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毒唐】师父是个渣!(30)

【帮会】嗜血猎手:鸦渡,最近跟呱呱关系怎么样?

【帮会】李长慕:猎手,呱呱其谈又不是我们帮会的人,不至于这么上心吧?要说道歉也道了,连渊莫怕我是风都不说话了,他还有什么可端着的?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李长慕,这话你说的可就不地道了?都知道鸦渡是为了你才跟呱呱闹得这么厉害,你怎么还跟一没事人一样出来说猎手啊?

【帮会】李长慕:我是鸦渡二十多年的朋友,呱呱其谈呢?不到两个月吧?要是你,你站哪边?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可这件事情到底还是因为你挑起来的

【帮会】李长慕:我道歉了,那个秀秀也接受了,渊莫怕我是风的帮主都没说话,他呱呱其谈这么僵持着算个怎么回事?

【帮会】鸦渡:长慕少说两句

【帮会】李长慕:你觉得我说的不对?在他呱呱其谈眼里,估计除了飞越疯人院的那帮人,其他人给他提鞋都不配吧,不然也不能够把你的里子面子都抖出来了,却还把你当孙子耍

【帮会】鸦渡:这件事情是我们错在先,长慕别说了

【帮会】嗜血猎手:李长慕,我希望你不只是说句对不起,要真的思考自己究竟错在哪里,做人不能没有容人之量

【帮会】嗜血猎手:你要是觉得呱呱抱上了疯人院大腿又跟鸦渡关系亲密,你大可以努力锻炼手法让疯人院看得上你,但凡他们有人过来挖你,我绝对不会阻拦,鸦渡怎么对你你自己心里也清楚,不用一副酸了吧唧的口吻在帮会说

【帮会】李长慕:行,错都在我,他什么错都没有

【帮会】恶人谷杂货商:每个人都少说一句,这个事情不至于上升到让我们自己人内讧的阶段,呱呱跟鸦渡冷战这么长时间说到底还是他们的私人恩怨,猎手你也不要小题大做,伤了大家的和气

【帮会】柏拉图懂屁爱: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有回寰的余地,呱呱也没有明确地说真的要跟鸦渡绝交对吧,不然不能够到现在还没有断绝亲传徒弟啊

【帮会】糖醋里脊肉:鸦渡,亲传师徒的关系还在吗?

【帮会】鸦渡:在

【帮会】柏拉图懂屁爱:我说吧,还是时间问题,呱呱想通了,我们再适时地给一个台阶,他自己就顺着下来了

冲冠一怒为蓝颜压下了一场口角之争,可渊莫怕我是风却在这个时候争论得不可开交,不为别的,还是呱呱其谈和鸦渡那件破事。

【帮会】腿短怎么办:那个猎手是不是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啦?这件事情从头到脚、从内到外都不是我们的错,别的我就不说了,你看看那个叫李长慕的军爷,有一丁点儿认错的心我就把姓给你倒过来写!

【帮会】五毒扛把子:但是这件事情闹到现在也差不多该有个了结了,呱呱跟鸦渡的亲传师徒关系没有断,也就是说没有真正撕破脸皮的意思,我们端着一两天是态度,可是端的久了就是作了

【帮会】腿短怎么办:怎么作了?你开仇杀就不许我反击啊?你护短就不许我冷战啊?哪条法律法规规定了没有断绝亲传师徒关系的不能老死不相往来?

【帮会】五毒扛把子:他们该道的歉也道了,该赔的不是也赔了,他们小肚鸡肠我们不能这样,而且呱呱之前追鸦渡的架势你们也都清楚,我真的不希望因为这件事情让他跟鸦渡的关系就这么断了

【帮会】无敌不会下:帮主,你是个理想主义者,什么都想着能用两全的办法解决,可是你想没有想过这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如果呱呱真的想要跟鸦渡和好,早八百年在鸦渡道歉的时候就顺着阶梯下来了,何必还等到现在呢?

【帮会】西西:要我说你们这都是咸吃萝卜淡操心,这件事情已经从帮会矛盾减低到了个人矛盾,呱呱想要怎么解决就让呱呱自己解决好了,大家伙围着他转他反而拉不下脸来和好

【帮会】燕姐:要我说鸦渡这么做已经伤了呱呱的心,现在不是吵我们该怎么办的时候,最关键的是,呱呱想要怎么做

【帮会】碧海潮生:复议

【帮会】战天:这么复杂干什么?当初不是鸦渡把呱呱给击杀了吗?大不了直接把人拉到野外仇杀,什么时候杀的爽快了什么时候就原谅他

【帮会】追命要读条:#鄙视当别人都是你这样的狂热踩人党?

【帮会】呱呱其谈:怎么这么热闹,一上线就看到你们在讨论踩人,踩谁啊?要不要我帮忙?

