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毒唐】师父是个渣!(14)

当然是接受啦!有近距离接触大神的机会,还能亲眼看到呱呱其谈和大神的八卦,怎么可能不同意,又不是傻!

鸦渡很快通过了对方的组队申请,澜澈进组之后对鸦渡的存在一点都没有感到惊奇,或者说他根本没有把鸦渡看在眼里,呱呱其谈不说话,这个时候鸦渡也不好开口,一时之间队伍频道就这么安静下来,和外边慢慢稀稀拉拉地弹出的那些WTF和我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很快,作为主动出击的那一方,澜澈打破了沉默。

【队伍】澜澈:当我亲传徒弟

鸦渡:!!!

一上来就这么劲爆?!不要告诉我你真的是看中了他的ID啊菊苣!不就是名字里有个呱吗我把ID改成杯弓蛇影你会不会也多爱我一点?!

这会儿不用其他玩家配音了,鸦渡自己的心里就不停地弹WTF!关键是这种操蛋的心情还没有办法跟别人分享,活生生把鸦渡憋了个内伤。

见呱呱其谈没有理会自己,澜澈继续往下说。

【队伍】澜澈:听说你惹了不少的麻烦,当我的徒弟,我帮你摆平

【队伍】呱呱其谈:呵呵

【队伍】澜澈:你玩不来五毒,我教你

【队伍】呱呱其谈:呵呵

【队伍】澜澈:你觉得换一个ip换一个服务器换一个门派我就找不到你了?

【队伍】呱呱其谈:你这不是找到了吗?有成就感吗?

【队伍】澜澈:我来不是为了跟你吵架,好好谈谈,行吗?

【队伍】呱呱其谈:呵呵

【队伍】澜澈:你想做的事情,我会帮你,但是别像上次那样了

【队伍】呱呱其谈:呵呵

【队伍】澜澈:别这样行吗?你难道不觉得这件事情对我而言本身就是不公平吗?

【队伍】呱呱其谈:公平?

不知道澜澈的这句话究竟是哪里戳到了呱呱其谈的G点,他整个人都燃起来了,跟刚才消极应对的拒不合作态度截然不同

【队伍】呱呱其谈:你觉得你是以什么身份站在什么立场跟我谈公平?你还要怎么从我这里拿到你想要的公平?像那些人一样跪在你的面前用仰慕的眼神看着你?

【队伍】澜澈:你不能因为别人的过错否认我的存在!我从来没有对你做过这么过分的要求,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对我抱有偏见,难道仅仅是这样都办不到吗?

【队伍】呱呱其谈:是的,我办不到

说完之后,呱呱其谈迅速地退了组。

鸦渡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觉得自己好像摸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八卦的边缘,但是也就止步于边缘。眼看着伸手就能够到那个可以解开毛线团的线头了,丫竟然这么干净利落地退队了!

退队了……

队了……

了……

呱呱其谈退组之后,澜澈也没有继续待下去的理由,不过他在退队的时候,在队伍频道发出了这么一句引人深思的话:

【队伍】澜澈:原来是你。

鸦渡:……

正是不才区区在下我啊!

但是好像我们今天才正式见面,这种要立flag的语气是怎么回事?!鸦渡一直觉得自己是那种就算不高冷也是不怎么好相处的类型,但是现如今的他活生生地被呱呱其谈和澜澈逼成了吐槽狂魔,这一瞬间,他不知道该心疼愤然退队的呱呱其谈、黯然离席的澜澈还是莫名其妙观看了全过程的自己。

心塞塞。

当然,事情不可能就这么结束。

呱呱其谈当初追着鸦渡满世界求关注献表白的时候,已经被这个服大部分的玩家所熟知,不过那个时候贴的标签是:中二、傻X、博眼球的奇葩、抱恶人人头狗大腿的叛徒,言而总之总而言之跟褒义没什么关系就是啦。

就算闻名于世也是臭名,呱呱其谈心很大洞也很多,对此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甚至很乐于跟着世界上调侃他的人一起起哄,不知道该说他缺心眼还是少根弦,反正他玩的挺开心,而且就某种程度而言算是达到了目的,这让当初那群看热闹的浩气和一部分恶人很是惊讶。

这件事情在呱呱其谈拜入鸦渡名下进入高丨潮并且迅速达成完结成就,不管结局是不是喜闻乐见大家伙默认这事儿就算翻篇了,可以期待新的年度八卦了,啪啪啪。

正所谓,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本来澜澈转服和飞越疯人院举家迁徙可以算是此事之后的最大的八卦,世界频道也非常捧场的经常刷来刷去,甚至贴吧也开了好几个猜测这次大手笔背后的故事,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这只是伏笔。

对啊!谁他妈会想到都这么大阵仗了竟然只是个伏笔,简直是把围观群众往死里玩!现在不画个时间轴根本搞不清楚整件事情发展的进程了,不得不说,为了看一个八卦,把事情弄得这么正规、这么严谨,围观呱呱其谈和澜澈的群众也是蛮拼的。

言归正传。

当初被挂上一系列跟“呵呵”相关的标签的呱呱其谈,这次一举拿下年度818最佳新人奖和最佳男主角奖,而且短时间内,没有人能够超越他创下的记录。

试问,哪一个玩家能够在掀起这么一场腥风血雨之后,能够淡淡然地继续掀起另一场滔天巨浪,只有呱呱其谈了嘛!

