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毒唐】师父是个渣!(34)

呱呱其谈那边发生的事情,嗜血猎手自然是不知道的,但是帮会刷出来的消息他可做不到视而不见,前脚鸦渡才蹦出来一个心动情缘后脚呱呱其谈就退帮,要说这里边没有猫腻,他头一个不相信。

【帮会】嗜血猎手:鸦渡,怎么个情况?

见嗜血猎手的话发出去了两三分钟那边还没有人回答,其他人慢慢就讨论开了。

【帮会】柏拉图懂屁爱:我觉得鸦渡可能是被情缘系统给坑了

【帮会】飞亮:情缘系统怎么了?

【帮会】柏拉图懂屁爱:之前不就有人在微博里说情缘系统有一个BUG吗,两个人亲密度满了六重,就算不点进去,炸个橙子就会默认情缘是对方

【帮会】糖醋里脊肉:真的假的?

【帮会】柏拉图懂屁爱:好像官网说是要修复,最新版本不还没有出来吗?我觉得可能性挺大

【帮会】恶人谷杂货商:我就说嘛,怎么好好地就闹出个心动情缘了,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李长慕跟鸦渡是发小的事情可谓是冲冠一怒为蓝颜众人皆知的,两个人感情好、瓷实每个人都看在眼里,不过有没有好的变情缘,多数人还是持保留意见,所以当柏拉图懂屁爱说出这么一个事之后,一头雾水的围观群众才恍然大悟。

【帮会】嗜血猎手:呱呱是怎么回事?怎么一声不吭就退帮了?

嗜血猎手还是紧抓着这件事情不放,自从上次帮战导致了呱呱其谈跟鸦渡的冷战之后,嗜血猎手对他的关注度明显比过去多了,一方面是因为他对呱呱其谈的欣赏,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觉是自己疏于管理才导致了后期那一系列事情的发生。

【帮会】李长慕:删号了

李长慕发出这条消息之后,帮会频道起码静默了半分钟,似乎没有人能从这种突如其来的变故中回过神,刚刚还一块儿奋勇杀敌的同伴,怎么说删号就删号了?

【帮会】嗜血猎手:到底怎么一回事?

【帮会】李长慕:帮战之前我就跟他说好了,两个人打删号战,谁输谁删号

【帮会】嗜血猎手:呱呱输了?为什么我看到帮会频道里显示的是呱呱击杀了你

【帮会】李长慕:是,我输了

【帮会】嗜血猎手:那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你输了,删号的却是呱呱?

【帮会】李长慕:猎手,你的意思是,既然是我输了活该我删号?

【帮会】嗜血猎手:我没有这个意思,你不用过度理解,我只是想了解事情的经过

【帮会】李长慕:过度理解?这么说吧,打从你们跟呱呱其谈一起打了大明宫之后,不对,应该说自从鸦渡收了呱呱当徒弟之后,你们每天的话题都是围着他转,我做什么你们都看不顺眼,到底谁才是这个帮会的人?

【帮会】嗜血猎手:我们看你不顺眼?你倒是说说这段时间以来你做的事情能入得了人眼吗?你嘴上说着对不起,但是你的心里从来都没觉得抱歉,人前我不说是因为我不想让别人看我们帮会的笑话,你来帮会也不是一天两天的,我是个什么脾气你应该清楚

【帮会】嗜血猎手:犯错可以,但是犯错之后你要诚心认错并且改正,可是你看看你自己,有一点认错的样子吗?

【帮会】柏拉图懂屁爱:行了行了,一个人都少说一句,现在是解决问题又不是制造问题的时候,猎手,你可克制一下自己的脾气,谁也不乐意看到这件事情的发生

【帮会】柏拉图懂屁爱:长慕,现在我们先不纠结为什么呱呱要删号,就问一句,你们关系不好到了非得打删号战不可?

