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毒唐】师父是个渣!(47)

夙愿得偿的寒生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开心,他当然猜想过自己小号身份曝光的可能,但是从唐轲的反应中,他什么都看不出来。

每天上线照常组队,一起去清日常,有什么活动也总是撇开澜澈光他们俩自己做,就连马嵬驿这种自动开阵营的地方,都不分开。时间不充裕互相蹭牛车早完事早了,没事儿干就一起飞后山梯田捡物资,两个红名遥遥相对,特别的喜感,可都这样了,俩人还是形影不离。

来呀来追我呀从来不开口说让寒生转阵营,寒生也绝口不提这件事情。两个人的默契被糟蹋在这种地方真是让寒生有苦说不出。

众口相传的性别不同怎么谈恋爱到这里就衍生成了阵营不同无法当情缘,上到渊莫怕我是风帮主五毒扛把子,下到来呀来追我呀的师父澜澈,无一看好这种不知道相不相爱反正确实相杀的情缘关系。

可人家情缘,你一外人看不过眼,还能怎么着?自己憋着跟自己生气呗,难不成还能找个什么有碍观瞻的理由去棒打鸳鸯……鸳鸳?不没事找事吗?

再说了,五毒扛把子为自己的事情已经烦得直挠头了,就算上游戏也顾不得跟来呀来追我呀上思想政治课,屁股后边跟着一个紧追不舍的嗜血猎手呢。

怪就怪在,澜澈也来得少了。

往常澜澈一进队,寒生就觉得自己像个外人,他们说的话题自己没法接口,他们抖的包袱自己听不懂。

现在不了,来呀来追我呀变得注意他的感受,跟澜澈说话的时候还时不时提及自己,让他加入到两人的谈话中,到后来干脆调了个个,变成澜澈根本插不进他跟来呀来追我呀之间了。

自知脸皮还没有厚到能心安理得当800W电灯泡,干脆连队都组得少了,队伍里常年就寒生跟来呀来追我呀两个人,但就是这种局面让他更加忐忑不安。

来呀来追我呀真的已经放弃鸦渡,全然不在意他了?

这段时间,也就澜澈记起来的时候会去小遥峰找找鸦渡的晦气,至于来呀来追我呀脸面都不露,当游戏里响起近战的噔噔声,不用切过去就知道又是澜澈。可不呢嘛,来呀来追我呀还好生生地跟他组着队,离他不过3尺,

比特洪流组成的世界里,每天都有无数的事情在发生,有趣的无趣的,被人津津乐道的,总是曝光率高喜闻乐见的,鸦渡作为一个过气了的三线人头狗,已经没有人谈起了。

多数时候,鸦渡也就一个亮在别人好友列表的符号,不管什么频道都鲜见他的踪影,可谓是应了那句话:有些人活着但他已经死去。

【帮会】嗜血猎手:鸦渡这段时间干什么去了?人还在小遥峰,但是发给密聊给他,半个多小时不见回

【帮会】请叫我红领巾:哎,你不说起鸦渡我都快忘了这号人了

【帮会】飞亮:呱呱和李长慕相继删号,我觉得鸦渡算是生无可恋了

【帮会】恶人谷杂货商:那个突然蹦出来叫来呀来追我呀的炮萝不是进了渊莫怕我是风吗?他应该是呱呱小号吧

【帮会】嗜血猎手:我问过扛把子,但是他不喜欢说这个,总是三缄其口

【帮会】糖醋里脊肉:帮主,你现在还老是私下暗戳戳地跟扛把子联系?

【帮会】请叫我红领巾:什么叫暗戳戳?帮主那是光明正大地追求,你见过帮主给谁炸过海誓山盟,52013.14J得换多少个真橙能骗多少位无辜少女

【帮会】嗜血猎手:越说越偏,不是聊鸦渡吗?

【帮会】恶人谷杂货商:我们对帮主夫人比较感兴趣

【帮会】嗜血猎手:八字还没一撇,别惦记了

【帮会】飞亮:竟然是真的!?猎手你真的准备追扛把子?

