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毒唐】师父是个渣!(46)

去他娘的山人自有妙计!

澜澈打从得知来呀来追我呀口中的妙计是什么之后,恨不能够现在就插上翅膀飞回A市,把他给胖揍一顿。

太不给人省心了!

他身体是进化到公元后了,可脑子还留在西元前,没进化完全!这行为已经不是精分两个字能够解释得清楚的了,完完全全就是脑子有洞多如藕,哪怕跑到淤泥里打一圈滚,也不定能填满。

澜澈左右想不过,又进了来呀来追我呀的队伍,顺便要来了队长,把组里那个碍人眼的东西给踢了。来呀来追我呀笑嘻嘻的,也没有责怪他的行为,俨然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你自己就是戏里的角儿,还摆出看热闹的脸,能不能好了?

【队伍】澜澈:你觉得你是不是需要解释一下?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这才到哪儿,不着急,等你到后边实在看不懂了,我再跟你细细讲来

【队伍】澜澈:唐轲,我当初相信你自己能处理好这件事情是我眼瞎,不管,反正他是骡子是马,你都不能随便溜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我说杜岚,你就是喜欢瞎操心

【队伍】澜澈:怎么叫瞎操心?明知道前面是火坑,还看你眼睁睁跳下去就是深明大义?不好意思,我是凡人,做不到观棋不语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在没看懂下棋人的意图之前,我觉着,你最好还是不要说话了,省得被人打

【队伍】澜澈:嘿,到头来怎么变成你数落我的不是了?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他喜欢玩小号,我们就陪他玩呗,反正论精分,我是鼻祖,他连小拇指都算不上,哪怕是闹翻了天,他也逃不出我的五指山

【队伍】澜澈:你就不担心一个没注意捅了娄子,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队伍】澜澈:……你这还不叫强求?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此乃智取

【队伍】澜澈:不不不,这是不要脸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知我者莫若澜澈也

【队伍】澜澈:去你的,说几句文绉绉的好听话我就不骂你了?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我都折腾了五年了,不差这最后一段时间

是哈,在张涵墨不知道的时候,唐轲就陷进去了,等张涵墨恍悟过来,唐轲早在泥沼里游了百十个来回,现在看来,张涵墨对唐轲也不是个无情的,只是太过被动,而且傻。

被动总能被逼着主动,可是傻……真的是硬伤了。

杜岚觉着自己完全是剃头的挑子——一头热,自己都急得团团转了,唐轲还没有会过来,张涵墨也是,既然有这心思,干脆直接上门说开不就好了?在游戏里玩什么“爱你就要追到你,哪怕师徒也没关系”?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对了,这段时间,可以不用这么密集地加鸦渡仇杀了

【队伍】澜澈:凭什么?!寒生我动不得,他鸦渡我都不能杀了?哪国的道理?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又不是不让你杀,只是不要这么密集的杀

【队伍】澜澈:我现在都恨不得杀的他站不起来?密集?我现在才明白过来,一天杀他一次是我太心慈手软妇人之仁了!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你还想不想我以后有好日子过了!我爹不疼娘不爱的,想找个知冷知热的体己人你还要从中作梗?

唐轲这话一出来,那头的杜岚当即没了声音。

纵然是这些年唐家和杜家没有了来往,那些三姑六婆街里街坊聊天时候,还是有嘴碎的人会提及一二。大儿子可怜耳朵聋了不说还被家里的人嫌弃,可好了吧,想尽心思生的二胎是个姑娘,往后还是得靠着那个耳聋的儿子养老送终,人在做天在看,有生闺女的本钱还不如东拼西凑把儿子的耳朵给治好咯,舍本逐末哪里是个什么长远之计?

杜岚当初得知唐轲爸妈带着他上省城上首都治耳朵回来,没按着医生提议的那样做手术而是决定生个二胎的时候,气得肺都炸了,养一个女儿从出生到成年,花的钱难道比把自己儿子的耳朵治好还少?

