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唐毒】情缘在手,天下我有25:自己开的歌会,哭着也要办完

有的人就是不经念叨,昨天二炮汽修厂才问过打脸猫爱吃鱼为什么最近没有上线,今天冉垣直接出现在了于纤尘公司门口。

“你这一身……”

“帅吧?”

“……嗯,有点。”绝大多数男人,都有一个摩托梦。

就算于纤尘近来不待见冉垣,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挑人的眼光真是无人能敌,看看这身段这气场,再加上自己对对方的了解,那活儿肯定不能差,简直九佳好男人,上得厅堂入得卧房。

唯一不佳的,大概就是对方不能跟自己在一起。

“上车,带你吃饭去。”冉垣将安全帽上的护目镜推上去,眼角眉梢都带着笑,“这次进修回来我离升职不远了,提前庆祝一下,之前约好的小龙虾没吃成,今天给补上。”

于纤尘看了眼递到自己眼前的安全帽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应该跟着去,毕竟冉垣是他前·告白(失败)对象,就算两个人都默认了往后把这件事情掀过去继续当朋友,可对方一直表现得这么暧昧不明,自己又是个心软的……干柴跟烈火老这么摩擦摩擦的,早晚有一天得出事。

一个坑摔一次那是为了长记性,一个坑里连着摔两次……于纤尘虽然心大,但也不至于大到这个地步。

正当于纤尘犹豫不决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

“不好意思,接个电话。”于纤尘长吐出一口气,捧着手机活像是捧着在世的观音,心情那叫一个激动。

“喂?”

在世观音杨扒皮:“你没走远吧?”

“没呢,领导有什么指示?”

对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你今天怎么这么谄媚?”

我他妈好好跟你说话你说我谄媚?我还就谄媚给你看了!

“这哪儿能叫谄媚呢?这叫跟着领导步伐走!”

“上来一趟,摄影部那边好像对你之前的企划案有一些不明白的地方要问,本来想明天再解决,但是模特档期问题,必须今天解决。”

“好,我马上上来。”一听是工作上边的事情,于纤尘立马收起了嬉皮笑脸的神情。

冉垣在一边把于纤尘的话听了个十成十,见他挂了电话,立马问道:“要加班?”

“真不好意思,临时有点事儿。”

“要不,我等你?”

“别了,还不知道得忙几点呢,你先回吧,等得空了再约。”于纤尘说着就要往回走。

“小尘!”

于纤尘还没走两步呢,就被冉垣喊住了,他不解地转过身看着冉垣,见对方摘下安全帽朝着他露出一个这么多年丝毫未变的笑容说:“我等你电话。”

于纤尘站了好一会儿才点了头,随后转回身快步走了起来。

冉垣看着于纤尘离去的背影,突然在这一刻明白,不管他想说的是不是这一句话,于纤尘都不是过去那个渴望听到话里潜台词的人了。在拒绝的话语脱口而出之后,他们就变成了从一个点朝不同方向走去的两条射线,再也没有了同行的可能。

“副编,你把于纤尘叫回来了?这个问题……我们刚刚不是都解决了吗?其实,用不着他专程跑这一趟。”摄影师看着站在落地窗边的杨天啓说。

“我找他有点事。”

“那企划案……”

“明白了你就先去忙吧,估计模特过不了多久得来了。”

“好嘞,那副编,我先走了。”

“嗯。”

于纤尘坐电梯上来的时候正巧碰上准备进电梯的摄影师,他拉着人问:“怎么就走了?不是说有问题没解决吗?”

“之前是有点儿,因为模特经纪人那边提了点儿要求,不过副编已经解决了。”

“啊?”于纤尘有点儿茫然,看到对方一脸“我很忙”之后于纤尘讪讪地松了手,“……哦。”

进杨天啓办公室之前于纤尘还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被抓壮丁,明明企划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今天交给他的企划案他也没有说哪里出了错。怀揣着一颗忐忑的心,于纤尘敲响了杨天啓办公室的门。

“头儿?”

“进来吧。”

杨天啓听到声响回头看了于纤尘一眼,其实他也有点后悔自己打过去的那个电话,杨天啓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在看到那个男人把安全帽递给于纤尘的时候……脑子里边的弦就搭错了。

“头儿,我刚出门碰到小赵了……”

杨天啓没等于纤尘把话说完,直接了断地说:“嗯,是别的事。”

于纤尘点头:“哦。”

然后呢?