【帮会】请叫我红领巾:#鄙视你这反应不是慢半拍而是慢一个世纪吧,我们这段时间什么日常都跟渊莫怕我是风的人掺杂着组团你没看到啊?

【帮会】飞亮:我以为这只是为了抹平两帮之间的恩怨,沟壑变平原

【帮会】柏拉图懂屁爱:什么乱七八糟的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扛把子他不会这么轻易松口的吧?我看渊莫怕我是风那些人对我们帮都挺敌视的

【帮会】恶人谷杂货商:你们思考的重点竟然不是帮主夫人是男人,这发展是不是有点不对?

【帮会】柏拉图懂屁爱:剑三男女一比一,一对百合一对基,都这年头了,只要喜欢上,谁还管你是男是女是人妖还是妖人啊

【帮会】嗜血猎手:越说越没谱

【帮会】糖醋里脊肉:虽然说渊莫怕我是风里扛把子是帮主,但是话语权已经被一干副帮瓜分,跟我们结为同盟到现在都没通过,想要俩帮帮主当情缘?简直是痴人说梦

【帮会】请叫我红领巾:不要这么说嘛,给帮主一点信心,让他感受一下充满爱的人间呀#欣喜

【帮会】嗜血猎手:……

【帮会】糖醋里脊肉:好啵

【帮会】糖醋里脊肉:如果李长慕没有跟呱呱打删号战,鸦渡还是他的师父,大家在一起和和美美,说不定五毒扛把子就是我们的帮主夫人了口牙#欣喜

【帮会】嗜血猎手:…………

【帮会】请叫我红领巾:我并不是让你往猎手的伤口上撒盐

【帮会】请叫我红领巾:算了,让他看清现实也好

【帮会】嗜血猎手:………………

【帮会】恶人谷杂货商:我开始相信我们帮主是捡来的这一言论了#蜡烛

五毒扛把子在渊莫怕我是风帮会频道接受五字ID三姐妹的洗脑,让他认清当下现状,不要认贼做夫,冲冠一怒为蓝颜对俩人的感情发展同样不看好,如果中间没有这么多乌七八糟的事情,俩个人情投意合还哪轮得到他人置喙?之前那么长的时间不发生点生命的大和谐,偏偏在要在这种见面只能黑着脸的时候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只能说身在美利坚帝国的李长慕真是埋着也中枪。

五毒扛把子和嗜血猎手的情路坎坷,寒生跟来呀来追我呀没有这样的烦恼,可是寒生烦恼的就是为什么没有这样的烦恼?!这跟他最初设想的完全不一样啊!

【队伍】寒生:师父,为什么你现在都不去小遥峰了?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就像你到现在还改不了口叫我亲爱的一样,很多事情是没有这么多为什么的

披着寒生皮的张涵墨沉默了半晌,非常认真地思考了这句看似很有深意的废话,最终不得不承认,它就是句废话。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说真的,你真的打算一直喊我师父?

【队伍】寒生:喊习惯了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大笑

说完这几句话之后,寒生不说话了,整个晚上都显得异样的沉默。来呀来追我呀倒是玩得很开心,这种心情大概就是——看到你过得不顺心我就放心了?

张涵墨是真的纠结了,按照澜澈的说法,唐轲喜欢了自己五年,可是不管是去店里还是在游戏里,他都没有明确的表示过。

当然,呱呱其谈那些跳脱的行为不能算,谁知道什么时候是真的什么时候是假的?!当初还信誓旦旦地说要给鸦渡生猴子呢,转眼就跳崖了,练了个小号不说,完全跟过去那个呱呱其谈划清界限。

不对,也不算全部划清,至少他还愿意认回渊莫怕我是风的人,张涵墨脑子再一转,想到飞越疯人院那群人对他的维护,当即明白,被唐轲从跟呱呱其谈过去紧密相连的人事中划出来的,只有鸦渡一个人。

想到这里,张涵墨嘴里一阵发苦。

【密聊】澜澈悄悄地说:张涵墨那傻子还没琢磨过味来?多蠢!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精分这门技能还是没有练到家,今天还问我为什么不去小遥峰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是不是傻?真人在这边,我没事跑那边去看什么挂机的号

【密聊】澜澈悄悄地说:……突然有点心疼他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鄙视心疼他又不是你的事情,你上赶着着什么急?

