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毒唐】师父是个渣!(31)

呱呱其谈这么轻易地松口让冲冠一怒为蓝颜的成员大吃一惊,这个时候当然不会有人去问你怎么这次就轻易答应了,又不是傻,反正达到了预计目标,大家都很开心。

自然,李长慕不在“大家”这个行列里。

在所有不希望呱呱其谈和鸦渡和好的人里,他的呼声最高,受益也最大。所以,呱呱其谈这段时间表现出来的硬气,他还挺欣赏,巴不得对方能把这种说什么都不低头的精神贯穿始终。

在某种程度上,这种局面他还挺喜闻乐见的,甚至对呱呱其谈的恶意都稍稍减少了一点。鸦渡在他面前屡屡碰壁时,李长慕私底下还敬他是条说一不二的汉子,但是这条汉子一个月不到就让他打脸啪啪响了。

更让李长慕想不开的是,冲冠一怒为蓝颜还是个籍籍无名的小帮时自己就在了,可以说自己是个长老级的人物,不说功劳,苦劳肯定有不少,结果现在他们都胳膊肘往外拐向着呱呱其谈,这他妈科学?

每次上线,帮会频道十句话有九句在讨论他,真不知道一个脑回路不同与常人的奇葩为什么会有跟他身份完全不符的人气,难不成就是为了在他身上找到优越感?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终于解决了一桩大事,今天晚上我要大吃一顿!

【帮会】柏拉图懂屁爱:#鄙视从你发微博的自拍来看,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就没有影响过你的食欲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大笑有本事来打一架啊,看谁打得过谁

【帮会】恶人谷杂货商:#鄙视真的不是被盗号了吗?这么轻易就松口感觉有点不靠谱啊

【帮会】飞亮:呱呱已经把你逼成被迫害妄想症了吗?#大笑

【帮会】嗜血猎手:不管呱呱为什么这一次这么轻易地松口,这个结果对我们来说都是件好事,鸦渡,以后做事情先过过脑子,虽然呱呱不是我们帮会的人,但是以后你要是欺负他,我还是会站在他这边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论有一个软汉子帮主的重要性#

【帮会】飞亮:#论帮主口是心非的可能性#

【帮会】请叫我红领巾:#论我们帮会成为呱呱其谈婆家的必然性#

【帮会】嗜血猎手:#鄙视

【帮会】糖醋里脊肉:等等!所以说猎手这么维护呱呱是因为他看上了五毒扛把子?!略惊悚吧!这是什么神展开!

【帮会】嗜血猎手:……都说了不是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你觉得有说服力?

【帮会】飞亮:你要是不加省略号我可能还会相信你一点#鄙视

【帮会】请叫我红领巾:已截图,不用谢

【帮会】嗜血猎手:#鄙视适可而止一点

【帮会】请叫我红领巾:#大笑适可而止指的是我暗戳戳截图给五毒扛把子还是我们说你跟五毒扛把子的关系

【帮会】飞亮:阅读理解满分!

【帮会】嗜血猎手:……

鸦渡没有参与帮会聊天,他把李长慕组到自己的队伍里,准备跟他摆事实讲道理,不用想也知道,最终目的是让李长慕和呱呱其谈和睦相处。

可能吗?太不可能了!

别说李长慕,就是鸦渡自己都知道这是一招臭棋,但是好不容易用真爱把呱呱其谈哄回来,总不能没和好两天又闹掰了吧?

【队伍】李长慕:这段时间以来还是今天看到你主动组我进队,可惜,就连这唯一一次主动都是为了呱呱其谈

【队伍】鸦渡:长慕,你也看到了,现在猎手他们都站在呱呱那边,能不跟他置气就尽量避免冲突,好吗?

【队伍】李长慕:我能说不好吗?要是我不伏低认小这个帮会还有我的立锥之地?

【队伍】鸦渡:他们也是对事不对人

【队伍】李长慕:不用说了,我都明白,他们对我的时候是对事不对人,可到跟呱呱对上的时候,他们就会变成对人不对事,反正不管在谁的眼里,我就是没有呱呱其谈重要,我认了

【队伍】鸦渡:说的什么话,难不成你觉得在我这里你也比不上呱呱?

【队伍】李长慕:原来不觉得,现在?还真说不准了

【队伍】鸦渡:行了,没什么可气的,确实是我们做的欠妥当

【队伍】李长慕:你怎么不说是他玻璃心

【队伍】鸦渡:现在争论这件事情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就当是给我一个面子,以后对上呱呱,说话别太冲

【队伍】李长慕:我和他是谁都看不惯谁,你就算做好了我的工作,保不准到最后变成了他算计我

【队伍】鸦渡:要是他做的过分了,我自然会帮着你

【队伍】李长慕:希望你记住自己说过的话

【队伍】鸦渡:好了,不气了

鸦渡把李长慕安抚好,就把呱呱其谈组进了队伍。在鸦渡看来,感情这种东西是慢慢培养出来的,现在李长慕和呱呱其谈互相看不惯,说不定接触的多了,一个不小心就发现了对方的闪光点,慢慢就对对方改观了呢?

