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毒唐】师父是个渣!(57)

在嗜血猎手和五毒扛把子不知情的情况下,两个帮会的副帮已经就两人未来一周的发展计划商量好并且决定从明天起开始执行。

【队伍】寒生:虽然我挺乐见其成的,但是这么贸贸然就帮他们俩决定未来走向,有点说不过去吧?

【队伍】腿短怎么办:所以说你还是太年轻

【队伍】请叫我红领巾:现在这个时代,你不主动出击就会被别人后来居上,时间永远在朝前走,没有停下来等你的道理

【队伍】寒生:所以现在进入了心灵鸡汤时间?

【队伍】请叫我红领巾:不,只是想告诉你如果我们两个帮不团结起来,猎手跟扛把子能够瞎着眼错过对方

【队伍】寒生:#鄙视你刚刚说的那句话有这个意思?

【队伍】腿短怎么办:不要在意这种细节

【队伍】请叫我红领巾:看看人家多识时务

【队伍】寒生:#鄙视你们好好玩,祝你们愉快

【队伍】请叫我红领巾:别走啊,少不了你的事

【队伍】寒生:除了在一边给你们加油助威我竟然还有别的事情可以做?什么时候我这么有能耐了?

【队伍】请叫我红领巾:你对自己的定位真是精准到让我无言以对

【队伍】腿短怎么办:#鄙视多在帮会秀秀恩爱,让扛把子感受一下脱团狗的世界有多么美好

【队伍】寒生:#鄙视会被其他人悬赏吗?

【队伍】腿短怎么办:这个我就不敢保证了#大笑

【队伍】寒生:#鄙视

【队伍】请叫我红领巾:但我敢保证如果你不照做我一定会悬赏你,每天上线1000J,怨念debuff一辈子,估计你也没有这么想感受减血减蓝掉dps还没有防御的状态进战场是个什么滋味

【队伍】寒生:你觉得我会被你威胁?

【队伍】请叫我红领巾:那我就从呱呱下手?#傲慢

【队伍】寒生:这游戏能不能玩了?

【队伍】腿短怎么办:照我们说的做,不会亏待你的

【队伍】寒生:#鄙视这种脑残总裁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低级黑社会对白你也说得出口?

【队伍】腿短怎么办:#鄙视我都不要脸地说出这种脑残总裁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低级对白你竟然还忍心反对?

【队伍】寒生:……

【队伍】请叫我红领巾:这么多年老大没有亏待你,是你该回报他的时候了

【队伍】寒生:还演上瘾了是吗?

【队伍】请叫我红领巾:认真的,看我真诚的小眼神

【队伍】寒生:我知道了

【队伍】请叫我红领巾:猎手真的是喜欢惨了扛把子,之前跟我说他那个学弟的时候,你是没看到,那表情懊恼的几乎要哭出来

【队伍】寒生:都这样了还能移情别恋喜欢上扛把子?

【队伍】请叫我红领巾:好像有哪里不对……

【队伍】请叫我红领巾:就跟我之前说的那样,人总得向前看,猎手知道自己跟那个小学弟没可能了,好不容易又遇着一个对他胃口的,自然想多接触,哪知道他们俩根本就是一个人

【队伍】腿短怎么办:口味也是够专一的

【队伍】请叫我红领巾:扛把子从来没有跟你说过某一个在球场上跟他偶然邂逅的学长?

【队伍】腿短怎么办:没有

【队伍】请叫我红领巾:心疼猎手,估计扛把子那个时侯根本对他没有感觉

【队伍】腿短怎么办:但是去科技馆回来之后他做了一个关于猎手的梦

【队伍】请叫我红领巾:#害羞是我想的那种梦吗?

【队伍】腿短怎么办:#害羞就是你想得那种梦

【队伍】寒生:……

【队伍】寒生:我就问一下,为什么他做梦特别是这种梦都要跟你报备一声

【队伍】腿短怎么办:闺蜜嘛

【队伍】请叫我红领巾:兼爱情顾问?

