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毒唐】师父是个渣!(22)

一个星期后,呱呱其谈神不知鬼不觉地上线了。

[呱呱其谈]邀请你组队。

做完大战正准备转战马嵬驿的鸦渡看到弹出来的这条消息,立马离开了队伍,组上了呱呱其谈。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我这么久没有上你有没有想我啊师父?#害羞

【密聊】李长慕悄悄地说:怎么突然离队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李长慕说:有事,离开一会儿

【密聊】李长慕悄悄地说:好

【队伍】鸦渡:怎么这么长时间没有上线

【队伍】呱呱其谈:三次元有事情

鸦渡看到呱呱其谈这么说,也跟着松了口气,但是这口气没舒出来多久,下一口气又憋着了。

既然呱呱其谈上线了……这会儿也该道歉了吧?怎么说呢?说些什么呢?

还没等鸦渡纠结完,那边的呱呱其谈就开口了。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快带我装逼带我飞!我好久没有去马嵬驿巡山了!我觉得我背后的长笛已经开始颤抖!

【队伍】鸦渡:一会儿去

【队伍】呱呱其谈:#亲吻#亲吻#亲吻

【队伍】鸦渡:你不在线的这段时间,澜澈过来找过我

【队伍】呱呱其谈:―O―

【队伍】鸦渡:你不问他说了什么吗?

【队伍】呱呱其谈:无非就是我为什么没有上线,是不是跟你有关系,然后劈头盖脸把你说一顿

【队伍】鸦渡:你对他还挺了解

【队伍】呱呱其谈:我真的一点都不想了解他#鄙视

【队伍】鸦渡:这跟澜澈的说法倒正好相反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鄙视

【队伍】鸦渡:上次的事情对不起

【队伍】呱呱其谈:#惊讶什么事?

给根杆子就往上爬,说的就是呱呱其谈这种人。

【队伍】鸦渡:……

【队伍】呱呱其谈:你说开仇杀?徒弟就是给师父虐的嘛,不要放在心上啵

【队伍】鸦渡:那你还直接下线?

【队伍】呱呱其谈:#惊讶我们小区总电闸烧了

【队伍】鸦渡:……

【队伍】鸦渡:那接下来一个星期你不上线?

【队伍】呱呱其谈:#惊讶三次元有事情,不是跟师父说了吗?

【队伍】鸦渡:……

鸦渡自然不可能相信呱呱其谈的说辞,但是又不可能刨根问底,呱呱其谈摆明是不准备追究这件事情,最好的做法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装傻我就跟着充愣,嘻嘻哈哈把这件事情掀过去。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我们什么时候去马嵬驿?

【队伍】鸦渡:等我组上李长慕

【队伍】呱呱其谈:好啵

李长慕很快进队,他没有想到这队里除了鸦渡,还多了一号让他膈应的呱呱其谈,鉴于上次发生的事情,李长慕不是很想搭理他。这正合了鸦渡的意,和事佬做不成没关系,至少不要进同一个队伍就明嘲暗讽,要是再一言不合打起来,鸦渡都不知道该帮哪边好。

【队伍】鸦渡:老李,飞马嵬驿

pvp党唯一的好处就是:有架打谁他妈还顾得上跟你口水仗。

作为一个纯·pvp党,李长慕一到马嵬驿就跟放生到湖里的鱼一样,跐溜一下就没影了。呱呱其谈还是老样子,跟在鸦渡身后,骑着自己的桃李马嘚嘚地荡着。

【密聊】你悄悄地对呱呱其谈说:我们帮会要开荒25DMG

对于鸦渡这种放着队聊频道不用,偷偷摸摸用私聊的行为,呱呱其谈并没有予以评价,不过看他回复的速度,估计从李长慕进队开始就直接把对聊框调到了密聊专用,眼不见心不烦。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冲冠一怒为蓝颜不是pvp帮会吗?

【密聊】你悄悄地对呱呱其谈说:我们本来是pvp帮会的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但是?

【密聊】你悄悄地对呱呱其谈说:但自从你摸出玄晶之后,我们就变成了pvp、pve双修帮会了

估计这个理由实在是不符合冲冠一怒为蓝颜给呱呱其谈留下的印象,所以呱呱其谈愣了好一会儿才回答。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好啵

【密聊】你悄悄地对呱呱其谈说:你有时间吗?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你们缺什么?

【密聊】你悄悄地对呱呱其谈说:……我们什么都缺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时间不是问题,关键是我dps和hps都不够,进本只有卖萌的命

【密聊】你悄悄地对呱呱其谈说:如果你卖卖萌就能卖出块玄晶,你就是进本开始躺躺到出本都没有关系

【队伍】李长慕:老鸦,先过来捡东西,一会儿再去拿人头

【队伍】鸦渡:好的

【密聊】你悄悄地对呱呱其谈说:来捡东西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好啵

鸦渡过去之后呱呱其谈自然紧随其后,到地方之后,干掉两个准备进来转风车的黄叽,鸦渡右键那堆物资发现自己捡不了。

【队伍】李长慕:你分数怎么还这么低?

