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唐毒】情缘在手,天下我有03:裤脱看这?

桑布嘁觉得自己可能是跟剑三这个游戏八字不合,不然怎么能“老区惹了一身骚,新服依旧跑不了”呢?他都已经做好了来这个服当一个默默无闻的野外小浪毒的准备,哪知道第一次上线就被人拉去歪歪当众[划掉]脱裤[/划掉]开麦。

“那个新来的小白马,是我们帮会的吗?马甲格式我发公屏了,来了改一下么么哒~”马甲名为毒不死奶不活前面的小绿点亮了一下。

【帮会】桑布嘁:是我的号

“哦,是你啊,行,开麦吧。”态度瞬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桑布嘁:……

好咯,强龙不压地头蛇,你熊!

【帮会】桑布嘁:这个时侯正常的发展难道不是给我一个马甲?作为一个新人我觉得自己非常需要来自帮会同胞的关爱#亲吻

“你连骗钱嫌疑都没洗脱呢还想要马甲?脸会不会太大?!”

【帮会】桑布嘁:……我只是想要个马甲而已

又不是要权限洗劫帮会仓库,妹子你能不能讲讲道理!

“你开麦洗脱嫌疑之后马甲自然就给你了,开个麦都磨磨唧唧的,我看就算是个男的也是个娘炮。”

【帮会】桑布嘁:……

【帮会】桑布嘁:好啵,妹子不用讲道理,妹子自己就是道理,你开心就好了呀#可爱

“霍霍,人家一个新人,说话不要这么难听。”杜子腾前面的绿点也亮了。

听到杜子腾的声音桑布嘁眼睛一亮,低沉、悦耳、有磁性,不但分得清N和L还说得清平卷舌,全五分好评,舔舔舔!

“老杜,现在这个号是不是红尘本人在上都不一定呢你就给他开脱,她给你灌什么迷魂汤了?”

“霍霍这次是你太过了,不管这个号是不是红尘的,你这么说都不合适。”帮里挂在歪歪上的人也跟着开麦了。

“行啊,都怪我嘛,我闭麦总可以了吧。”

帮里人一向对毒不死奶不活这种有一说一、心直口快的性格帮里人很头痛,虽然没有坏心,但是听着各种不舒服,不过现在大家伙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桑布嘁的头上,也就没人紧抓着她不放,见她主动闭麦也不再多说什么。

“桑布嘁,既然来了,就跟大家打个招呼,以后一起玩,多挂歪歪熟的也快。”

杜子腾跟红尘情缘了一段时间,对方是个什么性格说话的方式怎么样他还能不清楚?密聊之后他就已经断定了上这个号的不是红尘,毒不死奶不活让他开麦验真身时他没有站出来说话是想用这种方式给桑布嘁洗洗仇恨,以后大家还要在一起玩,不能让红尘的所作所为成为梗在桑布嘁和大家心里的一根刺。

【帮会】桑布嘁:我说话了啊!你们没有听到吗?

“你是不是忘了开麦?”洗头用飘柔干笑着解围。

【帮会】桑布嘁:没有啊!我开的自由麦啊!你们真的没有听到?!

“呵呵,接下来要说自己麦坏了等换了麦再说话咯?”毒不死奶不活见桑布嘁连麦都不愿意开,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想——这个改名为桑布嘁的毒哥号一定是前任主人红尘上的。

【帮会】桑布嘁:我麦坏了,等买了麦再跟大家打招呼

【帮会】桑布嘁::……

【帮会】桑布嘁::妹子能不能给我一条活路#流泪

“看吧,我说什么,这都多少年前的伎俩了你们竟然还被骗得团团转,没事儿多去贴吧转转,百八十年前的手段了。”

听毒不死奶不活这么说,桑布嘁白眼一翻,干脆退出了歪歪,他一个弯成圆周率的gay每每碰上姑娘都像是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说不清,说不过我还躲不起么?

看到桑布嘁退出歪歪的消息,杜子腾眉头一皱开口说:“霍霍,不要无理取闹,他是不是红尘我能不清楚?要是你头一次来歪歪别人这么说你,你以后还能在这个帮会玩下去?”

“我巴不得她不在帮会里呢,看到这个号我膈应。”

“你这是什么态度?”

“什么什么态度?我就是看不惯她骗了人钱拍拍屁股一走了之还有人上赶着帮忙收拾烂摊子。”

杜子腾被这么一说心情也跟着不好了,“她欠你多少钱我打给你,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你要是喜欢这么黏着不放,行,我退帮。”

杜子腾话一出来毒不死奶不活立马偃旗息鼓了,她喜欢杜子腾在帮会也不是什么秘密,之前跟他跟红尘情缘之后她就一直挑鼻子挑眼的,帮里只要是活跃点都知道毒不死奶不活跟红尘两人不对盘,这会儿爆出这么件事儿,她能不一直念叨?

