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唐毒】情缘在手,天下我有28:流言止于直男

【队伍】桑布嘁:我还是觉得不太好

【队伍】三鹿奶粉:不好的点在哪里?

【队伍】桑布嘁:虽然帮会里的人都知道我们是假情缘,但是外面的人不知道,总觉得这么做会挡头儿的桃花

【队伍】三鹿奶粉:#鄙视该挡的不该挡的你都挡完了,现在才开始考虑这么问题,你不觉得晚了点吗?

【队伍】桑布嘁:炸个橙子差不多了吧,也就是个生日

【队伍】三鹿奶粉:#鄙视杜子腾一个出手阔绰的土豪,怎么会有你这么抠门的下属,实话说了吧,你是不是嫌海誓山盟太贵

【队伍】桑布嘁:#大笑大妹子,你怎么能这么了解我呢?

【队伍】三鹿奶粉:#鄙视

【队伍】桑布嘁:说实话,你这性格太和我胃口了,如果你不是女的,我不定立马就从情伤中走出来调头来追求你

【队伍】三鹿奶粉:#鄙视情谊千金不敌胸脯二两,如果是你看上了我,还真不如多给我的胸涨二两肉

【队伍】桑布嘁:我敬你是条汉子#鄙视

说是这么说,但是桑布嘁也没抠门到一个海誓山盟都不乐意给杜子腾炸,不过总得有个缘由啊,说是过生日,可祝福也给了礼物也送了,游戏里炸不炸烟花也不算多大事。

打从知道杜子腾是杨天啓的号之后,他是费劲了心思想要跟对方拉远一点距离。毕竟假戏真做起来,对两个人都没什么好处。公司明文禁止事项的第一条就是办公室恋情,作为一个爱岗敬业诚实友善的好青年,他坚决不能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想到这里,桑布嘁叹了口气,他看了眼自己背包里东拼西凑凑出来的一万金,咬咬牙又去交易平台买了一百块的,反正一年也就这么一次。

按杨天啓那小气吧啦的记仇德行,不定能把他送刮胡刀的事情记上个三年五载,游戏里躲着他不是难事,关键每天上班抬头不见低头见,心里有这么个结,终归是不好。

桑布嘁妥妥帖帖地给自己找足了理由,把所有锅都扔杜子腾头上去,撇开了一切跟感情搭边的可能,甚至于忽略了杨天啓从来不是一个公私不分的人的事实。

至于为什么,他不太愿意去想。

让三鹿奶粉招出了羊,他狠狠心,把真橙之心和海誓山盟各买了一个,就等着杜子腾上线之后给他炸了。

星期二,小攻防,照例的七点进图守据点。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土豪之心和煤老板之盟你准备什么时候炸啊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再等等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小浪货,你纠结不纠结啊,炸个烟花而已又不是让你表白,全帮的人都知道今天是帮主生日,你一个挂名夫人给他炸炸烟花不为过啊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对啊,可是我舍不得这泼出去的百来块钱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鄙视出息!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讨厌啦,在这么说人家家,人家家可要波动了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要不是看在跟你好友度刷到了两颗心,我真想立马加你仇杀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鄙视云裳对补天,谁杀得死谁啊

三鹿奶粉干脆不理他了,有人推都能倒着走的德行,谁能拿他有招?

于是吧,这么一等,就等到了小攻防开打。最近服务器就跟大姨妈了一样,卡得简直飞起,特别是两军对冲,少说得掉个十来二十个人,桑布嘁这会儿就更不敢炸了,要是把大旗炸出图,这锅可就大了。

虽然这个服是恶人强势,但是浩气的战斗力向来甩恶人两条街,再加上今天指挥不当,开场二十分钟大旗就被打掉了,桑布嘁心里咯噔一声,心想:完了,要是今天大旗抢不回来,不管拿什么理由炸烟花都说不过去了,可不白瞎了他那百来块钱?

不行不行,必须得抢回来!

于是作为一个补天,他七进七出红名堆如入无人之境,硬生生地在指挥带领恶人打掉浩气抢过去的大旗之后,凭借着自己单身二十多年的手速抢回了大旗。

【团队】杜子腾:干得好

桑布嘁:不想想我为炸个烟花多不容易,撸♂管我都没这么费劲过!

【团队】眼神吓死老谢:这次小攻防结束要是据点守住了,必须给夫人发工资

【团队】三鹿奶粉:终于见证了什么叫做单身狗的手速

【团队】桑布嘁:#鄙视

【团队】陆基基:夫人以后的另一半肯定会特别性福

【团队】桑布嘁:#鄙视#鄙视

[陆基基]:我了个大槽!杜壕,现在是什么时候,我带着大车啊!你把我踢出队几个意思?我被偷了怎么办!

【团队】[陆基基]加入队伍

【团队】眼神吓死老谢:白读了这么多年书,都一把年纪了还不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团队】陆基基:#流泪#流泪#流泪夫人我错了

【团队】桑布嘁:#大笑什么时候让你感受一下

【团队】三鹿奶粉:我听到有什么东西碎了#鄙视

【密聊】杜子腾悄悄地说:能不能不浪?

