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毒唐】师父是个渣!(13)

见证了安禄山被推之后,大家的神经都被锻炼的很粗大了,像是“xxx,xxx又带着xxx冲浩气盟复活点了!”或者是“xxx,那群xxx太不把xxx放在眼里了,又带着他们帮的号拿了大明宫其他几甲!”这类转服大神和本服高玩之间的斗争,已经很无所谓了。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现在去马嵬驿简直就跟玩儿一样,浩气盟一看到有玩家顶着飞越疯人院帮会名的,根本就不往上冲,哪怕把他们摁地上打都不敢有怨言,当初说恶人怂的耗子们,这会儿也就在世界频道喷人的时候不怂了

【帮会】柏拉图懂屁爱:飞越疯人院拉仇恨简直妥妥的,世界上那些浩气都喷疯了,可愣是没有一个人敢真的做什么

【帮会】恶人谷杂货商:能做什么?说pk吧,打不过;换pve,更是抓瞎

【帮会】嗜血猎手:不过飞越疯人院现在也就只在副本方面有点小成就,攻防那方面他们还没有伸手过去,不知道会不会直接取缔方轻尘而代之

【帮会】请叫我红领巾:方轻尘被取缔不是迟早的事情嘛#鄙视

【帮会】飞亮:上个星期攻防被浩气耍得团团转,后半场CD全黑,就算飞越疯人院的人不准备把手伸到指挥的位置,也绝对有别的帮会的人看不下去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说真的,头一次这么期待恶人内战#蜡烛

【帮会】请叫我红领巾:不能更认同

作为90年代新生代大攻防指挥方轻尘当然还是有一些可取之处,不然也爬不上这个位置,不过你强浩气指挥被你更强,没办法,人比人得扔,方轻尘再努力也只能被恶人玩家口水淹死。

帮会频道聊这么high,但是作为活跃分子的鸦渡却一直没有开口,为什么呢?因为他带着呱呱其谈做阵营任务的时候,碰到了自己的偶像——澜澈。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师父你怎么了师父!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师父我觉得你背后的砍刀开始颤抖了师父!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师父这次我是真的开始相信你超喜欢澜澈了师父!

【队伍】鸦渡:闭嘴!

【队伍】呱呱其谈:OxO

澜澈其人的操作跟他的名字一点共通点没有,简单、粗暴,能用一个百足把几个残血的玩家弄死绝对不会不会浪费时间一个个上蛇影。无论是卡CD还是对蓝的控制,都是普通人望而却步无法企及的。

同为五毒,鸦渡卯起劲来往澜澈身边凑,完全不符合他平时高冷的感觉,十足的少女心爆棚的粉丝样,而队伍里的另一个人,呱呱其谈,却对澜澈十分的不感冒,甚至少有的没有跟在鸦渡身后,自顾自地捡物资。

【地图】干一炮:我艹,澜澈!#惊恐#惊恐#惊恐

【地图】好哥哥来一发:澜澈大大舔舔舔!

【地图】来一发:能不能有点骨气!还是不是浩气人!

【地图】好一朵弃智花:这已经不是阵营问题了!大神是超越阵营的存在!#玫瑰

【地图】上吧搅基蛇:呔!壮哉我大五仙教!澜澈大大请容我跪舔!

【地图】好一朵抠脚秀:#鄙视真是看不惯某些见到大神就要频道表白的玩家

【地图】哈利波特大:#大笑你要是大神,我也跪舔你呀

整个马嵬驿都沉浸在一种“我他妈竟然跟大神一起做任务舔舔舔”和“看到疯人院的人就跪舔,你膝下的黄金呢”的撕逼感之中。

不过既然是在做阵营任务,两方打起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就在不少玩家窝在澜澈周围爱来爱去骂来骂去的时候,一个浩气小黄鸡一个鹤归就进了人群,恶人都懵了,估计是这段时间见惯了怂得就差窝在复活点不出来的浩气,突然标新立异来了一个直奔着大神去的二少,一时之间站在澜澈周边的,就没几个反应过来的。

鸦渡作为中心区的玩家,更是血掉得哗哗的,如果不是因为他,站在风车伤害范围外的呱呱其谈根本不可能过来,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更不可能发生。

小黄鸡趁着大部分玩家把注意力集中在澜澈身上的时候,直接冲进人群,这一波直接转死了大部分围在澜澈身边的玩家,鸦渡就是这群玩家中的一个,连进去准备救人的呱呱其谈也掉了半管血。但是小黄鸡的目标澜澈却只掉了一层血皮,躺地上读秒的玩家纷纷在地图和近聊频道大呼不科学,就连刚才呛声恶人的几个浩气er也消停了。

黄鸡虽死,气势仍存。

就在这个小黄鸡的带领下,终于有一波浩气冲了上来,众人纷纷把期待的目光投向澜澈,结果发现自己焦点目标竟然切了补天。

WTF!澜澈不是万年毒经吗?!什么时候开始玩补天了?!你他妈逗我?!这玩笑可开大了,差评!退票!

