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毒唐】师父是个渣!(38)

鸦渡从往事中抽身出来,又在床上坐了一下,这才起来。大四上学期所有理论知识课程全部结课,就等着期末考试完了之后回A城找工作,算是大学时期最后的狂欢岁月了。

吃过早饭之后,鸦渡照常上线,刚跨完图还没来得及看帮会频道嗜血猎手跟他说的话,就被耳机里密聊消息的音效声轰炸了。他点过去一看,全都是本服玩家问候你妈贵姓。过去同样的话曾被冠在呱呱其谈头上,风水轮流转,今天终于也轮到他了。

鸦渡扯起嘴角,觉得有些好笑。

【帮会】嗜血猎手:鸦渡,这两天能不上线还是先不上线吧,事情闹得有点大,控制不住

【帮会】鸦渡:没关系,确实是我做的不对

【帮会】柏拉图懂屁爱:关他们屁事,表现得这么同仇敌忾,说到底这就是呱呱鸦渡和李长慕他们仨的事情,要怎么解决还是看他们个人,跟了一个818贴还真拿自己当上帝了?

【帮会】飞亮:要只是牵扯到他们三个人还好说,关键是澜澈也出来说话了,本来那些人只把这件事情当八卦看,现在有澜大神撑腰,有些人直接开始人身攻击了,一粉顶十黑,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帮会】糖醋里脊肉:大神真可怕#蜡烛

【帮会】鸦渡:澜大神说什么了?

【帮会】请叫我红领巾:澜澈:除非呱呱起死回生,亲口帮[鸦渡]说情,不然飞越疯人院永不与冲冠一怒为蓝颜交好,野外见到鸦渡一次就仇杀一次

【帮会】鸦渡:对不起,把大家牵扯进来了

【帮会】嗜血猎手:都一个帮会的,说这种见外话干什么

【帮会】鸦渡:谢谢

【帮会】飞亮:鸦渡,你真准备一直在昆仑待着?呱呱的为人你也不是清楚,他说了要删号,估计就不会回来了

【帮会】鸦渡:等等看吧,也不光光是为了删号,我还有别的事情要问他

【世界】来一发:我要是鸦渡我就没脸上游戏了#大笑,这会儿还待在昆仑山装什么情圣,你有本事炸真橙你有本事删号呀#鄙视#刀

【世界】唐麻圆:鸭总这么叼,怎么会怕尔等屁民#大笑

【世界】万花起千蝶:#鄙视为什么你们都在骂鸦渡却没有一个人去指责李长慕,对你们抓重点的能力绝望了

【世界】那个军娘:有这样的军爷存在,难怪我大天策府的男人总被说渣#蜡烛

【世界】追命无敌:#愤怒李长慕滚出剑三!

【世界】和里飞沙跳舞:#愤怒李长慕滚粗剑三!

【世界】哈利波特大:#愤怒李长慕滚粗剑三!

【世界】跩哥马粪:#愤怒李长慕滚粗剑三!

冲冠一怒为蓝颜在这件事情上保持绝对的缄默,鸦渡在昆仑小遥峰的断崖边坐着调息也权当没看到世界频道的风风雨雨,作为当事人之一,呱呱其谈已经删号自然不可能开口,而众矢之的的李长慕纵然想要开口辩解也实在是无从解释起,只会越抹越黑。

于是这样一条被贴吧吧主加精的年度818,在当事人全部缺席的情况下仍旧轰轰烈烈地上演着,而且隐约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李长慕]邀请你组队。

【队伍】李长慕:考完试你要回A市找工作?

【队伍】鸦渡:嗯

【队伍】李长慕:需要我爸安排一下吗?

【队伍】鸦渡:不用

【队伍】李长慕:哦

【队伍】李长慕:我爸已经安排好我出国的事情了

【队伍】鸦渡:挺好的

【队伍】李长慕:你会来送我吗?

【队伍】鸦渡:会

【队伍】李长慕: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我做的不对,但是我看不惯你的眼神总是落在他身上,高中是,现在还是,只要他出现,不管是用什么身份总是能够得到你的注意

【队伍】鸦渡:别想太多

【队伍】李长慕:送机的时候,我告诉你一件事情

【队伍】鸦渡:好

【队伍】李长慕:涵墨,你怪我吗?

