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毒唐】师父是个渣!(32)

对方婉拒了你的入队请求。

李长慕看到系统弹出来的这句话之后重重地锤了一下键盘,滔天怒火无处发泄,憋得他恨不能够直接冲到鸦渡家里去问个明白。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过去从来没有出现过自己发组队消息过去鸦渡拒绝的情况,刚开始李长慕还以为是鸦渡手滑,点错了,结果再发一个过去还是同样的结果。李长慕立马就联想到鸦渡这个时候是在跟呱呱其谈组队,鸦渡不可能拒绝自己进队,那么肯定是呱呱其谈拿着队长背着鸦渡点了拒绝。

这么一想李长慕直接一个密聊杀到了呱呱其谈面前。

【密聊】你悄悄地对呱呱其谈说:你什么意思?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

【密聊】你悄悄地对呱呱其谈说:你是不是跟鸦渡组队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是啊

【密聊】你悄悄地对呱呱其谈说:不想我进队就直接说,你发个密聊过来能累死你啊,犯得着三番两次地拒绝我进队吗?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我倒是想体会一下拒绝你的快感,可队长不在我手上,你进不进队我管不了啊#大笑

【密聊】你悄悄地对呱呱其谈说:你什么意思?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

【密聊】你悄悄地对呱呱其谈说:你是说队长是鸦渡?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恭喜你答对了!需不需要我给你加十分?

【密聊】你悄悄地对呱呱其谈说:他为什么要拒绝我?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你为什么不去问他?

李长慕不敢。

他不想从鸦渡的口中听到任何对呱呱其谈有利,同时对他毫无益处的言论。相比起呱呱其谈的恶意报复,他更接受不了鸦渡的善意维护。

特别是当这个被维护的对象不是他自己的时候。

李长慕突然有了一种危机感,这种危机感迫使着他正视起那个看似一直被他打压的呱呱其谈。他一直以为呱呱其谈是那种只知道一味退让而不知反击的软柿子,但是鸦渡的反应无疑让他当头棒喝。

他千算万算算漏了鸦渡是个吃软不吃硬的,跳脱出当局者这层身份之后,李长慕把呱呱其谈近来所有的行为又仔细推算了一遍,猛地恍然大悟。呱呱其谈一味的退让并不是在向他妥协,相反,他是在用这种妥协让鸦渡把注意力从自己身上拉过去。

琢磨出了这中间的弯弯绕,不但没有让李长慕觉得如释重负,反而让他更加忐忑,不是特别了解鸦渡其人的,根本不可能这么会对症下药,可呱呱其谈跟鸦渡在游戏里认识不超过四个月,相处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就两三个月,一个相处不过两三个月的二次元网友怎么可能对他这么熟悉?

凑巧?李长慕神一般的第六感自动排除了这个选项。于是,一个重要的问题摆在了他的面前:这个突然出现的呱呱其谈,究竟是谁?

李长慕在这一刻突然萌生出了挖掘呱呱其谈真实身份的念头,而他第一时间想做的,就是回到老服——呱呱其谈发家的地方,去探一探究竟。

说做就做,李长慕立马下线,直接奔老服建号去了。而这边看到李长慕下线的鸦渡,心里也很是复杂。他拒绝李长慕入队的时候很决然,可等他看到这种做法导致的结果时又觉得愧疚。

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呱呱不负卿?

鸦渡在呱呱其谈和李长慕之间妄图找到一个平衡点,结果却是两边都没讨到好。

【队伍】呱呱其谈:哦豁,下线了#大笑

【队伍】鸦渡:做完茶馆飞马嵬驿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我能问问你是怎么想的吗?

