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毒唐】师父是个渣!(50)

果然真的勇士不出手就不出手,一出手就直白得让人毫无招架之力。唐轲被张涵墨这番毫无预兆的告白弄得措手不及,都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来面对。

见到唐轲明显愣住了的神情,张涵墨尴尬地笑了笑说:“什么都没有准备,突然跟你说这样的话,有点被吓到吧?”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唐轲摇了摇头,他说:“只是……没有想到。”

“你……介意吗?和我在一起?”

“太突然了,给彼此一个缓冲的时间吧,我需要想一想。”

张涵墨心里咯噔一声,整个人如坠冰窖。按道理来说,唐轲是喜欢自己的,自己主动出击之后,怎么都应该拿到pass卡直接晋级,怎么变成待定了?难不成有什么黑丨幕?

事实证明,只是张涵墨想多了,哪儿来的这么多黑丨幕,幸福来得太快,唐轲不过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等他明白自己刚刚说出什么话之后,已经收不回来了。

“好,这件事情,是应该要慎重考虑一下。”张涵墨表现得很善解人意,跟他此刻截然相反的,是他已经开始咆哮的内心,可就算他现在暴躁得想要站在桌子上跳恰恰,脸上还是露出得体的微笑,“你现在,一个人搬出来住了吗?”

“对。”

“住在哪里?方便吗?”对上唐轲诧异的眼神,张涵墨刻意露出一个苦恼的表情,他说,“你也知道,这边虽然没有大型商场、超市,不怎么繁华,但是附近是商业集中区,房子不怎么好租,要是住在家里,过来上班路上又堵,早上五六点就得起来。”

“你……想要和我合租?”

“我们可以合租那种两室一厅的,各自有各自的空间,也能相互帮持。”张涵墨觉得自己的借口实在拙劣,说到后来声音越来越小。

唐轲自然看出了张涵墨的不自在,他说:“你要是真觉得上班不方便,就过来一起住吧。”

张涵墨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他逼迫着自己把视线从唐轲的嘴唇上挪开,然后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斟酌着,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同意了自己的提议。

还没等他露出惊喜的表情,立马就被刚才唐轲话里的那句“过来”吸引去了注意力。

“你说……‘过来’?”

“我就住在二楼,上面有个两室一厅,不过其中一间我放了一些杂物,要住人,得收拾收拾。”

张涵墨眉开眼笑的,他说:“没问题,这两天手头上没什么单子,一下班我就过来。”

唐轲点点头,没说话,算是首肯。

吃完蛋糕喝完咖啡,张涵墨带着一脸笑意地走了,小陶过来收拾桌子,见到唐轲还坐在卡座里发愣,迟疑地在他对面坐下来,曲着食指在唐轲视线盯着的桌面上敲了两下。

唐轲抬起头看了小陶一眼,看到她说:“老板,怎么打从张先生来了之后,你就老魂不守舍的?”说完还用嘴巴朝张涵墨离开的方向努了努。

“大人的事情,小孩不要打听。”

小陶瘪了瘪嘴,一边擦桌子一边说:“老板,你就直说了吧,你跟张先生有什么恩怨,这往后他来的时候,我也知道该笑脸相迎还是冷眼相对啊。”

“行了,别耍贫嘴,好好干活去,等年终给你发红包。”

“谢谢老板,就知道你最好了。”

傍晚的时候,张涵墨果然如他所说的过来了,唐轲见他过来交代了小陶一声,直接带着张涵墨上了二楼。

楼梯在后面的工作人员专区里,张涵墨头一次进到这里,好奇地东张西望,虽然吃过这么多次的蛋糕,但是它是怎么做出来的,张涵墨还真是不太明白。

“你要是看了之后觉得满意,把房间收拾好了就能搬过来,这里的房租我都是按年来付,你要只是在这里过渡,等找到更好的房子就搬出去的话,我不收你房租,要是常住,你就交点水电费,楼上楼下的电表是分开的,上边是居民用电,下边是商业用电,一楼的不用你管,二楼的水电费我们平坦。”

张涵墨点了点头,准备开口,突然想起来自己跟在唐轲后边,自己说话对方听不到,于是伸手拉住了唐轲的手臂。

“怎么?”唐轲回过头,问了一句。

“房租也一块儿算了吧,我光给水电费,过意不去。”

