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毒唐】师父是个渣!(15)

【密聊】互撸娃悄悄地说:你好,鸦渡本人?

鸦渡:……!!!

小的何德何能让互撸娃认识自己还记住了名字,现在甚至亲自找上门来,用这么平易近人的语气说话!

臣惶恐!

被互撸娃找上门的时候,鸦渡在某个刹那产生了一种“我竟然强力到需要互撸娃亲自出马上门拉拢,我也是蛮厉害的嘛”的感觉。

【密聊】你悄悄地对互撸娃说:是的,有什么事情?

【密聊】互撸娃悄悄地说:呱呱其谈是你徒弟?

好的,果然不是因为自己人格魅力大,而是因为徒弟太奇葩。在想通了这一层之后,郁卒的鸦渡一瞬间就释然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互撸娃说:是,所以?

【密聊】互撸娃悄悄地说:他听你的话吗?

不知道为什么,鸦渡觉得互撸娃的每一句话都是槽点,根本吐不过来。他甚至有点不知道该摆出一张什么脸来面对这个飞越疯人院里唯一一个所谓的“用人格魅力征服大众”的玩家。

【密聊】你悄悄地对互撸娃说:不一定

【密聊】互撸娃悄悄地说:那就是了

【密聊】你悄悄地对互撸娃说:……

【密聊】互撸娃悄悄地说:我这次来,主要是想请你帮一下忙

【密聊】你悄悄地对互撸娃说:我能拒绝吗?

【密聊】互撸娃悄悄地说:不能#大笑

【密聊】你悄悄地对互撸娃说:……

【密聊】互撸娃悄悄地说:不是多大事

鸦渡已经彻底放弃吐槽,就他现在的感受,互撸娃被神化了,绝对的!口口相传那个相处时候能感觉到如沐春风的大师根本就不存在!真接触起来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神乎其神,一句话就让好人拿起屠刀,一个标点就让别人立地成魔什么全都是假的!假!的!鸦渡虽然跟他不熟,甚至没认认真真说上几句话,但是不管怎么说都没有如!沐!春!风!只觉得对方有点无厘头和自来熟!

#每天都在被大神刷新三观#[再见]

鸦渡很不负责任地想,所以当初他们能够组建起现如今这个规模的帮会,纯是靠互撸娃那种一上来就“嘿,哥们,混哪儿,哟,那我们是老乡啊,我也中国人”的浑不吝的劲?

不知道为什么,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还略微有点带感。[再见]

【密聊】你悄悄地对互撸娃说:你说,我听着,看看我能不能帮上忙,能帮我当然尽量帮,如果帮不上,就算是GWW亲自来了我依旧是帮不上

【密聊】互撸娃悄悄地说:我们25人固定开荒团还缺个人,你看你能不能劝说呱呱加入我们,装备分配和工资都好说

【密聊】你悄悄地对互撸娃说:25固定开荒团?

【密聊】互撸娃悄悄地说:有问题?

【密聊】你悄悄地对互撸娃说:呱呱其谈大号主玩pve?

【密聊】互撸娃悄悄地说:不是……的吧

【密聊】你悄悄地对互撸娃说:……

【密聊】互撸娃悄悄地说:#大笑你也知道我上游戏的时间不多,跟呱呱接触的时间也没有那么长,不过你放心,对待呱呱,我们一定会像礼遇上宾那样

【密聊】互撸娃悄悄地说:那就麻烦你了#大笑

【密聊】你悄悄地对互撸娃说:你为什么不自己找他说?怎么看都是你的说服力比较强

【密聊】互撸娃悄悄地说:要用辩证的观点看待问题嘛,虽然我在别人面前很有威信,但是到了呱呱这里,说不动就是说不动嘛,要是说的动我不就自己上了吗?队伍大了不好带,你也知道光是个飞越疯人院就有多让人操心

【密聊】你悄悄地对互撸娃说:……

【密聊】你悄悄地对互撸娃说:我能问一句为什么要找呱呱其谈吗?

【密聊】互撸娃悄悄地说:这是一个好问题

【密聊】你悄悄地对互撸娃说:……

【密聊】互撸娃悄悄地说:因为我们25固定团缺一个人

【密聊】你悄悄地对互撸娃说:所以?

【密聊】互撸娃悄悄地说:所以我来找呱呱了

因果关系是没有问题,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密聊】你悄悄地对互撸娃说:……你觉得我会信?

【密聊】互撸娃悄悄地说:那就当我们缺共战吧#大笑

结果问了半天还是什么都没有问出来,但是这并不妨碍鸦渡在心里把呱呱其谈的地位再拔高一个层次。说实话,鸦渡已经完全摸不清呱呱其谈到底站在了怎么样的一个高度。

让澜澈不惜走下神坛上世界频道刷存在求原谅,让互撸娃拉下脸跟他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玩家寻求帮助,鸦渡都有点招架不住接下来呱呱其谈要闹出来的动静了。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鸦渡在不在?

