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毒唐】师父是个渣!(33)

呱呱其谈还没来得及退队走人,那边李长慕就给他发了一个密聊,主旨类似于“放学小卖部见,我保证不打死你”,呱呱其谈懒得搭理他,直接神行昆仑。

小遥峰是昆仑制高点,五毒轻功略微蛋疼,高不成低不就,飞不高飞不远,一管气力值根本不够用,爬个山中途至少要调息个两三次,呱呱其谈也想早点了结这件事情,可不乐意把时间花费在路上。

【团队】李长慕:鸦渡,你退队,我组你

【团队】鸦渡:好

【队伍】鸦渡:这两天你干嘛去了?发短信不回打电话不接的,我差点儿没报警

【队伍】李长慕:没什么,一会儿来小遥峰,给你看场好戏

【队伍】鸦渡:什么好戏?

【队伍】李长慕:来了就知道

鸦渡有点云里雾里,不过既然李长慕让他过去,他也没有拒绝的道理,反正时间也差不多了,去小遥峰晃荡一圈,然后直接下线睡觉。

呱呱其谈在小遥峰等了没多久,李长慕就来了,呱呱其谈还没来得及站起来,鸦渡紧随其后也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呱呱其谈对鸦渡的到来并没有感到意外,这确实也像是李长慕的作风——随时随地向别人昭告着他的小聪明。

要是这一把呱呱其谈赢了,李长慕完全添油加醋一说可以把他描绘成落井下石的无耻小人,打个删号战还非得让鸦渡过来捧场,以鸦渡的个性,李长慕最终删不删得成号还得两说。要是李长慕自己赢了,那就更不得了了,一把灭了劲敌不说,他还能趾高气昂地炫耀一番,打得赢飞越疯人院力捧的玩家,确实值得把尾巴翘上天。

左右对他没有坏处。

最重要的,是李长慕把鸦渡推到了一个令三人关系更为微妙的位置上,这场删号战因他而起,至于会不会因他而终,就要看鸦渡是怎么选择的了。

【附近】鸦渡:呱呱?

【附近】呱呱其谈:师父#大笑

【附近】鸦渡:你怎么在这里?

【附近】呱呱其谈:为什么我不能够在这里?

【附近】鸦渡:长慕,这是怎么回事?

【附近】李长慕:好好看着就行

说完,李长慕就操控着自己的军爷号向呱呱其谈走过去。

【附近】呱呱其谈:就着这里的景色,我是不是该说一句“我们之间的恩怨也该有个了结了”?

【附近】李长慕:确实该有个了结了

【附近】呱呱其谈:虽然这个时候不该废这些话,但是,李长慕,我不得不说,虽然我挺看不惯你的为人,但是你的这些小聪明还挺得我的欢心的

【附近】李长慕:少往自己脸上贴金,我觉得我的存在对你而言跟“欢心”应该挨不上什么边

【附近】呱呱其谈:这话说的非常中肯

【附近】鸦渡:你们来这就是为了聊天的?冰天雪地……还挺有情趣

【附近】呱呱其谈:说真的,李长慕,你不是我的对手

鸦渡的话直接被呱呱其谈和李长慕无视,两个在队伍频道都不怎么说话的人,今天在近聊频道却跟燃烧了小宇宙一样,你来我往地放着狠话,鸦渡隐隐觉得不对头,现在这个场景怎么看怎么不吉利。

扬州那么春意盎然的地方不能聊天?万花那么姹紫嫣红的地方不能聊天?非得跑到这荒无人烟人迹罕至的昆仑,来昆仑就算了你还直接飞小遥峰,这要不是一步步做任务升级升上来,多少人从进游戏到AFK都没机会上来看上一眼。

【附近】李长慕:这得看你说的是哪一方面了

【附近】呱呱其谈:各个方面#大笑

【附近】李长慕:可以开始了吗?我不是很想跟你继续废话下去了

【附近】呱呱其谈:再说一下吧,以后可就没有这么心平气和说话的机会了

【附近】李长慕:呵呵

李长慕在近聊频道打出呵呵两个字之后,毫无预兆地对着呱呱其谈开启了仇杀。鸦渡都被这神一般的展开弄懵了,不是说的好好地吗?都开始畅想“以后”了,怎么说开红就开红?!

【附近】鸦渡:怎么开仇杀了?长慕,有话好好说

【附近】鸦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附近】鸦渡:呱呱?