这一次,鸦渡没有给李长慕任何回复。

【队伍】李长慕:我明白了

【队伍】李长慕:涵墨,我知道,很早以前开始,你对我的维护都只是建立在邓阿姨在我爸公司上班的基础上了,我再怎么努力地想要拉近我们的距离都无济于事

【队伍】李长慕:真怀恋小时候我们为了一颗玻璃弹珠大打出手的场景

【队伍】鸦渡:别悲春伤秋了,人总会有长大的一天,现在我就算把所有的弹珠放你面前你都不会多看一眼

【队伍】李长慕:你说得对,我们都长大了,也都变了

【队伍】鸦渡:期末考试完了走吗?

【队伍】李长慕:嗯,买的是你回家之前的机票

【队伍】鸦渡:好

【队伍】李长慕:这个游戏,我不打算玩下去了

【队伍】李长慕:头一次知道自己做人这么失败,玩个游戏都会被人赶

【队伍】鸦渡:别想太多

【队伍】李长慕:涵墨,你太惯着我了,要是放以前你还会斥责我两句,让我收敛一点,可现在却由着我的性子来

【队伍】鸦渡:谁让你是我朋友

【队伍】李长慕:我们还能是朋友吗?

【队伍】鸦渡:只要你愿意,就是

【队伍】李长慕:果然是这样

【队伍】李长慕:涵墨,不知道喜欢是什么的,从来不是我,是你

[李长慕]退出了队伍,你所在的队伍解散。

【世界】李长慕:退出剑三,删号为证,不用骂了,江湖不见

在世界频道说完这句话之后,李长慕果然下线了。

【世界】腿短但会旋转:喜大普奔!

【世界】割鸡割鸡:虽然李长慕删号了呱总也回不来,但是我就是没有办法阻止自己愉快的心情#大笑

【世界】蓝筹:感谢李长慕还世界频道一个清净#欣喜

【世界】好哥哥来一发:真是一场好戏#大笑

【世界】巴黎欧莱雅: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这个818的主旨真的是删号战,而不是两男争一男?#蜡烛

【世界】百撕不得骑姐:等等,被你这么一说(尔康手

【世界】中二拯救世界:对这个搅基的世界绝望了#蜡烛

【世界】天意高难问:现在三个当事人,两个删了号,只剩下鸭总还在昆仑山小遥峰眼巴巴地守望

【世界】糊你一脸春泥:#鄙视做个什么戏,我就不信他这个人头狗珍的会放着马嵬驿耗子不杀,天天蹲在小遥峰等着呱总回来

【世界】怪来你先上:人都删号了,还等个鸡毛,摆明是洗白自己,也不睁开狗眼看看,都黑成这样了,能洗的干净吗?

【世界】二少搅基吗:删号战这件事情鸦渡挺无辜的啊

【世界】剑在手跟我走:别闹了,这三个人里最无辜的就是呱总了,什么都没做错却被俩渣逼得删号了

【世界】曲潇洒:要是没有澜大神,你们会这么挺呱呱其谈?别闹了#鄙视

【世界】好一朵气质花:[鸦渡]我喊你一声,你敢答应吗?[葫芦]#大笑

李长慕在世界频道发出删号宣言之后,又引发了一场口水战,冲冠一怒为蓝颜包括鸦渡都没有站出来给个明确的说法,当一个人删号变成众望所归的时候,沉默是最明智的选择。

看着世界频道的消息记录,鸦渡的心情很复杂。

站在公平公正的立场上,李长慕的做法绝对有问题,就连他自己也不能说完全没有错,可是这样的结局确实太惨烈。呱呱其谈和李长慕双双删号,自己也因为过不去心里这道坎决定待在小遥峰等一个永远等不到的人,根本没有继续玩游戏的心情。

在经历了着一些列事情之后,鸦渡没有删号的心?说出来,他自己都不相信,可是如果连他都AFK了,以后呱呱想通了回来,不就连他都找不到了吗?

剑三是他和呱呱其谈最后一丁点儿维系,要是连这条线都断了,以后再想找到呱呱其谈就更难了。

他还有那么多的事情没有弄清楚,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弃。

【帮会】嗜血猎手:鸦渡,李长慕删号了,呱呱也不会回来了,你真的准备在小遥峰呆一辈子?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这也太戏剧了吧?我不过是白天没有上线而已,怎么错过了这么多?!