于纤尘等着杨天啓发号施令,可是对方在说了一句是别的事之后,就跟眼前没他这么一个人似的坐在电脑后边忙活开了。杨天啓也头疼啊,他把人喊来了,接下来呢?总不能说我看到你跟那个男人在一起吧,觉得你们之间的那种氛围有点太……就是很……反正影响不太好,所以把你喊上来了。

这不是有毛病吗?又不是太平洋的警察。

“头儿?你喊我来不能就是跟我玩木头人游戏的吧?”

“是这样的……”杨天啓绞尽脑汁编理由,突然,他灵光一现,“这周末不是帮会开歌会吗?”

完全不明白自己被喊上来的原因怎么就从公事变私事、企划案变歌会了,不过于纤尘还是配合着应了一声:“对啊,没错。”

“你也知道,繁华的人,打打杀杀还行,在这方面,确实薄弱了点。”

老谢唱歌都赶上原唱了你说薄弱?三鹿那高音飚得就差震破杯子了你说薄弱?更不用说你这种开口就能让人身寸的,您觉得,怎么才叫不薄弱?

一看于纤尘扭曲的表情,杨天啓就知道对方想跑偏了,他难得露出了几分讪色。

“歌会没有主持。”

于纤尘:“……”我他妈再把你往好了想我就跟你姓!

******

由于不为繁华易素心一致要求,歌会从星期天调整为了星期五,打完世界boss之后大家纷纷在帮会歪歪集合,作为帮会里唯一被剥削之后还不会被加仇杀的,桑布嘁赶鸭子上架当了一回主持人。

“今天把大家聚在一起呢,主要是为了沟通沟通感情,毕竟帮会建立这么久了,一次像样的活动都没有组织过,帮主开了金口,今天但凡唱歌的,每首三千金,上不封顶,能者多劳。”于纤尘准时准点地主持起歌会,“我作为帮主的左膀右臂,友情赞助一万金,这一万金呢是颁发给今晚唱歌受好评最高的一首歌的演唱者,别的不说,为了钱你们也得嗨起来吧?”

【帮会】三鹿奶粉:在听到这一句话之后,终于明白为什么帮主要让桑仔主持了,因为真的非常能够消磨积极性,进而根本不想唱歌,不唱歌就拿不到钱,拿不到钱帮主就不会破财

杜子腾:“……”你当我想?

【帮会】二炮汽修厂:为了那一万金我也得卯起来唱啊!pvp穷一生,我都快修不起装备了

“也不用争第一第二了,就按顺序来吧,第一个,应识。”

【帮会】应识:……我真不会唱歌

大概这句话让桑布嘁特别的感同身受,在沉默了几秒之后,桑不起说:“要是真的不方便开嗓的,就简单地上麦说几句吧,介绍一下自己也好,谈一下自己对繁华的印象也好,自由发挥,你们看这样行吧?”

【帮会】二炮汽修厂:好!啪啪啪

【帮会】陆基基:好!啪啪啪

【帮会】一百个天策:好!啪啪啪

“三鹿,把应识抱上麦。”

一号麦里窸窸窣窣地传来些声音,好一会儿应识才说话:“大家好,我是应识,虽然一直在歪歪里待着,但是我并不怎么开麦,借今天这个机会,跟大家问声好。”

高冷道长跟一口川普的反差萌戳的帮会妹子嗷嗷叫。

“我不会唱歌,也没做准备,不耽误大家的时间,简单地说说自己对繁华的感觉吧。”应识说,“繁华是我待的时间最短但是给我印象最深的一个帮会,可能在别的帮会里总有一些不那么顺心的事情,也许是因为某些人也许是因为某些事,但是在繁华,这些感觉都没有,每天上线大家开开心心地做日常痛痛快快地收人头,对我而言,剑三是个很大的江湖,繁华就是这渺渺江湖的一叶扁舟,给我一个落脚之所,给我一个安身之处。”

【帮会】陆基基:#鄙视你说得这么好,还让后面的人怎么说

【帮会】三鹿奶粉:#鄙视一开始就走煽情路线,后面的人还能不能玩了?

“想说的话就这么多,最后,谢谢杜壕为我们建造了繁华这么一个家。”

【帮会】一百个天策:哭给你看哟

“说得很好!”在应识下麦之后,桑布嘁立马开麦接词,“剑三是江湖,繁华是扁舟,不仅给你了落脚之所安身之处,也是给了我们每个繁华人一个家,不愧是纯阳宫出来的,说话都这么仙风道骨。来,让我们看看接下来是谁?哟,是个妹子,冒冒,冒冒在不在,可以开麦唱吗?”

【帮会】冒是冒号的冒:可以

“好,接下来我们有请冒冒!”

