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毒唐】师父是个渣!(39)

澜澈收了一个白得连自己门主是谁都不知道的徒弟的消息不胫而走,众人纷纷猜测这个小白又是个什么来头,竟然能够让高岭之花澜澈大大从仙山下到凡尘,每天陪着做升级任务,太(you)吓(ba)人(gua)!

剑三世界的八卦日新月异,不外乎哪哪金团的团长黑了装备,哪哪阵营的玩家三了情缘,哪哪帮会的成员打了起来,哪哪官方的外观又出了幺蛾子。

像澜澈收徒弟这种另辟蹊径的八卦,宛若一群露着白花花肉团子的重口味里出了一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小清新,那叫一个清风拂面。

但是,现实太过骨感,众人慕名而去,癫狂而归,用一句话总结:你他妈逗我?

【世界】唐糖圆圆:妈个鸡!我在白龙口碰到过澜澈大神的徒弟,白得我简直想一巴掌拍死他!

【世界】怪来你先上:能不能消停会儿,上哪儿都是看到澜澈跟他的徒弟,能不能还剑三一片净土?

【世界】炮炮龙:我艹,那个在白龙口被灵犀追得哇哇满天飞的同门师妹竟然是澜澈大大的徒弟?这个世界还能不能好了?!

【世界】唐家龙傲天:呵呵,在唐家堡看到过此(神)人,一身田螺鲸鱼混搭装,特别的范儿#鄙视#差劲

【世界】唐小婉:壮哉我大唐家堡#大笑

【世界】炮哥的家养叽:麻辣个藏剑,你们在说的真的是澜澈大大的徒弟?太给大神脸上抹黑了吧!

【世界】割鸡割鸡:#鄙视专门近距离观察过,不知道是真小白还是装小白,全程都在用近聊频道用震惊脸说“哇湿乎乎这个怪好大”、“呀湿乎乎救命”以及“啊湿乎乎你好帅”,呵呵他一脸湿乎乎

【世界】我挑担你牵马:本来我还想问一句这个徒弟是呱总的几率多大,现在我只想#蜡烛

【世界】阿蠢:这么奇葩?那肯定是呱总精分出来的产物没跑了#鄙视

【世界】和尚快拉托:觉得遇到来去都轰轰烈烈的呱总像是上辈子经历的事情#蜡烛

【世界】腿短但会旋转:#流泪别说!(尔康手

如果说呱呱其谈在世界引发的都是“这人太他妈不要脸”的讨论,那么这个新晋话题小能手则是沐浴在“这人都他妈能当大神徒弟”的口水下。小白,可以忍,但是大神的徒弟竟然是个小白,这太他妈不能忍了!

更不能忍的是这个小白还跟【哔——】乐美一样被澜澈捧在手心里!每天跟护着小鸡仔一样,只要澜澈上线看到自己的徒弟弟头像亮着,马嵬驿不去了,战场不打了,就连JJC队伍都解散了,就为了陪着这个小徒弟打怪升级。

麻麻,澜澈大神的画风突然变得不太对,好可怕!

【附近】来呀来追我呀:湿乎乎,为什么你每天都要来昆仑击杀这个五毒?是隐藏日常任务吗?

【附近】澜澈:他该杀

除了陪自己在小遥峰捡到的徒弟升级,澜澈另一项固定日常就是【仇杀!小遥峰鸦渡】,当初在世界上豪言壮语说野外见到鸦渡一次就杀一次,可耐不住对方就蹲在小遥峰不下来了。既然山不来就我我自然要去就山,你不来野外我就把你所在的每个地图都变成野外!

【附近】来呀来追我呀:湿乎乎,他不是你同门师弟吗?

【附近】澜澈:等你满级了,这仇杀的日常就交给你了

【附近】来呀来追我呀:#欣喜真的吗?

有了这样一句话,谁他妈还管同门之谊!高兴地飞起!

【附近】澜澈:嗯

【附近】来呀来追我呀:好棒!那个五毒,听到没有,以后就是我来杀你了,还不跪下来叫爸爸!

