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唐毒】情缘在手,天下我有20: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在线等,急!

众说纷纭,五一究竟怎么过还是没有理出个头绪,去网吧联机打大攻防是第一个被排除的选项,受到了大家伙的一致抨击,并扬言要挂悬赏加仇杀,作为从爷爷削弱成爹却还是能够吊打帮会绝大多数玩家的眼神吓死老谢表示我就笑笑不说话。

不过,大家对五一究竟怎么过过得好不好这一类的问题并不太担忧,毕竟是帮会里最靠谱的杜子腾当东道主,哪怕是绞尽了(他的)脑汁,也会让大家吃好喝好玩好,去了的人只需要撒开了脚丫子跟着跑敞开了肚皮大口吃就行。

杜子腾那边的意思是这样,大家好不容易跨越大半个中国来一趟H市,肯定得吃一吃地道的本帮菜看一看独有的景色建筑,不说别的,至少得值回路费钱不是?

听到杜子腾这么说,大家三呼万丨岁,表示唯帮主是从。

撇开因为和盛世帮战导致的跟月明结盟以及在洛阳被浩气疯叽团灭得不要不要引发大规模阵营团战之外,这两天确实还蛮时光如箭,岁月如梭的,至少在不为繁华易素心那几个确定了要来面基的玩家眼里是一晃眼就过去了。

三鹿奶粉:我、二炮和老谢一块儿到了!约哪儿见面来的?楼上楼?

杜子腾:楼外楼

杜子腾:我在门口,包厢已经订好了,来了直接上去就行

三鹿奶粉:这服务还真周到,有人到了吗?

陆基基:我到了

陆基基:见到杜壕本人之后,我只想说,夫人真的赚到了

桑布嘁:[害羞]

二炮汽修厂:桑仔见到杜壕了?

陆基基:[白眼]然而并没有

三鹿奶粉:[白眼]不是本地人吗?怎么到的这么慢?

桑布嘁:[白眼]你见过五一劳动节还给下属留工作的上司吗?简直周扒皮投胎黄世仁转世!

三鹿奶粉:好咯,你什么时候能到?

桑布嘁:已经在车上了,估计跟你们前后脚吧

冒冒:猴猴猴,听三鹿说夫人颜值爆表,我就等着就夫人的脸吃三碗饭!

桑布嘁:……

冒冒:[可爱]

于纤尘放下手机,下意识地捋了捋自己的刘海,说不紧张是假的,不过兴奋更占上风,一想到马上就要跟男神音见面了,手心都开始冒冷汗了呢。

事实证明,话不能说得太满。

于纤尘看着站在酒楼门口的杨天啓,调整了半天的面部表情,也没能把嘴角抽搐往面容谄媚上靠拢,但是见到上司不能就绕着过去装没看到,于是硬着头皮上去了。

“好巧啊主编。”于纤尘抬手挥了挥。

杨天啓似乎也没有想过会在这里跟于纤尘见面,脸上的惊诧一闪而过,接着也笑了起来,他点了点头说:“跟朋友出来吃饭?”

“对。”平日不苟言笑的帅♂气上司突然变得平易近人,杀伤力还是蛮大的,于纤尘用食指挠了挠自己的脸颊之后说,“主编你这是……等人?”

“对。”

“那……你先等着?”

“杜壕,夫人还没来啊?”

一口跟H市格格不入的京腔从背后传过来,于纤尘和杨天啓同时回头,于纤尘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瞧见杨天啓迎了上去,两人颇哥儿俩好地聊了起来。

于纤尘:……

我觉得自己好像进入了一个奇怪的世界,来个人给我一拳打醒我。

陆基基好像这才发现刚刚站在杨天啓身边的于纤尘,于是问了一句:“杜壕,这位是?”

“哦,他是我公司的同事,估计也是五一跟朋友约出来玩的,正好在这边碰到了。”

于纤尘不知道这个时候该说幸会幸会还是说久仰久仰,他只知道自己这会儿满脑子都是“WTF?!”、“怎么可能?!”、“我他妈竟然喊杨扒皮相公公喊了一两个月?!”

倒是陆基基听了杨天啓这么说立马朝他客气地点点头打了个招呼:“你好。”

于纤尘:“……好。”

“咦?桑仔,你到啦?”

三鹿奶粉的魔音入耳(会心)对你造成了120000点伤害,其中有效伤害120000点,于纤尘,扑街。

陆基基:“……”

杨天啓:“…………”

于纤尘:“………………”

三鹿奶粉虽然工作了,但是身上的学生气还是很浓,五一又是出来玩的,穿着棉T配着背带牛仔裤,背着个帆布双肩包梳着高高的马尾,跟大学生没什么两样。她看到于纤尘本人之后眼睛都亮了,撇开跟自己同行的眼神吓死老谢和二炮汽修厂直奔着于纤尘就来了。

于纤尘看着自己身边完全搞不清事态发展还笑嘻嘻地跟站在自己身边的杨天啓和陆基基打招呼的三鹿奶粉一脸无奈。

二炮汽修厂倒是察觉出了不对,她跟老谢对视了一眼,见对方耸了耸肩,也跟着撇了撇嘴,静待后续。

“怎么了?”三鹿奶粉眨了眨眼睛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不说话。

陆基基深吸了一口气,抱着回去之后被帮主加仇杀的觉悟充当起了介绍人的角色,陆基基指了自己又用大拇指指了指杨天啓说:“我,陆基基,他,杜子腾。”

