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毒唐】师父是个渣!(26)

【帮会】嗜血猎手:谁他妈让你开帮战的?有没有智商?跟一个菜地帮打帮战是不是特别长脸啊?有病吧你!

【帮会】嗜血猎手:还有你,李长慕你他妈怎么回事?抢你个粮草就要开仇杀?要是马嵬驿杀了你一次你是不是要拿着砍刀直接奔人家里去?你从回游戏之后一直就不正常,好好想想你的问题出在哪里,我虽然不喜欢看到帮会里的人受欺负,但是这也不代表我喜欢看到帮会里有人仗势欺人

【帮会】李长慕:是我冲动了

【帮会】嗜血猎手:下不为例,我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第二次,你要还这么做,自己先把脑袋上的帮会名称摘下来,冲冠一怒为蓝颜不需要你这种只知道惹是生非的成员

【帮会】李长慕:对不起,我会注意

【帮会】嗜血猎手:鸦渡,呱呱今天没有上线?

【帮会】鸦渡:上了

【帮会】嗜血猎手:别跟我说又是你把人给气下线的

见鸦渡久久不回答,嗜血猎手心一沉。

【帮会】嗜血猎手:还真他妈是你啊!这种事情玩一次就够了吧,还来?是不是你觉得自己是他师父所以怎么伤都无所谓啊?

【帮会】嗜血猎手:护短不是这么护的你懂不懂?手心手背都是肉,没道理李长慕干的破事非得让你给擦屁股,他多大的人了,自己惹出来的不知道自己去收拾吗非得你出手?

【帮会】嗜血猎手:是不是得给你颁个剑三维护世界和平奖啊你这么知道为李长慕着想?

【帮会】恶人谷杂货商:猎手,冷静点,别逮着人就骂

【帮会】嗜血猎手:不管用什么方式,给人道歉,明天之前我要看到呱呱上线

【帮会】鸦渡:我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帮会】嗜血猎手:歪歪、扣扣、微信、手机号,一个都没有?

【帮会】鸦渡:没有

【帮会】嗜血猎手:你怎么当人师父的?都他妈跟着你快两个月了你连对方的联系方式都没有弄到手?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猎手消消气,这件事情也不能全怪到鸦渡头上去

【帮会】嗜血猎手:抱歉

【帮会】嗜血猎手:我语气冲了

【帮会】鸦渡:我有责任

【帮会】鸦渡:我会努力把呱呱找回来

嗜血猎手一上线,就看到自己帮会标志红了,不用说,肯定又是哪个年轻气盛地开了帮战,pvp帮会嘛,三不五时地开个帮战很正常,所以他也就没怎么放在心上,悠闲地清理了一下背包这才点开帮会列表看是跟谁打。

渊莫怕我是风出现在屏幕里的时候,嗜血猎手还有点愣,等眼角余光看到世界上刷屏的818之后,直接把马嵬驿那帮龟孙子骂了回来,然后在世界跟渊莫怕我是风道了歉,帮战自然也就不了了之。

在帮会大吼一通之后,嗜血猎手也直接下线了,看到帮会这帮完蛋玩意就脑袋疼,如果继续在线上待着,说不定脑子一热直接把人都给踢了。

鸦渡既然在帮会频道跟嗜血猎手承诺了要亲自把呱呱其谈请回来,自然得舔着脸低声下气地去找渊莫怕我是风的人,之前一起打过本,加了几个好友,鸦渡犹豫了半晌,戳了一个密聊过去。

【密聊】你悄悄地对腿短怎么办说:腿短怎么办,我是鸦渡,你那里有呱呱的联系方式吗?

【密聊】腿短怎么办悄悄地说:……你竟然还敢找过来?!

【密聊】你悄悄地对腿短怎么办说:对不起

【密聊】腿短怎么办悄悄地说:算了算了,这件事情主要过错在那个军爷,我说那个军爷到底怎么回事,你们真的还准备把这样的人留在帮会?之前呱呱指挥大明宫开荒的时候他就明嘲暗讽的,这会儿直接挑我们帮会小号

【密聊】你悄悄地对腿短怎么办说:刚分手,心情不太好

【密聊】腿短怎么办悄悄地说:心情不好也不能随便欺负人啊,仗着我们帮会好说话是吗?

【密聊】你悄悄地对腿短怎么办说:真不好意思,我让他过来给你们道歉

【密聊】腿短怎么办悄悄地说:可别,他的道歉我们还真不接受,反正剑三这么大也不一定能碰着,碰着了他在呱呱手下也吃不到什么好,左右我们就当被狗给咬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腿短怎么办说:不好意思

【密聊】腿短怎么办悄悄地说:也不为难你,你在这说道歉也没意义,我手上没有呱呱的联系方式,你去找别人吧

【密聊】你悄悄地对腿短怎么办说:帮会的人谁跟他走的比较近?