不得不说,呱呱其谈的反应确实很快,在对方开启仇杀后他第一时间选择了跟李长慕拉开距离,之前他能够打得李长慕毫无还手之力,现在他照样可以这么做。

在鸦渡看来,这简直是呱呱其谈对李长慕单方面的虐杀,李长慕被他放得毫无招架之力,就看到血条不停地减少,李长慕却连呱呱其谈的身都近不了。呱呱其谈明明可以在半分钟之内解决掉李长慕,可他就是吊着他玩,不让他死却也没有办法反败为胜。

李长慕气得差点儿没有一口血吐出来。

他是“士可杀,不可辱”这一类的人,呱呱其谈现在的所作所为摆明就是逗他玩,李长慕哪里能够咽得下这一口气,自然要奋起反击,可是不管他怎么怎么灵活运用平日里踩人的意识手法,到了呱呱其谈这里就是不够看,照样耍得他团团转。

看到呱呱其谈和李长慕两人一副有你没我有我没你的架势,鸦渡的心猛地一沉,他突然明白过来为什么今天呱呱其谈和李长慕会同时出现在小遥峰这个几乎没有人上来的地方,也清楚地意识到所谓的“好戏”是什么意思。

【附近】鸦渡:别跟我说你们这是在打删号战

【附近】鸦渡:别闹了,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得闹到今天这一步?

呱呱其谈和李长慕正打得不可开交,哪里有功夫分神回鸦渡的话,整个近聊频道就瞧着他刷屏了。

【附近】鸦渡:长慕,你不是呱呱的对手,不管今天你们是因为什么原因打得这场删号战,我希望你们能够停下来好好谈谈

【附近】鸦渡:呱呱,让着点长慕,他打不过你

【附近】鸦渡:别打了,有话好好说!

【附近】呱呱其谈:师父,我要是放水,今天死的可就是我了,你不心疼?

李长慕没有跟团开荒大明宫,不知道呱呱其谈边输出边指挥的神手速,头一次见到整个人都有点不好。

他对呱呱其谈的“厉害”只停留在一个很表层的阶段,就像上次马嵬驿他吊打自己,或者更早前自己挑衅时被打的没法还手,那个时候的呱呱其谈所表现出来的气势并不是无法战胜的,但是今天,看到跟自己完全不在一个层次的呱呱其谈,他突然有点想缴械投降。

李长慕之所以会提出这样对自己毫无益处的方式决定去留就是看准了鸦渡不会对删号战坐视不理,他删不删号,其实也就是鸦渡的一句话。

删号战这件事情也就在场三个人知道,呱呱其谈虽然平时表现的很聒噪,但是他从来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就算他在这场删号战中失败了,贴吧818的位置也不会有他的,这种一本万利的买卖,李长慕他有可能不做吗?

【附近】鸦渡:我知道你不会输

【附近】呱呱其谈:师父这话说得有意思,任何双方势在必得的战争都会分出输赢,绝对没有平局的说话

【附近】鸦渡:长慕做事情容易冲动,不管他跟你说了什么,我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让着长慕一点,要我说,你们根本犯不着弄个你死我活,什么事情不能摊开来说?

【附近】鸦渡:长慕,你也住手,这么打下去除了伤和气还能带点什么好?

【附近】呱呱其谈:师父,从来都不是我愿意挣个输赢

李长慕看到这句话都要气笑了,你他妈要是不愿意挣个输赢,现在跟我打架的人是谁?在密聊频道里说“鹿死谁手凭各自的本事”的人又他妈是谁?难不成是我自己幻想出来的假想敌?才说出口的话,转个背就忘,你真是打脸界的翘楚!

各种吐槽在李长慕心里喷涌而出,奈何神手速之所以被称之为神,是因为普通人达不到这种水准,而李长慕很不幸的就是芸芸众人中的一个。在呱呱其谈花样给自己洗白的时候,他只能一边注意着不被呱呱其谈的debuff弄死一边想方设法地接近呱呱其谈好让他技能栏里那些亮着的技能有用出去的时候。

【附近】鸦渡:呱呱,别让师父难做

【附近】呱呱其谈:师父,你也别让徒弟难做

【附近】呱呱其谈:我从满级之后就没怎么被人杀过,他李长慕是所有击杀我的人中,我最不能忍的一个。

【附近】呱呱其谈:看在师父的面子上,我杀他的次数寥寥无几,可是,我给师父面子不代表他也要看师父的面子行事,除了师父,他杀我的次数最多

【附近】鸦渡:长慕没有坏心,他只是做事情比较容易冲动

【附近】呱呱其谈:看,到现在你还是在为他说话

【附近】呱呱其谈:师父,我跟你相处不过三个月的时间,自然比不上从小跟你一起长大的发小,但是今天,这一仗我绝对不能输

说完,呱呱其谈一个百足过去,本来就只剩下一层血皮的李长慕立马跪了。

【帮会】呱呱其谈:[呱呱其谈]在昆仑击杀了[李长慕]

【帮会】李长慕:我在昆仑被[呱呱其谈]残忍地杀害了

【帮会】嗜血猎手:这又是怎么一回事?李长慕,呱呱?能不能出来一个人给我科普一下?

【帮会】恶人谷杂货商:怎么干架还干到昆仑去了?

