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唐毒】情缘在手,天下我有07:同盟flag

不为繁华易素心的所有人都以为有了第一次就必然有第二次,作为帮会打脸派掌门人,桑布嘁绝对有这个资本切着补天说自己玩的是毒经。但让大家吃惊的是,桑布嘁明明都在22里为杜子腾切奶了,时到今日却还是用他稀烂得不能入眼的操作和技术性卡顿般的走位活跃在输出界。

简直让人捶胸顿足。

【帮会】眼神吓死老谢:你对毒经也是爱得深沉

【帮会】桑布嘁:( • ̀ω•́ )✧

【帮会】陆基基:#鄙视有话好好说,发什么卖萌表情

【帮会】三鹿奶粉:就你会卖萌吼#鄙视#刀

【帮会】桑布嘁:我觉得作为一个24K纯爷们,还是输出比较适合我

【帮会】菊针灸:#鄙视#刀口可口可

【帮会】一百个天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菊花真是躺着也中枪

【帮会】桑布嘁:不不不,支撑着万花玩奶的是智商以及手法,我觉得我不太具备后者,所以治疗这条康庄大道还是让给尔等犀利万家

【帮会】有种放学别走:说的你好像有智商那玩意一样

【帮会】桑布嘁:呵呵,有本事来成都,让毒经粑粑教你做人的道理#鄙视#刀

【帮会】桑布嘁:我他妈说着玩的!你人怎么还真在成都!

【帮会】一百个天策:#鄙视怂成你这样也是不容易

【帮会】有种放学别走:#大笑有话好好说,千万别神行

【帮会】桑布嘁:丐爹带我飞#流泪#流泪#流泪

游戏里玩得来的要么是帮会歪歪聊天聊起来的,要么是凭借犀利操作或者超高指挥能力让大家团在一起的,像桑布嘁这种上歪歪不说话游戏里操作烂成渣,能跟大家混成一片实属奇葩。

大概也只能感谢同胞不弃之恩了。

看着自己在成都中央广场打坐回血的毒哥,桑布嘁露出了一个微笑,他觉得转服大概是自己玩游戏这一年多两年来做出的最明智的决定。在过去那个服,他总是在围着飞奔的蜗牛转,根本没有自己的朋友,也没有时间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现在情况全然不同了,他不仅拥有了一大帮性格随和的朋友,而且不再因为某个人硬生生扭着性格活成对方喜欢的模样。

生活真是充满阳光。

【帮会】杜子腾:恶人大攻防进组,来各种,全程[芙蓉出水宴],提前进图占坑#玫瑰#玫瑰#玫瑰

【帮会】陆基基:不先做前置?

【帮会】杜子腾:这一次浩气那边好像请了别服的指挥,说是跟我们指挥有宿仇,所以对这次攻防特别看重,前置就等大攻防结束之后再组织,大家先进图占坑,避免浩气开小号堵地图

【帮会】一百个天策:#鄙视一个攻防也要打得这么激情?

【帮会】有种放学别走:#鄙视一个攻防也要打得这么激情?

【帮会】眼神吓死老谢:#鄙视一个攻防也要打得这么激情?

【帮会】杜子腾:恶人大攻防进组,来各种,全程[芙蓉出水宴],提前进图占坑#玫瑰#玫瑰#玫瑰

【帮会】三鹿奶粉:#鄙视一个攻防也要打得这么基情?

【帮会】桑布嘁:#鄙视一个攻防也要打得这么基情?

【帮会】陆基基:#鄙视一个攻防也要打得这么基情?

【帮会】菊针灸:复制内容看攻受#大笑

【帮会】三鹿奶粉:↑懂太多,果然繁华无直男

【帮会】陆基基:……

【帮会】陆基基:我为何要手欠#流泪

【帮会】桑布嘁:小鸡鸡认清现实吧

【帮会】桑布嘁:小叽叽

【帮会】桑布嘁:唧唧

【帮会】桑布嘁:……

【帮会】陆基基:……

【帮会】桑布嘁:算了,就这样吧

【帮会】陆基基:#鄙视#刀

【帮会】三鹿奶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手癌都是受

杜子腾发话之后大家纷纷神行的神行传送的传送,十一点五十全团人都到了平安,往常这个点平安客栈的人数绝对不会超过两位数,但是今天过来一看,喝!人数直逼三百,估计来晚一点就要被卡在外边了。

【团队】眼神吓死老谢:在一个月之前,我绝对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能看到我大恶人打个攻防这么积极

【团队】一百个天策:看看战争沙盘就知道浩气稍微抬了点头,现在都分出半壁江山出去了,虽然还是恶人强势服,但是浩气的不可能一直看着恶人独大

【团队】有种放学别走:强着强着就内战了,战着战着就弱势了,正所谓天下之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大笑

【团队】眼神吓死老谢:说到内战我想起来了,昨天血染山河的管理不是来我们歪歪了吗?干什么来了?

【团队】杜子腾:说是想跟我们同盟,你这思维跳跃和逻辑关系到现在还是让我觉得叹为观止

【团队】有种放学别走:杜壕,你没同意吧?要是前天才拒绝我们队伍向老王今天就跟血染的同盟,那不是啪啪打自己脸吗?