【密聊】你悄悄地对杜子腾说:好的头儿,没问题头儿#呆

【团队】陆基基:别掰我,我的意志不坚定,说不定感受到你的技♂术之后,再也不想找妹子了

[陆基基]被踢出了队伍

[陆基基]:呵呵,深深感受到了权限狗的魅力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杜壕这是几个意思?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估计觉得我太浪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那为什么次次踢陆基基?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可能是因为他比我还能浪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大笑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不对啊,我觉得空气里飘散着特别浓烈的酸味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鼻炎就算不好治也得治,毕竟是病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鄙视作为桑仔宇宙后援会会长,我就不能够申请比别人多一咪咪的知情权吗?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准奏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你跟帮主是不是假戏真做啦?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我对头儿从来只有敬畏爱戴,没有爱慕青睐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杜壕这反应不对劲啊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妹子,你得明白,身为一个直男,就算他的内心再猥琐,也是不会愿意在大(mei)庭(zi)广(zai)众(chang)的时候说黄♂段子的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所以你这句话究竟是针对杜壕还是陆基基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好了不用说了,我懂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已经截图,好自为之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

“繁华除了大旗团,全部跟我到青云坞下括号集合,全部走!”抢回大旗之后,恶人士气高涨,接连灭了浩气几波,于是指挥顺势带着大家开始打反击。

金门关两百多号人瞬间走掉了绝大部分,稀稀拉拉地还剩下大旗团和几个挂机的。

[踏雪长歌]:今天是杜帮主的生日吧,生日快乐生日快乐

说着就丢了一个真橙之心。

桑布嘁:……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鄙视看看人家!学学他那气魄!不就是一个烟花吗,搁家里又不能下鸡仔儿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别说话,让我静静

杜子腾显然也被这样不按常理出牌的一招给震惊了,好半天才想起来要回话。

[杜子腾]:谢谢

[踏雪长歌]:什么时候我们俩个帮弄个联谊会啊,上次我去你生日歌会听了一下,繁华会唱歌的妹子还挺多的

[杜子腾]:行,有时间组织一个

【团队】一百个天策:打从有了夫人,杜壕的桃花全变蓝色了

【团队】菊针灸:瞎说什么大实话

【团队】杜子腾:#鄙视

【团队】眼神吓死老谢:[桑布嘁]我不知道你是什么脾气#大笑

【团队】陆基基:[桑布嘁]我不知道你是什么脾气#大笑

【团队】应识:[桑布嘁]我不知道你是什么脾气#大笑

桑布嘁为了让大家看看他的脾气,一口气甩出了土豪之心和煤老板之盟,金门关大将点那儿瞬间烧了起来。

[踏雪长歌]:别吃醋呀小浪货,我绝对没有从你手里把杜帮主抢过去的意思

[糖葫芦]:我可以作证!我们帮灵魂歌姬绝对对杜帮主没有半点儿肖想

【团队】桑布嘁:头儿,生日快乐

【团队】杜子腾:嗯

桑布嘁:……

呵呵,别人给你炸一个真橙,你认真道谢,我这舍了老本给你炸俩你就高冷得回一个“嗯”?我不知道自己什么脾气。

[踏雪长歌]:就算有兴趣,我也是对你有兴趣啊

[糖葫芦]:这点,我依旧可以作证!

【团队】陆基基:如果我没有理解错,这个你……说的是夫人?

【团队】一百个天策:我决定收回刚才说的话,但凡是蓝色桃花,那绝对是夫人的

【团队】桑布嘁:我就没怎么跟他说过话!

【团队】三鹿奶粉:#鄙视这说明你用人格魅力征服了他

【团队】菊针灸:真的不是唱歌水平吗?#大笑

【团队】桑布嘁:#鄙视#刀杀了你哟

踏雪长歌所在的帮会过去整个不为繁华易素心都不太看得上眼,但是近来不知道是不是换了高管的缘故,行为处事圆滑低调了许多,比原来也讨喜一些,跟着繁华守了近一个月的据点,两个帮会也算是熟悉,特别是踏雪长歌,作为一个活跃分子,经常还调到繁华的歪歪来玩,一起打战场、野外扫扫图也是常有的事情。

不过他怎么跟桑布嘁扯上关系的,帮里人还真不太清楚,毕竟桑布嘁的焦点里只有杜子腾一个人,野外、战场也怼着他一个人奶。

杜子腾对这件事情没有发表什么看法,大家嘻嘻哈哈说说笑笑地就过去了,然后,520就来了。

对于这样一个节不节日不日的时间,以桑布嘁的情商并没有多在意,这都有情缘有男女朋友过得日子,跟他有什么关系,于是到打世界boss之前他都没有任何想要对杜子腾表示的觉悟,杜子腾也什么都没说。

这周是繁华跟极道的CD,帮会里一个道长拍下了箱子,因为守箱子期间整个帮都是红名,为了避免误伤,所有繁华的人都跟着一起进了帮会区的房子里。

桑布嘁百无聊赖地跳来跳去,看着世界各种千衷不渝、无间长情的刷屏,默默翻了个白眼。

然后……

[踏雪长歌]:让我进去一下,看我看我,我连武器都没装备

[踏雪长歌]:炸个橙子我就出来

[二炮汽修厂]:你情缘我们帮会的?

