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唐毒】情缘在手,天下我有23:想日狗,谁也别拦着!

虽然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但是跟浩气的恩怨只需要一次大战门口的交锋。

金水镇向来是前线据点,每个星期少不了打打杀杀,可像这么大规模的进图人数还是鲜少能见。

不为别的,就因为近来不为繁华易素心跟盛世互相看不过眼。

杜子腾对次也是心知肚明,战斗力不行只能在人数在压制对方,为了避免据点被偷,不为繁华易素心七点就组了一个团的人进图上箭塔守大旗,身为杜子腾的绑定奶,桑布嘁自然是跟着大旗团一起提前一小时进图。

【团队】三鹿奶粉:今天不止盛世的,方才喝了杯茶和江湖夜雨十年灯他们也要过来,再加上那些浩气散人,这个图肯定要满,还不算上排队人

【团队】陆基基:有点方,这人数四舍五入都快赶上大攻防的了

“帮会奶妈点杜子腾进组,再来个和尚、天策给buff。”杜子腾说,“万花呢?缝针随时挂,大旗团能切奶的都切奶。”

【团队】眼神吓死老谢:杜壕,我们有车没?

【团队】杜子腾:能买一辆大车,两辆小车

【团队】眼神吓死老谢:那一会儿我开小车,箭塔让别人上

【团队】杜子腾:行

【团队】陆基基:让熟人上箭塔,别被浩气的给抢了

【团队】杜子腾:我现在分配一下,应识、冒冒、菊针灸、一百个天策、陆基基和人形机关枪自由分散找箭塔上去,有人偷袭就密聊

【团队】杜子腾:你们几个有没有不会玩箭塔的?不会的敲1

【团队】冒是冒号的冒:2

【团队】应识:3

【团队】一百个天策:4

【团队】杜子腾:#鄙视

【团队】杜子腾:行,一会儿都听好指挥,只会让干嘛干嘛,我背着大旗出不了据点

然后……

开场三分钟掉了俩。

繁华众人:“……”

“没关系啊,箭塔保不住是很正常的,浩气今天那边来的人很多,大家都很努力,不要灰心,还有时间,据点一定能够守住,只要大家听好指挥,一定有肉吃。”

浩气那边的战斗力确实没话说,当恶人这边连团都抱不齐的时候,那边已经集结完毕并且准备对冲了。

【团队】杜子腾:现在指挥那边有压力,大旗团的五毒跟其他dps听从指挥的安排,秀奶和花奶留下来守据点

“大家都来金水镇金字,快点儿,金水镇金字集合,繁华的也过来,留大旗和大旗团的奶妈在那边就行了。”话音刚落又听到指挥说,“什么?又掉了一个塔?有人偷的时候说一声,让大旗过去浪一下啊!过来抱团,抱成一个点,前面的回来!”

然而这么说也没有什么卵用,该掉的塔还是照掉不误。

“现在还剩几个塔?两个?行,一会儿我们就在垂香林吊桥边的那个箭塔底下抱团。”

指挥坚挺了四十多分钟,终于还是无奈宣告:“塔都炸完了,现在大家都来金门关商字点的石桥抱团。”

【帮会】冒是冒号的冒:我还在,我没掉

【帮会】杜子腾:杜子腾成功地击杀了[不吃药萌萌哒]

【帮会】杜子腾:杜子腾成功击杀了[老衲法号梦遗]

【帮会】杜子腾:杜子腾成功击杀了[用飘柔很自信]

【帮会】杜子腾:杜子腾成功击杀了[毒萝不洗澡]

【团队】三鹿奶粉:这才多久啊箭塔都掉光了

【团队】陆基基:江湖那边的在自己帮会开了一个独立炸塔团,我们007跟不上

【团队】杜子腾:没关系,就今天浩气的这个人数,箭塔也保不住

【团队】桑布嘁:不是还有一个箭塔吗?

【团队】三鹿奶粉:都掉光了,没有啦

【团队】桑布嘁:我记得还有一个的……

“鹤归砸风车起无敌落盾立开,有减伤的交减伤,奶妈刷好血,一波冲过去,冲到后面来,不要往后退!死了原地起,时间长的回营地补过来,我们营地很近!”指挥在统战歪歪里声嘶力竭地咆哮着,“没有箭塔帮我们吸引火力,只能靠我们自己了,别后退,往上压!”

【帮会】冒是冒号的冒:我还在……

【帮会】眼神吓死老谢:眼神吓死老谢成功击杀了[么一凹喵]

【帮会】眼神吓死老谢:眼神吓死老谢成功击杀了[虐猫狂薛定谔]

【帮会】眼神吓死老谢:眼神吓死老谢成功击杀了[苍爹教你做人]

然而,这些击杀并没有什么卵用。

“扶风掉了?!”

“我操,白龙口也掉了?!”

虽然金水艰难地保下了据点,但是这次小攻防以掉了两个据点惨败收场。

【帮会】冒是冒号的冒:我不明白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觉得箭塔掉光了,我在箭塔上整整坐了三个小时,我觉得我大概一个月不想碰箭塔了

【帮会】三鹿奶粉:我们还有箭塔?!

【帮会】冒是冒号的冒:#鄙视

【帮会】桑布嘁:我记得还有的,但是你们说都掉光了#鄙视

【帮会】二炮汽修厂:哈哈哈哈哈哈哈被遗忘的箭塔,估计打这么长时间小攻防以来冒冒是独一家了

【帮会】菊针灸:#大笑身为一个箭塔连人头都没见到,你羞愧吗?

