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毒唐】师父是个渣!(07)

见色忘友这四个字放在大多数人身上都挺适用,就像现在,李长慕有了女朋友之后,这四个字就充分地体现在了他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最直白的表现就是他原来一天离了游戏就跟搁浅的鱼似的,现在天天不上游戏还怡然自得。

德行!

鸦渡向来不吝于承认自己的感情,对李长慕有好感,他从不掩饰,甚至能够不掩饰到李长慕隐隐有所察觉,就是这么坦荡荡!

不过当知道李长慕交了女朋友之后,他却没有多大的反应,可能潜意识里,他已经明白,李长慕跟他是不一样的,对方是注定了要结婚生子的人,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有点难受,却也很坦然。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这几天都没有看到李长慕,他干嘛去了?我跟柏拉图和他还组着33队啊!

【帮会】鸦渡:交女朋友了,没时间上游戏

【帮会】柏拉图懂屁爱:真的假的?他这么彪的人还能找到女朋友?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嘿嘿嘿这话说的,你这么彪不一样找到了女朋友了吗?#鄙视

【帮会】柏拉图懂屁爱:……

【帮会】嗜血猎手:那你这几天一直跟呱呱其谈在一起?

【帮会】鸦渡:这话怎么听得那么别扭

【帮会】糖醋里脊肉:我觉得鸦渡不是那种会无时无刻不跟人组队的人

【帮会】糖醋里脊肉:毕竟他性格孤僻又臭屁的要命

【帮会】鸦渡:毕竟我性格孤僻又臭屁的要命#鄙视

【帮会】糖醋里脊肉:#大笑

【帮会】恶人谷杂货商:今天我就看着呱呱其谈一个人做的阵营,为了近距离观察他我连人头都没拿

【帮会】飞亮:那你还真是辛苦了#鄙视

【帮会】恶人谷杂货商:#大笑客气客气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说话不要说一半,继续啊,观察呱呱其谈然后呢?

【帮会】恶人谷杂货商:对面浩气人多,冲了我们好几拨,但是呱呱其谈一直保持在半管血甚至以上的状态

【帮会】柏拉图懂屁爱:这有什么,恶人谷多怂你又不是不知道,在牛车后边躲着我还能全程一滴血不掉呢

【帮会】恶人谷杂货商:他站在战圈里#大笑

【帮会】飞亮:……

【帮会】糖醋里脊肉:……

【帮会】嗜血猎手:只能说我越来越看不清呱呱其谈这个人了#再见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他都蹦跶成这样了,自从转恶人谷之后,竟然没有看到多少浩气盟的人上世界骂他,现在想想真的好不科学好不合理啊!

【帮会】鸦渡:大概是觉得跟他计较拉低自己智商吧

【帮会】恶人谷杂货商:……

【帮会】恶人谷杂货商:你这么一说,让我觉得自己的行为好愚蠢

【帮会】鸦渡:#大笑

【帮会】嗜血猎手:不得不说,鸦渡你成功地说服了我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我也……

【帮会】飞亮:我还是觉得呱呱其谈来头不小

【帮会】鸦渡:不能因为看他跟你比较像,就把他拱上神坛

【帮会】飞亮:#鄙视

呱呱其谈这个人确实跟谜一样,你说他是高玩吧,可他从远到近从上到下从外到内都没有一点那种狂霸炫酷拽的气质,可你要说他是小白吧,他惹了这么多人做了这么多糟心事愣是一次没有上过悬赏而且浩气几个脾气暴躁的也自从他转入恶人之后就没为难过他,科学?

虽然顶不喜欢他,可是到底已经收了当徒弟,罩一罩也是应该的,听恶人谷杂货商说他一个人做阵营任务之后,鸦渡就存了带呱呱其谈一起做日常的心,反正他现在也是一个人,带上一话唠也能解解闷。

然后……鸦渡非常痛恨自己一时的心软,不然也不会发生下面的对话。

【队伍】鸦渡:有人找你麻烦可以跟我说

【队伍】呱呱其谈:#惊讶#惊讶#惊讶为什么会有人要找我的麻烦?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你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人了吗师父?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你还好吗师父?

【队伍】鸦渡:……

【队伍】呱呱其谈:徒弟很是担心你啊师父!

【队伍】呱呱其谈:我们会跟电影里演的那样在高速公路上演飞车大战吗师父?

【队伍】呱呱其谈:好像游戏里只能骑着里飞沙跟人打架感觉有点带感吼师父!

【队伍】呱呱其谈:真糟糕我不是天策没有办法马上战斗只能把里飞沙收回了跟他们打哎呀我没有里飞沙我只有小桃李感觉有点怂怂的啊师父!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你怎么不说话师父?

【队伍】鸦渡:闭嘴!