“先看房子吧,说不定,你看不上呢。”

怎么可能看不上?张涵墨松开唐轲的手肘,讪讪地摸了摸鼻子。唐轲扭回头继续带路,背对着张涵墨的唐轲,脸上的表情略微有点奇怪,他想伸手触碰刚刚被张涵墨拉住的地方,却又担心被对方看到端倪。

只是这么正常的触碰,就跟过了电一样,会不会太夸张?唐轲想到这里不自觉地又小幅度哆嗦了一下,暗自提醒自己,今晚上应该纾解一下了。

冬天天黑得早,张涵墨下班之后路灯都已经开了,这个时候过来看房子也就只能看看户型,采光什么的只能靠猜。

但是不管采光风水或者户型好不好,张涵墨都不在意,他只是想找一个借口接近唐轲,近水楼台先得月是古人总结出来的精辟言论,就算现在唐轲还在犹豫,每天在他眼前晃荡,总有能打动他的一天。

“不错,我很喜欢。”

唐轲倚在门框边,看着在房间内上下打量的张涵墨,两个人视线对上的时候,都笑了笑,然后同一时间撇开眼睛。

“这里的东西也不多,不过,要是我住进来了,这些东西得搬到哪里去?”张涵墨为难地看着被堆了一地的书和杂物。

“顶头的那里有个三四平米的小储物间,当初觉得麻烦就没有把杂物搬过去,直接顺手就放在这个房间了。”

“那……今晚就开始行动吧,我也好早点搬过来。”

“行,我帮你吧。”唐轲点了点头,同意了张涵墨的说法。

张涵墨见唐轲说着就弯下腰包起一摞书,正准备开口拒绝,一转念,又把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这会儿让唐轲帮忙收拾屋子,到时候借着这个理由请他吃顿饭什么的,他应该不能拒绝吧?——by眼睛滴溜转的张涵墨

两个人前前后后忙了一两个小时,把房间整理了个七七八八,明天再来收一下尾就行。原先唐轲把这里租下来的时候,图的是个方便,他住的那个房间虽然比这个小,但是采光更好,所以他倒是把那边的次卧给选了,一股脑的把那边房间的东西搬了过来,眼下主卧归了张涵墨,东西却都是原先次卧里的。

之前住的可能是个一家三口,折叠单人床明显就是给小辈睡的,睡起来不甚舒服,但好歹长度宽度都够,又不用另卖,方便。另外空调、书柜和写字台应有尽有,只用添置一些小物件就行。

“东西挺齐全,我需要带过来的东西不多。”张涵墨拍了拍满是灰尘的手,扭头对上唐轲视线的时候,笑了笑说,“麻烦了你这么长时间,一起吃个饭吧?”

唐轲看了张涵墨一会儿,点了头。

即使做了四年的同学,张涵墨对唐轲的口味还是不甚了解,所以点菜的时候就有些捉襟见肘,还是唐轲给他解了围,跟他说:“按你的喜好来,我什么都能吃。”

张涵墨要是心眼粗一点,就直接应了,不过现在他做什么事情都是以唐轲为先,虽然他说了让张涵墨自己点,可是张涵墨还是把菜单递到了唐轲手上,让他自己来选。

唐轲偏爱酸甜口,点了一道糖醋里脊又点了一道酸辣包菜,把菜单又递回过去。张涵墨把这两道菜记住,然后一人点了一小罐汤,又点了一道荤菜,问唐轲够不够,得到了对方的肯定回答,张涵墨满意地把菜单还给服务员。

这是一家路边中等规模的酒店,正是吃饭的点,一楼大厅坐满了人,两个人被引到二楼的一个僻静角落里,一扇屏风把他们跟其他用餐顾客隔绝开,虽然外界吵吵嚷嚷的声音还是会传过来,却给了张涵墨一点心理上的宁静。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境发生了变化,张涵墨总觉得,现在的自己越来越希望跟唐轲独处,不愿意受到别人的打扰。

上菜之前,张涵墨帮唐轲拆开了消毒碗具,倒开水烫了烫,表情认真动作仔细,好像他不是在清理碗具,而是做什么科研项目。

唐轲垂下眼睛,嘴角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本来以为自己可以表现得更矜持一些,让张涵墨着急一些、殷情一点,往后能让自己占据爱情里的主导地位,彻底打破“谁先爱上谁就输”了的奇妙论题,可不知不觉的,自己的心就靠了过去,无论怎么故作矜持,都掩饰不了自己雀跃的心。

人多,上菜就慢,张涵墨向来不耐别人做事一拖再拖,可是今天,他巴不得菜上的能晚一点,再晚一点,好让他跟唐轲能多相处几分钟。

“晚上店里没有什么事情吧?这会儿正是饭点,吃饭的人有点多,饿了吗?”