[踏雪长歌]:现在没有不代表一会儿没有

[二炮汽修厂]:现场表白?哪个妹子啊

[踏雪长歌]:[桑布嘁]

[陆基基]:#鄙视我怎么不知道我们帮主夫人什么时候变成妹子了

[踏雪长歌]:性别在真爱面前都是扯犊子,小浪货,你们帮人不让我进,你站出来点让我给你炸一个啊

[陆基基]:#鄙视我们帮主夫人也是你能够高攀得上的?

[一百个天策]:#鄙视我们帮主夫人也是你能够高攀得上的?

[三鹿奶粉]:#鄙视我们帮主夫人也是你能够高攀得上的?

[踏雪长歌]:应景应景,不能总让脱团狗虐我们,我们也得奋起反抗虐回去

【团队】眼神吓死老谢:夫人,你怎么看

【团队】桑布嘁:#呆

【团队】二炮汽修厂:佩服桑仔的桃花运,真心的,永远不缺乏追求者

【团队】桑布嘁:#呆#呆

【团队】三鹿奶粉:人要给你炸烟花呢,站出去点儿呗

可没等桑布嘁做任何反应,踏雪长歌又在近聊频道说起来了。

[踏雪长歌]:我艹,谁打我!

[踏雪长歌]:我就是进来表个白!

[踏雪长歌]:别打了!要死了!

然后他就死了。

【帮会】杜子腾:杜子腾成功击杀了踏雪长歌

整个团队频道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连桑布嘁都不知道这个时候该说什么好了。

【密聊】眼神吓死老谢悄悄地说:杜壕

【密聊】你悄悄地对眼神吓死老谢说:?

【密聊】眼神吓死老谢悄悄地说:你不会是假戏真做了吧?

杜子腾隔了好一会儿才回答。

【密聊】你悄悄地对眼神吓死老谢说:不管什么性向什么性别,都不该乱来

【密聊】眼神吓死老谢悄悄地说:这思维也太跳了,哪儿乱来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眼神吓死老谢说:沾花惹草

【密聊】眼神吓死老谢悄悄地说:不是吧杜壕,男未婚男未嫁的,表个白怎么了?玩得好而已

【密聊】你悄悄地对眼神吓死老谢说:他现在是我的挂名情缘

【密聊】眼神吓死老谢悄悄地说:……

【密聊】眼神吓死老谢悄悄地说:呵呵

别说老谢了,他甚至没法给出一个令自己信服的回答,以前也不是没有友好帮会的汉子给红尘炸过烟花,知道两个人玩得好,只要别闹得太过让大家脸上都难看,杜子腾一般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是个游戏,没什么好计较的。

可是放在桑布嘁身上,他还真就是忍不了,他又不是死的,明明白白地说了是自己情缘了,还要上赶着给人炸烟花,繁华妹子这么多,怎么挑来挑去偏偏选中了桑布嘁。有钱是吧?想表白是吧?这么有钱你不能自己大号给自己小号炸着玩啊。

随后,杜子腾又陷入了另外一种奇怪的情绪。

自己都表现的这么明白了,怎么不见桑布嘁站出来说句话,哪怕说一句我有情缘也好啊,难不成,桑布嘁打从心里就对这层关系不怎么在意?

再转念一想,也对,当初这层关系还保留着的原因就是因为自己不想再跟游戏里的姑娘扯不清楚,纯一挡箭牌。

可……谁也没规定,挡箭牌就不能挡出点儿占有欲啊!

【密聊】眼神吓死老谢悄悄地说:不过我也能理解,大家老拿你们俩说事儿,对他的关注度高一点也是正常,大家起哄起哄的,不定让你也觉得自己真跟他有点儿什么,而且你们俩现实又认识,关系好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儿

【密聊】你悄悄地对眼神吓死老谢说:嗯

【密聊】眼神吓死老谢悄悄地说:你别放心上,踏雪也就是闹闹,没真想表白

【密聊】你悄悄地对眼神吓死老谢说:嗯

【密聊】眼神吓死老谢悄悄地说:你也别生气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眼神吓死老谢说:嗯

【密聊】眼神吓死老谢悄悄地说:……

【密聊】眼神吓死老谢悄悄地说:你没生气吧?

不气……个屁!但是这种话,说不出口哇,于是杜子腾只能继续……

【密聊】你悄悄地对眼神吓死老谢说:嗯

把手从键盘上拿下来,杨天啓看着海鳗焦点列表里的那个名字,皱了皱眉头。

视线还是在他身上停留太久了。


评论
热度(26)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