鸦渡:……

鸦渡没想到澜澈不但收了这熊孩子当徒弟,还把这熊孩子往只有更熊没有最熊的道路上培养了!狐假虎威仗势欺人为虎作伥的本领在他身上真是表现得淋漓尽致,每次他满血的时候,总站得远远的,一旦自己被澜澈杀死躺尸了,这熊孩子就跑过来踩在他的尸体上放狠话。

微醺,微醺。

【附近】澜澈:走了

完成了仇杀日常,澜澈二话不说直接读条神行,来呀来追我呀则在小遥峰等着澜澈落地拉人。就在澜澈跨图走了的时候,灰名躺尸的鸦渡突然原地起了,他没顾上坐地调息,反倒是在近聊频道打了一行字。

【附近】鸦渡:你是第一次玩这个游戏吗?

【附近】来呀来追我呀:你竟然会说话!

【附近】鸦渡:……

【附近】鸦渡:你第一次玩的门派是唐门吗?

【附近】来呀来追我呀:想跟我套近乎?白日做梦!

【附近】鸦渡:是你吗?

【附近】鸦渡:我在小遥峰等你

这句话说完,来呀来追我呀就消失在原地。

他被澜澈拉走了。

有了这个认知之后,鸦渡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好像有点庆幸,又有点怅然所失。

在小遥峰的这半个多月里,他几乎不怎么说话,也听不到除了风声以外的声音,上线看到的都是同样的风景,每天遇到的都是同样的事情。坐在断崖边的鸦渡有大把的时间发散思维,他想的最多的,自然是呱呱其谈。

是不是呱呱其谈每天上游戏也是这样?世界一如既往的热闹,可是展现在他面前的却是一个寂静无声的江湖。

大概吧。

呱呱其谈真的删号之后就选择永远退出这个游戏再也不回来了吗?他删号的时候是怎么想的?恨我吗?对我失望了吗?

一定是的。

如果他没有放弃决定回来会过来找我吗?他会跟我相认吗?会像过去那样追着我满世界告白吗?

不会了吧。

天气模式里漫天飞舞的霜雪注定白不了鸦渡的头,却落满了他的心。

******

就在世界频道对澜澈徒弟的热度稍微消退了一些,慢慢被别的818占据的时候,平地一声雷,又把所有的目光全部都吸引了过去。

【世界】红鼓面前抱团:维特!澜澈大大现在是不是在长安·战乱!

【世界】糊你一脸春泥:#鄙视茶馆门口海鳗焦点列表澜澈的名字一闪而过

【世界】行走的杂货商:#鄙视请问澜澈跟随的那个80多级唐门是个什么来头?

【世界】中二拯救世界:对啊!这个叫马可西瓜的唐门又是个什么玩意儿?

【世界】蓝筹:#大笑澜澈的小白徒弟在近聊频道叫那个唐门师妹

【世界】逗比鸡要搅基:#恐慌澜澈大神这是跟唐门卯上了吗?!

【世界】好一朵气质花:#鄙视#差劲我刚密聊问西瓜要不要师父,结果对方高冷地回答我想当师父可以但必须是高玩,呵呵

【世界】哈利波特大:对这个收徒弟都要走技术流的剑三绝望了#蜡烛

【世界】跩哥马粪:对这个收徒弟都要走技术流的剑三绝望了#蜡烛

【世界】就决定是你了:对这个收徒弟都要走技术流的剑三绝望了#蜡烛

澜澈收不收徒弟,鸦渡并不怎么关心,但如果这个徒弟跟呱呱其谈有关他就不能不在意了。不过呱呱其谈跟澜澈之间有间隙,他练个小号重江湖会不会心甘情愿地拜澜澈为师还得两说,现在就下定论说来追来追我呀和马克西瓜谁是呱呱其谈的小号,实在是为时尚早。

【帮会】嗜血猎手:有人跟这个马克西瓜接触过吗?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鄙视猎手你觉得他是呱呱小号?

