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唐毒】情缘在手,天下我有32:别逼我,我要炸了!

—涛哥,昨晚的夜宵,谢谢啦。

——什么夜宵?

什么夜宵。

么夜宵。

夜宵。

宵。

简直日了个狗啊!叫你多嘴,叫你多嘴!现在好了吧?知道那夜宵哪里来的了吧?开心了吧?是不是要旋转跳跃闭上眼了?!嘴欠的喜悲你倒是看得挺清楚。

“浪味仙,你听说了吗?这次在S市举办的那个时尚大典,那位……”龚小卉没指名道姓,只上翻着眼睛努努嘴,“准备带着公司有名的‘下巴能戳到胸’姑娘一块儿去。”

于纤尘从电梯走向格子间的这一路,脑子里不断用幻灯片播放着血红的黑体加粗初号“什么夜宵”,那几个字似乎随时可能化成一张血盆大口把他整个囫囵吞下,连骨头都不剩。

昨晚上本来就没睡好,到现在脑子里还浑浑噩噩的,更别提他自己才经历一个巨大的八卦,实在没有这个闲心关注时尚大典的门票究竟是公司哪位锥子脸人士摘得。

摆了摆手,让一脸兴致盎然的龚小卉别说话,拉过滑轮椅整个人砸了进去,那动静引得身边的人纷纷侧目。

“怎么了浪味仙,一副纵欲过度的模样,昨晚上喊鸭子啦?”

“小姑娘家家的,积点儿口德吧。”于纤尘有气无力地说,“我他妈要是有这个能力喊鸭子,还至于到现在还被你嘲讽是个雏儿吗?”

龚小卉咬着水性笔的笔端缩回脑袋,开始在心里计算今天于纤尘的低气压值。然而,在看到于纤尘耷拉着肩膀离开座位的时候,还是故态复燃,操着一口不知道从哪儿学来的一点儿不正宗的京腔问:“大清早的,你去哪儿啊?”

于纤尘举了举手中的马克杯,无可奈何地说:“倒咖啡啊,老佛爷,不然我这一天怎么过啊?”

“给哀家带杯过来。”

“喳!”

灌着已经差不多要喝吐了的咖啡,于纤尘继续昨天的收尾工作,但是脑子里不断回放着昨晚上杨天啓那个让他心脏受到暴击的笑容以及在他身边毫无防备睡过去的容颜。这么一想,似乎连昨晚上遗留在空气里的汉堡味都变得浓厚了。

这后遗症严重得估计接下来一个月都不能再吃老爷爷牌炸鸡。

“浪味仙,浪味仙!”

于纤尘突然意识到似乎有什么人在喊他,回了一句:“嗯?”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喊你半天了。”

“哦,在心里给这个厂商的亲戚排号呢,刚数到十八就被你打断了,还得重新排。”

龚小卉朝连工作都没个正行的于纤尘翻了个白眼,把一个名单丢到了他的桌上,翘着兰花指仰着下巴说:“十一点之前给副编送过去,逾时后果自负,可别说我没提醒你。”

“为什么是我?”于纤尘指了周围一圈的人,“他们看起来都比我靠谱,我觉得这么重要的任务,还是不要所托非人了。”

“因为放眼整层楼,就你最悠闲。”龚小卉指了指开始菜单栏边上明晃晃的“我的微博”,“大家要死要活工作的时候你还有闲心刷微博,就凭这一条,没直接赏你一丈红都是莫大的仁慈了。”

“我明明也很用心的在工作好不好,能不能讲讲道理?我一大早忙死忙活好不容易完成了排版刚想放个松就被你抓壮丁,长舌妇,我警告你,我也是有脾气的!”

龚小卉见惯了于纤尘声厉色荏的模样,完全不把他这番话放在心上,笑着眨巴了会儿眼睛反问道:“然后呢?”

“有这个美国时间胡搅蛮缠你早就把这份名单送到杨扒皮的桌上顺带还叠出个心形了,老佛爷,行行好,放过小的,待日后小的定给你效犬马之劳!”

