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毒唐】师父是个渣!(51)

“咳咳,我……是不是打扰了什么?”小陶见唐轲半晌没过去,在吃了半碗盖浇饭之后抬起头来,眼睛滴溜一转就看到了抱在一起的两个人,虽然觉得怪异,但她没往那方面想,可想装成没看见又做不到,只能清咳了两声。

唐轲听不到,不代表张涵墨也听不到,他没有松手只是抬起头跟小陶对视了一眼,小陶立马扭头对着盖浇饭在心里直念阿弥陀佛,刚刚张涵墨那眼神不亚于眼镜蛇立起头来准备攻击的凶狠,吓得她小心脏扑通直跳。

当一个人听力不好的时候,他其他方面的感知就会被加强,在张涵墨抬起头的一瞬间他就明白小陶肯定发现甚至于开口说话了,不过鉴于张涵墨还死不松手,他也没有多做挣扎,反正迟早要捅破这一层窗户纸,张涵墨都无所畏惧了,他还有什么好怕的,毕竟,摊上的人是他,怎么看都是张涵墨吃亏。

好好的气氛被小陶破坏殆尽,张涵墨虽然不开心,但对着唐轲还是没有摆出一张闺怨脸,松开唐轲之后,张涵墨跟他确定了明天见面的时间,依依不舍地看了唐轲好几眼才挥挥手离开。

张涵墨走后好一会儿,只听到各种机器的轻微轰鸣声,小陶吃一堑长一智,只顾埋头吃饭坚决不抬头,直到唐轲坐到小陶对面,把调好奶茶放到她手边,小陶才苦着一张脸抬头看他。

“老板QAQ。”

“吃慢点,当心噎着。”

小陶点了点头,喝了几口奶茶之后抬起头,已经没有了那种苦相,但是脸上的表情还是很纠结。

“老板,那个张先生什么来头?”小陶咬着吸管侧头问,“感觉你们认识好久,但是有很生疏,平日里交流也不多。”

唐轲没接话,笑着看向小陶。

像是受到了鼓励,小陶继续往下说:“不过也多亏了张先生,老板原来没有这么多表情的,而且也慢慢开始说话了。”

“你觉得,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诶?”被突然问到这样的问题,小陶一时之间有点反应不过来,脸上的表情略呆愣,后知后觉的她这会儿才发现不对劲,就算两个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朋友,也没有说抱在一起这么长时间的……吧?而且,刚才张涵墨哪一脸被打扰后的欲求不满……等等!欲,求,不,满?!

唐轲看着小陶脸上风云变幻,当对方的表情定格在被雷劈上,就知道小陶已经明白过来了,虽然反射弧有点长,但她并不蠢,唐轲没想着瞒他,以后自己跟张涵墨的互动只会越来越多,堵不如疏,让小陶慢慢接受也是件好事。

“老板……不是我想的那样的吧?”小陶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看向唐轲,得到对方的笑而不语之后,推开面前的饭盒和奶茶,趴到桌子上装死。

“我跟他是在初二认识的,同学四年,后来因为我耳朵的问题,在高二期末被劝退,后来就一直没有联系了。”

“那怎么张先生会突然找过来?”

“唔……朋友,你听过剑三吗?”

【队伍】桃之夭夭:师父!救命!这里的红名怪好多!!!

【队伍】桃之夭夭:师父!救救我!我卡在河里出不来了!!!

【队伍】桃之夭夭:师父!你在哪里?!我找不到交任务的npc!!!

张涵墨不知道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二十多级小唐门究竟是打哪儿冒出来的,因为要搬出去跟唐轲一起住(?),张涵墨回来之后并没有直接开电脑,而是把要搬出去的消息跟他妈妈说了一下,成年之后,多数注意就是他自己拿了,即使很明显地能够看出来妈妈并不愿意,张涵墨还是固执己见把这件事情定下来了。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张涵墨开始着手收拾行李,很不能够明天收拾完了直接就搬进去住,都是些小东西,看起来不多,可是整理起来也装了满满的一行李箱。

等他想起要上线,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顾不上鸦渡是不是和寒生一起上的号,张涵墨操纵着寒生这个小五毒,一上线就组了唐轲,然后在队伍里看到了一个自己不认识的小号。

张涵墨:……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徒弟弟,你来啦?

【队伍】寒生:师父,他是谁?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今天新收的徒弟,你的小师妹

【队伍】桃之夭夭:师兄你好!