“杜壕!相闻不如见面,果然一表人才。”

于纤尘瞧见声音都抖起来的三鹿奶粉,简直没脸看,他有理由相信,如果不是三鹿奶粉的舌头不够长,这会儿一准已经把杨天啓从头舔到脚,顺便还围着他的腰绕两圈。

杨天啓不咸不淡地点了点头,露出一个带着七八分客气意味的笑容,权当是打了招呼,随后又把视线投到了于纤尘身上。感觉自己肩膀顶了个千斤坠的于纤尘差点儿没冲上去抱住对方大腿,高呼饶命。

不知者不罪不知者不罪不知者不罪,于纤尘在心里默念了三遍之后,才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对杨天啓说:“头儿,我就是桑布嘁。”

三鹿奶粉说:“杜壕,敢情你是桑仔头儿啊,等会儿……头儿?什么头儿,哪个头儿?”

心好累,想去买刀片[再见]。

“所以,事情就是这样。”经过酒楼门口尴尬度爆表的认亲之后,于纤尘被杨天啓揽(ning)着进了包厢,在众人跟看贴吧818一样的热忱目光中把他跟杨天啓的关系透了个底朝天。

三鹿奶粉的表情像是一口气没喘上来,于纤尘真担心她就这么背过去,其他人要么憋笑要么目瞪口呆,只有杨天啓还是维持着从知道于纤尘就是桑布嘁之后的那副意味深长的模样。

“这……这得多大的缘分啊。”三鹿奶粉都要哭了。

一百个天策干笑了两声说:“呵呵,确实,原本以为是同城之缘现在干脆是同事之缘,这以后的关系肯定更密切。”

别说了,我想吃包辣条冷静一下!于纤尘默默地在心里尔康手了一下。

众人纷纷看向杨天啓,等着他的反应,毕竟从得知桑布嘁真身之后,他就一言未发。

“嗯……我点了这边有名的菜色,味道还行,不合胃口多担待,就当吃个新鲜。”

“哪里哪里。”

“帮主你太客气了,我没来过H市都知道这家酒楼很有名,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吧?听说价位还不低,让你破费了。”

“杜壕,你这么说就见外了,大家都一家人,不说二家话,你这么费心招待,大家肯定领情。”

三鹿奶粉一边应和着大家一边侧过头咬着牙用细若蚊足的声音问于纤尘:“杜壕知道你是他下属之后表情很精彩啊,但是这会儿他一点看法不发表……是个什么意思?”

让我卷铺盖走人的意思。

“估计还没缓过劲。”

“哦。”

好一会儿之后,于纤尘又加了句:“……吧?”

三鹿奶粉:“……”

“老谢,我跟你换个位置。”杨天啓站起来走到眼神吓死老谢身边弓腰对他说。

眼神吓死老谢非常懂地看了眼故意挑了个离杨天啓远远的座位坐下的于纤尘,然后站起来把座位让了出去。

于纤尘:“……”

走之前还拍了拍杨天啓的肩膀,对他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于纤尘:“???”

三鹿奶粉摆正了自己的脑袋,紧紧地靠着椅背说:“祝你平安。”

于纤尘:“……我谢谢你。”

“真是没想到,是吧?”杨天啓一边给自己倒着茶水一边说。

我能说不是吗?

于纤尘扯着嘴角心不甘情不愿地点了点头,顺带着站起来去拿杨天啓手中的茶壶,示意对方端茶倒水的事情自己来就可以了,哪知杨天啓轻轻松松地躲了过去。

“坐下吧,我来。”

我他妈哪儿敢让你来啊!今年的工作还没有做到一半,年终奖没揣进兜里,我很方的!

“坐。”见于纤尘还在那儿杵着,杨天啓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用平时骂孙子的口吻下了个命令,于纤尘条件反射地就坐下了。

“这事儿,也不怪你,毕竟我也没在谁面前说过自己还玩网游。”杨天啓难得露出了一丝羞赧。

“主编大度主编大度。”

“你能理解的吧?工作之余放松放松什么的。”

“完全可以完全可以。”

“不过……都处这么久了,天天相公公的喊,竟然没能听出我的声音,这……不太合适吧?”

于纤尘:“……”哦,我就知道杨扒皮不会这么好说话。

“哦对!”杨天啓把斟满了茶水的茶杯缓缓地放在于纤尘面前,“刚刚,我似乎在微信里看到了你评价自己上司的某句话,互文的修辞用的不错。”

于纤尘立马调出了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自己发出去的消息,哭着也要承认下来——你见过五一劳动节还给下属留工作的上司吗?简直周扒皮投胎黄世仁转世!

于纤尘:“!!!”主编,我现在去剁手还来得及吗?说!你要几根!给给给,都给你!

见于纤尘把头埋得更低了,杨天啓压了压自己嘴角的笑意,他轻咳了一声凑近了对方,用只有两个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而且,你好像不经意间就职场出柜了,虽然我们公司的民风开放,但是该注意的地方还是要注意一下,我看你前两天和摄影组的小邵走的还蛮近的,你也知道我们公司的规定,办公室禁止谈恋爱。”

于纤尘:“???”他不过是在茶水间帮忙给我倒了杯咖啡而已啊,杨扒皮你能不能讲讲道理?!

“下不为例。”

于纤尘:“……呵呵,一定注意。”


——————————————

他喵的万丨岁竟然是敏感词???(懒得解封了,20章重发

评论(4)
热度(21)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