见于纤尘真不乐意送这份文件,龚小卉也不勉强了,刚准备从他手中接过这个烫手山芋,然后……

“龚小卉,李部喊你。”办公室另一头传来嘹亮的一声传唤。

龚小卉:“……”

于纤尘:“……”

“诶,来啦!”龚小卉回完话,扭头对于纤尘说,“说真的,小浪货,不是姐姐不肯解救你于水深火热,实在……这就是命啊,认了吧。”

于纤尘简直要boom!

站起来的瞬间,龚小卉用一种悲天悯人的表情看着于纤尘,哀叹道:“过去你只会把葛朗台以及黄世仁这种货色跟副编摆在一起,而如今,却教唆我把这样一份重要到不在十一点之前放在他桌上就可能会被扫地出门的重要名单叠成心形来勾引他……”

“你到底去不去的?”于纤尘面无表情地打断他。

“浪味仙,这是你潜意识最强烈的具化表现。”

于纤尘盯着龚小卉,就等着她继续说出什么骇人听闻的言论。

“知道这代表什么吗,浪味仙?”见于纤尘摇头,龚小卉长叹了一口气,“这说明,你终究也没能逃过男神的西装裤,我本以为你能是公司少有的明白人,知道有些人只能远观而不能爱慕,诶,蓝颜祸水啊。”

于纤尘:“……”

我去奶奶个腿儿的“没能逃过”!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于纤尘各种坐立不安,视线总会不由自主地飘香电脑的右下角,察觉过来后又不住地在心里唾弃自己,龚小卉被杨部长叫过去到现在都没回来,仅剩的一丁点儿侥幸心理也在时间的流逝中消耗殆尽。

于纤尘站起来愤愤地拿起名单,在心里给自己坐了好半天的思想建设这才同手同脚地去了。

“叩——叩——”

“进来。”

死亡周这几天,作为杂志副编辑,杨天啓身上的担子实际比他们更大,出版前的印刷册数、铺货以及出版后的销售情况、读者反馈都是他操心的事情,不过排版什么的不断被各种莫名其妙到尖刻的理由打回来,还是挺让人想在腰上绑一圈炸药包大家一起boom一boom。

思绪不知道飘到哪里的于纤尘像是灵魂被什么扯了一下,立马一个激灵回到了现实。他看着电脑后边紧紧皱着眉头的男人,默默叹了口气,轻轻摇了摇头。

然而,就连他自己也说不准自己究竟是在否定什么。

杨天啓见敲门之后就没了声响,诧异地抬起头瞅了一眼,哪知道就这么不经意地扫视,视线就再也挪不开了。

“怎么……是你啊?”细微到不明显的停顿根本没让人听出来,杨天啓似乎是想扯出一个笑容,却在想到什么的时候硬生生的地把这个笑容压了下去,用一种生涩到不自然的声音说,“有事?”

于纤尘没显露出什么特别明显的表情,闲庭信步地走到杨天啓办公桌前,把那份名单放在了他的面前。

“龚小卉被李部喊过去了,临时受命把这个带上来给你。”

一说起工作,杨天啓自然多了,看了那份名单差不多有一分钟,对还站在面前的于纤尘说:“正好,你今早交上来的排版有几个问题,来得正巧,免得我还得专程去喊你。”

于是,一说就说到了快十二点,直到王涛过来敲门问要不要喊外卖,杨天啓这才反应过来时间已经这么晚了。

于纤尘连忙站起来,话语里带着疏离的恭敬意味,他说:“那头儿先忙,你说的那几个地方我差不多明白了,我这就去改,争取在下班之前交上来。”

他保持着自认为这辈子都没露出过的得体微笑,浑身上下所有的细胞都在疯狂叫嚣着“快点离开,坚决不能被敌人的糖衣炮弹腐蚀!”。毕竟名单也送了,排版问题也解决了,这会儿也就等杨天啓点头让他跪安然后各回各的世界,不再受到单独相处以及狭小空间的蛊惑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念头。

千算万算,偏偏漏算了对方根本不按剧本来的这一条。

“叫两份。”跟王涛交代完之后又回过来问于纤尘,“没什么不吃的吧?”