“一人少说一句,为了这么点儿破事闹得不愉快,值得吗?”洗头用飘柔见杜子腾是真的发脾气了赶忙出来做和事佬。

可没等洗头用飘柔把杜子腾和毒不死奶不活劝好,帮会突然弹出一条消息。

[桑布嘁]退出了本帮会。

得,杜子腾连话都不想说,直接退出歪歪了。

【帮会】杜子腾:红尘找你们谁借了钱加我歪歪号,发转账相关证明给我,我来还

然后大手一挥给帮会捐了二十万金,也跟着退了。

“咄咄逼人有意思吧?开心了?”帮里另外的人开麦说了一句,没等毒不死奶不活反驳就下跳下面小房间挂机了。

桑布嘁觉得自己特别冤,号都没捂热呢,就闹了这么一出。不过他经历了这么多,不说遗世独立羽化登仙好歹也是个看淡风雨的人,安慰自己退帮之后又是一条好汉,继续各种蛇影各种浪各种百足各种放,连着拿了几个人头之后,心里仅剩的那点怨气也没有了。

洗头用飘柔邀请你加入帮会[我们队伍向老王]。

拒绝。

毫不手软地点了拒绝之后,杜子腾突然萌生出了自己去建一个帮会的念头,这个念头一旦出现就再也压不下去,做了一半的牛车也丢下,直接神行主城找npc去了。

当游戏界面弹出入帮的邀请时,桑布嘁其实是拒绝的,因为【不为繁华易素心】这个文艺到有点装逼的名字不是很符合他蛇精病的性格,但是当入帮邀请duangduangduang不停闪的时候,桑布嘁也只能逆来顺受地点了接受,然后就……

WTF!这帮会才6个人你他妈真的不是在逗我?!我要的是十五分钟神行骑马跑商,各种飞机票上限牌子,你什么都没有我来干屁!差评差评,退帮退帮!

【帮会】杜子腾:来帮会歪歪吧,大家彼此都熟悉熟悉,以后帮会的壮大就靠你们了

好吧,如果说话的是别人,桑布嘁二话不说直接就退了,但偏偏是进这个服遇到的第一个男神音,桑布嘁表示舍不得,魔鬼与天使的烂梗还没来得及在心里上演他就直接乖乖地按着帮会给出的群号戳进了频道。

“帮会暂时还没有统一的马甲格式,大家集思广益一下,有什么好点子尽管可以提出来。”

桑布嘁一进频道就听到杜子腾说话,整个人都软了下来,要是他的舌头够长,这会儿估计已经穿过电脑屏幕缠着杜子腾把他从头舔到脚了。

大概是看到了桑布嘁进来,杜子腾顺手给他挂了一个黄马,“帮会才刚刚起步,肯定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大家多担待。”

“老杜你这说的什么话,还拿不拿我们当朋友了?”

“就是啊,我们放着六七级的帮会不待来你这找罪受还不是看你面子?你要这么说可就是没把我们当兄弟。”

“谢谢大家,对了,给你们介绍一下,刚刚进帮的桑布嘁,是个毒哥。”

【帮会】桑布嘁:大家好,麦坏了,以后有机会再开麦跟大家说话

“没事没事,我就侧重地问一句,你玩奶吗?”眼神杀死老谢是个苍云,因为西山居太会给自己亲儿子拉仇恨,以至于他现在还没有找到绑定奶,野外浪起来有点没有安全感。

“牛宝宝,你可别闹了,苍爹要个什么绑定奶,一个盾立弹死一片,要是对面是个玻璃心公主病,你都能把人逼得删号。”有种放学别走开口了,“别说人现在是毒经,就算是奶,也该是我先啊。”

“不服!现在帮会里丐帮、苍云、天策、唐门、明教都有,可T可dps,但能切奶的五毒,就这么一个。”一百个天策说,“所以我提议,工作日一人一天轮着来,让我们浪翻野外!”

【帮会】桑布嘁:……

“等会……这个号看着有点眼熟啊。”同在洛阳·战乱做牛车的明教陆基基开麦了,“这不是原来红尘的那个号吗?”

【帮会】一百个天策:……

【帮会】有种放学别走:……

【帮会】眼神吓死老谢:……

【帮会】陆基基:……我说错什么了?

【帮会】桑布嘁:心有点累,想给明教寄刀片#刀

【帮会】陆基基:#大笑


评论
热度(26)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