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唐毒】情缘在手,天下我有27:我是你的小呀小狼狗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然后杜壕真的就不搭理你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呆反正我密聊他他没有反应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所以你现在有什么感想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饭碗不保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有问题?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太有问题了!你第一感想不是“夭寿啦,我竟然惹帮主生气了”而起“我他娘的饭碗不保了方方方”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正常人第一反应都是第二个吧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有这样的想法就证明你不正常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但是本质没有变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什么本质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让他理我的本质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你带着电脑主板去他面前跪下唱征服你觉得他会原谅你吗?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我觉得以我这种魔音灌耳的唱歌实力,他可能觉得我在变相谋杀他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你说的好有道理,还是别这么做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现在我该怎么办,我不想每天在公司被穿小鞋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后天就他生日了,说说好话炸炸烟花,说不定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没那么开不起玩笑。

那是你没有见过他小气吧啦时候的模样啊少年郎!

桑布嘁觉得自己的心口有点疼,但是已经不敢再给杜子腾寄刀片了。

【帮会】眼神吓死老谢:洛阳扫图,承包牛车,繁华亲临,浩气退散#玫瑰#玫瑰#玫瑰来的进组

【帮会】三鹿奶粉::#鄙视我们帮会的喊话为什么越来越清奇了

【帮会】陆基基:谁让我们帮主夫人画风就是如此

【帮会】桑布嘁:呵呵

【帮会】陆基基:夫人,三千金收到了吗?感受到了我想要弥补自己过错的心意了吗!

【帮会】桑布嘁:您已被对方拉入黑名单,对方无法接收您的消息

【帮会】陆基基:……

晚上十点,不为繁华易素心帮众固定的野外扫图时间,继昨天巴陵劫镖引发小规模乱斗之后,眼神吓死老谢又瞅准了牛车,毕竟浩气小号跑个商也是不容易,总得让他们感受一下恶人朋友们感化他们的真情。

然而,眼神吓死老谢在歪歪里原话是这么说的——“最近浩气有几个帮会特别跳,我觉得如果不上去教教他们做人的道理,会让他们没法认清自己loser的定位”。

桑布嘁一般晚上上线,没法跟人搭一块儿做日常,只能自力更生。想想,七点半之前各种阵营日常差不多开组,他六点多快七点才能上线,有限的时间里他得把该做的日常都做完才能跟着大家伙儿一块儿野外浪。

但一碰到浩气黄鸡团,他势必没法在七点半之前完成牛车,自然对浩气黄鸡团来洛阳·战乱扫图深恶痛绝,作为一个恶人好战分子,怎么能够让浩气独领风骚压着恶人兄弟打?于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浩气吃恶人散人?行,我们有组织的恶人就来吃你们浩气。

连着扫了两天的洛阳,终于有人发问了。

【团队】三鹿奶粉:桑仔,求求你告诉我,为什么你都切奶了却比当初玩毒经的时候死的还快?

【团队】桑布嘁:#惊讶可能是因为我被集火了

【团队】一百个天策:#鄙视你这种高不成低不就的血量谁来集火你?你当浩气的都没脑子吗?

【团队】桑布嘁:#鄙视好歹我奶量大

【团队】菊针灸:我就看看,我不说话#大笑

【团队】三鹿奶粉:#鄙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焦点帮主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神队友!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必须的!

【团队】二炮汽修厂:#鄙视能不能好好扫图?我不过是来野外浪一浪,凭什么要被你们这些恩爱狗秀一脸?

【团队】桑布嘁:#害羞情缘系统自动焦点

【团队】三鹿奶粉:然而圣手并不是情缘系统自动丢的#鄙视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三鹿,说真的,如果你不是一姑娘,我都要爱上你了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说得好像我们异性恋连择偶标准都没有了一样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鄙视#刀

【团队】陆基基:我作证,全程帮主身上蛊惑就没断过

【团队】菊针灸:#鄙视更不用说读条时间1.25S的冰蚕

【团队】眼神吓死老谢:夫人,我就问问你,你还记得自己需要注意的是团血而不是帮主一个人的血吗?