于纤尘那叫一个受宠若惊,当即开口说:“没有!诶,头儿,不用,真不用,龚小卉肯定帮我喊了,我下去跟他们吃,一样的。”

杨天啓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对王涛说:“跟他下去,看看定没定他的份,要是没有,你帮着喊一份,记我账上。”

“好的,副编。”王涛说着就要出去。

于纤尘绝对没法忍受自己在这种充斥着奇怪气息的房间里继续待下去,赶忙对王涛说:“涛哥,等等我,我跟你一起!”

虽然对他说话的是于纤尘,但是王涛离开的时候看的却是杨天啓。

于纤尘:“……”无产阶级没有地位咯?

出乎于纤尘意料,杨天啓并没有强留他,对王涛点过头之后就埋首忙起自己的事情了,似乎于纤尘走不走跟他没多大关系似得。

所以果然是错觉吧?站在电梯里的于纤尘看了看电子屏幕上跳转的楼层,撇了撇嘴。

“浪味仙,你这是被谁包养了?外卖吃这么好的。”

“你吃外卖的时候没想到帮我喊一份就不准我吃的好一点了?”

“我哪知道只是让你送份名单上去你就耗一个多小时?”龚小卉啃着饭后水果,含糊不清地说。

于纤尘拧着自己的外卖转了个方向改为背对龚小卉。

“几个意思啊浪味仙,有副编撑腰翅膀硬了是吧?”

“吃完再说话啊!没看到口水都要喷我饭里来啦!”

“以前又不是没有在同一个碗里吃过饭,装什么贞洁烈女啊!呃……副编?”龚小卉掷地有声的质问在看到站在不远处的杨天啓时瞬间偃旗息鼓,甚至不由自主地换上了一副我命休矣的哀痛表情。

苦心经营这么多年的淑女形象一朝崩塌,呜呼哀哉!

于纤尘听到龚小卉的话,抬头看了杨天啓一眼,对视的那一刹那,于纤尘拼命地咳了起来。

被子里只剩下上午没有喝完已经冷透了的咖啡,这时候哪儿还管得了这么多啊,于纤尘正准备急病乱求医,手还没来得及伸过去就被快步走上来的杨天啓抢了个先。

看着被杨天啓拿在手里的马克杯,脸都咳红了的于纤尘不禁想对方是不是准备用这种方式杀他灭口。

“喝这个,王涛刚忘了给你。”说着,杨天啓把手中的果汁递了过去。

龚小卉瞬间璨若星辰的目光让于纤尘如坐针毡,经过了短短三秒的审时度势之后,于纤尘觉得相比起成为八卦主角,还是自己的小命比较重要。

“谢谢头儿。”

“那你吃吧,我上去了。”

龚小卉努力克制着自己的笑容,谄媚地问道:“副编这么体恤下属,还亲自把果汁送下来啊?”

“本来该是让王涛送的,看他到现在还没吃饭,就让他先走了。”杨天啓说完又扫了于纤尘一眼,看到对方瞬间埋进饭里的脸,他都不知道该摆出个什么表情,“那我先走了,你们忙,对了,龚小卉,这次选题不错,主编还跟我夸了你,继续努力。”

“绝对不辜负副编的厚望!”

直到彻底看不到杨天啓的身影,龚小卉才收回视线,随后她扒着格子间特别真诚地问:“浪味仙,你是不是跟副编之间有了什么我不知道的小秘密,为什么你口中的周扒皮黄世仁突然换上了菩萨的外壳,我有点方。”

我比你还方。

“不能够……你们俩真借着游戏擦出了点儿什么火花吧?我可听说了,剑网三是配对成功率远超一般相亲网的线上征婚平台。”

“什么乱七八糟的。”

龚小卉叹了口气,过了许久才说:“是你的话,我输得心服口服,毕竟这年头好看的男人有的都是男朋友。”

于纤尘:“……”真不明白现在小姑娘脑子里都想的是些什么。

***  ***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你终于舍得上线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最近太忙了

