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毒唐】师父是个渣!(12)

飞越疯人院建帮伊始,互撸娃绝对没有想到它的规模会发展到像今天这样庞大。

最开始因为“同一类变态,同一种神经”抱成团的极核心五人小队,脑子里成天就只有“今天又要去黑龙巡山诶嘿嘿,杀人杀人杀人”和“昨天又拿了副本成就哟呵呵,砍boss砍boss砍boss”,后来他们觉得这种精(shen)神(jing)如果没有得到传承简直枉费了他们这么辛苦的杀人、砍boss,于是拉帮结伙威逼利诱在极短的时间内拓展到达到建帮规模的十人核心团队。

这十个人,正是如今飞越疯人院为人所熟知的第一集团,又称高层。囊括了互撸娃、澜澈、高冷鸡不搅基、捻纸做杯在内的一系列耳熟能详的玩家。

当然,也不可能所有人在入帮之前都被告知了帮会属性,所以那些抱着拳拳真情腔腔热血誓要为剑三建设做出自己的贡献的玩家被坑进来之后,大呼被骗,可进都进来了,再想要出去,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一入此帮深似海,从此良知是路人。

没有办法近朱者赤,就只能苦着脸近墨者黑了。当初他们是怎么样的性格已经无人知晓,反正现在他们已经把阵营名演绎得淋漓尽致。这就是所谓的“宁可坐着生,绝不站着死”。

没错,就是这么的有气节!

【队伍】鸦渡:你为什么知道他们会在今天转服过来?

澜澈要转服是因为之前他就放出话,老服的人也总是讨论这个问题,但是飞越疯人院过来之前,什么风声都没有,照理说,不是内部玩家根本不可能知道这个所谓的小道消息,但是偏偏呱呱其谈就知道了,可他又说非常信誓旦旦地说自己不是飞越疯人院里的玩家,这么一来,事情就有意思了。

【队伍】呱呱其谈:因为我是飞越疯人院的粉丝嘛,他们的动态我都第一手把握的呀

【队伍】呱呱其谈:当然啦,我最喜欢的人只有师父#欣喜

【队伍】鸦渡:好好说话!

【队伍】呱呱其谈:#大笑

【队伍】鸦渡:他们之前不是在老服待得好好的?能收人头能拿五甲,为什么澜澈转服过来之后,全部都跟着过来了?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我只是一个刚开始玩五毒的小白你忘记了吗师父?这么高深的问题一个小白怎么可能知道呢?#害羞

【队伍】鸦渡:#鄙视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就算我不是小白,我也没有办法或者说没有道理去摸清楚每个飞越疯人院玩家的心思,师父,你难道没有察觉出来,自从那次大战之后,不知不觉的你已经把我妖魔化了吗?

【队伍】鸦渡:……

【队伍】呱呱其谈:我有点难过

【队伍】鸦渡:…………

【队伍】呱呱其谈:不过如果师父你愿意说一句“呱呱,为师最喜欢你了”说不定我就不难过了#害羞

【队伍】鸦渡:………………

【队伍】呱呱其谈:好了,说认真的

见队伍频道里鸦渡只能用省略号表达自己的心情之后,呱呱其谈终于拿出了好好说话的态度。

【队伍】呱呱其谈:虽然飞跃疯人院里的玩家,个个拿出来都是好手,但是他们的团体协作能力真心不怎么样,就算是组了25固定开荒团拿首甲,说他们没有凝聚力依旧是没有凝聚力,板上钉钉的事实,这个不是小道消息,任何跟飞越疯人院里的玩家接触过的人都有这种感受

【队伍】鸦渡:澜澈在飞越疯人院里面充当的角色是指挥?

【队伍】呱呱其谈:#惊讶谁说的?

【队伍】鸦渡:……

确实没有人说,但是你之前说的话难道不就是为了引出这个观点吗?

鸦渡觉得自己有点受伤,他明明是顺着呱呱其谈的思路去思考问题,结果当自己说出这种猜测之后,对方又立马跳出来反驳。鸦渡有些不明白,怎么事情演变到现在倒成自己里外不是人了。

【队伍】呱呱其谈:澜澈不是指挥,但是澜澈具有把这群人凝聚在一起的能力

【队伍】呱呱其谈:现在互撸娃半A不A,扛旗子的就只剩下高层那几个人,可除了澜澈,其他几个人都不喜欢管事

【队伍】呱呱其谈:毕竟那四个都是当惯了甩手掌柜的人,真的要他们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扛起一个帮会,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队伍】鸦渡:五个?

