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唐毒】情缘在手,天下我有21:一本正经地跑着调

身为地道的H市人,各种小吃撇开不谈,几个有名的本帮菜还算是吃得比较多,所以众人开展筷子大战的时候,于纤尘并没有跟着打起来,而是用一副“愚蠢的凡人们,跪舔我大H市的标志性美食吧”的表情看着埋头苦吃的众人。

“桑仔你也吃啊,看你半天没动筷子了。”三鹿奶粉说,“这个叫花鸡真的很好吃。”

于纤尘笑了笑让她先吃,说是自己早上吃得晚这会儿还不怎么饿,话音还没散,杨天啓的筷子就落到了他的碗里。

“这酒楼有名的龙井虾仁,尝尝看。”

于纤尘受宠若惊地连忙道谢,毕竟人身份摆在那里,平时办公室的人一起出去聚餐,杨天啓可是从来没有给同事夹过菜,此等殊荣简直就差没照下来找人装裱好挂在自己门前一日三拜了。

“主编你自己吃别管我,我自己来,我自己来。”于纤尘的口吻很是惶恐,杨天啓挑了挑眉最终还是点了头,跟坐在自己另一边的陆基基说起话来,他们商量的也是游戏里的事情,听起来隐约是在说跟月明结盟什么的,于纤尘对帮会外交没什么建设性意见,也乐得杨天啓的注意力从自己身上挪开。

三鹿奶粉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于纤尘,见他在杨天啓扭头跟陆基基说话之后长舒了口气,小脸白的,活像刚虎口脱险。还没等她来得及开口说话,就瞅见于纤尘战战兢兢地夹起碗里的虾仁,一脸慷慨赴义的表情把菜塞进了嘴里。

刚吃了一口龙井虾仁被爽滑的口感震惊了以至于觉得露出这种表情的于纤尘不是跟自己吃的同一道菜的三鹿奶粉:“……”

“不是,我瞧着杜壕挺平易近人的,你怎么这么怕他?大庭广众之下的,他又不能吃了你。”

“要是你工资、奖金的生杀大权全凭着他一句话,你也会怕。”

不知道是联想到了什么事情,三鹿奶粉心有戚戚焉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那是得怕一怕。”

吃了口才上的东坡肉之后,三鹿奶粉突然反应过来,她扭头拧眉说:“不对啊,杜壕看起来不像那种蛮不讲理的人啊,而且他看起来还蛮注意你的,反正我就没见着他给陆基基夹菜。”

呵呵,说得好像谁稀罕一样。

“东坡肉,不吃?”像是为了印证三鹿奶粉的话,杨天啓又扭头过来跟于纤尘说话了。

“这东西太腻了,我不怎么爱吃。”

“大老爷们儿还怕吃两口肥肉?又不是小姑娘家家的,害怕长胖怎么的?”眼神吓死老谢才吞下一口肉,见于纤尘跟杨天啓这边的动静,立马发话了。

于纤尘:“……”不能因为付账的人是杨扒皮,我就连不吃肥肉的权利都没有了吧?人权呢?!

“老谢说的对,我看你从上菜到现在就没吃过几口,光顾着说话去了。”杨天啓说着就把东坡肉放在了于纤尘的碗里。

三鹿奶粉适时在自己的嘴上划拉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闷头吃起自己碗里的菜。

于纤尘:“……”我招谁惹谁了?肚子不饿怪我,不吃肥肉也怪我?能不能好好吃饭了!

“看到帮主这么疼♂爱夫人,我就放心了。”二炮汽修厂看着杨天啓和于纤尘的互动笑眯了眼。

于纤尘:“……”妹子我们来谈谈人生,你哪只眼睛看到这位坐在我身边前两天才说我精心挑选的主题做出来的排版跟城乡结合部的大字报一样的副主编对我疼♂爱有加了?!

“自己的夫人,当然要疼爱。”杨天啓说着就揽上了于纤尘的肩膀,引发了一连串的yooooo~

于纤尘:“……”我……我想静静,别问我静静是谁。

头一次见面,大家不出意料的都喝的有点过,酒量三杯倒的于纤尘也被逼着喝了一杯多,这会儿光顾盯着人傻笑了别人跟他说话完全听不进去,杨天啓知道他什么德行,也没指望着他能帮上什么忙。

“杜壕,怎么样?下午怎么安排的?”老谢算是少有的几个明白人。

“景点是没法儿去了,去茶楼开包厢打牌还是去唱歌?得找个地方让几个喝大了睡一觉,不然今天可什么都玩不了了。”

“唱歌吧,没几个明白了人,打牌还不得把返程车票搭进去啊。”

杨天啓点了点头,同意了眼神吓死老谢的提议,说:“熬得过去的嚎几嗓子熬不过去地闷头睡。晚上这边也有几个好玩的景,游完湖吃点烧烤,明天再去正规景点。”

“行,都听你安排。”

“杜壕,过来帮帮手,桑仔太沉我抬不动!”二炮汽修厂和三鹿奶粉是唯二到场的姑娘,也是少有的几个没喝多的人之一。

杨天啓看向对着三鹿奶粉笑得一脸弱智的于纤尘,无奈地撇撇嘴,上前扯过于纤尘的胳膊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杜壕,接下来我们去哪儿啊?”

“唱歌吧,我看陆基基和天策他们都喝得有点儿多,去KTV靠靠,醒醒酒。”

“帮主英明!”

到地方之后,杨天啓本来准备把于纤尘丢给三鹿奶粉的,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他把于纤尘扛上出租车又扛下来之后,人就赖着他不走了,哪怕松开手了,于纤尘还是一脸傻得冒泡的表情跟着他屁股后面。

“杜壕,桑仔他……”

“算了,让他跟着我吧。”

“好嘞!”