【队伍】腿短怎么办:#大笑

【队伍】寒生:心疼已经完全没有隐私的扛把子#蜡烛

张涵墨抱着电脑下楼给唐轲看请叫我红领巾和腿短怎么办在队伍里的聊天记录,顺便嘲笑了一下五毒扛把子和嗜血猎手的智商,然后一扭头发现了唐轲眼神放空特别的心不在焉,很有可能完全没有听进去他刚才说的话。

张涵墨把笔记本放在一边,上前从后边揽住唐轲的腰,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跟唐轲的视线对上,含情脉脉地看了半晌才开口问道:“怎么了?这么魂不守舍的。”

“刚收到了杜岚他妈妈发过来的短信。”

“嗯?”

唐轲抹了一把脸又扭回头跟张涵墨浅浅地接了一个吻之后说:“我听力减退是因为当初感冒染上肺炎之后用药过量导致的。”

知道唐轲还有话留着没说,张涵墨也不打断他,只是抱着他的手不自觉地紧了一些。像是感受到了张涵墨的担心,他覆上对方扣在自己腰上的手,说道:“而当时我的主治医生,就是杜岚的妈妈。”

根本没想到还有这一层的张涵墨听到这个重磅炸弹的时候有点缓不过神,不过很快他就联想到了唐轲毫无预兆地从老服转过来没跟飞越疯人院的任何一个人联系以及唐轲刚开始时对特地为了他转服过来的杜岚的那种刻意疏远。

“这是那场医疗事故之后,她第一次单独跟我联系。”唐轲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飘渺,“我以为自己会恨她一辈子,但是刚刚收到她用杜岚手机发过来的向我道歉的短信时,我好像一瞬间没有那么恨她,甚至觉得一直让杜岚背负着这种憎恨的迁怒很一件无理取闹的事情了。”

唐轲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事故发生之后,赵阿姨丢掉了她的工作,我记得杜岚跟我提起,如果那一年他妈妈表现好,是要升办公室主任的。我并不为她感到惋惜,这是她犯下的错,她当然要承担责任。可以说她是间接毁掉我人生的凶手,尽管她赔了我足够的医药费,但是我接受不了那个过年过节会给我吃糖果包红包的阿姨因为她对自己工作的过度自信让我几乎成为一个聋子。”

“我唯一做得不对的,是把杜岚扯了进来,我让他背负了这个沉重的包袱将近十年,别人的青春期有各种值得追忆的事情,而他整个的青春期却是在愧疚之中度过,我不恨赵阿姨了,但是我依旧无法原谅她。”

张涵墨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静静地抱着唐轲,对于他来说,让唐轲在那么小的时候遭遇这种事情,又因为听力退化导致他走上一条完全不一样的人生道路实在是太过残忍。唐轲这么聪明,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听力,他完全可以考上一所好大学,找到一份好工作,可能不会跟自己遇到,但肯定会活得比现在轻松得多。

不知道唐轲是不是也想到了这一点,他回过头来看着张涵墨说道:“如果说这件事情有什么值得我开心的,就是遇到了你,我根本无法想象自己活在一个没有你的世界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小轲,我很矛盾。”张涵墨说,“一方面我不希望你遭受这么多的事情,能够顺遂快乐地长大,可能有一点青春期的小烦恼,但是绝对跟孤立没有任何关系,可是另一方面,我也无比的清楚,要不是因为这场医疗事故,我们根本不可能认识。”

“这已经是无法逆转的事情,别再想了。”

“小轲,做手术吧。”

“什么?”

“人工耳蜗植入。”张涵墨说,“我去咨询了好几家医院,都说你现在这个年纪做这个手术风险不大,就算没有办法恢复到正常人的水准,但至少能够让你可以跟人正常交流,不会出现听不到的事情,你现在的情况其实不太好,就算戴着助听器,也听不到什么声音。”

“等我存够了首付,我就开始存做手术的钱。”

“你要买房?”