陈粒《不灭》的前奏响了起来,公屏飞快地刷着小红花,有了冒冒的开场秀,大家慢慢也放开了。

深情的、节奏感强的、明快的、搞笑的,要什么有什么,《威风堂堂》都来了,《帮主夫人》算个什么?

眼神吓死老谢果然是唱歌一把好手,在这一刻,帮会众妹子甚至暂时性屏蔽了他是一个苍爹的残酷事实,歪歪公屏满屏的舔舔舔、嫁嫁嫁、硬硬硬。

“听了这么多歌,是时候来个压轴的了,帮主到现在还没有唱,你们想不想听?”得到了一致赞同的回应之后,桑不起继续说,“作为一个听过现场的人,我不得不说句公道话,虽然帮主唱歌比不上老谢,但绝对能够秒杀在场绝大多数人……啧,什么叫情人眼里出西施,三鹿作证,我绝对是站在公平公正的立场上……喂,三鹿,没有你这么拆台的吧?”

三鹿奶粉:摸着你的良心说,你的立场真的就这么公平这么公正吗?[白眼]

“事实胜于雄辩,好不好,让帮主给你们来一个,唱完之后,你们再来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杜子腾也不是磨磨唧唧的人,既然选择了开这个歌会,他就做好了唱歌的准备,也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开麦直接放起了伴奏。

“对你的思念是一天又一天/孤单的我还是没有改变/美丽的梦何时才能出现/亲爱的你好想再见你一面……”

桑布嘁说得没错,杜子腾唱歌确实好听,特别是唱这种情歌,总让人觉得是唱给自己的,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人在公屏聊天,越唱到后面大家越安静,连花都不刷了,就这么听着。

“最爱你的人是我你怎么舍得我难过/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没有一句话就走/最爱你的人是我你怎么舍得我难过/对你付出了这么多你却没有感动过……”

三鹿奶粉:舔舔舔,帮主你需要腿部挂件吗?能奶血会卖萌还上过大学的那种

二炮汽修厂:突然有点嫉妒桑仔,天天能跟帮主这样的尤物一起上班,我就想问,你真的把持得住?

一百个天策:我就想知道夫人的一万金是不是有黑幕

“奖金绝对没有黑幕,大家评定,我不参与,我只负责最后的颁奖。”

菊针灸:夫人,现在就差你没有唱了

三鹿奶粉:桑仔,来一首!

人形机关枪:来一首

“说真的,听你们唱歌是享受,听我唱歌得折寿。”

“呵……”杜子腾轻笑了一声,“唱一个。”

“……好咯,你都开口了,我还敢不唱?”

陆基基:为什么我们只是参加个歌会都会被帮主夫夫秀一脸?

一百个天策:为什么我们只是参加个歌会都会被帮主夫夫秀一脸?

三鹿奶粉:为什么我们只是参加个歌会都会被帮主夫夫秀一脸?

“前方核能反应,非战斗人员迅速撤离,我强调一遍,我来真的,实打实地唱现场。”

眼神吓死老谢:废话这么多,信不信悬赏你

“好咯,你是苍爹你说话。”桑布嘁笑着应了老谢在公屏敲的字,好一会儿过后桑布嘁才说,“准备好,我要开始了!”

然后……

“池塘的水满了雨也停了/田边的稀泥里到处是泥鳅/天天我等着你/等着你捉泥鳅 /大哥哥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

三鹿奶粉:我到底还是高估了桑仔的底线,以为他会唱葫芦娃的我还是太年轻

二炮汽修厂:……我们做错了什么你要唱捉泥鳅[大哭]

眼神吓死老谢:敢于清唱的人,功底一般都不会太差

“草草草,忘记放伴奏了,你们怎么也不提醒我!”

陆基基:我们以为你是想证明自己唱歌其实还是能在调上

一百个天策:我活了这么多年,头一次听到捉泥鳅是用卖报歌的调子唱出来的,可算是长见识了

杜子腾:[花][花][花]

“呃……桑仔表示自己有点受伤,想静静,所以歌会的总结陈词呢,就由我来说了。”歌会的最后,主持人易主了,一麦上的三鹿奶粉显然还没有从桑布嘁的贯耳魔音中缓过来,说话都憋着笑,“今天举办这个歌会,其实事出有因,不过因为当时人太过低调,知道缘由的人就那么几个。”

二炮汽修厂:祝帮主生日快乐!

“没错,今天就是我们帮主杜壕的生日,祝杜壕生日快乐!”

眼神吓死老谢: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陆基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应识: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三鹿奶粉:对只为文盲易素心这个帮会绝望了

桑布嘁有些讶异,他还真不知道是因为杜子腾生日才开的这个歌会,不过……

欲知后事如何,请待下回分解。


评论(3)
热度(32)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