三鹿奶粉对此颇为喜闻乐见,杨天啓没招,只能带着于纤尘去KTV的超市买东西,以醒酒为名的KTV之旅自然是没有再继续点酒,不过零食饮料倒是样样不少。

杨天啓拧着于纤尘捎上推着半车零食推车的服务员来包厢的时候,就看到泾渭分明的三堆人。

眼神吓死老谢估计是对唱歌没有什么兴趣,一进包厢就占据了离点歌机最远的一块沙发,陆基基、一百个天策和菊针灸选了个中间的位置,现在已经玩骰子玩嗨了,二炮汽修厂和三鹿奶粉则是堆在点歌机那里忙活着。

“放桌上就行了,谢谢。”

大家伙儿看到零食来了,都欢呼起来,挪到一块儿挑选要吃的东西。

“帮主,要不要来一首当开场?”

杨天啓摆了摆手对三鹿奶粉说:“你们唱。”

“来一首嘛,做个表率,为了我们繁华越来越好的发展,也为了我们的友情!”

“对!为了友情!”

“为了夫人!”

“为了打败狗比苍云……嗷嗷嗷疼疼疼,我错了,苍爹求放过!”

杨天啓无奈地露出一个笑容,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走到了点歌机边划拉了几下,知道杨天啓这是妥协准备唱歌之后,在场的人(包括完全不在状况内的于纤尘)都鼓起掌来。

“一下也想不到唱什么好,就来一首常听的吧。”

“唱!”

“快来!”

“唱唱唱!”

杨天啓用手掌拍了拍麦,试完音之后,顺着已经播完前奏的歌曲唱了起来:“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想像着/没我的日子/你是怎样的孤独……”

一首歌唱得中规中矩,唱完之后大家纷纷鼓掌表示长得帅的汉子唱歌一般都不会太难听,杨天啓本来就是过来作陪的,也没继续下去,招呼大家吃好喝好唱好之后就走到于纤尘身边坐下了。

这样的集体活动不管是清醒如眼神吓死老谢还是迷糊如陆基基都被扯上去献了声,轮过一圈之后,大家都把视线投在还傻笑着的于纤尘身上。

“夫人,作为另一个东道主,哥儿几个来你地盘,你不能连首歌都不给我们唱吧,这就没意思了不是?”陆基基大着舌头就上去揽于纤尘的肩膀,他也不知道是听到还是没听到,依旧一个劲地傻笑。

“别笑啦,唱歌!”一百个天策比较耿直,直接把麦克塞到了于纤尘的手里。

三鹿奶粉略微担忧地看着于纤尘,解围到:“要是桑仔不行就算了吧,我看他整个人都喝飘了。”

“不行!”陆基基第一个站出来反对。

紧接着一百个天策也说:“可没有我们都唱了他不唱的道理。”

“就是,我五音不全也唱了,夫人的声音又不难听,唱唱唱,必须唱。”菊针灸搭着陆基基的肩膀,半眯着眼睛说。

于纤尘握着麦克风,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缓慢地点了点头:“哦,唱歌。”

众人:“……”

“你要唱什么?我给你点?”三鹿奶粉看于纤尘这模样估计也是认不清几是几了。

“唱……唱什么呢?”

“唱《今天你要嫁给我》!”陆基基扯着嗓子喊。

于纤尘立马摇头,否决道:“不行,才失恋,唱个什么结婚。”

大家面面相觑,非常有默契地什么话没接,于纤尘歪着脑袋想了好半天才说:“唱……《恶作剧》吧?”

三鹿奶粉在脑子里搜了一圈也没有想起这歌是谁唱的,于是老老实实地挪到点歌机前边搜索起来。

“桑仔,是王蓝茵的那首吗?”三鹿奶粉回头跟于纤尘水亮亮的眼睛对上,一瞬间被那种狗崽子看骨头的眼神戳爆了少女心,就差直接脱口而出买买买了。

“放着看看吧,他能唱就唱,不能唱就算了。”杨天啓平日没见过于纤尘喝酒,也不知道他一杯半白酒下去究竟是醉了几分,但毕竟是自己的下属,多少得护着。

三鹿奶粉听了杨天啓的话,直接把这首歌优先了,直到音响传出熟悉的旋律,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首歌啊。

这首歌的调子有点儿高,刚开始唱的时候,于纤尘的调七弯八拐的,陆基基和一百个天策他们抱着肚子笑成一团,偏偏于纤尘唱得认真,强忍着笑的三鹿奶粉都憋不住撇过头去。

“风温柔得清晰/也许飘来好消息/一切新鲜/有点冒险/请告诉我怎么走到终点/没有人了解/没有人像我和陌生人的爱恋……”

杨天啓坐在单个的高脚圆凳上,看着自己斜对面抱着麦克认真到微微皱起眉头却除了高丨潮其他时候都不在调上的于纤尘,心里有点怪怪的。

好像这个人是他第一天认识一样,过去每次见面不是因为企划案就是因为会议,身为上司自然得带着点威严,不然震不住场子,这直接导致了对方总是在他面前总一副噤若寒蝉的模样,今天接触之后才知道对方原来这么鲜活,会笑会尴尬会无语也会……一本正经地唱着不在调上的歌。

“我想我会开始想念你/可是我刚刚才遇见了你/我怀疑这奇遇是个恶作剧/我想我已慢慢喜欢你/因为我拥有爱情的勇气/我任性投入你给的恶作剧……”


评论(10)
热度(32)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