【帮会】恶人谷杂货商:呱呱其谈和李长慕双双删号之后,只剩下鸦渡了,所有炮口都对着他发射,想想也是心疼

【帮会】请叫我红领巾:上山容易下山难,鸦渡在呱呱删号后待在小遥峰赚够了话题点,以后要是想下山又得被喷死,小遥峰除了几只狐狸还有什么活物,要我说,这跟删号根本什么区别

【帮会】柏拉图懂屁爱:得,一场818弄死三个,要不是因为李长慕以前是我们帮会的,我还真以为他是浩气卧底,专门用这种手法削弱我军战斗力#蜡烛

【帮会】嗜血猎手:鸦渡,在就说句话,跟我们谈谈你的想法

【帮会】鸦渡:呱呱不回来,我就在这里待着

【帮会】飞亮:你要是真的觉得对不起呱呱,就想办法找到他,跟他说声对不起,没必要在小遥峰跟着那群爱看热闹的耗时间

【帮会】鸦渡:猎手,谢谢你,但是这是我的决定

【帮会】嗜血猎手:行吧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何必呢

【帮会】恶人谷杂货商:既然鸦渡已经打定主意了,我们就别跟着添乱了,由着他去吧

【帮会】鸦渡:谢谢

这场删号战引发的818在半个月之后,余热消散的差不多了,鸦渡依旧每天上线蹲守,世界上骂他的人慢慢变成了劝他的人。好友列表里已经没有了呱呱其谈和李长慕的名字,亲传列表也已经空了,坐在小遥峰的断崖边,鸦渡抹去了自己头顶的名字和帮会,彻底和昆仑漫天飞舞的雪花融成一色。

【世界】逗比鸡要搅基:今天去小遥峰看了一下,鸦渡还在那里坐着#流泪

【世界】红鼓面前抱团:下山吧,都过去半个月了,呱总不会回来了,何必烧点卡等一个注定回不来的人呢?

【世界】好一朵抠脚秀:当初骂鸦渡作秀的人现在一个个都不吭声了#大笑

【世界】向你开炮:就算鸦渡在小遥峰坐了半个月,呱总回不来就是回来了,这个结果是他跟李长慕作的,现在不过是自食恶果

【世界】阵营接引人:都这个时候了没必要在讽刺挖苦了,就让鸭总和昆仑的雪一起成为小遥峰一景吧#蜡烛

这半个月发生了很多事情,游戏里,剑三开了新的副本资料片,浩气指挥和指挥夫人死了情缘,现实中,期末考试已经结束,李长慕也即将飞往美帝国接受资本主义的改造。

时间飞速流逝,却偏偏在鸦渡这里停下了脚步。

【附近】来呀来追我呀:咦?这里竟然有一个五毒npc,怎么头顶没任务?

【附近】来呀来追我呀:你不会是玩家吧?

【附近】来呀来追我呀:你在这里干什么?

这个六十多级的小唐门正说着,澜澈从天而降直接开屠,鸦渡站在那里由着他打,根本不还手。

【附近】来呀来追我呀:哇,太酷啦,你就是那些人口中的澜大神吧!大神大神你要徒弟吗?可软妹可御姐可卖萌可暖床#欣喜

鸦渡被杀的原地躺尸之后,解除了屏蔽,看着这个在近聊频道刷着存在感穿着一身各门派混搭小绿装的小炮萝,又看了一眼新资料片才开不久就混了一身顶级装备的澜澈,觉得这个小姑娘的玻璃心多半要碎成一地渣。

但令人没想到的是,澜澈他妈竟然回应了!

【附近】澜澈:你是妖号我就收你

鸦渡:……

【附近】来呀来追我呀:#害羞讨厌啦,一开口就让人家家暴露身份了,我装妹子不像吗?#亲吻#亲吻#亲吻

鸦渡:…………

【附近】澜澈:拜师

鸦渡:………………

【附近】来呀来追我呀:好哒,湿乎乎#亲吻

这样的发展怎么看都不对劲吧?!

鸦渡完全想不到,自己都变相删号了,还能见证历史。在各类科普贴中高冷如珠穆朗玛上的冰山澜澈,竟然收了可能是他游戏生涯中的第一个徒弟,还是一个一口人家家,一个湿乎乎的妖号。

太他妈传奇了!

鸦渡被澜澈每天一仇杀都杀了半个月也没有什么感觉,但在这一刻,他突然觉得心好累。


评论(1)
热度(11)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