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毒唐】师父是个渣!(53)

从张涵墨搬到蛋糕店二楼并且显露出一副长久住下去的架势之后,小陶的好日子就到头了。她开始深切的明白被虐的狗是个什么感受——心好累,眼已瞎。

“好歹是公众场合,注意一下影响好吗张,先,生?”

难得的一个周末,张涵墨把手头上没忙完的工作都丢开,陪着唐轲起了个大早,又是帮着整理货架、餐盘,又是帮着擦桌子、扫地,忙完之后坐了一会儿见没有什么客人就开始围着唐轲转,时不时摸摸碰碰,吃点豆腐,这会儿干脆直接抱着唐轲不撒手了。

“你又不是外人,怕什么?”特别的理所当然。

在剑三和微博的双重洗礼下,好好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腐得比在天涯写《我的上铺/上司/学长好像喜欢我》之类帖子的直♂男弯得还快,只能说基本国情了。

“单生狗也是一种狗,秀恩爱是虐狗行为,你可以不爱,但请不要伤害。”

自从认识到唐轲跟张涵墨“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之后,小陶对张涵墨存在的那一丁点儿礼貌也跟着荡然无存。眼下她木着一张脸,情绪丝毫没有起伏的说出这句话,却能让人感受到她强烈的不满。

“请叫我虐狗狂人巴蒲洛夫,谢谢。”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张先生你第一次来这里的束手束脚和小心翼翼呢?”

“能吃男朋友豆腐,谁还要脸?是你你要?”

“麻辣个鸡,老娘要是有男朋友至于成为巴蒲洛夫狂虐的对象?!吃豆腐?你就差没有挂在老板身上了好吗?”

唐轲看着两个人拌嘴,最终实在被小陶调侃得老脸都开始泛红,用手肘轻击张涵墨的胸口,示意对方松手。结果张涵墨被小陶的一句话点醒,直接狗一样挂在了唐轲身上,似乎对唐轲拿手肘戳他的动作毫无所查。

唐轲对张涵墨没脸没皮的行为翻了个白眼,然后说:“行了,多大人,又不是没断奶的奶狗,这么扒着不放,我能给你吃奶?”

背对着张涵墨的唐轲自然不知道他在听到自己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一亮,整张脸立马容光焕发,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金点子一样。

围观了张涵墨表情变换全过程的小陶抬起手捂住半边脸,表示自己实在没脸看。见小陶这副不忍直视的表情,唐轲僵硬着脖子扭头去看张涵墨,正对上对方跟饿极了的野狼看到小白兔时冒光的眼睛。

导演,剧本不对,我的男朋友不可能这么痴汉#蜡烛

趁着唐轲扭头翻白眼的空当,张涵墨低头亲在了对方的嘴角上,然后被气氛感染,两个人都不清楚究竟是谁先加深了这个吻,张涵墨让唐轲转过身正对着他,随着这个亲吻的加深,他不自觉的揽着对方的腰,把他压向自己,重点部位的贴近和摩擦让唐轲的腿立马软了下来,令人头皮发麻的快丨感随着血液在四肢百骸里流窜。

小陶看着旁若无人亲吻的两个人,默默地背过身去,花了半分钟默哀自己单身狗的身份,并且进入微博把张涵墨的备注改成了虐狗狂人巴蒲洛夫。

等唐轲意识到这并不是一个亲热的好地方时,两个人的气息都已经不稳了,放在张涵墨胸膛上的手轻轻推了他一下,示意停下来。

对上对方疑惑的目光,唐轲顿时升上一股无力感。张涵墨大概是为了弥补过去这么多年身边的空缺,这段时间总是表现出来一副皮肤饥渴症的模样,总喜欢凑在自己身边亲亲抱抱,之前对小陶的存在还有所顾忌,但是随着时间推移,脸皮越来越厚,现在当着别人面这么奔放都不在意了,而身为从犯的唐轲,也对自己狗吃了一般的下限感到由衷的无奈。

“你在我身边我都没有办法好好工作,难得有个休息日,上去再睡一下。”

唐轲见张涵墨听完之后露出一张“我就知道我的魅力很大”表情的脸,突然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表情反击。

大概是看出了唐轲是在很认真地跟他商量,张涵墨思考了三秒,然后说:“我把电脑拿下来玩游戏,保证不打扰到你。”

意识到这是张涵墨能够做出的最大让步,唐轲点了点头,帮他拿了两款喜欢吃的蛋糕放到平日里习惯坐的卡座里。

“中午想吃什么?”唐轲要走的时候,张涵墨拉住他的手,问了一句。

“还早啊,怎么?饿了?”

“就问问,一会儿直接去买。”

“到时候再看吧。”唐轲对吃的向来没有什么要求,能吃饱就行。

张涵墨看着唐轲消瘦的体型,突发奇想地说了一句:“我来学做菜?”

