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毒唐】师父是个渣!(36)

关了电脑之后,鸦渡像往常那样洗澡睡觉。躺在床上,鸦渡看着天花板上从窗外投射进来的微弱光线,却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

他的脑子里始终回想着这段时间以来自己跟呱呱其谈在游戏里相处的时光,不管是最开始的聒噪还是后期的冷淡,跟自己印象中的那个小尾巴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不管他怎么联想都没有办法想到他的身上去。

——鸭总,我要给你生猴子!!!#玫瑰#玫瑰#玫瑰

——师父我挖草采金庖丁都已经满级了茶馆的东西我都可以弄得到你缺什么材料可以跟我说啊师父!

——别闹了师父,我从来没想过也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跟他生气

——师父,我要是放水,今天死的可就是我了,你不心疼?

——师父,我跟你相处不过三个月的时间,自然比不上从小跟你一起长大的发小,但是今天,这一仗我绝对不能输

——李长慕,这一局,我输得心服口服,删号为证,江湖不见

这三个多月以来,呱呱其谈跳脱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导致一时之间,他竟然有些想不起那个沉默地跟在自己身后的唐轲是个什么模样,别说第一次了,就连最后一次见到他,都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

唐轲是中途转过来的插班生,因为身份特殊,在来上学之前老师就给他们做过铺垫,说唐轲不是一般的同学,要跟他友好相处一类。

老师这么一提点好像凸显出了他跟普通人的不一样,更是让那些本来就对插班生好奇的学生期待不已,结果等唐轲真的来了,他们却又觉得这个插班生跟他们想的完全不一样,也没多个鼻子少只眼,看起来,跟普通人没个两样。

唐轲休学一年重读初二,心境完全不一样了,过去的他就算是偶尔有几节课不听也完全不会落下,可现在他却连跟上班级进度都很吃力,虽然有助听器,但是如果声音小了他还是听得模糊,差不多算是半自学。

为了不让人笑话他,唐轲尽量避免与人接触,在中二病还没有毕业的初中阶段,莫名其妙的孤立和看不顺眼是常有的事情,更不用说唐轲这种完全不容易班集体的行为多么遭人诟病。

这种恶性循环一直持续到初三上学期。

张涵墨是那种安安静静读书的学生,听话、不惹事生非,除了考试发试卷报分数的那一刹那,平时几乎没有存在感,要是没有那么一件事情,唐轲跟他八百年都不会有交集,可偏偏,事情就那么发生了。

上了初三之后,体育课就成了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的代名词,为了应付中考,美术、音乐这种课在课表上已经销声匿迹,体育课也是徒有其名,如果不是为了二十周年校庆,体育课根本就没有复出的机会。

初三的学生不用参加校运动会,但是校庆走方阵却怎么都逃不了,都这个时候了谁还有闲工夫每天练习走什么方阵啊?班主任索性就在校庆开始的前一周,把两节体育课空出来,专程练习走方阵和喊口号。

张涵墨模样长得端正,成绩又好,自从高他一届的国旗手毕业之后,这份神圣的工作就落到了他的头上,为此,在班上的同学顶着大太阳在操场上喊着各种奇葩口号的时候,他还能抽空跟学弟们借着这难得机会来一场三三。

“张涵墨,你还有没有人性啊,看到兄弟在太阳底下被晒得要死要活的,你却坐在这里乘凉?掐死你得了!”李长慕借着休息的空档跑到张涵墨身边坐下,抢过他放在手边的水,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喝慢点。”

“爽!”李长慕白了张涵墨一眼,直到瓶子见了底才豪气冲天地冒出这么一个字。

“这次休息多久?”

“五分钟。”李长慕似乎不乐意提这个话题,忙把话茬从这上头挪开,“你带钱了吗?”

“没有,在书包里,怎么了?”

“等下上完第三节课我懒得下来了,直接在小卖部里买两个面包吃了完事,今晚上地理二晚要讲的那张试卷,我还有大半没做呢。”

张涵墨一听是这么回事,当即就说:“那一会儿你练习的时候我上去拿钱给你买了吧。”

一听张涵墨这么说,李长慕立马笑得见牙不见眼地问:“你请客?”

“一天到晚就尽想着敲我竹杠。”张涵墨说,“我请就我请,喝饮料吗?给你买瓶奶茶吧。”

“还是兄弟你够意思。”

五分钟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趁着李长慕回去练习,张涵墨也回教室拿钱包。

虽然学校里没有什么闲杂人进来,但是平日里也会有一些品学不端正的学生趁着某个班一起出去上课或者做操的时候偷东西,如果不留人在班里,都会锁上门窗再出去。唐轲因为耳朵的原因,躲过了这次校庆活动的方阵练习,这个时候应该留在教室里看书或者做题,但是张涵墨回到教室的时候,门窗大敞,里面却没有人。

教室的钥匙只有班长和学习委员有,他不敢贸贸然地锁了门窗拿钱出去,钥匙班长和学委两个人都没有带钥匙,那接下来的一节课怎么上?总不能让大家都杵在教室外头干站着吧。

距离下课还有十几分钟,张涵墨干脆就坐在教室里等唐轲回来接替他,可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他的人影,张涵墨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就是有那么一股冲动,引领着他去找唐轲,又坐了两三分钟,实在坐不住了,张涵墨干脆把靠走廊的窗户全都锁上,关紧门,准备去找人。

唐轲平日不跟人接触,出教室的次数也少,唯二去的地方就是老师办公室和洗手间,前者张涵墨不敢随便闯,所以就从后面开始找。

张涵墨所在的这所初中,每一层都有两间洗手间,分别在左右最顶头,穿插着来,这一层右男左女那么下一层必定就是左男右女,张涵墨的教室所在的这一层楼最接近的洗手间正好就是男生的,隔着两间教室,去看看也用不了多久,要是再找不到,再回到教室也就半分钟的事情。

