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唐毒】情缘在手,天下我有08:你凭什么看不起村里人!

【同盟】洗头用飘柔:山那边的朋友,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同盟】喝酒玩鸟墩奶:山那边的朋友,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同盟】毒不死奶不活:山那边的朋友,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帮会】陆基基:今天战场坑爹之路,杜壕你给组织一下?

【帮会】眼神吓死老谢:先劫镖,身上镖银不够交任务

【帮会】有种放学别走:把帮里小号带几个,这种大战场跟野队就是一个字,跪

【帮会】三鹿奶粉:JJC有人需要冲段的吗?大奶免费带你上四段,欲冲从速,手慢则无

【帮会】桑布嘁:#害羞大奶带我飞

【帮会】三鹿奶粉:有队吗?需不需要重新建队?

【帮会】杜子腾:桑布嘁你跟三鹿?

【帮会】桑布嘁:好咯,跟你咯

【帮会】陆基基:桑布嘁你就这点出息了

【帮会】桑布嘁:#媚眼有大腿还要什么出息

【帮会】三鹿奶粉:果然繁华无直男#蜡烛

【帮会】菊针灸:大战有来的吗?3=2,来T来随便

【帮会】陆基基:一看到今天世界上没有喊大便来我就知道不好了#大笑

【帮会】一百个天策:等我一下,我把牛车做了就来[菊针灸]

【帮会】菊针灸:等你

【同盟】洗头用飘柔:山那边好像没有朋友#鄙视#刀

【同盟】毒不死奶不活:[杜子腾]你的待客之道呢#鄙视#刀

【同盟】杜子腾:刚刚在野外扫图,欢迎欢迎#拍手#拍手#拍手

【帮会】杜子腾:别太过分了一个二个,就算不喜欢那边的人也过去欢迎欢迎,被说没有待客之道脸上没光的可不是我一个#鄙视

【同盟】陆基基:欢迎欢迎#拍手#拍手#拍手

【同盟】有种放学别走:欢迎欢迎#拍手#拍手#拍手

【同盟】眼神吓死老谢:欢迎欢迎#拍手#拍手#拍手

【同盟】桑布嘁:欢迎欢迎#拍手#拍手#拍手

【帮会】眼神吓死老谢:#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巴陵劫镖,来的进队#玫瑰#玫瑰

【帮会】菊针灸:天策你牛车做完了吗?就等你一个了,赶紧接任务神行

【帮会】一百个天策:好了好了

【帮会】陆基基:杜壕记得组织战场

【帮会】三鹿奶粉:到底有没有人JJC!我装分都8000+了,四舍五入这就是一万啊朋友们!

被杜子腾这么一说,大家一窝蜂地切换到了同盟频道象征性地复制了几句,啪啪啪了一阵表达完不怎么热忱的欢迎又回到帮会频道各忙各的,活生生地演绎了一出阳奉阴违的喜剧,队伍大了不好带,杜子腾这次才算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

【帮会】杜子腾:……

【帮会】桑布嘁:看到大家这么热情我就放心了#大笑

【帮会】杜子腾:#鄙视

虽然不为繁华易素心跟我们队伍向老王结了同盟,但是多数时候还是各玩各的,除非战场喊不到人,野外需要支援,一般同盟频道只能看到击杀和被击杀消息,繁华里好几个人不待见老王,所以互动也少。

不同于不为繁华易素心的纯pvp,作为pvx休闲养老帮我们队伍向老王晚上在线人数常年三十以下,至今还能活跃在各副本、野外完全是仰仗几位元老级玩家,而不久前,杜子腾也是为数不多的几位老玩家之一。

杜子腾到底是老王出来的,跟里边活跃的几个玩家也挺要好,要不是出了桑布嘁这个号原主的事情,他估计还是老王的一员,不论怎么说,面子不能过不去。

“要我说,你不理他们也没多大事,繁华为什么建起来?还不是因为他们咄咄逼人。”看到杜子腾这么两面说好话,老谢直接歪歪开麦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陆基基表示不服,他说:“没必要,就算看不惯也不必彻底撕破脸皮。”

“我也是这种看法。”三鹿奶粉开口,“毕竟杜壕以前是老王出来的。”

“行了,不管你们心里多不待见他们,表面工作还是要做好,不喜欢也不用明显地表现出来,大不了不搭理就是了。”杜子腾大概不想深入讨论这个问题,红尘一直是他心里的一根刺,只要说到了我们队伍向老王肯定要扯出桑布嘁,那红尘那拨旧事重提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那我就要为桑布嘁说句话了,当初那个五毒说话那么膈应人,桑布嘁还不是处处让着。”有种放学别走表示不服。

【帮会】桑布嘁:你这么说我就不开心了,毕竟杜子腾已经承认了我的帮主夫人地位,这已经是最有力的反击#大笑

“是厚,帮你说话你还要反插刀。”

【帮会】桑布嘁:好咯,怪我咯

“废话,不怪你还怪我厚?”

【帮会】桑布嘁:#亲吻#亲吻#亲吻

“滚滚滚,不爱带你玩。”

【帮会】桑布嘁:#流泪#流泪#流泪带我装逼带我飞

尽管大家对毒不死奶不活颇有微词,但是看在杜子腾的面子上,众人决定既往不咎,至于以后会怎么样,谁也不能保证,只要不动土动到亲友头上,就算毒不死奶不活闹出的动静再大,也权当没看到。

相安无事地也处了差不多一个星期,直到那天巴陵混战。

【同盟】洗头用飘柔:巴陵杀人,来不来?