【队伍】寒生:你好

然后全频道就只看到桃之夭夭各种求救各种喊师父各种星星眼各种求蹭抱大腿。

麻辣个鸡,我的师父是你能随便喊的?我师父是你能随便蹭的?翻滚吧牛宝宝,师父是我一个人的!不服?来战呐!

可惜,所有的不爽只能暗戳戳的在心里进行,要是直白的表现出来了,只会让唐轲觉得自己没有气度,这对正在追求阶段的自己而言很不利,纵然已经被队伍里的小师妹刺激得快要理智全失,张涵墨还是用他惯有的好涵养保持了沉默是金的行为准则,坏处大概是……差点没把自己憋死?

张涵墨还没有体会到恋爱的甜,就直接遭遇恋爱的酸,想想,也是蛮心疼。

【队伍】寒生:师父,日常做了吗?一起吧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今天我带你师妹升会儿级,日常你自己做吧

你自己做吧。

自己做吧。

己做吧。

做吧。

吧。

【队伍】寒生:师父你不爱我了吗?

士可忍,孰不可忍,是狗狗忍了,要他他可忍不了!小气巴拉就小气巴拉了,看唐轲跟别的妹子打得火热,哪怕是没有感情他都受不了。

【队伍】桃之夭夭:师父!这个怪要戳死我了!

【队伍】桃之夭夭:咦?

【密聊】桃之夭夭悄悄地说:老板,这个五毒就是张先生?

唐轲扭头对着坐在自己身边用笔记本玩游戏的小陶说:“我很高兴你学会用密聊,但是我现在就坐在你身边,你完全可以直接对着我说。”

【密聊】桃之夭夭悄悄地说:这样说比较有气氛嘛#欣喜

唐轲:……

【密聊】你悄悄地对桃之夭夭说:你开心就好#欣喜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徒弟弟,何出此言呐

【队伍】寒生:有了新欢就要抛弃旧爱吗?师父,你当年说好了要一直陪伴我长大呢?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你不是已经长大了吗?

【队伍】寒生:也没有多大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多跟别人撸一撸就大了嘛,战场、野外、JJC,去男人的世界走一遭吧,为师信任你哟徒弟弟#欣喜

【队伍】寒生:……

【密聊】桃之夭夭悄悄地说:老板,这真的是张先生?

【密聊】你悄悄地对桃之夭夭说:是啊,只是画风不太一样而已

【密聊】桃之夭夭悄悄地说:画风?

【密聊】你悄悄地对桃之夭夭说:姑娘,你听说过微博吗?

费了半天口舌,唐轲还是没有跟他一起做日常,就这么下线,张涵墨自然不甘心,于是……他揣着一肚子的小九九密聊了好友频道里唯二亮着的ID。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师祖,师父他收了一个小师妹,可萌了,跟你说了吗?

然后就心满意足地下线了。

你问澜澈有没有兴师问罪?躺在小遥峰冰凉的雪地里的鸦渡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有……你妹!

【附近】桃之夭夭:师祖你真厉害!chuachua两下这个五毒就死了!

【附近】澜澈:一般一般啦

【附近】澜澈:不过我确实很厉害哟#媚眼

【附近】来呀来追我呀:……师父,收敛点

【附近】桃之夭夭:师祖师祖,你能不能教教我?

【附近】澜澈:好啊

【附近】来呀来追我呀:你一个五毒拿什么教唐门?

【附近】澜澈:你是唐门我不也把你拉扯大了吗?

【附近】来呀来追我呀:……

【附近】桃之夭夭:#欣喜哇,师祖好厉害

【附近】澜澈:#害羞

鸦渡:……

等等,这跟我想象的发展好像有点不一样……说好的兴师问罪呢!澜澈,你就是这么辜负我对你的殷切希望的?面对我这个徒孙,你给予的是雷鸣闪电般的责问,换了一个人你就和风细雨的关切了?

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呢!