“嗯。”

“为什么?现在不是好好的嘛?也方便,上下楼就行。”

唐轲沉默了半晌之后说:“可是,我想有个自己的家。”

张涵墨紧紧盯着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垂头不语的唐轲,心里一阵酸楚,即便他从来不在自己面前提起家人,但是唐轲还是打从心里渴望家人的关心。

“我跟你一起存,首付可以先放一放,我们先把手术做了,房子这种东西迟早能赚出来,可是你的耳朵不能再拖了。”

唐轲的沉默无疑就是他能做出的最大抵抗,一直到张涵墨回房,他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这种不合作的态度让张涵墨感到很伤脑筋,他实在想不明白,难不成一套房子会比他的健康更重要?

[澜澈]申请加入你的队伍

【队伍】澜澈:咦?怎么小轲不在?我看他在线啊

【队伍】寒生:他跟我闹别扭了

【队伍】澜澈:闹别扭?为什么?

【队伍】寒生:我让他做手术,但是他想先买套房子,我们意见不合,要是吵吵还好,他直接上冷暴力,我连发泄的渠道都没有

【队伍】澜澈:你敢冲他吼试试

【队伍】寒生:你抓重点的能力被狗吃了吗?我们现在应该讨论的是怎么才能让小轲答应做手术

【队伍】澜澈:也对

【队伍】寒生:行行好,就算帮不了忙也不要不顾场合卖蠢,我都烦死了

【队伍】澜澈:他为什么这么固执地想买房子?要我说,也是该先动手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他才多大?至于这么迫不及待地当房奴?

【队伍】寒生:道理谁不懂,可是他不听

【队伍】澜澈:他说了什么吗?

【队伍】寒生:他说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队伍】澜澈:果然还是因为他爸妈

【队伍】寒生:会不会也有我给不了他安全感的原因?

【队伍】澜澈:安全感这种东西太虚无缥缈了,你是看不到看到自己一见到唐轲眼睛都恨不能够黏在他身上不离开的熊样,简直360°全方位无死角地散发脱团狗粉红气泡

【队伍】寒生:……

【队伍】寒生:我在认真地跟你商量手术的事情,劳驾,能不能用点心?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服他

【队伍】澜澈:他手上有多少存款?够不够手术的?

【队伍】寒生:十万刚出头吧,不过得留一部分钱用作店里的资金周转

【队伍】澜澈:那不是还差一截?

【队伍】寒生:嗯

【队伍】澜澈:我这有些闲钱,要不先拿去给小轲把手术给做了?

【队伍】寒生:关键是他现在根本不愿意搭理我

【队伍】澜澈:不能够啊,他之前还跟我说过想要治好耳朵听听你的声音呢

【队伍】寒生:他真这么说?

【队伍】澜澈:……是啊

【队伍】寒生:就是把他绑到医院去我也得带着他把手术做了

【队伍】澜澈:着什么急,就算你带他去了,你能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吗?还不是得通过他家里

【队伍】寒生:我没想到这一层

【队伍】澜澈:都二十多了别跟毛头小子一样冲动,做事情多想想

【队伍】寒生:能不急吗?原来好歹还能听到人说话,现在听力退化成这样,说真的,我都对手术结果没多大信心了

【队伍】澜澈:这话可不能让小轲听到

【队伍】寒生:知道,这种话不会当着他的面说

【队伍】寒生:不说这个了,你跟小陶呢?

【队伍】澜澈:我跟她还能怎么样啊

【队伍】寒生:你不是带她跟你妈吃饭去了吗?

【队伍】澜澈:哦你说这个啊,吃了饭,我妈挺满意,让我跟她好好处

【队伍】寒生:恭喜啊

【队伍】澜澈:恭喜什么呀,那小丫头片子别提多烦人

【队伍】寒生:烦人?谁还说她可爱来着?

【队伍】澜澈:那是被她在游戏里表现出来的虚拟外表欺骗了

【队伍】澜澈:怎么唐轲什么都跟你小子说啊

【队伍】寒生:得了,明人不说暗话,小轲说小陶这姑娘不错,你们是男未婚女未嫁,又这么有缘分,要觉得能看的上眼,试着处处呗

【队伍】澜澈:我看得上她?笑话!

