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毒唐】师父是个渣!(24)

【团队】呱呱其谈:猎手沙暴,出人群!

【团队】呱呱其谈:躲地上红圈,红领巾注意团血

【团队】呱呱其谈:四队那个二少的血!快拉起来

【团队】呱呱其谈:全都输出击鼓手!15秒以内打掉!

【团队】呱呱其谈:击鼓手!

【团队】呱呱其谈:远程优先击鼓手,近战继续输出boss

【团队】呱呱其谈:击鼓手快点打掉!

【团队】呱呱其谈:红领巾下个鼎

【团队】呱呱其谈:都蹑云到2号点集合

呱呱其谈言简意赅地提醒着团队成员各阶段需要注意的事项,有了嗜血猎手的那一通吼歪歪唧唧的那群人终于把所有精力都用在提升自己dps上,刷boss全程安静地只能听到开了自由麦的猎手那边的键盘声。

【团队】呱呱其谈:收队,腿短、追命快点过来

【团队】呱呱其谈:全团dps暴力抽,五毒注意好团血,秀秀你只用注意MT

【团队】呱呱其谈:挂扶摇,谁被爆死了世界刷猪

【团队】呱呱其谈:无敌下山河!五毒千蝶把团血拉起来

【团队】呱呱其谈:好了,过了

打老一比门神顺利,第一遍磨合了一下,大概是看dps不够,全团集合吃了宴,包里带了四小药的都把药磕了,多多少少还是取得了一定的效果,第二遍一把就过。呱呱其谈照例坐在鸦渡身边调息等他们分配装备,渊莫怕我是风的人就率先往六道方向靠近,在折桥这头等着冲冠一怒为蓝颜大部队过来。

“猎手猎手,那个定国牌子给我给我!”

“戒指是我的,你们谁他妈都不要跟——我——抢——!”

“我艹是不是我眼花了,呱呱其谈的dps竟然上了前五?!”飞亮一记亮天嗓把所有人都喊懵了,连那群吵吵着要嗜血猎手分配装备的都消停了,“他怎么做到的?!”

“他在打门神的时候不还是奶吗?什么时候切的dps?”

“这他妈也太假了吧?一边在团队频道刷屏一边还全程暴力输出?逗我?”

“用的超级宏吧……”有人提出了质疑。

“你也是用超级宏的,装备分还比他高,你怎么没有上第一篇?”反驳的声音立马就响了起来。

“不都说疯人院那边的不准用宏吗?呱呱其谈要是用的超级宏不得被踢出开荒团?他可是疯人院第一梯队的开荒人员,鸦渡不说了是互撸娃过来请他帮忙才把呱呱其谈拉进去的吗?说不定就是看中了他的指挥能力。”

“呱呱其谈在疯人院开荒的时候不能够也是指挥吧?就算手速再快,还是没有直接在歪歪开麦吼来得快啊。”

嗜血猎手看他们在歪歪里讨论得这么热火朝天的,当即给两个负责躺尸的共战人员布置了一个工作:“欧阳、卡拉你们两个躺尸之后全程注意呱呱其谈。”

“明白。”欧阳率先回答。

卡拉紧随其后,说:“没问题,这种把人拉下神坛的事情我最喜欢做了。”

有了这一层关系在里头,冲冠一怒为蓝颜的人打起副本来更有动力了,桥上清小怪的过程一点都不纠结,飞快地就到了六道面前。呱呱其谈照例还是给他们讲解了这个boss的打法,然后在团队点了六个T,给他们演示了站位,然后标了三个点,在团队确认都通过之后就开怪撸。

【团队】呱呱其谈:红领巾动一动,中了百生没看到吗?不要站桩奶血

【团队】呱呱其谈:猎手把恶鬼往净土里带

【团队】呱呱其谈:集火傀儡丝。快速打掉,打掉!

【团队】呱呱其谈:杂货商远离人群,你中了恶鬼饥饿,别把其他人弹飞了

【团队】呱呱其谈:飞亮去找杂货商,把你身上的离愁debuff解了

【团队】呱呱其谈:猎手你怎么躺了?

【团队】呱呱其谈:主T倒了,全部蹑云到阶梯脱战!

【团队】呱呱其谈:自己中了debuff就想着怎么去解!我也有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不能因为我没有在团队跟你们说注意你们就站桩输出!特别是中了恶鬼饥、百生和离愁的,都说了好几遍了,要长脑子记住!