【队伍】呱呱其谈:OxO

【队伍】鸦渡:你从浩气转过来之后有没有浩气的玩家过来找你麻烦?

【队伍】呱呱其谈:OxO

【队伍】鸦渡:说话!

【队伍】呱呱其谈:都是浩气好儿郎,大家毕竟都是在一个阵营里待过的人,多多少少有点同胞爱,不能因为我勇敢无私到能够舍弃自己的信仰因为爱情奔着恶人谷来了他们就眼红我吧?#害羞

【队伍】鸦渡:……

【队伍】呱呱其谈:好啦,其实也有几个玩家在野外主动上来要求跟我切磋一下武艺,虽然我是个和平主义者,但是他们看起来很想向我学习的样子我就稍微跟他们打了打,结果还不错啦,我们互相都学到了很多#害羞

【队伍】鸦渡:…………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其实你不用担心的,我觉得我这么讨喜的性格在哪里都能混的开,我听说贴吧里写到我的帖子都很红,一下子从普通人变成小网红还有点小激动呢#害羞

【队伍】鸦渡:………………

【队伍】鸦渡:还是闭嘴吧

【队伍】呱呱其谈:OxO

打定了主意要罩着这个性别成谜身份成谜手法成谜的谜の徒弟,鸦渡就带着他横扫各类日常,茶馆是做的最轻松的,然后去马嵬驿晃荡了一圈,本来准备去打大战的,一看今天的战场是九宫棋谷这种可以划水的,鸦渡就准备带着呱呱其谈去飞一会儿。

打的第一场碰到了一个歪歪队,恶人被压着打,全程团队列表一片重伤,箱子只要出了就不跟恶人姓,打到后来还断断续续退了四五个,超级惨!第二场好一点,对面也是散排的,鸦渡要来了队长,粗略地分配了一下任务,因为怕呱呱其谈捅娄子,所以让他跟自己在一块儿。

开场前的那段时间鸦渡抽空点了呱呱其谈的人物属性看看,然后就……

【团队】鸦渡:[呱呱其谈]你这是什么配装?

【团队】呱呱其谈:???

【团队】鸦渡:你怎么还穿了几件帮贡装?

【团队】呱呱其谈:不穿帮贡装穿什么?

【团队】鸦渡:你的军装呢!

【团队】呱呱其谈:都在身上啊师父!

【团队】鸦渡:你满级这么久一套370军装都没有凑齐?

【团队】呱呱其谈:#害羞

【团队】鸦渡:你究竟在害羞个什么劲啊!

【团队】去吧搅基蛇:呔!一看到这个名字就觉得这场必输!

【团队】向你开炮:#蜡烛看来这场想要拿首胜也悬

【团队】和里飞沙跳舞:只能寄希望于浩气那边的人都瞎了

一语成谶。

呱呱其谈跟在鸦渡身边,活跟开闸泄的那个洪水一样,哇啦啦啦地在地图频道里喊着“要死啦!”,“师父救我!”,“天啦他要打到我了!”,“看我的化蝶!咦,化蝶竟然是脱战技能!”,诸如此类,凡此种种。

恶人谷表示,头一次战场打得很心塞不是因为对方强力而是因为我方太逗比。更让恶人谷感到心塞的是,呱呱其谈一边哇啦哇啦地喊着要死啦要死啦,到最后死的那个都不是他!不!是!他!

浩气的人也要疯了,打了这么多年的战场没见过比呱呱其谈还要能搅浑水的,哪一次打战场战场频道会刷频的?都顾着拿人头了谁还有闲心思说话,偏偏这一次遇到了个奇葩,满场疯跑瞎拿了两个箱子不说,还诬赖说浩气的人都集火他。

浩气倒是想集火啊,可是根本打不着啊!他的走位特别奇怪,总是能够在你技能发出去的那一瞬间脱离射程,而且你还真说不准是凑巧还是对方在掐时间,毕竟高玩没有一个跑出射程的时候在当前频道里高喊“这一刻我被黄继光附体,请向我开炮!”。

我一直在向你开炮,有种别跑啊!←浩气鲸鱼心声。

这丢脸都丢到浩气盟了……←恶人队友心声。

【团队】去吧搅基蛇:呔!这是……要赢的节奏?

【团队】哈利波特大:……这辈子大概再也打不出这么精彩绝伦的战场了#蜡烛

【团队】二少搅基吗:我已经不知道该拿什么表情对待呱呱其谈了,奇葩两个字已经不足以概括他这么璀璨的一生

【团队】呱呱其谈:#害羞

【团队】鸦渡:又不是夸奖你,你到底在害羞什么!

【团队】和里飞沙跳舞:看来浩气那边的人真的瞎#蜡烛


评论
热度(14)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