桑布嘁今天下班早,十一点就到家了,本来洗了澡准备直接睡的,可是心里痒痒还是决定上游戏来看一下,才上线就被三鹿奶粉抓了个正着,这不禁让他怀疑三鹿奶粉是不是时时刻刻盯着帮会上线提示蹲着他。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我看杜壕也三天没上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他比我还忙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不过你徒弟昨晚上倒是上了一会儿,不过很快就下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嗯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你大战打了吗?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你要打大战?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算了,太晚了,做个牛车就下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别呀,跟我聊聊天啊,你都不知道没了你跟杜壕帮会多无聊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放过我吧,等过了这一阵我天天上线陪你聊天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进组吧,切毒经,大奶野外带你浪

三鹿奶粉发过来组队申请,桑布嘁点确定进了组。

【队伍】三鹿奶粉:这几天杜壕的心情怎么样?

【队伍】桑布嘁:你怎么不直接问他?

【队伍】三鹿奶粉:我这不是关心你嘛

【队伍】桑布嘁:不好意思,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改名叫杜壕了

【队伍】三鹿奶粉:得了啊,别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我可都听说了,前晚上你可是坐杜壕的车回家的

【队伍】桑布嘁:……

【队伍】桑布嘁:你中情局的?

【队伍】三鹿奶粉:老谢说的,杜壕不上线的时候都他跟杜壕汇报帮会里的情况

【队伍】三鹿奶粉:前晚上世界boss浩气过来抢,打来打去打红眼了,汇报的时间就有点晚

【队伍】桑布嘁:能不能说重点?

【队伍】三鹿奶粉:不过杜壕还是回了信息,老谢就顺口问一句怎么这么晚还没有睡,杜壕说他送你回去所以晚了点,于是全帮会都知道了

【队伍】桑布嘁:……

【队伍】桑布嘁:并不怎么想知道为什么全帮会都知道的原因

【队伍】三鹿奶粉:反正看到你们和好如初我就放心啦

【队伍】桑布嘁:……槽多无口

【队伍】三鹿奶粉:对了,下周金水估计是主战场,你跟杜壕要是能上线尽量上线,要是工作实在太忙上不了也不用勉强

【队伍】桑布嘁:不是瞿塘峡跟扶风吗?

【队伍】三鹿奶粉:周四的时候扶风拿回来了,顺便操了浩气的大理山城和激流坞

【队伍】桑布嘁:这么叼?

【队伍】三鹿奶粉:#鄙视对啊,就是这么叼,所以下周我们将面临着七点半之前就开始排队的盛况

【队伍】三鹿奶粉:#鄙视而且我们没还没有一个靠谱到能够指挥小攻防的指挥

【队伍】三鹿奶粉:#鄙视而而且我们帮会灵魂人物[杜子腾][桑布嘁]说不定双双缺席

【队伍】桑布嘁:……

【队伍】桑布嘁:我争取上线

【队伍】三鹿奶粉:然而你上线也没有什么卵用

【队伍】桑布嘁:#鄙视

【队伍】三鹿奶粉:行啦,没事,我跟老谢他们一定会帮你们守好据点,等着你跟帮主回来

【队伍】桑布嘁:说得这么伤感我差点以为自己不是工作忙而是要A

【队伍】三鹿奶粉:当帮主技术性下线的时候,我并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可能

【队伍】桑布嘁:我们能不能不要五句话里非得两句提到他?

信息刚发过去,手机短信铃突然响了起来。

杨扒皮:下周S市的那个活动临时加了个名额,你跟我一起去,名单我已经报上去了,跟你说一声。要去三天两夜,西装会有赞助不用担心,只用带好贴身衣服和日用品就行。

于纤尘:“……”跟我说一声的意义果然就只是“说一声”而已,你问过我的意见了吗?你让我跟你一起去我就一定要跟你一起去吗?

【队伍】三鹿奶粉:#吓我以为你还蛮想听的

【队伍】桑布嘁:……

【队伍】桑布嘁:不

【队伍】桑布嘁:我真的一点都不想听到

特别是想到下周的三天两夜行,呵呵。


评论(1)
热度(24)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