“还好。”

“你高二退学之后,这几年都是怎么过来的?”

“去学了西点,然后自学了大学基础课程,通过介绍,去残疾人学校,学会了手语和唇语。”

“那这几年,也是通过看唇语跟别人说话吗?”

唐轲突然沉默下来,张涵墨意识到自己可能问了不该问的东西,正准备道歉,就听到唐轲轻声说:“这几年,我没有可以说话的人。”

这下,连张涵墨都安静下来了。

调皮捣蛋的孩子才能得到大人更多的关注,在张涵墨的印象里,唐轲是那种存在感很低,也不怎么在意别人目光的人,安安静静的,遇到什么事情都是自己解决,哪怕被同学欺负得再惨,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去老师那里告状。

也不知道这种近乎妥协的低姿态。是不是让别人误认为是默认了对他的欺压,结果变本加厉,更加肆无忌惮起来。相对的,唐轲也越发的沉默,也就只有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唐轲才会露出那个年龄段的少年该有的表情。

可往往这样,才让人心疼。

张涵墨强忍着涌上心头的酸楚,他伸手似乎想捂住唐轲放在桌子上交握的双手,结果才触碰上,就被唐轲猛得一缩握了个空。

“对……对不起。”张涵墨连忙道歉,唐轲的表情也有些奇怪,不像恼怒,更多的,是一种羞赧。

两个二十多的大老爷们,在面对爱情的时候,还比不上现在十几岁的初中生熟稔,实在是有些啼笑皆非。

有了这么个插曲,这顿饭吃起来难免沉闷,唐轲又是个耳朵不方便的,句子长一点,张涵墨就得连说带比划,别提多滑稽,后来两个人干脆安安静静地吃饭。

张涵墨在心里给了自己几巴掌,头一次约会——如果能够称之为约会的话——实在是太失败,要是唐轲挑剔一点,估计下次想要再约就难了。

张涵墨坚持把唐轲送回店里,小陶被迫加了一个小时的班,见到唐轲回来,眼睛都开始冒光。

“老板,你可算回来了。”

“辛苦了,回去吧,加班费我给你算在这个月的薪水里。”

小陶摆摆手说:“嗨,多大点儿事啊,就当我义务了。”

“给你打包的盖浇饭,在店里吃了再回去吧,我给你调杯奶茶。”

听到唐轲这么说,小陶就差没有热泪盈眶地抱上来了,她双手接过西红柿牛腩盖饭,兴高采烈地跑到卡座里坐好,拆开包装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看吃相应该是饿极了。

张涵墨有点失落,看着唐轲对小陶这么和颜悦色的,一股酸泡泡从心底升了起来,却又不能在面上表现出来,于是垂下眼睛不去跟唐轲对视。

“那……我先走了,明天见。”张涵墨耷拉着脑袋耸着肩膀,活像是被遗弃的小奶狗。

唐轲被他这么一闹,也觉得哭笑不得,等他反应过来自己抱住张涵墨的时候已经晚了,他跟被烫到一样松开手,却被张涵墨反手抱进了怀里。

张涵墨抱着怀里的人,突然有了一种全所未有的满足感,好像缺了一半的灵魂,在这个时刻被填满了。即使小陶就近在咫尺,看着两个大老爷们这么抱着少不了七想八想,他却什么都顾不上了。

想这么一直抱下去,再也不松手。

唐轲感觉到张涵墨埋在自己脖颈那里的头,呼吸打在自己的颈侧,强忍着战栗,舍不得推开又不能够继续这么下去,两难的境地让他浑身的寒毛都立了起来。

“我爱你。”张涵墨喃喃道,“要是你答应我了,我就一辈子都不放开你。”


评论
热度(13)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