后来杜岚从他妈那儿得知,手术确实是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但是成功的几率却不是百分之百,什么事情都有风险,没从手术台下来,谁也说不准,况且就算从手术台下来了,后期会是个什么情况,也没人敢打包票。

聪明人喜欢豪赌,老实人则乐意本分,没有孰是孰非一说。日子都是人过出来的,百样人才能活出人生百态,唐轲爸妈没有一掷千金豪赌的胆识,规规矩矩按部就班地挑了一条捷径走,除了唐轲,所有人都讨了巧。

这事要是发生在别人身上,杜岚听听就过了,最多就是在心里唏嘘一下人事不公,可偏偏是唐轲,可偏偏这事情的源头是他妈妈,剪不清理还乱。

单只是多年追妻,杜岚尚可以指一下手画一下脚,但要是扯上了这档子事儿,他也只能偃旗息鼓不声不响了。

愧疚。

唐轲的耳朵是堵在杜岚心里的一根刺,随着年月都跟肉长到一块儿了,别说拔了,就是碰一碰都痛。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嗨,我就这么一说,你别往心里去

见杜岚不说话,唐轲也明白过来,自己这说者无心,听者却是有意,估计又进入了“每日三省吾身”的境界,一时半会出不来了。

【队伍】澜澈:是我的不是,你放手去做吧,我不说了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往后你要是再用这种口吻说话,我看我们还是恢复到之前的关系吧,这种朋友做了没意思

【队伍】澜澈:……

【队伍】澜澈:别别别,不说了不说了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那就……初步达成共识?

【队伍】澜澈:必须达成

过了好一会儿,澜澈琢磨出味儿来,发一句:

【队伍】澜澈:我原来怎么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抖M?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翻滚吧牛宝宝#鄙视#刀

虽然过程跟来呀来追我呀想的大相径庭,但是结果还挺好,至少初步达成一致,不管接下来他怎么折腾,澜澈都只能苦着脸举双手赞同,所以当来呀来追我呀放出要跟寒生情缘的消息时,渊莫怕我是风众人纷纷表示如遭雷劈,世界变化太快,他们有点玩不来。

【帮会】五毒扛把子:等等,我要是理解的没错,你是说你要跟你徒弟情缘?

【帮会】腿短怎么办:这年头,三个玩家里边四个有情缘,已经不算多大事儿了,关键的是,你跟他才认识多久,这就情缘呀?

【帮会】无敌不会下:难道重点不是俩都是男的?

【帮会】腿短怎么办:男的才喜闻乐见!这年头谁还看异性恋呐?

【帮会】追命要读条:师弟,还是不要跟师父讨论这种事情了,师兄的前车之鉴在这里。希望你永远不要懂什么是攻受、年下,菊花只是一种花,黄瓜也只是一种瓜,play只是一个英语单词,嗯嗯啊啊也只是语气助词

【帮会】无敌不会下:……

【帮会】腿短怎么办:#害羞

【帮会】西西:呱呱原来不是追着那个什么鸭的满世界跑吗?

【帮会】腿短怎么办:要我说,寒生比鸦渡好多了,至少他没有一个叫李长慕的发小

【帮会】燕姐:要我说,鸦渡其实也没做错什么,要是这事搁我身上,我也会选择发小,毕竟这只是个游戏,得罪一个二次元连面都没见过的总比伤了自己朋友的心来得强

【帮会】腿短怎么办:说是这么说,谁让呱呱是咱们的人呢?帮亲不帮理,护短不护长

【帮会】五毒扛把子:猎手也为难啊,一块玩了这么久,不可能没感情,只是李长慕做的太过,不然他有不偏袒的道理?

【帮会】无敌不会下:各有各的想法,既然李长慕已经删号,鸦渡也不下小遥峰,这件事情就算过去吧

【帮会】追命要读条:我还是比较关心寒生是怎么把呱呱追到手的

【帮会】腿短怎么办:而且寒生还一满级就退帮入浩气了,这是怎样的一种大无谓精神?为了以后闹矛盾的时候方便击杀自己解气,干脆连杀气值这种小事情都考虑到了,只求杀的痛快不留一点后患,真·汉子!

【帮会】五毒扛把子:我还是觉得别扭,呱呱当初跟李长慕小遥峰一战,因为看到那颗真橙和系统自动弹出的情缘消息都甘愿自动删号,就算说死了心,也不能这么快就接受寒生啊,这里边真的没有猫腻?

【帮会】来呀来追我呀:哪有什么猫腻?不过是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帮会】五毒扛把子:#鄙视我能信?

【帮会】来呀来追我呀:你会信的

【帮会】腿短怎么办:这寒生到底什么来头?真是第一次玩游戏的小白?