【队伍】鸦渡:不是跟你说好了吗,这个星期陪你做日常

【队伍】呱呱其谈:日常没有你我照样能做,可是李长慕没有了你却不能活

【队伍】鸦渡:他不是活得好好的吗?别想太多

【队伍】呱呱其谈:有时候,朋友间的占有欲也是非常吓人的#大笑

【队伍】鸦渡: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

【队伍】呱呱其谈:不,我只是经历过

【队伍】呱呱其谈:我飞马嵬驿了

没头没尾的对话就此结束,鸦渡虽然对呱呱其谈那句“朋友间的占有欲也是非常吓人的”耿耿于怀,可既然呱呱其谈没有谈论下去的意思,他也就没有继续追问。

鸦渡没有食言,陪着呱呱其谈把所有日常都清完了,还带上飞越疯人院的一个叫不上名号的奶妈打了十场JJC。

直到快要关电脑睡觉,李长慕还没有上线的意思,鸦渡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按照李长慕的爆脾气,在琢磨出自己跟呱呱其谈组队并且拒绝他进队之后,应该直接冲过来劈头盖脸地说理,哪怕是心平气和的明嘲暗讽都比这种闷声不响下线的行为更贴近他。鸦渡不放心地给对方发了条微信过去,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复,本来准备去个电话,看了看时间,还是作罢。

李长慕接连两天没有上线,鸦渡问他对方也只草草地说自己有事情,可再细问,对方却不回复了。

相比起鸦渡的忐忑不安,呱呱其谈显得淡定多了,他知道李长慕发现他身份是迟早的事情,不过这么早还是挺出乎他的意料。

第三天,李长慕照常上线了,这次他上线第一件事不是和鸦渡组队,而是点了呱呱其谈的密聊。

【密聊】你悄悄地对呱呱其谈说:唐可菠萝?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大笑

【密聊】你悄悄地对呱呱其谈说:你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彼此彼此

【密聊】你悄悄地对呱呱其谈说:当初你死缠烂打,涵墨对你没意思,你觉得,追到游戏里来,他就能对你改观了?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他对不对我改观是他的事情,就算你是他发小,也没有办法改变他做下的决定,而且过去的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还得两说,毕竟从头到尾拒绝我的就不是他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之前我是软柿子你想怎么捏都可以,现在,可不一样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呱呱其谈说:现在说这话,你不觉得太早了吗?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我让了你这么多年你还没有得手,你不觉得现在过来跟我对恃太晚了吗?

【密聊】你悄悄地对呱呱其谈说:你以为谁都跟你这么龌龊?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你不龌龊?你不龌龊你干嘛这么跟我过不去?

【密聊】你悄悄地对呱呱其谈说:我是不想看到涵墨走上这么一条路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然后你就自己走了上去?我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有牺牲精神?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李长慕,我们都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现在我们是站在同等高度上的,鹿死谁手凭各自的本事,往后,你不用过来嘲讽我我也不会笑话你,看看最后张涵墨选的人是谁

【密聊】你悄悄地对呱呱其谈说:行,择日不如撞日,干脆就今天吧,来一场删号战,谁输了谁就永久删号,别有事没事就在涵墨眼前蹦跶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好,哪里?

【密聊】你悄悄地对呱呱其谈说:昆仑山,小遥峰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是个好地方,行,我神行

就在呱呱其谈神行读条的时候,嗜血猎手突然发了一条密聊给他,还没来得及看就跨图了,一落地呱呱其谈就切到密聊频道。

【密聊】嗜血猎手悄悄地对你说:六道轮回的估计要开我们帮战了,能不能过来帮帮忙

【密聊】你悄悄地对嗜血猎手说:没问题,等会儿拉我进帮

【密聊】嗜血猎手悄悄地对你说:好

显然自己帮会跟浩气最大帮会开帮战的事情李长慕也在帮会频道看到了,没等呱呱其谈开口他自己就在近聊频道说删号战等帮战结束之后再打,呱呱其谈难得为对方的深明大义和顾全大局点了个赞。

在帮会频道跟五毒扛把子把情况大致说了一下之后,对方很干脆的放人了。呱呱其谈进冲冠一怒为蓝颜之后没多久帮战开始了,三个小时的野外混战,见到对方帮会红名随便杀,这种帮战方式相比起塔防类的一小时固定地图更适合呱呱其谈,自从来到这个服就没有痛痛快快地杀过人,这次他得好好过把瘾。

【团队】苏格拉没有底:这都九点了啊,打三个小时不得奔着十二点去?猎手!帮主!我明天还得早起上班啊,上班狗求放过,打到十一点行不行啊#流泪

【团队】嗜血猎手:能打多久打多久,不勉强

【团队】嗜血猎手:当然,最好不要输,就算输也不能输的太难看

【团队】李长慕:怎么跟他们打起来的?