上次只是本服土著人头狗,虽然小有名气,但也就那样,这次直接扯上了路人皆知的澜澈,影响之大范围之广自然不能同日而语了。而且更让人掉下巴的是,上次主动方是呱呱其谈,这次掉了个个,主动出击的是澜澈了!

不得了了好伐!

要不是因为对方在野外收割人头的时候依旧能够保持“万红从中过,滴血不沾身”的潇洒翩然,早就被判定盗号了。

【世界】澜澈:[呱呱其谈]咱们就不能好好地说说话?

【世界】好哥哥来一发:澜澈大大,这都上世界了,还能好好说话?#鄙视

【世界】干一炮:我艹!怎么又是那个呱呱其谈!难不成这个服的世界频道要被他承包了?听说过承包鱼塘的还没有听说过承包世界频道的,太人才!

【世界】苏格拉没有底:我就说呱呱其谈不是一般人,呵呵

【世界】哈利波特大:快来个人打醒我,我觉得自己好像掉入了什么醒不来的可怕梦境#再见

【世界】上吧搅基蛇:呔!又是那厮!

【世界】怎么办长不高:呱呱其谈到底是个什么来头,没有人科普一下吗!

【世界】割鸡割鸡:不是一个刚满级没多久脑袋上还顶着共战buff的小五毒吗?跟他打过,手法和意识可以,但总觉得哪里别别扭扭的,不过说真的,装备烂的一逼,我那次查看他的属性,丫的还在毒经pvp装里穿一件补天的装备,真熊!

【世界】红鼓面前抱团:不得不说副帮果然老谋深算,竟然知道我们有生之年可以看到呱呱其谈站在818顶端的意气风发#大笑

【世界】怪来你先上:我现在就想知道呱呱其谈究竟是不是飞越疯人院里哪位大神的小号!

【世界】就决定是你了:别这样!这个设定好吓人啊妈的!老子都得罪他这么多次了,还有没有活路啊!#蜡烛

【世界】来一发:我他妈怎么接受那个奇葩可能是大神小号的事实!

【世界】好一朵抠脚秀:这年头大神的口味都这么猎奇?

【世界】不镇山河镇你:我比较在意的是呱呱其谈跟澜澈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大笑

【世界】蓝筹:澜澈菊苣什么时候这么低声下气过?为了一奇葩都把姿态放这么低了,他竟然还不领情,也是醉了

【世界】柏拉图懂屁爱:#鄙视一个局外人你醉什么醉,事情原委都没有弄清楚就因为一个是大神一个是小白,屎盆子就该扣在后者脑袋上?

【世界】你爹刚才:不弄清楚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就乱喷人恕臣妾做不到啊!#大笑

【世界】好一朵气质花:别闹了好吗,人品一对比就知道孰是孰非了好吧,呱呱其谈出名都出的不光彩,世界上说要弄清楚事情原委的,有多少是为了看八卦?他是个什么角色你们心里不是很清楚吗?现在大神出来撑场面就想被洗白,我都不知道现如今玩剑三的都是一群圣母白莲花了#鄙视

【世界】嗜血猎手:当婊丨子立牌坊?一边自己装可怜三了别人的情缘一边在世界上叨逼所谓的正义,你妈妈怎么把你教的这么好?#大笑

世界因为澜澈时不时冒出来的一句求关注的话炸翻天,众人纷纷求科普求扒皮,到后来直接上演成一场口水大战,鸦渡这头却不发一言。

能说什么?说呱呱其谈确实来头不小,看起来跟澜澈简直熟成了要穿一条裤子的模样,而且不知道澜澈在什么事情上对不起他了,为了求得对方原谅连孙子都肯装。

这都什么跟什么!

大神的形象轰然倒塌的同时,另一位主角却跟没事人一样,该干嘛干嘛。这不,跟鸦渡一起打大战呢,屁大的影响都没有。依旧风骚地引着小怪,然后在众人以为他要嗝屁的时候一个化蝶脱险,特别的果断决绝,但凡有点眼色的都能看出他是故意逗怪玩。

一边在队伍频道嚎着“师父,师父我差点被吓死了师父,你怎么也不来救救人家#害羞”,一边淡定地脱离险境,鸦渡只想送给不断花样作着死的呱呱其谈两个字——呵呵。

想当初自己还以为“被捡到”一个奇葩,现在看来,单单一个“奇葩”已经不足以概括对方的人生,活生生是个极品呐!关键这个极品的实力究竟多大,还全部挂着“????”,这种级别上一边倒的压制让鸦渡觉得略微不爽。

但很快,鸦渡就被现实当头棒喝,让他明白,什么是更大的不爽。飞越疯人院的帮主——互撸娃,这个“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行踪飘忽不定,上线时间诡异难猜的半A玩家,在这个风口浪尖上亲自找上门来,目标不必多说,自然是呱呱其谈。


评论(1)
热度(18)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