【帮会】来呀来追我呀:可能吧

【帮会】腿短怎么办:你都跟人情缘了,这会儿问你对方什么情况,你竟然只能回答出一个“可能吧”?就算两个素不相识的人见面相亲也得提前知道对方家里的大概情况吧

【帮会】来呀来追我呀:#害羞现在还没想的那么远呢,相亲什么的,羞死人了

【帮会】腿短怎么办:#鄙视

【帮会】五毒扛把子:呱呱,上次平白无故来了那么一遭,这次就算是多留个心眼也好,多替自己想想,虽然冠上了情缘的名头,但是说到底心是自己的,一个游戏而已,没必要投入这么多感情

【帮会】来呀来追我呀:我知道的

【帮会】腿短怎么办:诶对了,扛把子,猎手打从那之后就没有跟你联系了?

【帮会】五毒扛把子:没有!!!

【帮会】腿短怎么办:#鄙视真没有?

【帮会】五毒扛把子:没有没有我说没有就没有

【帮会】五毒扛把子:……不是在说寒生和呱呱吗?怎么突然扯到我了?

【帮会】无敌不会下:我师父就是问问,你这么大反应干什么?#鄙视

【帮会】追命要读条:师弟,这你都看不出来,著名典故——《此地无银三百两》呗

【帮会】五毒扛把子:……

【帮会】来呀来追我呀:所以帮主,刚才的那番话是出自你肺腑?

【帮会】腿短怎么办:“说到底心是自己的”?

【帮会】追命要读条:“一个游戏而已”?

【帮会】无敌不会下:“没必要投入这么多感情”?

【帮会】五毒扛把子:没有的事情,不要捕风捉影!

【帮会】腿短怎么办:我们还什么都没说呢,帮主#鄙视

【帮会】追命要读条:我们只是在重复您说的话啊,帮主#鄙视

【帮会】五毒扛把子:你们够了!

有情缘的人都一样,没情缘的人却各有各的心酸。

五毒扛把子跟嗜血猎手究竟是怎样一番孽缘,渊莫怕我是风和冲冠一怒为蓝颜的人都不得而知,当事人都支支吾吾呢,旁的人哪里能摸得清?

唐轲不管是作为呱呱其谈还是来呀来追我呀,实力摆在那里,也确实不是个缺心眼的,渊莫怕我是风的人虽然觉得他这么突然就跟寒生结成情缘,但是说实话,怕他吃亏的情绪还没看好戏来得强烈,但是五毒扛把子就不一样了。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五毒扛把子是个明白人,可实际上连来呀来追我呀一半机灵都没有,嗜血猎手是个什么人渊莫怕我是风的人只是一知半解,最近距离的接触就是帮战之后,过来跟渊莫怕我是风的人道歉,勉强点亮了“敢勇于站出来承认错误”的成就,让渊莫怕我是风的人心里稍微好想了那么一丁点儿。

又看不到脸,就算是说开了花又怎么样?居心叵测的又不会在脸上写着“我是坏人”。

【帮会】腿短怎么办:扛把子,说老实话,你要是跟猎手当个泛泛之交,我们没意见,但要是说你决定跟他情缘,我们不大看好

【帮会】五毒扛把子:我!跟!他!没!有!情!缘!

【帮会】来呀来追我呀:是现在没有,还是以后都不会有?

于是,五毒扛把子不说话了。

【帮会】腿短怎么办:扛把子,你要跟人情缘,不管是男的女的我们都没有意见,这毕竟是你私人的事情,可是你不要太轻信他人,我跟你认识也有三四年了,不希望你在这种事情上栽跟头,就冲你是我朋友,我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你受伤害

【帮会】五毒扛把子:我会认真考虑

【帮会】来呀来追我呀;猎手还是挺靠谱的

【帮会】腿短怎么办:就算是现实,都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更何况二次元?

【帮会】五毒扛把子:我明白了,放心吧

【帮会】腿短怎么办:不管你最后考虑的结果是什么,我们都支持你,大不了等你真的扛不住了,我们举帮出动跟蓝颜杀个不死不休

【帮会】来呀来追我呀:我还是觉得能成

【帮会】腿短怎么办:#鄙视还是先把你自己的那档事捋清楚吧

【帮会】来呀来追我呀:#大笑


评论(1)
热度(15)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