【队伍】寒生:#鄙视到时候可不要打脸啪啪响

【队伍】澜澈:#傲慢

与此同时,小陶跟唐轲组在一个队里,呱啦呱啦地说着今天的“约会”见闻。

【队伍】桃之夭夭:他妈妈看到他跟我牵着手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眼睛都能放光了好不啦,从来没有看到过哪个妈这么操心自己儿子娶不到媳妇的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感觉怎么样?

【队伍】桃之夭夭:挺好相处的啊,我觉得杜岚把他妈给妖魔化了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我是问你觉得杜岚怎么样

【队伍】桃之夭夭:……老板你还好吗?为什么问出这种让人根本不想回答的问题?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你也不小了,就没想过找个人定下来?

【队伍】桃之夭夭:那也不能找这么个玩意儿啊,对着别人他点亮的是绅士技能,笑的那叫一个和煦,对着我就直接开启了鬼畜模式,耳畔回荡的都是银铃般的笑声,是个人都受不了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我觉得你也把杜岚妖魔化了

【队伍】桃之夭夭:老板这事儿没可能,死了这条心吧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还是你情我愿的事,买卖不成仁义在,你在游戏里挺喜欢跟他一块儿玩的,犯不着因为今天这件事情就跟他疏远

【队伍】桃之夭夭:我还是分得清出什么是三次元什么是二次元的,老板你就放了这个心吧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小陶,你说,我该不该去做手术

【队伍】桃之夭夭:做手术?做什么手术?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耳朵

【队伍】桃之夭夭:能治好?那干嘛不去做啊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我就担心治不好

【队伍】桃之夭夭:可是你也不能因为担心就放弃治疗吧?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这话听起来略微别扭

【队伍】桃之夭夭:老板,你今天怎么没有跟老板娘组队啊?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他想让我去做手术,但是我还没有想好

【队伍】桃之夭夭:老板娘是为你好,要我说,你真不应该因为这样的原因跟他闹别扭,像小学生一样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鄙视

【队伍】桃之夭夭:你说,都已经这样了,还能更坏吗?只要不是更坏,肯定是往好了发展

【队伍】桃之夭夭:老板娘为了学习手语每周还得去残疾人学校做义工,他图的什么?还不是图一个能跟你长长久久走下去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我不想报太大的希望,我觉得人越大,越接受不了希望破灭带来的打击,我只想买个房子,安安稳稳地度过下半生

【队伍】桃之夭夭:老板,你这么说可就有点自私了,老板娘什么都以你为先,就是做饭的口味都是照着你的喜好来,可是你未来的人生规划没有把对方给算进去

【队伍】桃之夭夭:老板,你是对自己没信心还是对老板娘没有信心啊?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你觉得,他会一直留在我身边吗?

【队伍】桃之夭夭:哎哟我说老板呐,你没看到老板娘爱你爱的都快把心剖出来给你了吗?都这样了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你该给自己多一点信心

【队伍】桃之夭夭:这可真不像我认识的唐轲,你当初赤手空拳都能打天下的气魄呢?不能够商场得意,结果到了情场这个主战场却畏畏缩缩了啊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你说得对

【队伍】桃之夭夭:老板,要我说,你根本不用想这么多,好好跟着老板娘过日子,他对你好你也愿意把这段感情经营下去,还少那套房子?

【队伍】桃之夭夭:空有房子没家人也不能称之为家,你看,现在住在店里,就算地方小了点,旧了点,可是你还是过得挺开心的啊,这段时间你脸上的笑容比过去几年的都多

【队伍】桃之夭夭:老板。不要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小陶

【队伍】桃之夭夭:什么?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你真的不考虑当杜岚的女朋友吗?有你这么个嫂子,感觉挺不错的

【队伍】桃之夭夭:再见!


评论
热度(13)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