连已经可以原地起的鸦渡都愣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一直坚守的万年毒经的底线竟然是被带自己进入五毒的偶像亲手打破的,太毁三观了。

更毁三观的事情还在后面,众多玩家几秒钟解决了冲上来的这波浩气之后,重新把焦点标在了澜澈身上,就瞧见刚刚还谁都没有看的澜澈,突然就锁定了呱呱其谈,而且锁定之后就没有切目标了,摆明要找的就是对方而不是手滑切错人。

WTF!这什么神展开?!为什么大神要盯着本服第一奇葩看?!放过我们的心脏吧别玩啦!再玩就要被这狗啃了一般的剧情玩坏了啊!

就在在场的浩气恶人心里狂刷弹幕的时候,呱呱其谈特别镇定地切心法穿着一身pve奶装读条救鸦渡,根本没有管自己只剩半管的血。

他不管,总有人会管。澜澈当即丢了一个圣手过去,在掐宝宝瞬发了两个千丝之后,呱呱其谈满血。这一边,鸦渡也心情复杂地原地起了,呱呱其谈被打断读条也没有任何怨言,顺手丢了一个圣手过去。这还没有完,澜澈似乎根本不在乎呱呱其谈是毒经还是补天,洗了一个凤凰蛊给他挂上,然后就停下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看着呱呱其谈。仿佛要把这种遥遥相望的苦逼之感站成永恒。

大大,说好的恶人人头狗呢?玩这么一出是要闹哪样啊!飞越疯人院极品有之、神经病有之,就是没有听说过还有情圣的,这跟飞越疯人院的画风有点不符吧!

众玩家内心弹幕已经刷飞了天,可能是转折太惊悚,地图和近聊频道一时之间安静地只剩下npc的对话。

如果刚刚奶血能昧着良心说是大神善心大发决定拯救本服奇葩玩家让他感受到恶人谷的友爱,那么这个凤凰蛊就没有办法用这种看起来就像借口的借口说过去了。跟舍身、山河、春泥并驾齐驱的泡情♂缘利器,出现在这里,实在是太过微妙,让在场观众都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脸好。

围观了全过程的玩家被这神奇的三角关系雷得外焦里嫩,完全没有主意到牛车已经离他们远去。

有818谁他妈还在意牛车啊!快来个人跟他们解释一下澜澈为什么偏偏对呱呱其谈这么情有独钟情根深种!呱呱其谈真的是哪个大神的小号吗不要啊!当初马嵬驿这么多对他下手的浩气和恶人对上一个飞越疯人院做靠山的玩家还要不要活啦!

【队伍】鸦渡:你有没有觉得自己需要解释一下?

【队伍】呱呱其谈:解释什么?

【队伍】鸦渡:澜澈来这个服这么久一直都是毒经,为什么偏偏看到你残血他就切补天?

他玩五毒这么多年,今天可能是头一次切补天,为什么?

【队伍】呱呱其谈:可能是因为我的名字很可爱#害羞

鸦渡感到自己一口凌霄血卡在喉咙口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特别憋屈。呱呱其谈明显跟澜澈认识,而且关系匪浅。对方这种拒不承认却也不否认的态度也让鸦渡再次意识到,澜澈的转服,跟呱呱其谈脱不了关系,可是,没法说啊!

【队伍】鸦渡:瞒得了一时瞒得了一世?

【队伍】呱呱其谈:能瞒一时是一时嘛#大笑

【队伍】鸦渡:……

这摆明就是耍赖了,鸦渡觉得自己对呱呱其谈的忍耐度越来越高,如果这事情放在以前,他直接就退队加仇杀了,但是现在除了好奇和无奈之外,他真的升不起一点生气的感觉。

呱呱其谈卖出来的破绽太多,他一早就知道自己会怀疑他,从最开始的战场,到后来的大战,再到最近的各种日常,现在甚至摆出了破罐子破摔的架势,反倒是让鸦渡没有办法下口逼问了。

就在鸦渡准备放弃的时候,他的屏幕前突然弹出来了一条入队请求,鸦渡心一沉,视线再一次移到了同一队的呱呱其谈身上。

[澜澈]申请加入你的队伍。

接受,还是拒绝?


评论(4)
热度(16)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