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毒唐】师父是个渣!(45)

不是唐轲脸大,你要说寒生是对着呱呱其谈高谈爱意,他还勉强能相信,毕竟呱呱其谈的强力是很多人有目共睹的,虽然前期清奇的画风深入人心,但是却没有多少人能够否认他在卸掉伪装之后的魅力(?)。

可是来呀来追我呀有什么?一个大神师父,一群大神票友?当时澜澈可就站在他边上,要是寒生是通过向来呀来追我呀表白达到吸引澜澈的注意,这圈子也绕得忒大。

不过,这确实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队伍】澜澈:很好,你的徒弟已经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你这么一说,我觉得这个徒弟很有可能是喜欢你,为了引起你的注意,才在你面前说要当我情缘

【队伍】澜澈:……没事吃点药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不然这么私密的事,不单独跟我说,偏偏你在场的时候说出来

唐轲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说不定寒生刻意接近他,就是为了跟澜澈搭上线,不然以寒生这种高冷性格怎么可能对来呀来追我呀这种画风也不太对的账号产生“这个玩家萌萌哒,我要跟他情缘”的想法。

【队伍】澜澈:唐轲,把你的脑洞堵堵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大笑

【队伍】澜澈:好好想想要怎么解决这件事,不能真的养虎为患吧?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我能处理好,放心

【队伍】澜澈:我怎么可能放得下心,打从知道你喜欢男的,我这颗心就是悬着的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就算你悬着我也不会喜欢你,死心吧#大笑

【队伍】澜澈:#鄙视你要是喜欢我我倒是省心了,都用不着你亲自上阵,我自己就把自己掰弯了给你用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怎么用?#惊恐

【队伍】澜澈:……闭嘴吧你就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OxO

【队伍】澜澈:你准备拿你那徒弟怎么办?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哥哥我有的是办法对付这些爱慕者

【队伍】澜澈:比如装小白?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

【队伍】澜澈:再比如删号?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

【队伍】澜澈:再再比如删号之后建小号?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

【队伍】澜澈:需要我继续说吗?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还是不要了吧

谈判宣告破裂,来呀来追我呀不愿意让澜澈用暴力手段对付寒生,澜澈也不愿意来呀来追我呀跟一个对他居心不轨的人长时间呆在一起,出发点都是好的,但是南辕北辙,说不到一块儿去。

寒生两天时间从37级升到了现在的64级,并且还在工作室的大田螺的带领下闷着头朝70级狂奔而去,不出五天,顶破天一周,满级妥妥的。

现在没满级我奈不了你何,等你满级了,看我不折磨死你。——by咬牙切齿打着坏主意的澜澈。

寒生做任务不太熟练,五毒群怪技能又少,一个个上debuff能把人憋死,关键越到后边需要杀的怪越多血量越厚,你一个蝎心还没有读完条,那边红名怪已经围过来一人一刀把你砍死了。这还不算完,碰到需要借助外物才能杀怪杀完怪才能捡物资的任务,更是做的奇慢无比,玩得人分分钟都要开始怀疑人生。

70级到80级,80级到90级,从白龙口出发,途经融天岭、黑龙沼,路过马嵬驿,战乱·枫华谷,终于在战乱·长安满级落脚。一路看过青翠欲滴的丛林也路过岩浆灼灼的诡地,遇到过拼死护国的天策儿郎也遭遇了贪婪狡诈的狼牙军,那些过去不曾注意的风景和剧情突然就艳丽鲜活了起来,就算是自己摸爬滚打着玩了两号的唐轲,都慢慢咂摸出新滋味来。

这几天,来呀来追我呀一直跟在寒生身边,徒弟要杀怪的时候一个天女散花过去,几秒钟搞定,根本不劳寒生费劲巴力地自己砍怪,要是任务轻松不杀怪只需要捡物资,他就在旁边杀怪玩,还能顺带着给寒生捡点经验,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这边来呀来追我呀跟寒生一起打怪升级顺便增进感情,那头澜澈被高冷鸡不搅基拖着在帮会领地跟那些新进帮的玩家切磋练手法,两个人的交流不知不觉的就少了,之前上线就组一块儿去,现在组里多了一个外来人口,很多话不方便说,澜澈干脆也就不跟他组队了,有什么事情直接密聊。

当然,虽然这种不组队的行为算是他首肯了的,但是澜澈还是在心里给寒生狠狠记了一笔,现在他都快满级了,也是时候把他加入仇人列表了,以前没满级说他澜澈欺负人,君子报仇一周不晚,他都给了寒生满级的时间,这往后,就不愁没有让他跪着喊爸爸的办法了。