“嗯?”

“天天吃外卖不好,之前你忙店里的事情没有办法空出手做些有营养的东西犒劳自己,现在有我了,当不了贤内助,至少可以给你当专属伙夫。”

张涵墨正说着,小陶端着咖啡过来了,一不小心听了整句话的小陶觉得是时候考虑一下辞职的事情,每天都沐浴在能够刺瞎人眼的粉红光波之中,她担心自己会基因突变,成为一个拥有反社会反人类畸形人格的狗……不,人。

看到面前这两个又不由自主地进入“团内狗速速离去,否则会被闪瞎”结界的人,小陶识相地放下咖啡赶紧跑,生怕晚了一丁点儿,会被这个每一招都是暴击的debuff打得连血皮都不剩。

唐轲伸手摸了摸张涵墨的脸,笑着说:“量力而为,别太累。”

“不要光心疼,亲一个呗。”张涵墨厚着脸皮说。

“够了啊你,大庭广众的。”

“亲一个亲一个。”张涵墨摆出>3<脸继续嚷嚷。

“……好吧。”

小陶:“……”呵呵,说好的坚持原则呢?老板,我真是看错你了#蜡烛

【附近】澜澈:哟今天上线挺早啊

【附近】鸦渡:休息

【附近】澜澈:我听说,你跟小轲已经喜闻乐见地在一起了

【附近】鸦渡:没错

【附近】澜澈:那我现在杀你还是不杀你?杀你,小轲过不去,不杀你,我又过不去

【附近】鸦渡:随意

反正鸦渡这个号,张涵墨也不准备继续玩下去了。过去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人总得朝前看。现在他跟唐轲在一起很开心,唐轲没有因为过去发生的那些事情耿耿于怀,甚至亲眼看着他上鸦渡的号,也没有说什么阴阳怪气的话来嘲讽他当初护着李长慕不护着自己。不管是无心使然还是蓄谋已久,现在的结果可以说得上是喜闻乐见,也就够了。

来呀来追我呀是个小萝莉,寒生也是,两个人站在一起体型也配,看起来更搭。纵然鸦渡是张涵墨的心血号,但是跟唐轲比起来,就算弃了也没有觉得多可惜。

或许,该去弄一套外观?张涵墨皱着眉想了想,否定了这个想法,决定还是把钱攒起来上交给唐轲,任由他处置。

【附近】澜澈:有人护着口气就是大

【附近】鸦渡:我准备删号

【附近】澜澈:看吧,我就说

【附近】澜澈:等等?什么?再说一遍?

【附近】鸦渡:删号

【附近】澜澈:一个二个删上瘾了是吧?

【附近】鸦渡:练了个小号

【附近】澜澈:这都成潮流趋势了?

一言不合,澜澈直接开了仇杀,然后鸦渡就被澜澈杀了。

张涵墨:……

看他这飘逸的身姿和熟悉的手法,完全没有“过不去”这一说啊。

因为做出删号这个决定有一段时间,所以张涵墨差不多已经把重心移到了寒生的号上了。他不打算让鸦渡从小遥峰下来,背包里一些石头或者别的什么,他直接双开寒生神行小遥峰交易,这一举动当然是背着其他人进行的,为了避免自己精分出来的小号被唐轲和澜澈发现真实身份,只能想起什么交易什么,每次呆的时间都不长。

活像做贼,不,可能比做贼还惨。

不过之前张涵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还挺乐在其中的,觉得自己特别机智地摆脱了过去不拘一格地使用了另一重身份,并且打入了唐轲的朋友圈内部。这可算得上是他在卧底反卧底道路上,一块划时代的里程碑,够他躲在被窝里嘻嘻嘻笑上好几天。

现在不管事业还是爱情他都双丰收,不可谓不意气风发,如果说还有什么让他头疼的,那就是寒生这个小号精分的太成功,以至于他不知道怎么开口跟唐轲说寒生是他小号。

【帮会】[寒生]加入本帮

【帮会】腿短怎么办:咦?这不是呱呱情缘?

【帮会】碧海潮生:是啊

【帮会】腿短怎么办:不是入浩气了吗?怎么又转回来了?

【帮会】寒生:为了爱情

【帮会】腿短怎么办:……

【帮会】西西:……

【帮会】燕姐:扛把子你准备什么时候为了爱情一下啊?

【帮会】五毒扛把子:这话题是怎么拐到我头上的?!我明明一句话都没有说!

【帮会】腿短怎么办:其实要不是鸦渡那件事情,扛把子早就跟猎手好了,是吧,扛把子

【帮会】五毒扛把子:……什么鬼

【帮会】寒生:如果是为了鸦渡,就不用担心了,他们已经在一起了

【帮会】腿短怎么办:不是我理解的那个“在一起”吧?