【队伍】鸦渡:护送时间不够,捡不起来

【密聊】你悄悄地对呱呱其谈说:你能捡东西吗?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惊讶不能

【密聊】你悄悄地对呱呱其谈说:再做一轮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好啵

【队伍】李长慕:……

鸦渡都捡不起来,更不用说一直跟在鸦渡后边的呱呱其谈了,两个人聊天聊天就不动了,牛车走出二里地才想起自己还在做任务,这么不上心能完成才奇怪。

李长慕干脆让鸦渡继续做任务,自己蹦跶着收人头去了。

收集物资是个麻烦事,鸦渡懒得去,干脆直接把大明宫开荒的事情落实清楚,两个人继续在密聊频道聊天。

【密聊】你悄悄地对呱呱其谈说:怎么样?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玄晶的掉落又不是我能控制的#鄙视

【密聊】你悄悄地对呱呱其谈说:你的名字不是叫做红吗?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

【密聊】你悄悄地对呱呱其谈说:你要是跟了我们团,飞越疯人院那边怎么办?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他们现在准备下个资料片了,现在进本都是为了带帮会小号拿装备,我可以不用跟着

【密聊】你悄悄地对呱呱其谈说:那行,我去帮会说一声,定一下时间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好啵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如果你们帮会世界喊不到指挥的话,我可以帮帮忙

【密聊】你悄悄地对呱呱其谈说:那正好,我们打这种大本都没有经验,你跟了疯人院这么好几个团,肯定对本熟悉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但是我不上歪歪

【密聊】你悄悄地对呱呱其谈说:……

【密聊】你悄悄地对呱呱其谈说:不上歪歪怎么指挥

【密聊】呱呱其谈悄悄地说:不上歪歪也能指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之后鸦渡不管怎么问,呱呱其谈就这么一句话——不上歪歪,这难免让他联想到之前呱呱其谈怒退队加李长慕仇杀的那一次。

呱呱其谈不上歪歪的原因鸦渡完全没有头绪,不过想也知道不是因为高冷这样不靠谱的理由。再一联想澜澈找上门说的那些话,他很有可能是知情人,但是上次聊天不欢而散,鸦渡跟他又不熟,这会儿也不可能舔着脸去找他,于是这件事情只能这么不了了之。

事情讨论的差不多,鸦渡跟呱呱其谈继续做任务,正好浩气出车,跟在牛车屁股后边蹭了一路,好不容易凑够了1000分交了任务。李长慕说要跟鸦渡去JJC,呱呱其谈退队组大战,三个人就这么分开了。

打了五场JJC,李长慕说累了,两个人就坐在出口那里调息,趁这个时间,鸦渡在帮会里传达了自己跟呱呱其谈讨论的关于开荒的事情。

【帮会】鸦渡:呱呱同意跟团开荒DMG了

【帮会】嗜血猎手:时间?

【帮会】鸦渡:我们定

【帮会】柏拉图懂屁爱:我们真的要走上pve之路?

【帮会】嗜血猎手:我们根本凑不够25个人#鄙视

【帮会】鸦渡:看呱呱那边帮会有没有有需求的,可以两个帮一起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他们不是休闲帮吗?

【帮会】恶人谷杂货商:#鄙视休闲帮又不是没有pve党

【帮会】嗜血猎手:他共战也没有了,装备行吗?

【帮会】鸦渡:他说他指挥

【帮会】柏拉图懂屁爱:……靠谱吗?

【帮会】鸦渡:不知道

【帮会】嗜血猎手:鸦渡你这师父怎么当的,你徒弟靠不靠谱你不知道?

【帮会】鸦渡:真不知道

【帮会】嗜血猎手:……

【帮会】李长慕:你们要开荒大明宫?

【帮会】嗜血猎手:来不来

【帮会】李长慕:没兴趣

【帮会】鸦渡:那就星期五吧,学生党不熄灯,工作党也有时间

【帮会】嗜血猎手:我没有问题

【帮会】鸦渡:对了,呱呱指挥的时候不上歪歪

【帮会】嗜血猎手:……

【帮会】柏拉图懂屁爱:……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

【帮会】恶人谷杂货商:……

【帮会】李长慕:呵呵

——————————————————

要出门几天 之前定时发送的时候有发送失败的情况出现 所以这次不定时 直接连发五章 然后下周三再继续更新

评论(1)
热度(15)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