【帮会】李长慕:我只能说,有他没我有我没他

李长慕这么一句板上钉钉的话让出来充当和事佬的柏拉图懂屁爱彻底没有了话说,干脆老老实实地潜水了。

【帮会】嗜血猎手:你觉得自己靠着这样的手段把呱呱逼走特别牛逼是怎么的?还有他没你有你没他?你觉得你现在在帮会频道跟我说话特别有底气吗?你敢说那个真橙是鸦渡主动放给你而不是你要的吗?

【帮会】李长慕:帮主,你这话说的就有意思了,我删号之前让我哥们给我放歌橙子纪念一下怎么了?碍着你们谁了?是不是他把我给杀了,我还得感恩戴德地哭着谢谢他,谢谢他给我这个删号的机会啊?

【帮会】嗜血猎手:我不管你们为什么会定下删号战这个协议,也不管你们中途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你输是个毫无疑问的事实,但是到头来删号的却是呱呱,这中间要是没有你李长慕,那你觉得说得过去?

【帮会】嗜血猎手:呱呱不是个随便认输的人,他都赢了你了为什么会突然退帮下线李长慕你比我们这些围观群众明白多了,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只有你自己最清楚,我说过的,冲冠一怒为蓝颜不需要只会惹是生非的成员

【帮会】李长慕:你逼我走?

【帮会】飞亮:猎手,这么做会不会有点过?

【帮会】嗜血猎手:鸦渡,出来

【帮会】李长慕:什么事情冲着我来,鸦渡对这件事情一点都不知情

【帮会】嗜血猎手:我没有眼睛吗?我不知道自己看?你们打删号战的时候他明明就在昆仑,你们一个是他亲传徒弟一个是他朋友,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他难道不知道阻止?

【帮会】鸦渡:他们打删号战的时候我确实在,我也尝试这劝阻过,你不能因为现在呱呱其谈删号了,就开始冲着我们撒气,猎手,事情得好好解决,把人赶走并不代表一劳永逸

【帮会】嗜血猎手:还一劳永逸?我他妈没有把你一起赶走都算给你面子了!鸦渡,你在昆仑全程观战,你要说你没有机会把他们劝阻下来我他妈给你当孙子,你护犊子护成什么样我们心里都有数!

【帮会】嗜血猎手:没错,李长慕他是你兄弟,你该向着他,难道呱呱就活该没人疼?

【帮会】嗜血猎手:我知道人心都是偏的,但是你不觉得偏成这样有点过分吗?

【帮会】鸦渡:如果我不疼呱呱我会这么左右为难?直接删了他的亲传难道不轻松一些?

【帮会】李长慕:猎手,我能体会你现在的心情,你觉得没有办法给渊莫怕我是风一个交代,但是你现在的做法又是什么?你说鸦渡偏心,难道你就不偏?

【帮会】嗜血猎手:闭嘴,现在冲冠一怒为蓝颜就没有你说话的地!

【帮会】[李长慕]退出了本帮会

李长慕的退帮让本来就剑拔弩张的气氛更加凝滞,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闹得一个头两个大。

【帮会】鸦渡:猎手,刚才的话过分了

【帮会】嗜血猎手:过分,我只知道呱呱赢了比赛却被逼着删了号叫过分

【帮会】鸦渡:从来没有人逼着他删号,是他自己说要删

【帮会】鸦渡:长慕输了之后,确实有删号的意思,但是后来呱呱突然说是他输了,于是从小遥峰跳了下去,退了帮会,解除了亲传,事发突然我根本反应过来,而且我也不明白他口风转变是为了什么

【帮会】糖醋里脊肉:还能为什么?不就是为了突然弹出来的那个情缘消息吗,也是心疼

【帮会】飞亮:我一直以为呱呱说要给鸦渡生猴子是为了博眼球,可是这么一删号,我还真不知道呱总是怎么想的了,你要说真的吧,他跟鸦渡之前也没什么交集,可你要说是假的……这号早不删晚不删,怎么偏偏今天弹出这个消息之后删,让人不想歪都不行

【帮会】请叫我红领巾:如果不是因为呱呱删号,谁能知道他到底是不是认真的,就连我们跟他走的这么近也说不清楚,他一个能跟疯人院大神比肩的人物,怎么就乐意围在鸦渡身边转悠