【帮会】嗜血猎手:#大笑对呀

【帮会】恶人谷杂货商:完全毫无根据吧!

【帮会】嗜血猎手:呱呱在老服的名字叫唐可菠萝

【帮会】飞亮:所以?

【帮会】嗜血猎手:所以取着跟这个名字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唐门很有可能是呱呱

【帮会】请叫我红领巾:别闹,要是看性格我倒觉得另外一个逗比更像

【帮会】糖醋里脊肉:#鄙视不可能,你觉得都八十级了还鲸鱼田螺装备混穿的小白会是呱总?我的智商不允许我赞同这样的事情

【帮会】嗜血猎手:这几天澜澈跟马克西瓜组在一起的时间远远超过了来呀来追我呀

【帮会】请叫我红领巾:说不定澜澈看走眼了

【帮会】糖醋里脊肉:不说澜澈跟呱呱关系不一般吗?都不一般了还有可能认错?

【帮会】嗜血猎手:鸦渡,你觉得哪个是呱呱小号?

【帮会】鸦渡:不知道

【帮会】嗜血猎手:猜一个

【帮会】鸦渡:来追我吧

【帮会】嗜血猎手:#蜡烛

【帮会】柏拉图懂屁爱:按照呱总这种习惯出其不意的性格,我觉得很有可能是后者

【帮会】嗜血猎手:要出其不意的话难道不应该是来呀来追我呀吗?

【帮会】柏拉图懂屁爱:庸俗!

【帮会】柏拉图懂屁爱:上次呱总是用什么身份跟我们接触的?奇葩!这次他会演逗比吗?必须不能够啊!他肯定会本色出演高冷炮马可西瓜!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我们对本色的理解可能有点不一样

【帮会】嗜血猎手:并不觉得取出马克西瓜这样ID的人能高冷到哪里去#鄙视

【帮会】飞亮:你们完全忘记了这两个都不是呱总小号的可能了吧!

【帮会】请叫我红领巾:少说两句没人当你哑巴#鄙视

【帮会】糖醋里脊肉:少说两句没人当你哑巴#鄙视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少说两句没人当你哑巴#鄙视

【帮会】飞亮:……

不光他们这些局外人弄不明白来呀来追我呀和马克西瓜谁才是呱呱其谈的小号,就连局内人的澜澈也不一定分得清楚。

收来呀来追我呀为徒的地方太微妙,一个六十多级的小号,吃饱了撑的自己升级就算了,竟然更吃饱了撑的吧嗒着两条小断腿爬上根本没有任务的小遥峰!导致这种局面的只有两种可能,不是另有所图就是脑子有病。

澜澈有点苦恼,因为他着实看不出来自己的大徒弟是前者还是后者。

至于马克西瓜,那就更好理解了。高冷如唐可菠萝,性格贴切;逗比如唐可菠萝,名字相似。最最关键的是,收马克西瓜为徒颇费了他一番功夫,就差没有跪在地上让他相信自己真的是一个认真负责并且技术一流的师父了。呱呱其谈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之后一直对他没有好脸色,恨不能够跟他一点关系都不沾,马克西瓜这种抗拒的姿态莫名地切合了澜澈对呱呱其谈的认知。

跟上赶着拜师的来呀来追我呀相比,澜澈心里的天秤默默地就倾向了马克西瓜。所以本来级数就比来呀来追我呀高的马克西瓜更加飞速的升级,没两天就满级了,而来呀来追我呀停在82级死活没有往上升。

【附近】来呀来追我呀:师父你今天的大长腿格外的骚气呢#亲吻

【附近】澜澈:#鄙视

【附近】来呀来追我呀:师父你今天是不是也要去昆仑杀那个五毒啊#亲吻

【附近】澜澈:#鄙视#鄙视

【附近】来呀来追我呀:师父你去了拉我呗,我神行cd#亲吻

【附近】澜澈:你去干嘛?

【附近】来呀来追我呀:感受一下这个江湖的腥风血雨#奸诈

【附近】澜澈:你自己就够腥风血雨了!