【帮会】冒是冒号的冒:#鄙视

【帮会】应识:帮主,组织一波战场吧,今天的首胜还没拿呢

【帮会】眼神吓死老谢:【繁华】25人坑爹之路进组,末班车,来大奶暴力输出#玫瑰

昨晚上跟完帮会战场团之后又去洛阳牛车点浪了好一会儿,今早上上班于纤尘觉得自己眼睛都睁不开了。

“嘿,浪味仙,你整天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不会是x生活过得太和谐了吧?”

“长舌妇,我要是x生活和谐,会是这样一幅欲求不满的模样吗?”于纤尘顶着大如磨盘的黑眼圈看向龚小卉。

“当我没说……”龚小卉退回到自己的格子间,过了好一会儿她又探出头来用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表情看着于纤尘问道,“淘宝有一款功能饮料正在做特价,你要不要买一件回来?”

于纤尘按下自己想要揍人的手,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问道:“你觉得我已经虚到要靠功能饮料维持活力的地步了吗?”

龚小卉的面部很明显地表达了想要点头却又不敢点头的情绪,于纤尘有点想日狗。

“于纤尘,过来一下。”

过去想跪舔的声音如今变成了催命符,于纤尘想日狗x2。

官大一级压死人,对方都点名道姓了,于纤尘自然不能不去。他抱着必死的决心,在龚小卉那句“浪味仙你真的不考虑考虑吗?做特价啊!你这样子需要大大地补一补啊!”的欢送下走进了杨天啓的办公室,并且在看到杨天啓昨晚上一点才睡而此时脸上看不出一丁点儿倦态时,非常认真地思考起是不是该考虑一下龚小卉的提议。

头一次觉得自己好虚,但是我才25岁啊26都不满,我连x生活都没有过过,人生这么灰暗,我找不到前进的目标。

于纤尘坐在杨天啓面前,无法自拔地陷入了自我厌弃的情绪中。

“于纤尘?于纤尘!”

“啊?!”

“我说的话,你听进去了吗?”

“主题的相关企划案和品牌推广我会在这个星期四之前放在你桌上。”

杨天啓紧紧地皱着眉头,跟他对上视线的于纤尘心里咯噔一下觉得大事不好,果不其然,杨天啓粑粑课堂,再一次,开课了。

“我不反对你玩游戏,毕竟我也在玩,我没有立场说你什么,但是如果因为在游戏里过分投入时间导致这影响到你的工作,那么我建议你,合理安排时间,不要沉迷游戏。”

“是是是。”

“你这段时间工作很不在状态,我之前一直没有说,是因为我觉得你能够认识到这一点,但是……你今天的状态告诉我,你非常需要我说一说,你觉得以你现在的精神面貌,我能够放心地把企划交给你吗?”

于纤尘低头不说话。

“你自己也应该分清楚轻重缓急,毕竟这么大人了,我说太多你也会产生抵触心理。”杨天啓看到于纤尘一脸萎靡不振的满腔怒火在瞧见对方缩着肩膀垂着头后慢慢消散了,甚至没由来地冒出一股“我该拿他怎么办”的霸道总裁心理。

见杨天啓一直不说话,于纤尘挑眼瞅了瞅对方,正巧跟杨天啓的视线撞在一起,还没对视上三秒钟,于纤尘就率先撇开眼睛,认了怂。

我有这么可怕?

“好了,星期四之前把文件都放到我桌上,你去忙吧。”

于纤尘听到这句话如释重负,飞快地站起来,然而还没等他走到门口杨天啓又开口了。

“哦对了,忘了一件事情。”

于纤尘:“……”我就知道杨扒皮粑粑课堂没那么早下课。

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面目表情,努力让自己看起来特别的真诚,于纤尘这才转过身跟杨天啓对视。

“你那是什么表情,好好的你冲我做鬼脸?”

真诚的于纤尘:“……”我想去日狗,现在,谁也别拦我!

“这个耳麦你拿着。”杨天啓说着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比于纤尘过去那个好得不止一星半点的耳麦递给他,“想着你也不会自己买,给你备好了。”

“副编,这个耳麦……是几个意思?”不能是想职场潜规则我吧?虽然我是gay但是我不是什么人都能接受的啊。

“你不是一直说买却总是忘吗?昨天下班路过,顺便买了。”

这都多久的事情了,于纤尘自己都没怎么放在心上,所以突然看到杨天啓拿出来并且说出这么一番话的时候,他的心情很是激动。看着周扒皮在世黄世仁投胎的杨天啓就像是在看一个笔画被拆开了的“感动”,一瞬间那种“就算为了这个耳麦的恩情,我也要在公司奋斗一辈子,努力发光发热”的心情如岩浆般喷涌而出。

“嗯,还有一件事情,虽然这个时候讲不太合适,不过你总会知道的。最近我准备开一个歌友会,身为帮主夫人,你务必积极参与活动,其他的我就不要求了,至少……得献唱一首吧?”

觉得自己一腔感动喂了苍爹的于纤尘:“……”

你他妈觉得一个耳麦就能让我放弃自己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高冷的形象,从此走上唱歌绝对不着调的逗比之路吗?!

于纤尘看着杨天啓,从他手中接过耳麦,万分艰难地挤出一个笑容,他说:“臣,定不辱使命。”

废话,我当然能!


评论(3)
热度(30)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