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毒唐】师父是个渣!(41)

来呀来追我呀在飞越疯人院接力式的强拉硬扯下,以每天一级的速度固定增长着,终于在一个星期后突破了九十大关,成功从澜澈手下出师。为了短期之内快速弄出一套能够见人的pvp装备,来呀来追我呀一个猛子扎进了JJC和战场,这种勤恳的态度得到了马嵬驿护镖队伍的大力赞扬。

——只要丫不带着飞越疯人院一群疯子过来扫荡马嵬驿,我们浩气还是挺强力的嘛括弧笑。

——没看到那个小炮萝的马嵬驿特别的安乐祥和,在这个腥风血雨的江湖呆久了,偶尔也想尝试一下安安心心护镖、放放松松任务的小清新模式,我们恶人也不全都是些好战分子呀#欣喜

在马嵬驿的浩气恶人敲锣打鼓庆祝送走这尊大佛的同时,战场和JJC迎来了它的黑色星期五,厮杀场面及其惨不忍睹。一个喜欢满场乱窜,躲这里来一炮藏那里射一箭深得澜澈真传的来呀来追我呀就够人受了,偏偏他一来屁股后边还跟着一票的飞越疯人院里的大神,美名其曰:关爱小号健康成长。

去你他妈的关爱小号健康成长,你怎么就不关爱关爱浩气健康成长?他都被澜澈交成这样了还需要怎么关爱?我们读书少可不禁这么骗,这团队配置放哪个服有浩气能打得过?!

虽然在周末大攻防有点向浩气一边倒的味道,但是在战场里,两个阵营还算平分秋色,胜率差不多五五分成,但这是在浩气玩家没有跨完图就对上一群如雷贯耳的名字的前提下。

这个游戏也太难玩了!怒A!

为了拿到每日战场首胜任务的奖励,就算不怎么喜欢pk的休闲玩家也会进来打几场混个战阶威望杀杀时间,结果个个都是站着进去躺着出来,无,一,例,外。

霎时间,饿殍满地哀嚎遍野,浩气玩家都跑世界哭诉去了。

【世界】割鸡割鸡:我就想问问今天浩气还有可能拿到战场首胜吗?

【世界】阿蠢:#大笑心疼二少

【世界】就决定是你了:头一次参加这种碾压式的战场,爽爽爽!

【世界】来一炮:放战场浩气一条生路!

【世界】好哥哥来一发:我躺在复活点根本站不起来#流泪

【世界】轩畅:带帮里小号混战阶,多担待

【世界】腿短但会旋转:#鄙视轩大大这么睁着眼睛说瞎话真的好吗?那个小炮萝头顶上根本没有你们飞跃疯人院的名字

【世界】互撸娃:[来呀来追我呀]的人是属于全服玩家的,他只有心是属于我们飞越疯人院的#亲吻

【世界】怪来你先上:谁想要这个奇葩的人了!你问过我们了吗就帮着做决定!

【世界】东哥儿:#大笑我们疯人院做事从来不需要过问谁,不服吗?来打一架呀

【世界】中二拯救世界:#流泪对这个拳头就是一切的世界绝望了

飞越疯人院举家入侵战场的直接后果就是,当天战场根本排不进去。

打战场都是奔着赢去的,飞越疯人院的玩家杵在那里就相当于宣判了浩气的必然失败,这种不管是实力、气势都毫无胜算的战场谁乐意去?还不如去马嵬驿收几个恶人人头解解心头之愤来的爽快。所以,明白飞越疯人院的神经病不是赢三场就走人的混任务之后,浩气宁可放弃今天的首胜任务也不愿意带他们玩。

就是这么的有态度!

见此情形,飞越疯人院又浩浩荡荡地往JJC去了,战场排队怕你浩气不来人,JJC可不怕,大不了自己帮的人对刷呗,于是在大家友好的交(dou)流(ou)下,来呀来追我呀的分值飞速上涨。

见来呀来追我呀的贡献值混得差不多,队伍就散了,野外巡山的巡山去,蹲点杀小号的杀小号去,副本开荒的开荒去,只剩下几个高层人员还组在一起,有一茬没一茬地聊天。

【团队】互撸娃:澜澈,你这徒弟怎么还不入帮会?

【团队】澜澈:他喜欢去哪儿就去哪儿,随他

【团队】东哥儿:#鄙视怎么不见你对我们这么宽容

【团队】澜澈:#鄙视你是我徒弟?