【密聊】澜澈悄悄地说:别玩啦,说开算了,你们一个删号一个类似删号,一个建小号隐匿身份另一个也来建小号打探隐匿的身份,身边的人都要被你们玩死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现在不是我想玩,是他要玩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好好一件事情,你说来我店里坐下来跟我说清楚讲明白不就好了嘛?非得在游戏里建一个小号,你建小号就建吧非得拜我为师,行,你拜,拜完好好玩游戏啊,偏偏又闹出幺蛾子说要跟我情缘,行,我跟你情缘,这会儿又开始郁闷我怎么不去小遥峰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我都有情缘了,我还去小遥峰干蛋呐,戴上一顶青翠欲滴的帽子就是他毕生所求?

【密聊】澜澈悄悄地说:下边玩游戏上边被仇杀的不都是一个人吗?哪有什么绿帽子不绿帽子一说?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你知道他是鸦渡,我也知道他是鸦渡,但是别人不知道他是鸦渡啊,说不定他自己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鸦渡了

【密聊】澜澈悄悄地说:等我捋捋……

说着澜澈还真就不说话了,大概过了七八分钟,那边才无可奈何地继续密聊。

【密聊】澜澈悄悄地说:捋不清楚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鄙视

【密聊】澜澈悄悄地说:我已经说不清楚你们谁比谁精分了,这句话我需要好好消化一下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他自己都没闹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我在这边干跳脚也没用,既然他喜欢演我就陪着演下去就行了,倒是你,别给我拆台啊,估摸着也就我们俩知道他是鸦渡的事情

【密聊】澜澈悄悄地说:我说爷爷,这事儿我还能往哪儿说啊,我能是这么八卦的人嘛?向来只有别人开帖子八我,从来没有我上贴吧树洞谁啊。祖宗,我不怕别的,就怕你们这么互相折磨着试探着,两个人的感情就黄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放心吧,要是真说开了,顶多是走了些弯路,就算给以后的风调雨顺打个基础吧

【密聊】澜澈悄悄地说:那你们为什么就不能摊开来说?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我爱他,没错,不然,我能想这么多弯弯绕把他带我我身边吗?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可他爱我吗?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杜岚,我不敢问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打从我从家里出来,能够自己赚钱养活不用看别人脸色之后,我就没怕过什么事情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我用业余时间学习唇语手语,给自己多留一条后路,现在我是没有聋,可保不齐以后呢?我跟普通人不一样,你不嫌弃我,别人呢?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我抑郁的那两年,是靠着他走出来的,他是我那个时候手里边最后的一根稻草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可是,向来只有人凭自己的意识去抓稻草的,没有人问过稻草愿不愿意被抓,要是最后,这一切都只是我自己一厢情愿呢?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说真的,我怕。我怕从头到尾都是我想多了,他可能只是觉得对不起我,想替李长慕偿还他过去犯下的错误

【密聊】澜澈悄悄地说:不可能!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这个世界,向来不吝于用最黑暗的一面对待我,只要张涵墨不亲口说出来,我就会傻一辈子

杜岚突然发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从头到尾,他都没有跟唐轲说过,其实张涵墨已经知道了他是喜欢自己的,而身为鸦渡的小号,寒生会提出情缘的要求,自然不可能是对唐轲全然没有意思。要扯上“偿还”这种无厘头的理由实在无法令人信服,局外人都能看清楚的事情,当局者唐轲却认不清,不为别的,只不过是对自己的不自信。

唯一被蒙在鼓里的,竟然是唐轲?!


评论
热度(12)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