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毒唐】师父是个渣!(63)

“丢这边!这边!夭夭,丢给我!”

“没男朋友要什么捧花,给我,夭夭,要是抢到捧花,改明儿我就跟我媳妇求婚去。”西西挤开腿短怎么办抢占了一个最为有利的地形。

“一大老爷们抢什么抢?抢什么抢?有意思没意思?”张涵墨扯开西西把唐轲塞了进去,唐轲笑得一脸无奈却还是顺从地跟在张涵墨身边站了过去。

杜岚没想到丢捧花的阶段有这么多人参与,只能扯着嗓子让那些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不要推挤好好排队。

“这事儿要是排队还轮得着谁啊?”

“憋唧唧歪歪,快站好了让新娘子扔!”

“准备好了吗?”小陶扭头朝后面喊。

“扔扔扔!”

小陶背对人群双手握着捧花,上下挥动了两次,第三次的时候,捧花从小陶的手中甩出,在空中划出一个不太规则的半圆弧线,众人的视线跟随着这束捧花移动着,就在它快要落下来的时候,众人纷纷跳起来争抢,然后张涵墨力挽狂澜抢到这束有着美好寓意的捧花然后飞快地递给站在他身边的唐轲。

其他人跟着起哄,鼓掌的鼓掌,吹口哨的吹口哨,纷纷喊着“结婚结婚”。

不明所以的客人也垫着脚向这边张望,杜岚见状忙让他们列好阵型过去合照,众人作鸟兽散,哦的一声全涌向了门口婚庆公司摆出来的婚礼台,张涵墨趁着人不注意,偷偷在唐轲的耳边说了什么,唐轲抿着嘴笑了一下,扭头跟他说了句话,两个人偷偷交换了一个吻,然后随着人流过去拍照。

今天是杜岚和陶颖办喜宴的日子,请了一帮游戏里的朋友,也得是他们,别的客人还真没这么闹腾。

“再站拢一点,前面那个高个男生蹲一点,让后面那个姑娘的头露出来,对对对,好,就这样,我喊123你们喊恭喜,好,准备,1,2,3——”

“恭喜!”

照片定格,渊莫怕我是风、飞越疯人院主要人员外带一个嗜血猎手,那些从比特洪流里走出来的朋友,在现实中完全了迄今最盛大的一次碰面。

然后……

“超好笑好吗?我跟他们说我今天过来见疯人院大神,他们就跟听我说梦话一样,一个个都不信,醉醉哒,等我回去选照片发微博……”

“发微博请在我的脸上打上马赛克!”

“五魁首啊,六六……哈哈哈哈哈喝!”

“这一场吃饱喝足了谁都不准走啊,午夜场搞起!”

“麻辣个鸡,疯人院了不起吗?来啊,再战,我就不行老娘还喝不过你了!”

“唐轲!过来帮我招一下场子,他们都喝疯了!”新郎官杜岚哭笑不得的看着两桌混成一桌,这边喝过去那边喝过来的十几二十人,故意放在大包厢避免他人打扰的这两桌简直太有先见之明,他们这才第一次见面,十分钟不到就丢掉了矜持的外壳,半个小时就开始互相串门,一个小时不到直接嗨翻天,不明所以的服务员都进来好几次了,问需不需要帮助。

“小陶你就别进来了,他们都喝大了,一会儿挨着碰着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唐轲听了杜岚的话,立马蹭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飞快地挡在了换了一身遮得住已经有点显肚子得韩式礼服过来敬酒的小陶面前,隔开她跟那群已经喝得不知今夕是何夕的剑三er。

“你们到底还让不让人敬酒了!”杜岚扯完这个拉那个,根本忙不过来,“为什么才这一会儿就喝成这德行!”

小陶一脸惊恐地看着包厢里的惨况,完全接受不了这是那群在游戏里高冷得恨不能够拿鼻孔朝天的大神。

“张涵墨你还吃什么吃!没看到我都开始维护现场秩序了吗?过来跟我一起,别让小陶被人碰到。”

“来了来了,你吃不吃基围虾?我夹一点放你碗里?”

“我的碗都放满了!吃不了!快过来!”

“再多夹一点,你都没怎么吃。”

“随便什么,夹完快过来!”

因为包厢太吵,两个人说话只能靠吼的,众人听了他们的话笑成一团,特别是ID五字三师徒。嗜血猎手跟五毒扛把子两个人凑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什么,腿短怎么办凑过去要偷听,被五毒扛把子一巴掌撑在脸上挡开了。

一个字形容:乱。

“恭喜啊。”张涵墨替换了唐轲的位置,扭头跟小陶道喜。

“谢谢啦。”小陶说,“不过我还真没想到,你能劝服老板做手术。”

“不错吧?”张涵墨一听小陶说这个,立马笑得见牙不见眼。

“嗯。”小陶点了点头,也跟着笑了起来,“我就没见过老板笑得这么开心过,老板跟你在一起,这一招棋真是走对了。”

“要不是我跟你老板,你能遇上你老公?”