嘴上这么说,但澜澈还是把他拉了过来,让他们失望的是,往常这个时候必定出现在断崖边的鸦渡并没有出现在视线内,来呀来追我呀在近聊频道好奇地问澜澈对方怎么不在线的时候,澜澈只对他报以冷哼。

【附近】澜澈:果然不该对他的耐心抱有一丁点儿期望,走

【附近】来呀来追我呀:那我们今天就不杀他了嘛?

【附近】澜澈:让你师妹带你过来

【附近】来呀来追我呀:师妹说我太逗比不跟我玩#流泪

【附近】澜澈:……

相比起来呀来追我呀对鸦渡表现出的好奇,马克西瓜对鸦渡可谓是毫不在意,甚至有点不放在眼里。除了第一次把不在状况内的马克西瓜成功地拉了过来,往后他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小遥峰上,并且对贴吧上写的那句“年度最荡气回肠的删号战”嗤之以鼻。

看着屏幕里围着自己不断小二段跳根本安静不下来的小炮萝,澜澈皱了皱眉头,难道这货真的是唐轲?

不科学!

就在澜澈为谁才是呱呱其谈小号伤神的时候,鸦渡已经站在机场侯机大厅跟李长慕道别。

李长慕这一去就是三四年,尽管这些年他因为家境的原因性格越来越跋扈,可是这改变不了他曾是自己最要好的朋友的事实。鸦渡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李长慕,心生感慨,怎么一晃眼,那个光着屁股蛋趴在地上打弹珠的小孩,就长这么大了呢?

“涵墨,谢谢你能来送我。”

“应该的。”

说完这句话之后,两个过去好得能穿同一条裤子的朋友突然沉默下来。

直到快到时间了,李长慕才开口道:“其实,唐轲退学之前来找过你。”

鸦渡猛地抬头对上李长慕的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李长慕看到鸦渡的这个反应苦笑了一下,说道:“我不知道他来找你单纯的是过来道别还是有什么别的事情,那个时候你去洗手间了,我把他拦了下来,说了一些……比较过分的话。”

鸦渡心里明白,连李长慕都能用“比较过分”来形容,那些话真的好听不到哪里去了。想到这里,鸦渡原先挺得笔直的脊梁弯了下去,像是一下子被抽去了主心骨。看到鸦渡瞬间变化的气场,李长慕的表情有些晦涩不明,可他并没有停下来,而是选择了继续把话说下去。

“涵墨,到现在,我也说不清对你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了,爱情也好友情也罢,希望,你一直记住的,是那个有一个苹果也会记得分你一半的李长慕,而不是现在这个变得面目全非,连我自己都快要不认得的李长慕。”

说完这些之后,李长慕长叹了一口气,过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知道,你对我的纵容和忍让全都是建立在我爸爸有恩于你们家的前提下,这些年我做了很多过分的事情,脾气也越来越大,身边除了你再也没有别的朋友……”

“但是我要的不是你对我的纵容和忍让,我也不希望你拿我当朋友仅仅为了那一份微不足道的恩情……”

“说真的,我一直希望你还能是那个在我做错事的时候把我掰回正途,而不是帮我收拾烂摊子的张涵墨,可惜,我们都在错误的路上走得太远,回不到原点了……”

“涵墨,你说我自私也好,说我不知悔改也罢,从头到尾,我对唐轲所做的一切都没有产生任何愧疚,尽管很多事情是我做错了,但是,我不后悔。”说到这里,广播里响起登机提示,李长慕扭头看了一眼然后摆正脸继续说,“我不求你的原谅,如果厌恶能够让你记住我,我不介意让你一直讨厌下去。”

“别想太多。”张涵墨干巴巴地说。

“最后一次,抱抱我吧。”

广播里第三次响起登机提示的时候,李长慕突然提出这个要求,可是鸦渡只是站在原地看着他,并没有把对方的要求付诸实践。

李长慕似乎也猜到了鸦渡会是这样的一个反应,他耸了耸肩膀,不甚在意地笑了笑,然后带着他的行李,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评论
热度(12)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