澜澈心里头的这些小九九,根本瞒不过来呀来追我呀,但是他根本没放心上放,要是寒生以后玩的是pvp,能让澜澈带着pk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虽然他五毒也玩了一段时间,但毕竟唐门才是他的本家,他那三脚猫的功夫全都是跟着澜澈学的,要他教肯定没有澜澈本人亲自教来的效果好。

【队伍】寒生:师父,我要满级了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满级之后才算是正式开始接触这个游戏,别骄傲自满,这怪都还你师父父我给你打的呢

【队伍】寒生:等满级之后,师父会跟我情缘吗?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天下何处无芳花,干嘛单恋一棵草

【队伍】寒生:我喜欢绿色植物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徒弟弟,没事记得多吃药

【队伍】寒生:师父我是认真的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徒弟弟,为师也是认真的

【队伍】寒生:你要怎么才可能接受我?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队伍】寒生:怎么就不可能?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因为我们画风不同#大笑

【队伍】寒生:湿乎乎,我会变成跟你一样的画风的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在你没能够打败我之前,还是正常点吧,我担心你在野外别人追着打

【队伍】寒生:……

像寒生这样,一玩游戏就求情缘的,不是初中生就是小学生,来呀来追我呀觉得有点头疼,偏偏他又是自己玩这个游戏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第一个徒弟,近来整天围着他转,多多少少有点感情,除了这个问题两个人意见完全无法统一,在别的地方,寒生还是挺让人省心的。

奈何这个不可调和的矛盾是眼下唐轲最不想面对的,他自己的那档子事儿还没顺清楚呢,这枝节横生的,还让他怎么好好谈恋爱?

所以啊,唐轲现在只想快点把寒生拉扯大,好让他能独当一面,这普通师徒一出师,就跟剪断了线的风筝一线,时间长了,慢慢就飞远了。

呃……但愿如此?

【密聊】澜澈悄悄地说:你那徒弟最近还叫嚣着要你当他情缘?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还好还好

【密聊】澜澈悄悄地说:此人多半有病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怎么说我徒弟呢?

【密聊】澜澈悄悄地说:他快满级了,等他满级之后,我会教他一些做人的道理,也算是尽尽我这个当师祖的本分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好好的话好好说,好好的架好好打,别过分

【密聊】澜澈悄悄地说:放心,我有分寸

然而,不等澜澈想好怎么才能“有分寸”并且多快好省地把寒生逼出游戏,对方直接先下手为强了。满级之后果断出师没求着当亲传不说,退帮、入浩气这动作简直一气呵成,行云流水,纵然是想了千百种迎敌之策的澜澈也只能干张着嘴巴瞎瞪着眼。

你不是要加仇杀吗?现在他野外直接红名啦,连击杀都不涨杀气值啦,简直圣母max。

你要打左脸?行,打吧。过瘾吗?要不,干脆我把右脸也伸过来让你打?

【队伍】澜澈:你教的?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冤枉!我是这么有慈悲心的人吗?

【队伍】澜澈:确实不是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

【队伍】澜澈:你怎么一个没看住,让他加浩气去了?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更冤枉!我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入的阵营

【队伍】澜澈:他是你仇家派过来阴你的吧?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在点开好友列表并且看到“对立阵营无法查看对方所在地”几个字的时候我确实是这么想的

【队伍】澜澈:可是?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可是我发现他顶着浩气盟的阵营,却还是能像往常一样出现在我边上,就算没组队也能找到我,还次次不落的时候,我觉得我思考的方向偏了

【队伍】澜澈:所以?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所以他一定有另外一个号,一个加了我好友并且对我的行踪非常了解的号

【队伍】澜澈:于是?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于是你没有想到谁吗?

【队伍】澜澈:你的仇家太多,一时半会儿我还真想不出来会是谁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你也是我仇家派过来的吧?

【队伍】澜澈:你见过我这么风流倜傥的反派吗?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聊不下去了

[澜澈]被你请出了队伍,你所在的队伍解散。

[澜澈]邀请你组队。

【队伍】澜澈:好好的话好好说嘛,动不动就踢人,跟谁学的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你于是出来了吗?

【队伍】澜澈:本来没有于是出来的,但是一看你的反应,于是出来了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于是?

【队伍】澜澈:这也精分得太厉害了吧!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是呀,我差点以为这个号是我精分出来的了,太可怕,简直就是世界上另一个我嘛,怎么可以精分得这么出众

【队伍】澜澈:#鄙视所以你决定怎么办?当着渊莫怕我是风全帮老少爷们的面戳穿他,还是暗戳戳的背地跟他周旋?

【队伍】来呀来追我呀:山人自有妙计


评论(1)
热度(9)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