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毒唐】师父是个渣!(17)

【世界】红鼓面前抱团:至不至于红成这样啊#流泪,还给不给我们土著玩家活路啦#流泪,本来就是大神这下还配备了90大橙武#流泪

【世界】和里飞沙跳舞:只有我在意呱呱其谈竟然跟疯人院一起打本了吗#惊恐

【世界】你爹刚才:不得不佩服[浩气盟炭火商]的深谋远虑,呱呱其谈果然不是池中之物#惊恐

【世界】蓝筹:真是一场好戏#大笑

【世界】腿短但会旋转:#大笑我去论坛蹲守,估计过不了半小时呱呱其谈就又得上飘红贴了,愚蠢的中原人,你们只能望其项背!

【世界】好哥哥来一发:就算有玄晶也不跪舔男神,就是这么有气节![呱呱其谈]太太你缺裆部挂件吗#大笑

【世界】糊你一脸春泥:就算有玄晶也不跪舔男神,就是这么有气节![呱呱其谈]太太你缺裆部挂件吗#大笑

【世界】剑在手跟我走:就算有玄晶也不跪舔男神,就是这么有气节![呱呱其谈]太太你缺裆部挂件吗#大笑

鸦渡看着已经被刷成弹幕的世界频道,终于不得不承认呱呱其谈跟他说的一样红。这哪里只是红,简直红得发紫,紫得发黑。

【帮会】嗜血猎手:鸦渡在不在,快出来!

【帮会】鸦渡:#鄙视

【帮会】嗜血猎手:我们开一个25DMG吧

【帮会】鸦渡:#鄙视脑子被驴踢了吧,没瞧见帮会简介吗?p!v!p!帮会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管他呢,呱呱红的发紫,借他这手说不准我们能够摸出第二块玄晶呢

【帮会】鸦渡:#鄙视凑巧而已

【帮会】嗜血猎手:你凑巧一个给我看看#大笑

【帮会】鸦渡:……

【帮会】糖醋里脊肉:看来今年的年度最佳818奖非呱呱其谈莫属了,红成这样根本是不给人留活路的节奏

【帮会】柏拉图懂屁爱:当务之急不是开什么鬼大明宫,而是把呱呱拉到我们帮会,你们难道没有注意到他到现在还没有入帮吗?

【帮会】嗜血猎手:鸦渡?

【帮会】鸦渡:这又关我什么事了!

【帮会】嗜血猎手:师父也不是白当的,你带他装逼带他飞,他进帮支援一下我帮建设也算是物尽其用,你说是吧?

【帮会】鸦渡:#鄙视你自己跟他说去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别忘了,当初马嵬驿杀人我们都在场,人呱呱其谈偏偏对你情有独钟,我倒是想抱上他的大腿,可是他的眼里没有我啊!

【帮会】柏拉图懂屁爱:也是蛮惨,我这么一个气质翩然的道长竟然入不了他的法眼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鄙视心疼气质翩然

【帮会】嗜血猎手:说真的,鸦渡,跟呱呱其谈说说,他已经证明了自己不是百无一用的小白,能力说不定还在你我之上,为了帮会的发展考虑,他进帮百利而无一害

【帮会】鸦渡:#鄙视百利而无一害?

【帮会】嗜血猎手:……

【帮会】嗜血猎手:一利可抵百害#大笑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大笑再次无法反驳

鸦渡也不是没有想过把呱呱其谈拉进自己的帮会,但是呱呱其谈没有开这个口他也就权当没看见他空空如也的脑袋顶。

现在这个时期说些拉他进帮的话略微有点敏感。

噢,转阵营的时候你不拉,拜你当亲传的时候你不拉,搅得世界鸡犬不宁的时候你不拉,现在我被澜澈捧着,被飞越疯人院追着,还摸出了玄晶你就拉?

说出去也不好听。

就在鸦渡迟疑的时候,飞越疯人院的先下手为强了。

【世界】互撸娃:[呱呱其谈]加入我们包你吃紫的用橙的,仇恨都是我们的,人头都是你的#大笑

【世界】道长的小尾巴:[呱呱其谈]加入我们包你吃紫的用橙的,仇恨都是我们的,人头都是你的#大笑

【世界】东哥儿:[呱呱其谈]加入我们包你吃紫的用橙的,仇恨都是我们的,人头都是你的#大笑

【世界】澜澈:[呱呱其谈]加入我们包你吃紫的用橙的,仇恨都是我们的,人头都是你的#大笑

【世界】高冷鸡不搅基:[呱呱其谈]加入我们包你吃紫的用橙的,仇恨都是我们的,人头都是你的#大笑

【世界】轩畅:[呱呱其谈]加入我们包你吃紫的用橙的,仇恨都是我们的,人头都是你的#大笑

【世界】割鸡割鸡:要疯!头一次看到这么大神这么集中的出现!

【世界】阿蠢:#鄙视当我们复制党是死的吗?

【世界】二少搅基吗:#鄙视当我们复制党是死的吗?

【世界】百撕不得骑姐:#鄙视当我们复制党是死的吗?

【世界】和里飞沙跳舞:#鄙视当我们复制党是死的吗?