【团队】柏拉图懂屁爱:他们帮会的一个明教躲在路上闷我们帮会小号,杀人就算了他嘴巴还不干净,那话骂的我都听不下去

【团队】请叫我红领巾:那个叫什么狂霸的吗?

【团队】飞亮:是啊,真不知道这种素质是怎么玩到满级还不被人杀到退服的

【团队】嗜血猎手:剑三玩家素质本来就良莠不齐,像他这样的不在少数,行了,专心点,多收人头才是眼下最要紧的事情

【团队】呱呱其谈:在线人数不多,需要外援吗?

【团队】嗜血猎手:疯人院的?

【团队】呱呱其谈:嗯

【团队】嗜血猎手:算了,请神容易送神难,搞不好直接演变成阵营混战,不要把事情闹大

【团队】呱呱其谈:有指挥吗?

【团队】嗜血猎手:没有,随便打

【团队】呱呱其谈:那我去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呱呱直接进了红名堆,打群架不比插旗,时不时就会被暗箭镖到,想要保持过去那种零伤亡当然不可能,呱呱其谈又是那种你杀我一次我让着你但是你杀了我两次我就要杀到让你跪在地上叫爸爸的类型,特别的让人不省心。请叫我红领巾和飞亮一干人在后面奶血奶得要死要活,奈何呱呱其谈掉血的速度简直可以拿吉尼斯纪录,他们的手速根本跟不上,后面直接在团队开吼,让他不要太拼命,作为一个远程要有远程的自觉不要见到红名就往上扑。

鸦渡看到呱呱其谈在红名堆里各种蹦跶,也跟着心惊肉跳,干脆也直接一个蹑云进去,在背后帮衬着他,呱呱其谈有了鸦渡在一旁拉仇恨,tab到他的人再次被减少,帮会频道击杀一溜溜地刷着屏,鸦渡看到呱呱其谈的击杀人数之后,默默产生了一种与有荣焉的感觉,收割起人头都比刚刚更卖力了。

那边师徒一心其利断金,这边李长慕却被一个丐帮缠住了,作为秒杀明教仇恨值的西山居亲儿子,丐帮身上的仇恨拉得那叫一个稳,全门派各职业没有说起丐帮不咬牙切齿的,李长慕被缠住自然要跟他斗个你死我活,可是在看到团队频道请加我红领巾说的那句“鸭总真知道照顾自己徒弟”之后,李长慕毅然决然地放弃了这边踩得只剩下最后一口血的丐帮,骑着里飞沙就冲着鸦渡去了。

虽然屏蔽人物之后能看到就是一堆堆红名绿名,但是他就是明显地感觉到了鸦渡和呱呱其谈之间和谐的氛围,以及他对自己的视而不见。李长慕气急,把键盘砸得噼啪响。

【团队】苏格拉没有底:我总觉得气氛有点微妙,但是我get不到微妙的点

【团队】柏拉图懂屁爱:笑而不语#大笑

【团队】飞亮:呱总,要不你就留在我们帮会呗,瑰石开出来之后优先给你啊#大笑

【团队】呱呱其谈:我答应了帮主会回去的

【团队】飞亮:既然是帮主夫人发话,那还是回去吧,反正以后都是一家人了

【团队】嗜血猎手:#鄙视

【团队】呱呱其谈:我回去会跟帮主传达的#大笑

【团队】嗜血猎手:#鄙视呱呱不要助长他们这种不正之风

【团队】呱呱其谈:男欢男爱很正常嘛#大笑

【团队】嗜血猎手:……

【团队】糖醋里脊肉:呱总真是深明大义!

本来以为帮战会打得无比艰难,没有想到差不多十点半十一点的时候对方就退了个差不多,几个会断网的学生党先下了,再然后就是跟苏格拉没有底那样的上班狗,呱呱其谈跟嗜血猎手还坚持在岗位上,不过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杀的红名,干脆就在团队频道有一茬没一茬的聊天。

【团队】嗜血猎手:行了,我看也差不多了,比他们多了两百多个人头,想翻身也翻不过来了,散了吧

【团队】嗜血猎手:谢谢你了,呱呱

【团队】呱呱其谈:客气#大笑


评论(1)
热度(13)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