只能说鸦渡还是图样图新破。

【队伍】鸦渡:徒弟

【队伍】呱呱其谈:哟~师父

【队伍】鸦渡:日常做完了吗?

【队伍】呱呱其谈:就做了阵营任务,其他都没有动

【队伍】鸦渡:一起做大战?

【队伍】呱呱其谈:行啊,走着

世界上组了两个野人,全队飞本。这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一次大战,时隔近一个月之后,三个当事人第一次进行友好会晤,虽然李长慕全程没有跟呱呱其谈说话,呱呱其谈全程都对鸦渡爱答不理,但这并不妨碍到呱呱其谈上蹦下跳风驰电掣火树银花的引怪能力,整场大战就看到呱呱其谈在哇啦哇啦地喊救命,而鸦渡竟然觉得这样的场面特别让人怀念!

相比起过去在队伍频道吼,现在的鸦渡直接当起了呱呱其谈的保姆,最大限度地杜绝呱呱其谈被小怪杀回复活点的可能性。

奈何呱呱其谈走位太过风骚,跟boss隔了八百米的怪都能追着呱呱其谈跑,于是就呈现出了呱呱其谈在最前面哇哇哇小怪跟在后边呀呀呀鸦渡缀在末尾chuachuachua。

【队伍】只有香如故:这是个……什么情况?

【队伍】长枪独守奶妈:我也看不太懂#鄙视

【队伍】李长慕:鸦渡,过来,准备开怪了

【队伍】鸦渡:等一会儿

【队伍】只有香如故:#鄙视别闹了呱总,快点化蝶脱战,你没发现屁股后边除了一群小怪还跟着一个鸭总吗?

【队伍】呱呱其谈:#大笑

【队伍】长枪独守奶妈:大五毒你怎么死了!

【队伍】鸦渡:……

【队伍】只有香如故:头一次看到自己作完别人死的,呱总真是让我大开眼界#蜡烛

【队伍】长枪独守奶妈:打个大战而已啊,要不要这么心累!

【队伍】呱呱其谈:[凤凰蛊]给你,不累不累>3<

【队伍】长枪独守奶妈:对不起不搅基,非得收下>3<的话,我宁愿多累一下

相比起开90初期大战艰难得跟开荒一样,现在则是闭着眼睛都能过,再加上呱呱其谈和鸦渡这两个一顶四的暴力dps,这场鸡飞狗跳的大战打完耗时不过十分钟,称得上速推。

野人退队之后,队聊频道彻底安静下来,呱呱其谈一声不响地神行战乱·洛阳做茶馆,李长慕则密聊鸦渡说要打战场。

【队伍】鸦渡:呱呱,打战场吗?

【队伍】呱呱其谈:做茶馆呢,你们去吧,需要我退队吗?

【队伍】鸦渡:不用,排个人的就行

李长慕看到鸦渡这么说可就不干了,立马密聊呱呱其谈,让他适可而止。

【密聊】李长慕悄悄地说:不要仗着现在鸦渡对你有愧疚之心就肆无忌惮,总有你哭的一天

【密聊】你悄悄地对李长慕说:―O―

【密聊】李长慕悄悄地说:别把玻璃心当做你的资本,这一次你让猎手他们站在了你这边,下次可就不一定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李长慕说:―O―

【密聊】李长慕悄悄地说:……

【密聊】你悄悄地对李长慕说:说完了?说完我继续做茶馆了

【密聊】李长慕悄悄地说:你什么意思?看不起我是怎么?

【密聊】你悄悄地对李长慕说:你想多了,呵呵

现在是个人都明白呵呵后是什么意思,李长慕怒火中烧,但是奈何对方这一串密聊下来可以说是对自己百依百顺,一句冲人的话没有。要是自己这个发了脾气,就中了呱呱其谈的圈套,想通这一层,李长慕冷笑一声,并且给他的机智点了个赞。

【密聊】李长慕悄悄地说: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的是什么,我不会留下把柄的,你自己好自为之

正做着喂狼牙军吃饭任务的呱呱其谈眨巴着眼睛,不明白李长慕知道了什么,不过看语气,应该是脑补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对手的脑子是莲藕做的怎么办在线等,急急急#[再见]

于是,在呱呱其谈完全在状况外的时候,两个人卯上了。

[呱呱其谈]邀请你组队。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大战去吗?