他脚下生风地迈着步子进去,还没来得及转弯就对上一双阴鹜的眼睛,和几个一看头发就知道不是什么品行优良的学生。过来找人的张涵墨没被那些同年级的不良学生威慑,反倒被唐轲看得一愣,当即明白自己撞破了什么。

“唐轲,你怎么在这里?艾老师找你呢。”

唐轲从的头发和上衣领口那一块儿都湿透了,虽然是夏天,可是任凭谁穿着一身湿衣服都不会好过,可是他就那么安安静静地坐在地上,背靠着洗手池的瓷砖,嘴角还有一些淤青,脸也有点肿,看来被打得不轻。

“我说谁呢,这不是李长慕那发小嘛。”站在最中间的那个黄头发的开口了,“兄弟们最近心情不好,不过是过来上个厕所,结果看到这么个败坏兴致的东西,踢上两脚,没多大伤,看在李长慕的面子说,哥哥我劝你别多管闲事。”

说完又用脚尖踢了踢坐在地上的唐轲,示意他表个态,唐轲眼睛都不抬,还是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

张涵墨眼睛从那几个不良学生的脸上划过,用没有什么情绪起伏的声音说:“见好就收,这件事情捅到老师那里,你们也不会好过,都要毕业的人了,在这个时候被劝退,别说上高中了,指不定初中毕业证都拿不到,想想后果,再决定你们究竟准备立马走人让我视而不见,还是决定继续打下去让我喊老师过来。”

站的比较靠后的那两个听到劝退两个字的时候,脸上闪过一丝心虚,目光也变得犹疑起来,可这一行人中最说得上话的人没有开口,他们也不能直接撤退,站在原地不尴不尬的。

“不愧是学习好的,三两句话就把那些胆小的给吓唬住了,不过要我说,初中文凭也就一张纸,要不要有什么关系。哥哥我心情不好,就是不待见这个人,瞧见了就像打,怎么着?”

张涵墨笑了笑,也不说话,就是这么一瞬不瞬地盯着那个比自己还矮上那么一截的黄发少年看。

大概是被看得有些发毛,对方声厉色荏地开口问道:“笑什么笑?”

“笑你不知进退。”张涵墨说,“你现在有爸妈养着不愁吃不愁穿自然是不子在意这一张初中文凭,可要是往后出去工作了,混了三年连张初中文凭都没有混到,谁会要你?”

说完,张涵墨不再看他们,径直走到唐轲面前,朝他伸出手,对他说:“跟我回去。”

“你他妈就不怕老子报复你?”

“前途是自己的,看着办吧。”说完,张涵墨一把把坐在地上的唐轲拽了起来,拖着人就往教室走,连头都不屑于回。

“你他妈给我等着!”

这么一通搅合,也差不多到了下课的时间了,把自己上体育专程带到学校来的毛巾给了唐轲之后,张涵墨匆匆忙忙地赶在下课铃响之前奔向小卖部,一会儿人多了要上下也不方便。

等张涵墨买好面包喝奶茶回来,在走廊上就听到李长慕在大声呵斥什么,他赶忙加快自己脚下的步伐,后来干脆用跑的进的教室。

“你怎么手脚这么不干净,以后要是你在教室里,谁还敢放值钱的东西?”

张涵墨拨开几个看热闹的走到李长慕面前,看他脸红脖子粗地指着唐轲,再一看对方手里拿着自己的毛巾,一下就明白过来。

“毛巾是我给他的,不是他动我书包,长慕,你误会了。”

李长慕脸上的怒色还来不及收起来,听到张涵墨这么一说,本就涨得通红的脸这会儿更红得没法见人。站在一旁看好戏的同学,也因为听到张涵墨的这句话一哄而散,该干嘛干嘛。

“怎……怎么你还把自己的毛巾给别人用啊。”

张涵墨听着李长慕为自己辩解的话差点没笑出来,这借口也找的忒拙劣,不过他还是强忍着没让李长慕看出他的笑意,“刚在遇到同年级的不良少年把他堵厕所了,估计被按在水池子里了,一会还有一节课外加两节晚自习,就这么一身湿的坐教室里,电风扇一吹就得感冒。”

李长慕斜着眼睛瞥了瞥唐轲,小声嘀咕道:“感冒就感冒了呗,你上赶着帮人家指不定他心里还没你一句好。”

“行了,都是同班同学。”

“你没说什么话得罪那些人吧?”李长慕后知后觉地问了一句。

“不用担心,他们不敢报复我。”

李长慕瘪了瘪嘴说:“报复也不怕,大不了我替你打回来。”

“行了,这一年把心思放到学习上来,我可是要上市一中的。”

听到这个名头,李长慕立马萎了,耷拉着肩膀准备回自己的座位,临走前还不忘回头狠狠地瞪上李长慕一眼。

“好点了吗?嘴角疼不疼?需不需要去医务室?”见李长慕走了,张涵墨干脆拉过同排的椅子在他桌边坐了下来。

唐轲没有答话,可是捏着毛巾的手指关节却微微泛白。张涵墨见唐轲不搭理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他也不清楚唐轲是不乐意跟自己接触还是因为听不清自己说什么,就这么干坐了一会儿,听到预备铃,他把椅子还回去,准备回自己座位等上课。

就在他错身要走的时候,一声细微的谢谢在他的身后响起,张涵墨不自觉地就勾了勾嘴角。


评论
热度(10)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