【团队】菊针灸:不过跟血染的同盟比跟我们队伍向老王来的靠谱的多,好歹也是恶人大帮,说不定世界boss的CD我们都能拿

【团队】桑布嘁:血染?就是那个有事野外浪没事埋复活点的pvp帮会?

【团队】陆基基:我们帮会一般比较低调,怎么会被他们找上门?

【团队】杜子腾:#鄙视还不是因为我网罗到了你们这批犀利玩家

【团队】眼神吓死老谢:他们心也是蛮大的

【团队】陆基基:#鄙视算盘打得好也不定我们接不接

【团队】桑布嘁:#惊讶你们究竟在说什么

【团队】一百个天策:桑布嘁啊,你就不要难为自己的智商想这么复杂的问题了

【团队】桑布嘁:#鄙视#刀

【团队】三鹿奶粉:不过血染想一口把我们吃掉也不容易啊,难不成他们想开分会?

【团队】陆基基:开分会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弈剑听雨阁也有三四个分帮了

【团队】眼神吓死老谢:杜壕,你好好考虑一下,就算不同意跟他们同盟也最好不要跟血染产生正面冲突

【团队】有种放学别走:既然血染想着吃我们帮会,为什么我们不先他们一步吃掉别的帮会,壮大一下自己的实力?

【团队】杜子腾:建这个帮会本来也不是为了争个什么一二三,纯是给自己亲友创造一个和谐友好的游戏氛围,要是搅进这潭浑水里,就违背我的初衷了

同盟不同盟确实是个烦人的问题,作为从来不接触外交管理的桑布嘁根本不懂这里边的利害关系,杜子腾跟老谢他们商量这事的时候自己也插不上嘴,只能老老实实在一边听着。

【团队】眼神吓死老谢:我倒是觉得如果血染真的存了这样的心思,我们和老王同盟也未尝不可,两害相权取其轻

【团队】陆基基:就怕传出去不好听,说我们把老王撵出去当挡箭牌

【团队】有种放学别走:#鄙视要是他们有这种当挡箭牌的魄力还好,就怕他们怂

【团队】杜子腾:行了,这事情先不说了,好好准备攻防吧

别服请过来的指挥果然不一样,过去恶人和浩气总是以7:0结束的大攻防今天开场十多分钟就被一个全浩气零007的突击团打得丢了炎狱山复活点,紧接着米丽古丽沦陷,老陶掉了之后被艰难地抢了回来,肖药儿和烟各种闪红光,少爷是被浩气打到残血之后靠着拉托T的犀利操作风骚走位救回来的。

过去大攻防的压复活点、强压复活点、站到光圈里压复活、跟帐篷重合压复活点,到今天就变成了过了大家飞过咒血河摔死、跟着我过河摔、过河摔死、摔死、死[再见]

大攻防结束后恶人谷士气条以微弱优势长于浩气盟,终于是又惊又险地赢了。

大攻防之后就有人陆陆续续的退队,杜子腾终于想起来了今天的攻防前置还没有做,赶忙打出留人广告。

【团队】杜子腾:攻防之后组织前置任务,做的别退队#玫瑰#玫瑰

【团队】杜子腾:攻防之后组织前置任务,做的别退队#玫瑰#玫瑰

【团队】杜子腾:攻防之后组织前置任务,做的别退队#玫瑰#玫瑰

[哀木替]加入团队

【团队】哀木替:老杜,你回自己歪歪了吗?

【团队】杜子腾:回了

【团队】杜子腾:我看到你了

【团队】杜子腾:老谢帮我组织一下前置,我下跳了

“我看这次哀木替过来肯定又是说结成同盟的事情。”歪歪里老谢开麦说。

陆基基对我们队伍向老王的印象还不错,所以相比起高调得恨不能够天天打帮战的血染山河,跟这样一个够低调实力也不差的帮会结盟利绝对大于弊,所以他站队站的很明显:“要说这个时侯跟老王结盟绝对比跟血染的要好,一方面避免了跟血染的起冲突,另一方面还没有驳了老王这边的面子。”

就在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这个问题时,杜子腾终于跳上来了。

“我卡一下麦。”杜子腾说,“本来我是没有打算跟谁结盟的,但是血染的找上门让我们很被动,老王好歹是个知根知底的帮会,也没有这么多纠纷,现在我来征求一下你们的意见,是坚持不结盟呢还是跟老王结盟,血染我是不考虑的,毕竟我不想大家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帮会还没壮大就给他人做了嫁衣。”

“能不结盟最好不结盟,但是血染肯定会不断给我们施加压力。”眼神吓死老谢对结盟很不看好。

杜子腾接话:“这个不用担心,只要是我能扛得下来的压力,就绝对不会让你们承受。”

“要不就和我们队伍向老王结盟吧?”三鹿奶粉鲜见地说话了。

经过商讨,不为繁华易素心还是跟我们队伍向老王结成了同盟,于是不为繁华易素心的同盟flag正式立了起来。


评论
热度(21)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