【队伍】呱呱其谈:对,还是包括互撸娃在内,虽然众人所熟知的是飞越疯人院的十人大神小组,但实际上,最核心的只有五个人

【队伍】呱呱其谈:当主心骨互撸娃从领导者地位被抽离之后,他们面临的就是,各过各的还是推举新的领导者,很显然他们选择了更为有利的后者

【队伍】呱呱其谈:澜澈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接过帮主重任,代班领导飞越疯人院,而且事实证明,他确实做的不错。所以他单方面宣布转服并且付诸实践,对飞越疯人院的影响,其实比表面看上去要大得多

【队伍】呱呱其谈:这个时候他们再次面临选择,两个显而易见的选项,要么跟着澜澈一起转过来,要么留在老服任由着那么几个没有管理才能只知道收人头打副本的高层把飞越疯人院推向灭亡

【队伍】呱呱其谈:虽然飞越疯人院里的人并没有集体荣誉感一说,但是这个帮会确实给了他们赖以生存的全部条件,如果这个帮会没落甚至消失了,很难在短时间内再找到一个这么适合他们的地方

【队伍】呱呱其谈:所以,飞跃疯人院的成员跟着澜澈转服是大势所趋

鸦渡有点被这样的呱呱其谈震撼,虽然很多时候,他不喜欢甚至看不起呱呱其谈,但是不得不承认,他这个人的闪光点就如同他的缺点一样,很抓人眼球。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你对我的这番解释有什么看法呀师父?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你是不是也觉得这么猜测很有道理呢师父?

【队伍】鸦渡:猜测?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我不是说过了我不是飞越疯人院里的人吗?他们怎么想的,我当然不可能知道,但是师父你又非得从我的嘴里得到答案,所以为了不让师父失望我只能猜测啦#害羞

【队伍】鸦渡:……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是不是也觉得很有道理呀师父?

【队伍】鸦渡:……闭嘴

【队伍】呱呱其谈:OxO

鸦渡觉得自己在刚刚那一瞬间对呱呱其谈产生的好感可以拿去喂狗了。

呱呱其谈和鸦渡关于飞越疯人院的对话已经告一段落,但是世界上关于飞越疯人院的讨论却迟迟无法落下帷幕,成天有人就飞跃疯人院这个话题八(pen)来八(pen)去。

【世界】曲潇洒:飞跃疯人院真的是在卯起劲来开荒

【世界】百撕不得骑姐:作为一个主pve党,我已经预见了前五甲不再出现自己名字的可能#蜡烛

【世界】割鸡割鸡:恶人谷的孙子们,你们仗着有飞越疯人院撑腰胆都肥了是吗?冲你爷爷的复活点?有本事你别被灭呀!#大笑

【世界】阿蠢:[高冷鸡不搅基]大大大大,你需要腿部挂件吗?#大笑

【世界】好哥哥来一发:[高冷鸡不搅基]大大大大,你需要腿部挂件吗?#大笑

【世界】曲潇洒:[高冷鸡不搅基]大大大大,你需要腿部挂件吗?#大笑

【世界】不镇山河镇你:[高冷鸡不搅基]大大大大,你需要腿部挂件吗?#大笑

【世界】高冷鸡不搅基:不约,师弟师妹们我真不约#鄙视

【世界】万花千碟起:真人!舔舔舔!

【世界】和尚快拉脱:裆部挂件留着我来!

【世界】干一发:不就是来了个飞越疯人院吗?上边那些说话的浩气能有点骨气吗?就差跪舔了,难不难看?#愤怒

【世界】二少搅基吗:#大笑你要是男神我也跪舔你啊,你是吗?不是就别上世界瞎比比

【世界】和里飞沙跳舞:男神之所以被称之为男神,是因为对方有操作有意识,我愿意跪舔,有意见?有意见[干一发]你也去练操作练意识啊,不好意思,忘记了,手法可以锻炼,意识可以增强,但是loser只能是loser,变不成leader

【世界】就决定是你了:每一次大神上世界说话都会被卡掉线#蜡烛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刷出了一长串的成就,原本就沸腾的世界这个时候已经沸反盈天直接气化了。

【世界】你爹刚才:我艹,这才来几天,安禄山就过了?

【世界】蓝筹:真的不给本服土著pve党留一丁点儿活路#蜡烛

【世界】好一朵弃智花:如果我没有记错,这是全服务器首杀?#蜡烛

【世界】腿短但会旋转:#蜡烛对这个被大神占领的世界绝望了

【世界】捻纸作杯:[青崖白鹿剑]#大笑

【世界】哈利波特大:屮艸芔茻!安禄山掉的雷特效!

【世界】帅裂苍穹:当大多数玩家还在用[乙清剑]的时候,大神已经用上了特效#蜡烛

【世界】军爷捡肥皂:大神舔舔舔!

【世界】来一炮:求大神给pve党一条活路#蜡烛

【世界】上吧搅基蛇:求大神给pve党一条活路#蜡烛

【世界】割鸡割鸡:求大神给pve党一条活路#蜡烛

【世界】天意高难问:求大神给pve党一条活路#蜡烛


评论(5)
热度(19)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