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唐毒】情缘在手,天下我有19:夭寿啦,真的要面基啦!

帮战以繁华3:2险胜盛世一个人头的结局落下帷幕,刷新了外(sheng)界(shi)对繁华不要脸的认知新高度。

想想,还觉得有点与有荣焉呢#doge

【帮会】三鹿奶粉:即使是用这种不要脸的方式赢得帮战,我依旧觉得很开心#大笑

【帮会】陆基基:这个帮会彻底不能好了#呆

【帮会】眼神吓死老谢:人至贱则无敌,帮主,你给我上了一堂异常生动的教育课

【帮会】杜子腾:#鄙视

【帮会】桑布嘁:我下线睡觉了,明早还得上班,大家晚安

【帮会】三鹿奶粉:桑仔晚安!

【帮会】有种放学别走:晚安

【帮会】杜子腾:晚安

看到胜利战果之后,桑布嘁开开心心地准备关电脑睡觉,退完歪歪正准备退QQ的时候,他突然收到一条消息,一看头像,桑布嘁只恨自己拔电源的手慢了一步。

副主编·杨扒皮:于纤尘,在不在?

瞅了瞅电脑右下角的时间,桑布嘁觉得自己给对方备注的名字一点儿没有起错。

企设部·于纤尘:在在在,头儿,这么晚你还没有休息也太日理万机了吧

副主编·杨扒皮:嗯,你发过来的修改稿我看了一下,我觉得跟我想要表达的意思还是差了一点。

企设部·于纤尘:有什么地方不满意的,您提出来,能改我一定改!

副主编·杨扒皮:我们杂志呢,这次派给你的主题走的是高精尖路线,你不能拿着一城乡结合部的大字报来应付了事,这让我很难做

桑布嘁觉得自己真的有点伤不起,自己费心费力花了差不多一个星期的时间设计到了上司眼里就得了个“城乡结合部大字报”的评价,别说修改,这会儿他连辞职的心都有了。

副主编·杨扒皮:不服?

企设部·于纤尘:哪儿能啊!您说的话就是圣旨,不敢不从

副主编·杨扒皮:好好想想,毕竟这次的客户来头不小,看品牌也知道不是原来的小打小闹,我把这个单子交给你,也是信任你的实力

然而你说我的设计稿是城乡结合部的大字报。

副主编·杨扒皮:有点压力是肯定的,你不能一直就当个企设部的小喽啰,做人得有上进心,这个单子要是客户满意了,头功肯定是你的,道理不用我说,你也明白吧?

然而你说我的设计稿是城乡结合部的大字报。

副主编·杨扒皮:你在公司的时间也不算短,多多少少是个老人了,一辈子当个小美编,你甘心?

然而你说我的设计稿是城乡结合部的大字报。

副主编·杨扒皮:我说了这么多,你没有什么想说的?

然而……你说我的设计稿是城乡结合部的大!字!报!

企设部·于纤尘:我改

副主编·杨扒皮:你是不是拎不清?

企设部·于纤尘:???

副主编·杨扒皮:我给你说了这么多你觉得我只是让你改设计?

企设部·于纤尘:难道不是?

副主编·杨扒皮:……

企设部·于纤尘:头儿,你别这样,你这样我很慌啊

副主编·杨扒皮:算了,早点睡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公司说吧

然后杨扒皮的头像就灰了,而本名于纤尘的桑布嘁依旧不明白杨扒皮这噼里啪啦一通说的主题除了让他修改设计稿还有什么别的暗示。

关了电脑囫囵冲了个澡出来,于纤尘一拍脑袋,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想:难不成帅比上司想借此机会潜♂规♂则他?

于纤尘随即陷入了沉思,毕竟上司是个帅比,毕竟上司是个爱面子的帅比,毕竟上司是个爱面子还难搞的帅比,要是对方真的想潜♂规♂则他,他是同意同意还是同意呢?

感觉自己完全不吃亏啊口桀口桀口桀。

事实证明,直男和gay的思路果然不在一条线上。

“我说的你明白了吗?”杨天啓看着一脸呆滞的于纤尘问道。

“你的意思是,我很有可能借着这次机会升职?”杨天啓对面,于纤尘正襟危坐,满脸的难以置信。

于纤尘连杨天啓要潜规则他的选项都想到了,偏偏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这一条完全不在考虑之中,为什么?因为他是杨扒皮啊!除了剥削,什么时候他还知道给人谋前程了?完全不符合他的人物设定!

“千载难逢的机会,能不能把握,在你不在我,话我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于纤尘眨巴着眼睛,笑得有点牵强,他问:“您怎么就看上我了?”

“想听我夸你?”杨天啓挑了挑眉,在于纤尘期盼的目光中接着说,“做梦。”

于纤尘:“……”

呵呵,别以为给我画了一张升职的饼,你就不是杨扒皮了,说我的设计稿是城乡接合部大字报的事情我还没跟你算!

从主编办公室出来,于纤尘点开了自己改了无数次的稿子,对着模特扭着身体凹照型的照片,有种无处下手的感觉。

我他妈一个纯gay为什么要做美编这种折寿的事业啊!

因为除了凹照型的女模特还有露胸肌腹肌的男模特……

说服无果,挠了半天头,于纤尘索性关了软件,点开微博刷了起来。

隔壁座的龚小卉听到动静,推着滑轮椅靠过来,她扒着卡座玻璃上朝于纤尘这边望,笑得见牙不见眼地问:“副编把你喊过去干什么?是不是因为这次杂志设计的问题?我早就说啦,这个主题不合副编的胃口,喂,浪味仙,要不……就按照之前说的,把主题改回来?”

于纤尘白了龚小卉一眼,问道:“我被杨扒皮批斗了,你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啊?”