【同盟】眼神杀死老谢:有队吗?

【同盟】洗头用飘柔:进组

不为繁华易素心看到是杀人个个鸡血沸腾,正好处在一个每晚的阵营活动还没开始但是日常都已经清完了的空闲时间,洗头用飘柔说完进组之后,chuachuachua地进了十几号人,把我们队伍向老王看的那叫一个目瞪口呆。

【团队】洗头用飘柔:你们这是倾巢出动了吧?

【团队】眼神吓死老谢:还有人在战场和JJC里,人不够再喊?

【团队】洗头用飘柔:不用不用,应该够了

【团队】毒不死奶不活:杜子腾,喊你们人来歪歪?

【团队】杜子腾:你们来我们这边吧,我们人多

【帮会】陆基基:没错,就算是组在一起也得是他们来我们这边,脸多大让我们去他们那边?不去,坚决不去!

【帮会】桑布嘁:刚一上线就看到你们组在一起,什么团?

【帮会】有种放学别走:巴陵杀人,夫人来不来?

【帮会】桑布嘁:来来来,组我组我

【帮会】杜子腾:点我进组

“歪歪人都到齐了吧?我地图响铃了,速到响铃的地方集合。”杜子腾占了主场优势,自然就充当了指挥的角色,“老秃,把情况说一下,看浩气这人数,得是拉了大旗吧?”

“我们在巴陵劫镖,红名随便tab,谁还管大号小号,估计血量太少把某个小号杀了好几次,对方换大号上线喊了些人过来,刚开始还好,后来对方人数有点压制,打不过。”洗头用飘柔说。

“行,我明白了。”杜子腾了解了基本情况之后开始做团队调整,“大家先集合一波,他们在解语寺下面的路口抱团了。”

【团队】有种放学别走:一会儿夫人别太浪,最远距离丢技能

【团队】眼神吓死老谢:没关系,让识应把山河留给你

【团队】识应:没问题#大笑

【团队】桑布嘁:#鄙视我也没有这么脆好吗?

【团队】有种放学别走:#大笑杀完人成都走起?

【团队】桑布嘁:……

【团队】喝酒玩鸟墩奶:#惊讶桑布嘁是你们什么夫人?

【团队】眼神吓死老谢:帮主夫人#大笑

【团队】有种放学别走:帮主夫人#大笑

【团队】陆基基:帮主夫人#大笑

【团队】桑布嘁:#媚眼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在组里的毒不死奶不活竟然什么都没有说,当然,我们队伍向老王那边集体安静了也是真的。

【帮会】有种放学别走:我等撕逼等得花都谢了,怎么那个五毒还不开麦?

【帮会】陆基基:这是什么心态

【帮会】陆基基:我只想说,我也在等#大笑

【帮会】桑布嘁:#鄙视

【帮会】杜子腾:野战有点野战的样子,有闲工夫聊天还不如多收几个人头

【帮会】有种放学别走:收人头哪有看818有意思

【帮会】三鹿奶粉:收人头哪有看818有意思

【帮会】一百个天策:收人头哪有看818有意思

【帮会】眼神吓死老谢:收人头哪有看818有意思

【帮会】杜子腾:……

“其他不问,集火红鼓。”杜子腾大概是明白胳膊拧不过大腿懒得跟帮会里那帮人纠缠继续指挥自己的野战去了,“注意桑布嘁的血,抬一抬!”

【团队】眼神吓死老谢:全团血都在掉,但是帮主眼里只有夫人#大笑

【团队】有种放学别走:全团血都在掉,但是帮主眼里只有夫人#大笑

【团队】三鹿奶粉:全团血都在掉,但是帮主眼里只有夫人#大笑

【团队】陆基基:全团血都在掉,但是帮主眼里只有夫人#大笑

在不为繁华易素心,浪,是每个人字典里都被放大加粗的初号字,哪怕野战也要一边丢技能一边敲字,杜子腾看到团队齐刷刷的一排复制,脑门上青筋直爆,要不是碍于歪歪里有外人,早就开麦吼了。

而主人公桑布嘁并没有这样的自觉,依旧靠着自己电脑卡顿般的走位和哪个技能亮了按哪个的稀烂操作活跃在近战才有的距离输出,奶的王母圣手长针都交了才堪堪把他的血量维持在“死不了”的界限。

“桑布嘁往后站,你是远程!跟天策抢什么仇恨!”杜子腾终于是忍不住了。

【团队】一百个天策:#鄙视有话好好说,不要地图炮

【团队】毒不死奶不活:手法不行就不要野外浪了好吗?你是过来杀人还是送人头的?都不乐意承认跟你是同门

【团队】桑布嘁:#大笑

【团队】毒不死奶不活:就算不会玩能不能不要给奶妈增加压力,全团只有你需要奶妈奶血吗?都顾着你,别人的死活还管不管了

【团队】桑布嘁:#大笑

【团队】毒不死奶不活:真是看不起你这种人

本应该放着战歌听指挥嚎麦的歪歪突然寂静一片,团队也没有人再说话,所有人都在等桑布嘁的回应,在对面团被冲灭一波之后,桑布嘁终于说话了……

【团队】桑布嘁:都是稻香村里出来的,谁看不起谁啊

【团队】眼神吓死老谢:……

【团队】有种放学别走:……

【团队】陆基基:……

【团队】应识:……


评论(1)
热度(30)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