师门三代人在近聊频道欢快地嬉♂戏,只留鸦渡黯然地躺在地上思考人生,张涵墨觉得这个游戏越发的难玩。

在来呀来追我呀带着他的小徒弟撵着硬跟在自己身后的澜澈神行之后,世界重新归于寂静,鸦渡原地起之后,看了眼昆仑永不落下的太阳,默默地下线了。

【队伍】桃之夭夭:啊,老板,张先生下线了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不要告诉他我的游戏ID,也不要让他知道你就是桃之夭夭

【队伍】桃之夭夭:咦?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最好连你知道他有两个号的事情都不要让他察觉

【队伍】桃之夭夭:好的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大笑

【队伍】桃之夭夭:潜伏嘛,我懂的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你开心就好

第二天下午下了班,张涵墨就往唐轲那边赶,因为担心又跟昨天一样忙那么晚,他甚至准备了三份黄焖鸡米饭,没错,三份,有一份是为了收买小陶。结果,他刚一进店,还没来得及举起手打招呼就对上了小陶迷の表情。

“唐轲在吗?”

“老板在二楼。”小陶开开心心接过张涵墨递过来的黄焖鸡米饭,笑得一脸荡漾。

张涵墨本来都绕过她准备推开门进去,又倒退回来看了她一眼,问道:“你要结婚了吗?”

“讨厌啦~人家连男票都没有。”学以致用,昨晚上才注册微博,现在已经知道了网络用语。

张涵墨哽了一下继续说:“那你为什么笑得这么的……”想了半天,张涵墨也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词,干瞪眼站了几秒钟,抬脚走了。

“唐毒西皮,果然官配啊。”看着张涵墨的背影,笑得一脸痴汉的小陶幽幽地沉吟道。

从一楼到二楼的楼梯有点逼仄,特别是楼梯间采光不好,得摸索着墙壁上楼,不过上到二楼之后,视野一下就开阔起来,虽然昨天约定好了等他过来之后再一起收拾,但是张涵墨来了之后就发现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

唐轲耳朵不好,即使张涵墨故意放重了脚步声,他还是没有察觉到自己背后站了人,手上的活没停,依旧在收收拣拣。张涵墨就靠着门框,看着唐轲的背影,心里无比的充实。

“你来了?”唐轲抬头擦汗转身的时候突然看到张涵墨盯着自己看,眼睛一转不转的,有点被吓到,脚步不自觉地后退了些,打了个趔趄。

“吃饭吧,饿了吗?”张涵墨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偷窥行径被抓了个正着,笑眯眯地举起了手中提着的外卖,“辛苦你了。”

他点了点头说:“正好没什么事情,就想着先上来收拾一下,你要不说我还真没觉得饿。”

唐轲走过来手心向上来摊开给张涵墨看,示意自己手上有灰要先去洗手再吃饭,不知道张涵墨是会错了意还是故意为之,反正他一把握住自己眼皮底下的手,带着唐轲往厨房走。

张涵墨没问唐轲的意见,唐轲也没挣脱,两个人彼此都心照不宣,虽然说是要考虑两个人的关系,但是被张涵墨牵住手的时候还是开心地在心里不断地前空翻,脑子上边飘着一串的粉红泡泡,整个人都飘飘的。

洗完手,两个人隔着一张长方形的小餐桌对面而坐,张涵墨从塑料袋里拿出两双筷子,抽丨出其中一双,一手拿一只对着摩挲了半天才递给唐轲。

“吃吧,还热乎。”张涵墨说,“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不过看这个店满大街都是,应该味道不错,所以买来试试看。”

唐轲送了一口饭到嘴里,看到张涵墨这么说,吞也不是吐也不是,憋笑憋得辛苦。

“哪里不对吗?”看到唐轲的表情,张涵墨也知道自己说错了,本来是想表现自己的体贴,结果闹个笑话,张涵墨难得的觉得脸热。

“也没有错,吃吧。”

吃饭的时候,两个人照常很安静,吃了差不多一半,张涵墨抬头看了唐轲一眼,然后视线就错不开了。

唐轲的嘴角粘了一粒米饭,还在低头吃饭的他好像对此一无所知,张涵墨心里的小人一边狂奔着大嚎“这他妈也太老梗了啊啊啊!”一边不断催促他“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帮他捻起来啊啊啊!”。

作为一个毫无明恋经验,只会闷骚暗恋的张涵墨,在这一刻,跟被情圣附体一样,默默推开自己面前还剩一半的黄焖鸡米饭,站起身来,一手撑着桌子,越过对他身高而言并不算宽的方桌,慢慢俯下丨身去。

  唐轲正吃着突然觉得自己面前多了一团阴影,抬头一看正对上张涵墨的眼睛,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唐轲愣愣地感知着张涵墨的手抬起自己下巴,渐渐靠近。


评论
热度(14)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