“不能够!绝对不能够!”龚小卉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听那些人(龚小卉斜眼超自己身后努了努嘴)说,副编准备借此机会提拔你,等以后飞黄腾达了,可别忘了提携提携我啊。”

“八字没一撇的事情,他们爱说就让他们说。”

“但是这种事情不能够是空穴来风吧?你之前几次策划都做的不错,这次部长被调到S市,我们这边也该提个部长起来吧?”龚小卉摆出一副“你懂我也懂”的表情拿指尖拍了拍于纤尘的肩膀说,“副编对你印象一直不错啊,听别人说,还在主编面前专程夸奖过你,如果总部不调人空降,这位子八成是你的啦。”

于纤尘皮笑肉不笑地问:“所以你是过来当斥候的?”

龚小卉抿嘴笑了笑,凑近了说:“得了吧,浪味仙,别人不知道你还能不知道我究竟是站在哪条船上的?”

于纤尘定定地看了龚小卉好几眼,才白眼一翻认命地说:“迟早要被你的八卦能力逼疯。”

“所以这件事是有依据而不是捕风捉影的咯?”

“去写你的策划吧。”于纤尘挪开自己的椅子背对着龚小卉。

“再跟我说说啊,副编可是编辑部这边的钻石王老五啊,他这么看重你,肯定跟你关系非同一般啦,有什么小癖好大家分享一下嘛,共同进步一起提高啊!”

长得这么对我胃口,如果我知道他喜欢的是有胸还是没胸、有把还是没把的话,肯定得先下手为强啊,没看到我他妈正处在失恋和进入下一段恋情的空窗期吗?!

于纤尘扭过头,一字一句地说:“我,跟,他,真,的,一,毛,钱,的,私,交,都,没,有。”

******

【帮会】杜子腾:[桑布嘁]在不在?

【帮会】桑布嘁:相公公#亲吻

【帮会】杜子腾:……

【帮会】三鹿奶粉:心疼帮主

【帮会】有种放学别走:夫人,就直说了吧,一掌还是八层#鄙视#刀

【帮会】陆基基:夫人这么浪,帮主你真的不管管吗?

【帮会】杜子腾:打22吗?

【帮会】桑布嘁:#大笑鲸鱼粑粑带我飞吗?

【帮会】杜子腾:切奶

【帮会】桑布嘁:#愤怒

【帮会】杜子腾:#鄙视上4段

【帮会】桑布嘁:相公公#亲吻

【帮会】三鹿奶粉:简直没脸看#鄙视

虽然刚过8000分,可好歹是个奶,就杜子腾的话说,只要能够自己保命,顺便保他血皮,上段不是难事。

【队伍】杜子腾:我只是客气客气啊,你真的每次都只保我血皮,这样对上对面满血的玩家,我很慌的!

【队伍】桑布嘁:莫方,抱紧我!

【队伍】杜子腾:……

【队伍】桑布嘁:抱抱抱!

【队伍】杜子腾:真想咬死你

【队伍】桑布嘁:#害羞讨厌,人家家还没有准备好跟你深入到那一步呢

【队伍】杜子腾:…………

【队伍】杜子腾:赶紧上四段,打完就散绝不纠缠

于是,他们死活没能上四段。

“哈哈哈哈哈哈郭伟伟都在帮桑仔,杜壕你就认命吧,你们俩散不了了。”

杜子腾在帮会频道吐苦水,说到了1570+之后死活上不去,说好的打完就散变成了一个魔咒,三鹿奶粉听后哈哈哈得停不下来。

【帮会】杜子腾:心好累,想给郭伟伟寄刀片

一个星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五一前两天帮会歪歪全然没有了往日野外浪的激情,大家窝在帮会领地开杀猪赶猪,一边做帮会活动一边讨论面基细节。

“到时候直接定一个见面地点吧,总不能让杜壕到处接人吧?”三鹿奶粉提议。

“行啊,要不直接去吃饭的酒店?”有种放学别走立马复议。

陆基基立马问:“不还有行李吗?”

“才三天!得带多少行李啊?背个双肩包得了,现在的衣服都轻便,别带太多,不方便。”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突然二炮汽修厂说了一句:“夫人呢?夫人也是H市的啊,完全可以跟杜壕先安排好嘛,也可以让他们先熟悉熟悉彼此。”

“熟♂悉熟♂悉。”三鹿奶粉重复了一遍。

杜子腾:“……”

眼神吓死老谢说:“明明很正常的两个字,为什么从三鹿嘴里出来就是觉得味道怪怪的。”

三鹿奶粉接话:“嗓子今天加班,有什么决议你们先说,回头我微信他。”

一百个天策这个时候才开麦,他说:“说到微信,我们帮会到现在还没有个像样的联系方式,要不建个微信群吧,到时候也方便联系。”

“我看行。”三鹿奶粉说,“我来建吧,到时候把你们都拉进来。”

喝着咖啡改设计稿排版的于纤尘看到自己手机跟抽风了一样不停响信息提示音的时候还吓了一跳,等他点开微信看到那个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己手机里的群组时,一个头两个大。

三鹿奶粉:以后线下就这边联系了

一百个天策:夫人,听说你在加班,我们过来慰问一下

桑布嘁:[微笑]

三鹿奶粉:配音:呵呵

杜子腾:大家这两天早点下线,养足精神,我们五一再战

眼神吓死老谢:网吧联机?

三鹿奶粉:五一跨越大半个中午就为了网吧联机玩游戏,老谢你也是蛮与众不同的[微笑]

桑布嘁:配音:呵呵

三鹿奶粉:还是桑仔最懂我[害羞]

桑布嘁:彼此彼此


评论
热度(30)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