【帮会】无敌不会下:不是我想的那个“他们”吧?

【帮会】五毒扛把子:什么?鸦渡和呱呱在一起了!

【帮会】西西:鸦渡和呱呱在一起了?!

【帮会】碧海潮生:鸦渡和呱呱在一起了?!

【帮会】燕姐:鸦渡和呱呱在一起了?!

【帮会】寒生:嗯

【帮会】腿短怎么办:在我不知道的时候究竟发生了多少这种事情?#蜡烛

【帮会】五毒扛把子:这发展不太对啊!完全超越了我对删号战后续发展可能性的认知#蜡烛

【帮会】寒生:另外,我是鸦渡小号

【帮会】腿短怎么办:……

【帮会】西西:……

【帮会】燕姐:……

【帮会】五毒扛把子:……

【帮会】寒生:如果帮主真的对猎手有感觉的话,我其实可以帮忙沟通

【帮会】五毒扛把子:呵呵,那还真是谢谢你

【帮会】寒生:不用客气

【帮会】五毒扛把子:我并不是在真的感谢你

【帮会】寒生:?

【帮会】五毒扛把子:算了,不要放在心上

【帮会】腿短怎么办:等等,你是鸦渡小号,呱呱知道吗?

【帮会】寒生:……

【帮会】腿短怎么办:哦,那就是不知道

【帮会】五毒扛把子:我会不会因为知道得太多被杀人灭口?#惊恐

【帮会】腿短怎么办:呵呵,来帮会领地脱装备让我打个爽,说不定我一开心就不把这个秘密告诉呱呱了

【帮会】寒生:好

【帮会】腿短怎么办:开玩笑的,我一个纯奶怎么砍人?

【帮会】寒生:平砍?

【帮会】腿短怎么办:#鄙视这到底是虐你还是虐我?

【帮会】无敌不会下:只有我比较在意他说的在一起究竟是游戏还是现实吗?

【帮会】五毒扛把子:别再说了,我真的担心被灭口#蜡烛

【帮会】西西:说的是游戏情缘

【帮会】西西:……吧?

【帮会】寒生:都是

【帮会】五毒扛把子:呵呵,我考虑一下要不要退帮保性命

【帮会】腿短怎么办:我就侧重地问一下,既然当事人都不计前嫌地在一起了,我们这些局外人还跟着不爽地搅合什么劲?

【帮会】西西:不懂#蜡烛

【帮会】燕姐:有点心疼自己#蜡烛

【帮会】无敌不会下:所以扛把子跟猎手之间没有隔阂了?

【帮会】追命要读条:追夫道路上面没有障碍了?

【帮会】腿短怎么办:此时不上更待何时#大笑

【帮会】五毒扛把子:你们够了!

【帮会】寒生:猎手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偶尔在他面前装装可怜事半功倍

【帮会】燕姐:有点心疼猎手

【帮会】腿短怎么办:看到没有扛把子,这还有一个现成的军师,这么好的资源你真的不利用

【帮会】五毒扛把子:#鄙视谁跟你们说我跟他有什么什么了?

【帮会】腿短怎么办:可拉倒吧,上次你来找我就差没在你脸上写欲求不满了

【帮会】五毒扛把子:欲求不满不是这么用的!

【帮会】腿短怎么办:宝贝儿,听我的,跟着自己的心走好吗?

【帮会】西西:瞬间回到了八十年代初狗血言情剧

【帮会】五毒扛把子:#鄙视不用操心,我觉得我现在过得挺好的

【帮会】寒生:猎手一个人在H市打拼,平时连个嘘寒问暖的人都没有

【帮会】寒生:因为工作太忙,买回来的外卖吃到嘴里的时候都是凉透了的,但是他从来不把情绪带到游戏中,还是尽可能牺牲一个人取乐千万家

【帮会】寒生:现在还有多少像猎手这样对待自己像冬天般严苛,对待帮众却像春天般温暖的人了?

【帮会】五毒扛把子:……

【帮会】西西:扛把子你真的不准备学习雷锋好榜样?

【帮会】腿短怎么办:你这张嘴不去做销售真是屈才了

【帮会】没翅膀:刚上线就看到这么凄惨却又励志的故事,扛把子我要是你我就上了

【帮会】五毒扛把子:原地解散,该干嘛干嘛,不要担心我的人生大事了,谢谢!

【帮会】无敌不会下:最后一句,猎手跟你竟然同在H市诶,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不想回答没关系,师父,你帮扛把子解答#大笑

【帮会】腿短怎么办:缘分呐#大笑

【帮会】五毒扛把子:……


评论
热度(11)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