【团队】东哥儿:#鄙视我倒是想,关键是你收吗?

【团队】澜澈:不收#大笑

【团队】东哥儿:#鄙视

【团队】轩畅:澜澈你这徒弟名字太别扭,怎么喊都不对劲,来呀,来追我,追我呀,来追,小来,小呀,小追,小我?#呆

【团队】来呀来追我呀:#害羞轩畅大大可以喊人家家小呀呀的嘛

【团队】轩畅:……突然想起来我好像要去巡山,先退了#大笑

【团队】东哥:……突然想起来我家衣服没有收,先退了#大笑

【团队】互撸娃:……突然想起来我家孩子奶没喂,先退了#大笑

眼见着团队退得差不多,澜澈干脆手动把闲杂人等给踢了,清得只剩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澜澈开口了。

【团队】澜澈:你还是不准备进疯人院?

【团队】来呀来追我呀:不去了,反正就算人在别的帮,也能跟你们玩一块儿

【团队】来呀来追我呀:副本方面,本服其他的开荒团根本连最基本的dps需求都达不到,到现在还卡在门神那,就连高冷鸡到现在也只过了老一老二,这才是前期,再说,血战天策的攻略还需要我来整理,我去哪个帮不都一样?

【团队】来呀来追我呀:至于pvp,更不用说了,我用五毒的时候本服土著玩家就没几个能打得过我,我玩回了老本家唐门,他们更没有胜算

【团队】澜澈:说了这么多,不就是不想来疯人院吗?不来就不来吧,随你,不过进谁的帮会你考虑好了吗?你之前是准备进猎手他们帮?

【团队】来呀来追我呀:本来是准备这么做的

【团队】澜澈:然后?

【团队】来呀来追我呀:现在决定回渊莫怕我是风了

【团队】澜澈:你倒是对那个小帮有感情

【团队】来呀来追我呀:我删号之前答应了扛把子会回去

【团队】澜澈:那你辛辛苦苦掩饰身份的事情不就暴露了?

【团队】来呀来追我呀:谁说我想掩饰身份了

【团队】来呀来追我呀:我是呱呱其谈小号的事情就差没贴在脑门上了,但凡有脑子的都能看出来

【团队】澜澈:但是你从来没有在人前承认过,你不出来证实,就算别人猜出了花它还只能算是一个猜测

【团队】来呀来追我呀:#大笑猜不猜是他们的权利,告不告知却不是我的义务

【团队】澜澈:要我说,你根本犯不着来这么一出,好不容易起来的号说删就删了,你也不心疼

【团队】来呀来追我呀:有什么好心疼的,我不过是废了一个游戏账号,换来的却是李长慕和鸦渡之间的间隙,挺划算

【团队】来呀来追我呀:再说,我本来就玩不来五毒,现在换成唐门才觉得自己的手脚有了可以伸展的地方

【团队】澜澈:那你当初还练个五毒?不能是为了吸引鸦渡吧?

【团队】来呀来追我呀:是啊

虽然明知道是这么个结果,但是看到对方这么笃定的回答,澜澈心里还是觉得不舒服。鸦渡那小子究竟哪点儿好了,把呱呱其谈迷了个五迷三道,中间隔了这么多年还忘不了。

【团队】来呀来追我呀:五毒这个身份方便,当初要是没有在马嵬驿碰到他,我也能让他过来找我

【团队】澜澈:找你?他知道你是谁么?

【团队】来呀来追我呀:他不知道我是谁没关系,只要我站得够高能让他看得到就行,仰望久了,他自然就臣服了

【团队】澜澈:好不容易让他看到你了,现在又从头再来,闲的?

【团队】来呀来追我呀:我是呱呱其谈的时候能够让他注意到我,那当我是来呀来追我呀的时候同样也能够做到,如果都这会儿了他还一门心思就等着根本回不来的呱呱其谈,那我还真就是看错他了

【团队】澜澈:李长慕删号了

【团队】来呀来追我呀:嗯,这件事情我一直关注着呢,跳崖的第二天我就去建了这个号

【团队】澜澈:你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非得把他逼到这地步,“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的道理还是你教给我的,赶尽杀绝可不像是你的作风

【团队】来呀来追我呀:仇怨大着呢,不说个三五年都说不完

【团队】澜澈:那我们就长话短说

【团队】来呀来追我呀:别蹬鼻子上脸,我还没说放下心里的疙瘩呢

【团队】澜澈:行了,就我们俩了你还端着?你跟我聊了这么半天还不算是放下?非得跑我面前来啵两口才算?

