觉得我好像来的不是时候

【队伍】桑布嘁:……

【队伍】桑布嘁:并不是

【队伍】三鹿奶粉:我好像撞破了什么

【队伍】桑布嘁: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队伍】三鹿奶粉:虽然有点不能接受但也不是没想过这一天

【队伍】桑布嘁:到底要不要听人说话啊!

【队伍】三鹿奶粉:你开心就好

【队伍】温鸿雪:谢谢你,我们在一起了

[三鹿奶粉]退出了队伍

【队伍】桑布嘁:……

【队伍】桑布嘁:#鄙视好玩吗?需要再给你喂一颗[截元丹]吗?

【队伍】温鸿雪:#鄙视我这是在帮你挡桃花,我看这个秀秀跟你走很近啊

【队伍】桑布嘁:人家是个妹子

【队伍】温鸿雪:在爱情面前,没有性向

【队伍】桑布嘁:然而性丨爱有

【队伍】温鸿雪:……

【队伍】温鸿雪:也是

【队伍】桑布嘁:行了,不说这些了,知道你也是为了我好

【队伍】温鸿雪:浪味仙,你一直都活的比别人通透,这一次,别钻了死胡同才好

温鸿雪头一次这么正经地跟桑不起说话,倒是让他不自在起来,平时插科打诨向来是桑布嘁棋胜一招,真到说起正事的时候,却是他率先退让了。

不过现在钻不钻死胡同似乎已经不再紧要了,因为于纤尘这会儿正跟着杨天啓站在入住酒店的前台,而一秒前杨天啓才说完那句“之前预定过房间,两间,一个标间一个大床房”。

不管哪个选项,于纤尘都不是很想面对。

“愣着干什么?回房间了。”

杨天啓很自然地拍了拍于纤尘的手臂,倒是他被吓了一跳的样子,眼睛瞪得浑圆。

“吓到了?”杨天啓似乎并没有想过要他给出一个回答,问完这句话之后他立马给站在他另一边的邓静说了这次公差需要完成的一些日常事项,邓静是公司的老人了,在这些事情上颇有心得,交给她确实比让于纤尘来更合适。

不过,这么一来,两个精英人士到衬着他像是过来观光旅行的了。

“行,就先这样吧,明天一早吃完早饭后出发,先去完成几个约好的采访。”

“好的杨副编。”邓静答道。

“早点去休息吧。”

“晚安。”

本来三个人气氛还好一点,只剩于纤尘和杨天啓之后,明显有些尴尬了。为了打破僵局,于纤尘甚至朝杨天啓友好地笑了笑,但是……

“对着我傻笑什么?早点回房间休息。”

于纤尘:“……”我他妈对着你笑都有错?信不信我哭给你看啊!

然而这还不是最糟的,当两个人进房间之后发现两张床变成一张的时候,于纤尘真是想哭的心都有了。

“我去找前台。”

“算了,将就一晚上吧,我先去洗澡,明天还有得忙。”说着杨天啓放下行李,翻找起衣物来了。

不要这么随便啊!好歹你也是当红月刊的副主编啊!

“不是,副编,我觉得……不太方便。”

杨天啓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他侧头看向于纤尘,问道:“什么不方便?”

“呃……你知道的,我是个弯的。”

“所以呢?”杨天啓从鼻子里发出一声非常轻微的哼笑,“担心你晚上对我不轨,还是我看了你会把持不住?”

于纤尘:“……”我觉得该打脸的是龚小卉,去他奶奶的“他最近对你好像很不一般”,在痞我上,他确实功力越发精进了。

“没事了吧?”

于纤尘摇头。

“要先去洗澡吗?”

于纤尘继续摇头。

“那我先去了。”

说着真的就开始脱衣服。

于纤尘:“……”行行好,你这样说不定晚上我真的会对你不轨啊!

“怎么?”看到于纤尘刻意避开的视线,衣服脱到一半的杨天啓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带着衣服进了浴室。

就在于纤尘如坐针毡的时候,浴室那边有了动静,于纤尘下意识地往那边看过去,然后……


评论
热度(27)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