【帮会】鸦渡:在,怎么?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身为呱呱其谈的亲传师父,这个时侯你有什么想说的嘛?

【帮会】鸦渡:……没有

【帮会】请叫我红领巾:#鄙视你都快被卷入舆论的漩涡涡心了,何必继续苦苦挣扎?

【帮会】鸦渡: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跟我没有关系,什么舆论能够扯到我的头上?

【帮会】请叫我红领巾:你怎么还没有觉悟?

【帮会】鸦渡:???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澜澈为什么能上世界搅混水?#大笑

【帮会】飞亮:因为澜澈转服了#鄙视

【帮会】请叫我红领巾:为什么澜澈会转服?#大笑

【帮会】飞亮:因为呱呱其谈在这个服#鄙视

【帮会】糖醋里脊肉:为什么呱呱其谈在这个服?#大笑

【帮会】飞亮:因为他要追你#鄙视

【帮会】鸦渡:……

【帮会】鸦渡:什么乱七八糟的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我叫你一声,你敢说不吗#鄙视

【帮会】鸦渡:懒得理你

【帮会】恶人谷杂货商:这么一说,好像世界现在闹成一片真的跟鸦渡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思考

【帮会】鸦渡:冤枉

【帮会】嗜血猎手:关键人物是呱呱其谈,鸦渡摆明是被坑的

【帮会】鸦渡:这才是人话!

【帮会】嗜血猎手:作为同帮好友,我只能说,坑的好!

【帮会】鸦渡:#鄙视

帮会那一帮见风就是雨没风也有雨的损友,巴不得能够从他身上挖掘到什么不得了的八卦,这个时侯最明智的举动就是静观其变,什么话都不说,什么嘴都不插。鸦渡干脆把聊天框拉到最小,眼不见心不烦。

呱呱其谈上线时间非常飘忽,有的时候一晚上都在,可白天死活看不到人影;有的时候白天挂一天,晚上却早早地下线。

根本没有规律可循。

不过,往常他上线的时候,呱呱其谈都已经在线一段时间了,今天有事找他吧,他偏偏又不在,鸦渡都上线两个多小时了,对方的名字还是灰的。点开好友列表看了一眼,鸦渡再次确定了对方不在线的事实。

互撸娃的那一番话压在他的胸口,让他一口气吐不出来咽不下去,憋屈。鸦渡自己也不大说得上来究竟是希望呱呱其谈答应,还是希望他拒绝。

他不希望呱呱其谈像过去那样行为跳脱为人奇葩,同时也不希望他站上自己没有办法企及的高度,这是一种非常微妙的心态,就连鸦渡本人都说不上来,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想法。

呱呱其谈适时上线把鸦渡从这种低迷的情绪里拉了出来,对方一上线第一时间果然就是跟他组队,正好有事请要说,鸦渡直接点了接受。

【队伍】呱呱其谈:#惊讶师父你今天反应好敏捷啊

【队伍】鸦渡:刚刚互撸娃来找我了

【队伍】呱呱其谈:#惊恐#惊恐#惊恐师父要被挖进疯人院了吗?!不要啊!那里面的人都不正常啊!

【队伍】鸦渡:……

【队伍】鸦渡:他不是来找我的

【队伍】呱呱其谈:咦?#惊讶

【队伍】鸦渡:他是来让我劝你加入他们的25人固定开荒团的

【队伍】呱呱其谈:-O-

【队伍】鸦渡:为什么?

【队伍】呱呱其谈:什么为什么?#惊讶

【队伍】鸦渡:为什么互撸娃会亲自过来找我?

【队伍】呱呱其谈:因为师父你很厉害啊!

【队伍】鸦渡:好好说话!

【队伍】呱呱其谈:因为互撸娃知道他过来找我的话,我肯定会拒绝

【队伍】呱呱其谈:但是如果是师父来说的话,我就算不乐意也绝对不会拒绝

【队伍】鸦渡:……为什么?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你都快要化身十万个为什么了#鄙视好吧,这次又是什么为什么

【队伍】鸦渡:为什么不拒绝

【队伍】呱呱其谈:不是一早就说了吗?我要给师父生猴子呀#害羞

【队伍】鸦渡:……

【队伍】鸦渡:互撸娃怎么会邀请你加入他们的开荒团?

【队伍】呱呱其谈:因为我红呀#害羞

【队伍】鸦渡:你觉得我会信?

【队伍】呱呱其谈:#大笑总有一天会的


评论
热度(18)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