【团队】来呀来追我呀:臭流氓#鄙视

【团队】澜澈:你要是乐意,我现在就去买火车票保准后天一早就出现在你的面前,让你啵个够

【团队】来呀来追我呀:得了啊,好好上你的班,别想一出是一出,过年了你不是得放好几天假吗?到时候出来聚聚

澜澈知道,呱呱其谈能这么说,是真的放下了,虽然一时半会儿可能回不到俩个人最好的那段日子,但总比对方爱答不理,巷弄里见了面扭头就走来得强吧?澜澈按捺下心里的激动,强装镇定地询问他跟李长慕的事情。

【团队】澜澈:给兄弟说说呗,你跟李长慕到底怎么回事

【团队】来呀来追我呀:就那么一回事呗,互相看不顺眼,你容不得我我也见不得你,还能怎么样?

【团队】澜澈:跟鸦渡有关?

【团队】来呀来追我呀:也不全是,一半一半吧

见自己问到这个地步,呱呱其谈还是闪烁其词,澜澈也就明白他是真的不想说了,澜澈不是喜欢挖人伤疤的人,既然呱呱其谈避重就轻他也干脆跟着充傻装愣,可最终澜澈还是没忍住,多叮嘱了一句。

【团队】澜澈:不管你想做什么,放手做去吧,要是娄子捅大发了,兄弟帮你顶着

【团队】来呀来追我呀:我心里有数,放心

【团队】来呀来追我呀:对了,鸦渡最近几天是不是没上线啊?一连几天晚上都被高冷鸡拖着看副本视频整理攻略,忙得晕头转向的,差点忘了这一茬

【团队】澜澈:有两三天了,怎么?

【团队】来呀来追我呀:哦,没事

没事?怎么可能没事?

前天唐昕还跑到他这边来问他怎么最近都不回家,爸爸妈妈都想他了。

苍天可鉴,打唐昕出生之后之后,爸妈对他的关心就越来越少,要说不在意他,也不是,毕竟是自己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但是一个人的心就这么大,小女儿正是调皮的年纪,全家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的身上去了,分到自己身上的自然就少了。

唐轲自然不可能是跟一个小孩子置气,而且他对现状很是乐见其成,看着家里人慢慢从那场医疗事故的阴影中慢慢走出来,不再整日愁云笼罩唉声叹气,甚至唐昕的鬼精灵怪还能时不时让家里充满欢声笑语。

这些转变他都看在眼里,虽然所有的人都是他熟悉的,甚至唐昕还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但是对这个家的归属还是在慢慢变淡,搬出来住是不可避免的,他又不是伤了脑子残了手脚,再说,都习惯了这么多年,哪怕现在一个人生活了,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习惯。

唯一让他觉得心寒的,是家里人对他逐渐转变的态度。唐轲的病情缓慢却又持续在恶化,想要以后的生活方便移植人工耳蜗是必然趋势,可这一大笔手续费从哪儿来?可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平白无故落到他头上。

就算他念着现在还有一个刚开始读书往后花钱的地方多了去的妹妹,从没想过向自己的爸妈开这个口,可老一辈不这么想啊,逢年过节回家的时候,看着爸妈欲言又止的神情,他心里都很不是滋味。

前段时间唐昕生日,他专程带了蛋糕去给唐昕庆生,饭间聊天,他奶奶还连比划带吼地跟他说唐昕最近长身体,吃得比原来都多了,虽然眼角眉梢带着笑,可唐轲看得出来那个笑容有多勉强。

唐昕吃得多不多跟他这个老早搬出来自己单住平日不在身边的哥哥有什么关系?还不就是拐弯抹角地说家里不宽裕,让他把开口要钱的念头扼杀在摇篮里。

思绪到这里就被唐轲掐断了,他长叹了一口气,把注意力重新凝聚到澜澈刚刚发出来的那句话上。

鸦渡已经有两三天没上线了,这两三天够他从A市回到B市,也够他通过过去的同学、老师找到自己的联系方式。

会是他吗?

毕竟打从唐轲搬出来自己住之后,唐昕跟他的接触就越来越少,感情自然没有小时候那么好,像这种偷偷跑过来找他的事情更是从来没有发生过。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个妖自然不可能是唐昕。


评论
热度(11)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