【队伍】鸦渡:去

【队伍】呱呱其谈:好啵,队长给你

[李长慕]加入队伍

【队伍】李长慕:干嘛?

【队伍】鸦渡:大战

【队伍】呱呱其谈:我飞本啦,师父你喊人

【队伍】李长慕:先做阵营吧,一会儿人多粮草和军械不好捡

【队伍】鸦渡:呃

【队伍】呱呱其谈:有道理,我用除滞散#大笑

【队伍】鸦渡:长慕你人呢?

【队伍】李长慕:徒弟包里没有茶馆物品,拉我到战乱·长安送东西了,我就先做茶馆了

【队伍】鸦渡:……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我看到地图有人喊进团,我退队了

[呱呱其谈]退出了队伍。

【队伍】李长慕:他怎么退了?

【队伍】鸦渡:算了,拉我过去做茶馆吧

【队伍】李长慕:#大笑好

如果说第一次是偶然,那么第二次第三次就没有办法用这种说法解释了。

呱呱其谈组队说要去巡山,都已经神行到马嵬驿了,结果李长慕说做阵营任务会开阵营,先做大战,不然门口打架会被不小心误伤,呱呱其谈没说什么,也不管自己顶着红名直接神行琉璃岛门口了,到了一问,李长慕却还在长安·战乱做茶馆。

呱呱其谈又不是傻,自然能够看得出来李长慕是故意把他逼出队伍,无所谓啊,反正自己跟李长慕也不对盘,干脆在队聊频道说一句直接就如了他的意,然后自己在副本门口组野人进本。

鸦渡看到好友列表里呱呱其谈所在的地图显示副本之后,心里也有点不舒服,他不希望李长慕继续因为呱呱其谈的事情在帮会不好做,可是这并不代表他想看到呱呱其谈一味退让受尽委屈。

【队伍】鸦渡:长慕,你这么咄咄逼人有什么意思?

【队伍】李长慕:我怎么咄咄逼人了?

【队伍】鸦渡:如果你不想跟呱呱组队可以直接说出来,没必要用这种方式把人逼走

【队伍】李长慕:别闹了,他是自己退队的

【队伍】鸦渡:你明知道他神行没有CD了还去做茶馆,这不是摆明着不乐意跟他一起吗?

【队伍】李长慕:鸦渡,你这话说的可不对,我做茶馆能用得了多长时间,等一等不行吗?再说了我就在这里上线的,顺便做一下怎么了?

【队伍】鸦渡:我不是过来跟你吵的,我只是希望你能够表现得友好一点

【队伍】李长慕:如果你觉得我现在是不友好,是因为你没有见过我真正不友好的样子

【队伍】鸦渡:算了,不说了,你自己拿主意

【队伍】李长慕:做茶馆吗?我拉你

【队伍】鸦渡:行

这之后,类似的事情又发生了几次,呱呱其谈就算再没有脾气也受不了这样被人耍着玩,干脆上线之后不跟鸦渡组队了,要做什么日常直接自己喊人。

鸦渡有心缓和跟呱呱其谈的关系,没想到变得越来越僵持,要说心里没有愧疚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找一个折中的办法,既然别的日常没有办法把两个人凑到一起,大战总可以打打吧?

于是鸦渡踏上了每天两个大战的征程。

如果呱呱其谈先上线他就跟呱呱其谈组队打个大战,然后等李长慕上线之后重置了继续再跟李长慕打,要是李长慕先上线就反过来。

先开始还好,后来呱呱其谈发现鸦渡跟自己打大战的时候没有任务显示,问了一句,鸦渡说忘了接任务,呱呱其谈会信吗?自然是不会,但是他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是一次两次能说自己忘了,三次四次呢?呱呱其谈立马明白鸦渡是跟李长慕打过一次之后,重置了进自己组又打一遍。

打完大战野人退组之后,呱呱其谈把鸦渡喊住了。

【队伍】鸦渡:怎么?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以后要是跟李长慕打过大战,就不用重置再跟我打了,浪费体力

【队伍】鸦渡:没事,别的日常没有办法跟你一起做,至少大战能陪你打打

【队伍】呱呱其谈:不用,就算喊不到野人,帮会和疯人院随便凑几个人也行

【队伍】鸦渡:嫌弃师父吗?

【队伍】呱呱其谈:不是,别为了我伤了你们兄弟的和气,不值得

【队伍】鸦渡:我只希望你能不要生长慕的气

【队伍】呱呱其谈:别闹了师父,我从来没想过也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跟他生气

[呱呱其谈]退出了队伍。

你所在的队伍解散。

看着呱呱其谈退队之前发的那句话,鸦渡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儿。


评论
热度(12)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