灭了三次之后,呱呱其谈终于在团队频道开启了喷人模式,虽然全程不带脏字,但是一连串出现的感叹号还是让大家感受到了他的愤怒。

与团队沉闷气氛完全相反的,是冲冠一怒为蓝颜歪歪频道里的热火朝天,那连成一片的“我操!”、“真的假的”、“鸦渡快把人拉进我们帮”差点儿让人忘了刚刚还有一小戳瘪独子在那里嘲讽呱呱其谈的团队打字指挥模式。

“妈的呱呱其谈全程输出没有停啊!他到底怎么做到一边输出一边指挥还能及时提醒中了debuff的团员解除负面状态的?!真神了!”

“这什么手速?开挂了吧?”

【团队】呱呱其谈:明白了点团队确认,人齐了开

第四遍开打。

这一次大家都打出了经验,比起前三次有了长足的进步,前两个循环都打得很好,就冲着过boss去了。

【团队】呱呱其谈:集火傀儡丝

【团队】呱呱其谈:漂亮!

【团队】呱呱其谈:不要碰黄线,远程能偷的偷,不会偷的老实跟着走

【团队】呱呱其谈:过了

六道倒了之后,大家可算是长舒了一口气,还是嗜血猎手过去摸boss,不知道是他红还是呱呱其谈红,直接摸出了一个鲸鱼的特效腰坠。

【团队】嗜血猎手:打个商量,这个腰坠12W我拿了,这笔工资我们帮会一个子不拿,全给你们,怎么样?

【团队】追命要读条:我没需求

【团队】爆菊梨花针:我是田螺#大笑

渊莫怕我是风两个唐门都没有说什么,冲冠一怒为蓝颜的自然不会过来跟嗜血猎手抢,于是团队里的唐门就这一特效腰坠达成共识。

【团队】嗜血猎手:那我把这笔钱交易给呱呱,等他分配给你们

前两个boss外加一个门神就让他们从八点打到了十一点半,后面还有四个boss,打到明天都不定能通关,嗜血猎手又跟渊莫怕我是风的人商量了一下,说今天就打到这里。众人没有异议,于是队伍就这么散了。

冲冠一怒为蓝颜的人退了之后,呱呱其谈把这十二万金全都给了过来帮忙的渊莫怕我是风的人,主奶和主T两个人多分得五千,拿了工资之后,大家伙肚子里累下来的怨气也消散的差不多了。

有钱谁还跟自己过不去啊。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我勒个去我勒个去我勒个去!

【帮会】柏拉图懂屁爱:鸦渡,你让呱呱出师吧,让他收我为徒,我一定每周按时进贡,牌子丸子一样都不会少他的。

【帮会】飞亮:你一个道长凑什么热闹,鸭总还是把呱呱让给我吧,我觉得不管是pvp还是pve我都有进步的空间#害羞

【帮会】嗜血猎手:现在没有人对呱呱其谈不服了吧?有的站出来,我保证把你踢出帮会

【帮会】恶人谷杂货商:鸦总你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好,去趟马嵬驿还能捡回这么一个宝贝,我天天在马嵬驿蹦跶连个绑定奶都找不到

【帮会】糖醋里脊肉:再也不敢轻易判断一个人是不是小白了#蜡烛

【帮会】请叫我红领巾:不管是疯人院对他的看重还是今天他表现出来的指挥能力,他绝对是跟澜澈他们那些人比肩的大神级人物,所以,我不禁想问,为什么呱呱其谈会对鸦渡另眼相待#大笑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这就是爱~

在帮会频道就刚刚那场开荒展开讨论的时候,鸦渡戳了呱呱其谈,跟他组队了。

【队伍】鸦渡:你在老服靠的就是这一手指挥能力跟疯人院混熟的?

【队伍】呱呱其谈:算是

【队伍】鸦渡:你怎么会找上我?

【队伍】呱呱其谈:#害羞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队伍】鸦渡:……

【队伍】鸦渡:认真说

【队伍】呱呱其谈:#害羞认真说就是人家家对你一见钟情了嘛

【队伍】鸦渡:…………

【队伍】鸦渡:要是我邀请你来我们帮会,你会同意吗?

【队伍】呱呱其谈:不会

【队伍】鸦渡:还是疯人院?

【队伍】呱呱其谈:原来是,现在不是了

【队伍】鸦渡:跟渊莫怕我是风的人培养出感情了?

【队伍】呱呱其谈:他们很好,我喜欢这个帮会

【队伍】呱呱其谈:但是这不是我拒绝你的最主要因素

【队伍】鸦渡:那是为什么?

【队伍】呱呱其谈:李长慕

鸦渡沉默了。

【队伍】呱呱其谈:只要李长慕在冲冠一怒为蓝颜一天,我呱呱其谈就不会入帮

【队伍】呱呱其谈:当然啦,人家家对师父父的情谊不会改变的#害羞

【队伍】鸦渡:……闭嘴

【队伍】呱呱其谈:OxO


评论
热度(15)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