【世界】蓝筹:一个玄晶而已,至于弄这么大阵仗?太夸张了吧#呆

【世界】好一朵抠脚秀:#鄙视我看那个呱呱其谈本来就是疯人院出来的吧,为了捧出一个网红,你们也是不容易,又是转服又是拉人入帮的,自编自导自演好玩吗?小金人送给你,不用谢#大笑

【世界】嗜血猎手:免费发放漱口水,可保持一整天的口气清新哟~上世界频道,你值得拥有#害羞

【世界】去吧搅基蛇:呔!我大五仙教终于雄起了!

【世界】巴黎欧莱雅:#鄙视说值得拥有的那个你问过我了吗?

飞越疯人院在老服的时候也不是没有招过人,甚至集体转服过来的时候,也曾上世界频道刷过,但是这么夸张的刷屏活动还是自建帮以来的第一次。

[呱呱其谈]邀请你组队。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巡山吗?

【队伍】鸦渡:你现在还有心思巡山?

【队伍】呱呱其谈:为什么没有心思,我昨天打本赚了二十多万!开心到飞起啊!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呀,徒弟买给你呀#害羞

【队伍】鸦渡:疯人院的那群人上世界刷屏去了

【队伍】呱呱其谈:一个玄晶而已,至于从昨天刷到今天?又不是没有见过#鄙视

【队伍】鸦渡:你没看他们刷的是什么?

【队伍】呱呱其谈:???我去看看

过了没几秒,呱呱其谈回来了。

【队伍】呱呱其谈:肯定又是小尾巴提的主意,无聊

【队伍】鸦渡:你就一点都不心动?

【队伍】呱呱其谈:心动什么?进帮?得了吧,我怕进去之后我也变神经病

【队伍】鸦渡:……

【队伍】鸦渡:你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你是白天不懂夜的黑

【队伍】鸦渡:那你加入我们帮会吧

鸦渡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一个不留神把这句话打了出去,可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没有收回来的道理,眼下除了等呱呱其谈回应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队伍】呱呱其谈:#鄙视师父你就憋跟着添乱了,现在我都被黑的发紫了,这趟浑水你带着帮会淌进来不合适。

【队伍】呱呱其谈:疯人院那帮人是虱子多了不怕咬,别人冲上去跟他们打还是自己吃亏,也就只能在口头上逞能了,可你们不一样,要真想对付你们,也没多难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你的心意我领了,知道你爱我,么么哒

【队伍】鸦渡:……闭嘴

【队伍】呱呱其谈:OxO

飞越疯人院在世界上不停地刷着CD,呱呱其谈跟转性了一样特别内敛、低调,根本不去蹦跶。上边都闹成一团了,他这会儿去不是吸引火力吗?又不是傻。

见这一招没有用,互撸娃又动起了鸦渡的心思。

【密聊】互撸娃悄悄地说:#大笑在不在呀

【密聊】你悄悄地对互撸娃说:……

【密聊】互撸娃悄悄地说:你也知道我来找你是什么事情了吧#害羞

【密聊】你悄悄地对互撸娃说:这件事情,我帮不上忙

【密聊】互撸娃悄悄地说:他是你的徒弟呀,你说什么话他都会听哒,上次你出马他不就立马同意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互撸娃说:但是他也有自己的想法,我不能强迫他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上次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有类似的事情都不用过来找我,就算来找我我的回答也是一样

【密聊】互撸娃悄悄地说:你不怕我加你仇杀?

【密聊】你悄悄地对互撸娃说:对你,还不一定谁赢谁输

【密聊】互撸娃悄悄地说:加上澜澈?

【密聊】你悄悄地对互撸娃说:……

【密聊】互撸娃悄悄地说:不强迫你,不过,你也该为呱呱想想,他这样的人才,不该流落在外,疯人院是他最好的归属

【密聊】你悄悄地对互撸娃说:这事情不由你说了算,决定权也绝不在我身上,呱呱他是个独立的个体,他有自己的想法

【密聊】互撸娃悄悄地说:有意思

【密聊】互撸娃悄悄地说:有空找你玩#害羞

鸦渡不明白“有意思”是怎么得出的结论,不过能够和平解决,鸦渡还是长舒了一口气,毕竟,他也不想被疯人院的那群疯子杀到退服。

这件事情以呱呱其谈拜入一个四十来号人的小帮会告终,颇显得有些虎头蛇尾。飞越疯人院难得没有对此表示什么,杀得这个帮会直接解散此等喜闻乐见的戏码更是根本没有发生。飞越疯人院知道什么是呱呱其谈的底线,呱呱其谈也知道自己手上握有多少筹码,两者相安无事,倒是让一帮在世界上等着看好戏的围观群众倒足了胃口。

【队伍】鸦渡:你不怕疯人院的那群人找你们帮会麻烦?

【队伍】呱呱其谈:他们不会,当初也就是闹闹,我能进去最好,不能进去对他们影响也不大,反正到时候本还是一起打,荒还是一起开

【队伍】鸦渡:为什么会选这么一个小帮会,名字都没有听过

【队伍】呱呱其谈:渊莫怕我是风不是挺好听的吗,我觉得挺符合我的气质的,温文尔雅、风度翩翩

【队伍】鸦渡:……闭嘴

【队伍】呱呱其谈:OxO


评论
热度(13)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