帮会因为请叫我红领巾的这句话安静了半晌,过会儿,嗜血猎手突然发话,让鸦渡去联系跟呱呱其谈走的近的玩家,看能不能试图说服他回到游戏。

自己帮会的玩家跟靠着飞越疯人院的呱呱其谈打删号战,关键他妈的还是为了一个男人,说出去怎么都不好听,嗜血猎手的意思是能够私底下进行就尽量私底下进行,这件事情闹大了对谁都不好。

【帮会】鸦渡:呱呱虽然跟谁都玩得来,但是真的跟他亲近的人不多,就连澜澈,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确保他的手中有呱呱的联系方式

【帮会】嗜血猎手:只要他还是个地球人,就总能找的到

【帮会】柏拉图懂屁爱:渊莫怕我是风那边知道这个消息吗?

【帮会】鸦渡:应该不知道,前后就短短的十几秒

【帮会】嗜血猎手:渊莫怕我是风那边你们不用担心,我去说

【帮会】飞亮:猎手,要不先等等吧,之前因为帮战的事情,我们帮会跟他们闹得就够僵的了

【帮会】嗜血猎手:你们也不是没有跟呱呱接触过,能把他劝回来的几率有多大你们心里都有数,呱呱过来帮我们打个帮战却再也没有回去,这件事情怎么都说不过去,这么拖着也不是个事,看五毒扛把子那里有没有呱呱的联系方式吧

说完这句话之后,嗜血猎手就没有在帮会频道出现了,而其他围观人员也讪讪地住了口,也不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鸦渡和李长慕这会儿还在昆仑小遥峰上,虽然在帮会频道极力维护李长慕,但是不得不承认,嗜血猎手的每一句话都问到了他的心坎上。那个真橙之心出现的时机太微妙,他难免会对讨要烟花的李长慕抱有一定的怀疑。

【附近】鸦渡: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长慕,把事情说清楚,给我一个交代

【附近】李长慕:交代?我能给你什么交代?难不成你也在怀疑我?

【附近】鸦渡:为什么好好地突然想起要打删号战?

【附近】李长慕:好好地?

【附近】李长慕:我们玩的是不是一个游戏啊?我从来没有对呱呱其谈表示过友好,删号战就是今天不打,迟早有一天也会打,怪只怪我太低估了他,没想到他连删号都要弄得这么轰轰烈烈,生怕别人不知道是我李长慕欺负他

【附近】鸦渡:在你和呱呱的很多事情上我有失公允,现在没有外人,我也不用护短,有些事情还是说开了好

【附近】鸦渡:虽然呱呱做事跳脱但是从来没有坏心,长慕,在对待他上你确实太咄咄逼人,不管是第一次逼着他上歪歪还是后来的帮战,甚至当我跟他和好之后,大家组在一个队里你都没有给过他好脸色

【附近】李长慕:拿我还只能说自己太有先见之明两委

【附近】鸦渡:难道你就一点不知道反省自己?

【附近】李长慕:反省?我唯一需要反省的就是当初为了看好戏让你收他为徒,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情,你跟他绝对不会有这么多的交集,我们也不会在这里因为他而发生争执

【附近】鸦渡:你怎么现在变成了这样?

【附近】李长慕:鸦渡,从来都不是我在变,对待你的问题上,我一直都很坚持,是你一直不愿意相信

【附近】李长慕:你不愿意相信我喜欢你,不愿意相信呱呱其谈并没有他表面上表现出的那么单纯无害,甚至不愿意相信我向你讨要真橙单单只是想你挽留我而不是逼着他删号

【附近】李长慕:鸦渡,猎手说你的心是偏的,只知道维护我,可是在我看来,你从来都是更偏向他,为了他你开始不愿意主动跟我组队,为了他你开始拒绝我的组队

【附近】李长慕:我甚至不敢问你,是不是你也觉得删号的那个人应该是我

【附近】李长慕:他删号的时候说,这一局他输的心服口服,现在,我要原话奉还

你的好友[李长慕]下线了。


评论(1)
热度(9)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