【帮会】飞亮:鸦渡也在昆仑……

【帮会】请叫我红领巾:到底怎么一回事?

【帮会】糖醋里脊肉:昆仑这么大,就算神行过去了也不一定找的到人啊!

【帮会】嗜血猎手:鸦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呱呱会击杀李长慕?

都这个时候了,他们仨谁还有空搭理帮会里的那帮人啊。

李长慕躺在地上,呱呱其谈安安静静地站在他的尸体边,鸦渡则是一言不发地站在他刚刚站着的地方,一动不动。

【密聊】李长慕悄悄地说:果然还是打不过

【密聊】你悄悄地对李长慕说:为什么要打删号战?

【密聊】李长慕悄悄地说:想打就打咯#大笑

【密聊】你悄悄地对李长慕说:你明知道自己打不过他

【密聊】李长慕悄悄地说:不试试怎么知道最后的结果呢?

【密聊】你悄悄地对李长慕说:现在知道了,开心了?

【密聊】李长慕悄悄地说:……大概吧

【密聊】你悄悄地对李长慕说:你真的要删号?

【密聊】李长慕悄悄地说:毕竟我输了#大笑

鸦渡沉默了,他看了一眼把李长慕打趴下之后就再也没有说任何话的呱呱其谈,不知道怎么开这个口,但是他也绝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李长慕就这么删号。

【密聊】李长慕悄悄地说:啊对了,涵墨,我记得你的背包里是不是有一个橙子?

【密聊】你悄悄地对李长慕说:都这个时候你还惦记橙子?

【密聊】李长慕悄悄地说:给我放了吧,以后就没有机会看到你对着我这个号放橙子了,反正是给我生日准备的,早放晚放不都一样

【密聊】你悄悄地对李长慕说:别闹了,正事要紧

【密聊】李长慕悄悄地说:给我放橙子也是正经事

李长慕这么强烈要求,自己也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左右不过是九千多金,炸了以后再买就是了,于是鸦渡就顺手点了李长慕然后右键了自己背包里的真橙之心。

真橙之心的系统公告上电视的时候,帮会频道也突然跳出来了一条消息,本来喧嚣的帮会在这个时候却突然沉寂了下来。

【帮会】鸦渡:从今天开始,我的心动情缘是[李长慕]#玫瑰#玫瑰#玫瑰

如果,没有冲冠一怒为蓝颜和六道轮回的这场帮战,呱呱其谈不会加入到嗜血猎手的帮会,自然也就不会看到这条消息。

如果,没有李长慕对呱呱其谈真实身份的紧追不放,他就不会去老服,更不会知道呱呱其谈就是当年那个总喜欢跟在鸦渡屁股后边的小尾巴,没有那些旧时恩怨,这一场删号战就不会发生。

如果,鸦渡能够果断一点彻底放弃某一边,就不会出现李长慕被拒绝进组,转而怒去老服寻求呱呱其谈真实身份这件破事。

再如果,从一开始呱呱其谈没有在马嵬驿遇到鸦渡,没有在鸦渡身边看到那个直接搬用了三次元姓名的李长慕,那么所谓的表白、拜师、冷战都不会发生。

可能,呱呱其谈还是那个会在马嵬驿被红名怪追得满天飞,用这种花样死法在浩气盟的那个小帮会里刷着存在感,等待着他要找的那个人的到来。

任何事情的发生都有着其必然性,而这种必然性的推使,导致了今天呱呱其谈站在小遥峰峰顶打赢了李长慕,赢得了删号战的胜利,与此同时,却也看到了帮会弹出来的这条情缘消息。

【附近】李长慕:我是你的心动情缘?

【附近】李长慕:没想到,竟然是在这个时候看到了这样的一句话,算是给我的临别赠言?#大笑

【附近】李长慕:不管是为了什么,能在还上着这个号的时候听到这句话我就已经心满意足啦,删号了,再见

就在李长慕发这些莫名其妙的感慨时,呱呱其谈直接用行动完成了“要死就死,不要在死之前说那么多废话”的实践纲领,他操控着自己的五毒号退到了悬崖边。

鸦渡这个时候心情很是复杂,当帮会弹出这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弹出来的话的时候,一种奇怪的心情驱使着他下意识地看向了呱呱其谈,所以呱呱其谈的异常举动落在了他的眼里。意识到对方是要做什么之后,鸦渡直接一个大轻功冲到了悬崖边,但还是晚了一步。

呱呱其谈就这么直挺挺地掉了下去,在落地的这几十秒内,他退出了冲冠一怒为蓝颜,单方面解除了和鸦渡的亲传师徒关系,赶在落地之前,在地图频道发了一句话,然后就下线了。

【地图】呱呱其谈:李长慕,这一局,我输得心服口服,删号为证,江湖不见


评论(2)
热度(10)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