【密聊】腿短怎么办悄悄地说:你是他师父你不知道?

见鸦渡没有说话,腿短怎么办停顿了一下又发了段密聊过来。

【密聊】腿短怎么办悄悄地说:呱呱虽然在帮会挺玩得开,但是跟他关系特别好的真没有,他这个人比较独,喜欢自己玩自己的,做日常除非是大战这种,不然都会自己一个人清

【密聊】你悄悄地对腿短怎么办说:我知道了,谢谢

【密聊】腿短怎么办悄悄地说:不用客气,我也没帮上什么忙

渊莫怕我是风这条路走不通,鸦渡只能硬着头皮找上飞越疯人院,互撸娃不在线,他跟飞跃疯人院其他人又不熟,左挑右选之后竟然只有澜澈适合。

可谓是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当初他对澜澈爱答不理,眼下可真是澜澈呱让他高攀不起了,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澜大神,忙吗?

【密聊】澜澈悄悄地说:什么事?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我想问一下呱呱的联系方式

【密聊】澜澈悄悄地说:你觉得我会给你吗?

不会。鸦渡默默在心里接了一句。

【密聊】澜澈悄悄地说:看,你都说不出话来,当初信誓旦旦地说“这是我和呱呱之间的事情”,现在呢?还不是过来找我了

【密聊】澜澈悄悄地说:我没有

【密聊】澜澈悄悄地说:别说我没有,就是我有我也不会给你的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打扰了

【密聊】澜澈悄悄地说:别走啊,咱们继续聊聊嘛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既然澜大神手上也没有呱呱的联系方式,我不觉得我们还有什么可聊的了

【密聊】澜澈悄悄地说:怎么没有?我还没来得及好好谢谢你呢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谢我什么

【密聊】澜澈悄悄地说:谢你终于让呱呱死心了啊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没事我就去清日常了

【密聊】澜澈悄悄地说:我是认真的

【密聊】澜澈悄悄地说:谢谢你对李长慕的维护,让呱呱意识到自己没有希望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什么意思?

[李长慕]邀请你组队。

正说到关键的当口,李长慕突然发来一个组队邀请,鸦渡点了同意,这件事情发生之后他跟李长慕也没有沟通,说不气是不可能的,可自己也有错,李长慕得罪的只是渊莫怕我是风,真正让呱呱其谈寒了心的却是自己。

【队伍】李长慕:老鸦,谈谈

【队伍】鸦渡:一会儿再说

【队伍】李长慕:我觉得这件事情很重要

李长慕的话刚发出来,系统就响起了密聊提示音,鸦渡切过去看了一眼,立马愣在当场。

【密聊】澜澈悄悄地说:张涵墨,呱呱喜欢了你五年多,你就一次次用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维护让他意识到,在你心里,他始终都比不上李长慕,我都不知道该说你有始有终还是没心没肺了

如果鸦渡觉得刚刚看到的澜澈说他让呱呱死心是个玩笑,那么当澜澈一字不差地喊出他的名字的时候,鸦渡不敢妄下定论了。他脑子里现在只盘旋着一个想法:呱呱其谈的突然出现绝对不是一个偶然。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呱呱是谁?

【密聊】澜澈悄悄地说:我不会告诉你的

【密聊】澜澈悄悄地说:呱呱因为某些原因当年错失了跟你说清楚的机会,他很后悔,为了你他追来游戏,为了你他苦练手法,我亲眼看着他从一个小白慢慢成神,为的就是某一天能够站在跟你齐平的位置

【密聊】澜澈悄悄地说:可惜,做了这么多努力,到头来还是不如你的发小,你让他怎么想?

现在鸦渡的注意力全部都被澜澈抓住,他甚至不记得自己还在跟李长慕组队,更不消说李长慕最后跟他说的那句“这件事情很重要”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澜澈说:请你告诉我,呱呱到底是谁?

【密聊】澜澈悄悄地说:问多少遍我的回答都是一样,我不会告诉你。不过也好,这样一来,呱呱更不敢亲口对你说这件事情了,借这个机会也该让呱呱好好想想,不管是回老服还是直接AFK都好过继续留在这里,看着你和李长慕一起膈应他

【密聊】澜澈悄悄地说:我劝过你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可惜你没听进去,别太难过,就算呱呱走了,你还有李长慕不是吗?说真的,你们俩挺般配

说完这句话之后不管鸦渡怎么敲他澜澈都没有反应了,鸦渡烦躁地把频道调回常用,结果李长慕也给了他会心一击。

【队伍】李长慕:涵墨,我觉得……我可能是喜欢上你了

鸦渡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队伍,李长慕的头像已经灰了下去,他长叹一口气,重重地闭上了眼睛。


评论(3)
热度(14)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