“谢谢咯。”小陶调侃着说。

“客气咯。”

唐轲把那边喝得不分你我的两拨人分开了,安排着他们老老实实地坐到自己位置上之后,走到张涵墨身边,自然而然地楼上张涵墨的脖子,笑眯着眼问:“聊什么呢?”

“说他跟你在一块儿在对了。”

“那是。”唐轲也一脸与有荣焉的表情。

小陶翻了个白眼,想摆出一张高冷脸,然后没憋住,笑场了,她停了一会儿,认真地问:“手术特别成功?”

“嗯,后期要去复诊几次,看看术后情况,不过现在看起来,挺乐观,跟正常人没两样了。”

“家底都掏空了吧?”小陶说,“心头大石落了地,是该准备房子了?”

“暂时不用,要是小轲愿意,可以跟我搬回家住。”

杜岚敬完酒走过来正听到他们说这个,立马摆出了一张惊恐脸,“什么情况?张涵墨你跟家里摊牌了?!”

“对啊。”张涵墨说。

唐轲笑眯眯地看了张涵墨一眼,然后扭头朝着紧盯着他一心只求从他口中得到答案的杜岚点点头。

“你家里人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一开始也是接受不了呗,也就前几天吧,我爸妈让我把人带回去看看,见了面也送了见面礼,算是认下了这个儿媳妇。”

“太假了吧?要不要这么顺利!”

“这话说的,顺利不好啊?”张涵墨佯装生气地皱着眉。

“不是,我这不怕小轲以后受委屈嘛。”

“其实,也算是长慕帮了些忙,我爸妈都在他家公司上班,估计跟我爸妈说了些什么吧,你也知道,天大地大人民币最大,给发工资的就是老天爷,谁没事儿跟钱过不去啊。”

“李长慕?!”

“新郎官,过来敬酒啊,不要老待在包厢里!”外边有人喊杜岚。

“就来!”杜岚应了一声,然后扭头过来对唐轲说,“这事儿以后我们详谈,这会儿真没工夫,我先带着小陶过去了。”

“带着小陶看着点儿路。”

“知道,肚子里有我闺女,宝贝着呢!”杜岚头也不回地应了一声。

张涵墨从杜岚身上把目光收了回来,不解地问了一句:“他怎么知道是闺女?”

“小陶喜欢女孩儿,杜岚就跟着喊姑娘了,那些小衣服都是买的粉粉嫩嫩的。”唐轲回答。

张涵墨哑然,他又问:“这要是生了个带把的呢?”

“那么小穿什么不是穿?反正大了也不记得。”

张涵墨:“……”

他们这个包厢里的人是最后一波走的,杜岚都给订了房间,不过他们嚷嚷着要去唱歌,杜岚得收场子,外加小陶现在不能累,所以大家都非常体谅地放过了他,唐轲手术完也没过多久,那种嘈杂的地方能不去最好不去,飞越疯人院的都知道唐轲的情况,张涵墨表示要先带他回家的时候,也没人说什么,倒是嗜血猎手听张涵墨要走,过来跟他说了几句话。

跟唐轲坐进出租车里的时候,他问了张涵墨一句:“你们刚说什么呢?”

“过来打个招呼,顺便问一下你的身体状况,没什么。”

“他跟扛把子怎么样?今天看猎手好像很累的样子。”

“家里人发现了。”张涵墨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好像扛把子那边闹得挺厉害,说是他爸要跟他断绝父子关系,扛把子现在从家里搬出来了跟猎手一起住,猎手也不好过,他身上压力很重,不过他说要是扛把子愿意,他会尽全力让他过得好。”

“哎。”唐轲听到这里长叹了一口气,“走上这条路,都不容易。”

张涵墨伸手过去跟唐轲十指紧扣,他看着唐轲,笑了笑说:“只要能够在一起,健健康康的,父母总有看开的一天,毕竟有些事情,勉强不来。”

“嗯。”

过了好一会儿,唐轲才开口说:“替我谢谢李长慕。”

“好。”

“他肯定不是刻意过来帮你的吧?”

“大概是从谁那里听了我爸把我打得屁滚尿流的事情了吧,谁知道呢,他现在远在美利坚帝国,想帮也帮不过来啊,我跟他通话前前后后就那么几次,每一次不超过十分钟的。”张涵墨捏了捏唐轲的鼻子,“行了,小醋坛子,都八百年前的事儿了,别想了啊。”

“反正你在我边上。”

“是啊,我在你身边。”

两个人的手紧紧的扣在一起,窗外是飞驰而过的景色,昏黄的街灯和缤纷的霓虹灯相映成趣,这一路,他们互相为伴。

————————————————————————

完结啦!下一篇唐毒甜文 最后一篇剑三文 以后就是原创了

评论(3)
热度(22)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