原先讨论的热火朝天的帮会瞬间安静下来,呱呱其谈脑子一转就明白了他们肯定又是在说自己和鸦渡这件事情了。

跟鸦渡单方面冷战近一个月,呱呱其谈一直把舆论的导向把握的很好,绝大多数人都是站在他这边的,极少个别出现一些说他作的,也立马被镇压下去。当然,被嗜血猎手成功侧策反的五毒扛把子在他意料之外,这是个别状况,不能算在其中。

鸦渡找过腿短怎么办和澜澈的事情他听两个当事人说过,虽然腿短怎么办和澜澈没有接触,但是口风确实出乎意料的一致——坚决不松口,闹崩就闹崩!

对此,呱呱其谈并没有给出明确的回答,他是来追人的,又不是过来拉仇恨的,到了一定阶段他是非松口不可,不然弄巧成拙直接把鸦渡推到了李长慕那边,可叫他得不偿失了。

说真的,鸦渡为人他清楚,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他是不会麻烦别人,能把他逼到这个地步,呱呱其谈还真有些没有想到。

看来,他高估了李长慕在鸦渡心里的地位,也低估了自己对鸦渡的影响。

这样一来就更好办了呀,等嗜血猎手最后递一次台阶过来,他顺着下就行啦。

【帮会】五毒扛把子:呱呱,我就想问问你是真的想的,真的准备跟鸦渡一直这么闹下去吗?

【帮会】呱呱其谈:#恐慌帮主,我就想问问你是不是真的看上猎手了,照我跟他的熟悉程度,撮合撮合绝对没有问题

【帮会】五毒扛把子:……

【帮会】腿短怎么办:#鄙视你这么一说我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帮主突然就转变了口风

【帮会】燕姐:#鄙视卖友求荣你羞不羞耻

【帮会】五毒扛把子:我是真的为呱呱着想啊!你们不要扯这些有的没的!我从来没有卖友求荣,呱呱你相信我!

【帮会】呱呱其谈:谢谢你们为我出头,这件事情怎么解决我也有自己的想法,不用担心#大笑

【帮会】腿短怎么办:#鄙视你果然还是想跟那个渣男和好

【帮会】呱呱其谈:#恐慌腿短你怎么可以这么聪明

【帮会】腿短怎么办:#鄙视我是看不惯自家人被人欺负,都被人踩头上了还不知道反抗,这不叫大度这他妈叫傻!

【帮会】西西:腿短这话说的太对了

【帮会】五毒扛把子:也晾了他差不多一个月了,多大气也该消了

【帮会】腿短怎么办:#鄙视帮主,你这几天的表现我很不满意,有生之年我不希望你跟那个和我们开了帮战的帮会帮主有什么友情以上的情感纠葛

【帮会】五毒扛把子:能不能好好说话!我跟他能有什么情感纠葛!

【帮会】西西:可拉倒吧,我跟你统共就打那么几次大战,还次次都有那个唐门

【帮会】五毒扛把子:……真的是凑巧!听我解释啊!

【帮会】无敌不会下:唐毒大法好#大笑

呱呱其谈机智地把话题引到了五毒扛把子身上,众人开始一一列举他跟嗜血猎手不得不说的二三事,虽然都知道是故意岔开话题,但是大家还是非常积极地参与到了讨论之中,也算是给呱呱其谈留了两份薄面。

呱呱其谈上线时间晚了,所以只能自己去马嵬驿刷阵营日常,但是没想到自己刚接到任务,作为帮会中心话题人物的嗜血猎手就给他发了个组队邀请。

进队一看,人物配置还真是齐全,除了李长慕该出动的都出动了。呱呱其谈一琢磨,觉得差不多是时候了。

【团队】嗜血猎手:#大笑呱呱

【团队】呱呱其谈:#大笑猎手

看到呱呱其谈没有跟之前那样在看到鸦渡的第一时间扯个莫名其妙的理由离队,所有人都长松了一口气。

【团队】嗜血猎手:过来做阵营任务?

【团队】呱呱其谈:是啊

【团队】嗜血猎手:就你一个人?

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微妙,纵然刚才把话题矛头指向五毒扛把子只是脱身之计,到这个时侯,嗜血猎手的一句话不得不让他重新考虑起两个人的可能性和这件事情的真实度了。

【团队】呱呱其谈:#大笑我们帮主在成都插旗

【团队】嗜血猎手:……

【团队】嗜血猎手:跟你们帮主有什么关系

【团队】苏格拉没有底:#鄙视当初信誓旦旦地跟我说和五毒扛把子没有多少联系的人是谁?

【团队】飞亮:#鄙视当初言辞灼灼地跟我说跟五毒扛把子接触只是为了呱呱的人是谁?

【团队】嗜血猎手:说正事说正事,鸦渡

【团队】鸦渡:呱呱,对不起,说多了道歉的话你也不乐意听,我只想告诉你,师父希望你回来

【团队】呱呱其谈:好啵>3<

【团队】柏拉图不懂爱:……

【团队】糖醋里脊肉:……

【团队】请叫我红领巾:……

【团队】恶人谷杂货商:呱呱你被盗号啦?

【团队】呱呱其谈:#大笑


评论
热度(10)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