【团队】三鹿奶粉:#鄙视说得好像他这种三秒必躺的浪法能注意到团血一样

【团队】杜子腾:我的绑定奶不奶我难不成焦点别人奶?

【团队】眼神吓死老谢:我是单身狗,笑笑不说话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天辣噜!帮主帮我说话了!他是不是原谅我了!是不是!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快密聊他!表表忠心!

在眼神吓死老谢“各种buff刷一套,丐帮喝酒、天策上马,藏剑鹤归进人群风车起”的背景音中,桑布嘁战战兢兢地给杜子腾发去了一条密聊。

【密聊】你悄悄地对杜子腾说:头儿,你看,你刚刚都帮我说话了,是不是……气已经消啦#可爱

【密聊】杜子腾悄悄地说:身为一个补天你死的比藏剑还快我都替你羞耻

桑布嘁:“……”好咯,只顾着奶你没注意自己的血死的太快,怪我咯?

【密聊】杜子腾悄悄地说:注意自己的血,团里没什么毒奶,你一死光靠秀奶和花奶拉团血还是太勉强

【密聊】你悄悄地对杜子腾说:但是我得焦点你

【密聊】杜子腾悄悄地说:……

【密聊】你悄悄地对杜子腾说:#可怜#可怜#可怜

【密聊】杜子腾悄悄地说:你也就只有在做错事的情况下才能这么狗腿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杜子腾说:#害羞才不是呢相公公,人家家一直这么狗腿腿,谁让人家家是你的小呀小狼狗

桑布嘁发完这句话之后就等着杜子腾开启毒舌模式对他进行冷嘲热讽,用这种方式消完气寄刀片……不对,送刮胡刀一事就能过去了,然而,等了好久也没见杜子腾继续发密聊过来,这么一来,桑布嘁还真不知道杜子腾是怎么想的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我刚刚和帮主密聊,说了两局之后他又不理我了怎么办?急急急!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祖宗诶,你又说了什么!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害羞才不是呢相公公,人家家一直这么狗腿腿,谁让人家家是你的小呀小狼狗←这个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你能把你这句话之前杜壕说的那句话也复制过来吗?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你也就只有在做错事的情况下才能这么狗腿了←这个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你为什么也不说话了!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如果我是杜壕,我估计也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么不要脸的人说话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鄙视

杜子腾确确实实不知道该怎么跟桑布嘁回话,以前不知道他身份的时候,被喊相公公也就当时玩笑了,毕竟基,本国情,他对着不喜欢却也不排斥,桑布嘁喜欢这么开玩笑就让他开呗,都是成年人,有什么开不起的。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桑布嘁那张二次元模糊的面孔套上了于纤尘三次元分毫毕现的模样,再听到人喊他相公公,他就觉得……怪怪的。

也不是恶心,就是……就是浑身跟过了电一样,刺激得他一哆嗦,那感觉,说不上来的诡异。

想了半天,杜子腾还是抬抬手,回了个密聊过去。

【密聊】桑布嘁悄悄地对你说:#流泪头儿,你别气了,我再也不切毒经,专专心心给你当绑定奶还不行吗?我装分已经八千+了,再混一两个星期直接奔着九千去了,我也是一个凸胸奶,野外能保你进出红名堆如入无人之境

杜子腾默默地叹了一口气,心想我是造了什么孽当初决定要面基。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三鹿!帮主回我了!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是不是回让你“哪儿来的回哪儿去,边儿呆着吧”?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鄙视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知道了,跪安吧←这个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

【密聊】三鹿奶粉悄悄地说:说真的,还不如回我说的那个呢

【密聊】你悄悄地对三鹿奶粉说:#鄙视

桑布嘁才不管杜子腾回的是什么,只要这件事情圆满(?)解决了就成,也不枉他这两天尽心尽力地切补天,劳神劳力地躺尸博同情。


评论(5)
热度(29)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