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毒唐】师父是个渣!(06)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你怎么突然想到要收我当徒弟啊师父!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你是被我这么锲而不舍的精神和真诚感动了吗师父!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你当年在马嵬驿以一敌三杀敌一千分毫不损实在是太帅了啊师父!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你是传说中的恶人男神吗我觉得你要不是就没有人能够是了啊师父!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那些人听说我是你的徒弟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哈哈哈是不是特别好笑啊师父!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我挖草采金庖丁都已经满级了茶馆的东西我都可以弄得到你缺什么材料可以跟我说啊师父!


【队伍】鸦渡:闭嘴!


【队伍】呱呱其谈:OxO


鸦渡非常后悔答应李长慕的这么一个要求,现在呱呱其谈是不祸害近聊频道了,他直接在队伍频道就开始了,连续十分钟就没个停,还一条比一条长,鸦渡恨不能够爬到屏幕那头去拿针把呱呱其谈的嘴巴给缝上。


诺不轻许,故我不负人;诺不轻言,故人不负我。


古人确实有文化,一字一句推敲来推敲去都能温故而知新,当年答应那句话的时候,真没想得那么长远,没成想李长慕埋着坑在这儿等着他呢。


鸦渡看了一长串的队伍频道发出来的单口相声,觉得自己被坑了个底朝天。


这件事情得追溯到大一刚开学那会,是这么回事。


当时的鸦渡刚在李长慕的陪伴中从失意中走出来,发愤图强说要在大学的时候成为一名光荣的脱团狗,那个时候身处于FFF团中的鸦渡非常中二的跟李长慕做了这么一个约定:以后,不管是谁先交到了男/女朋友,那么没脱团的那一方就要无条件答应对方一件事情。


现在回想起来简直是黑历史est啊!都成年人了能不能不这么中二!约定什么不好啊约定这个!怎么答应不好还非得是无条件答应!


蠢!毙!了!


不过那段时间两个人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好的跟连体婴一样,约定是许下了,可是俩人都没有想到会有实现的那么一天,根本没当真,反正你单我单大家单你好我好大家好,于是默认就把这个约定忘掉了嘛。


就因为默认忘掉了,所以当李长慕揽着一个姑娘出现在鸦渡面前,正正经经地介绍道“这是我女朋友”并且把当年的约定一字不漏地复述出来的时候,鸦渡脸都黑了。他第一个反应不是“我的心好痛我的心怎么会这么痛简直痛到无法呼吸了”而是“大学四年你都没有交什么女朋友这会儿出了个呱呱其谈你就带着女朋友到我面前你觉得我是该相信你还是该埋汰你”。


特!别!的!不!真!实!呢!


假使这件事情发生的再早上个一年半载,鸦渡还没觉着自己可能是喜欢上了李长慕的时候,他说不定真的能借着这么多年的交情厚着一张老脸就耍着赖赖掉。爱因斯塔说得好:以上假设并不成立。现在李长慕的身价在他的心里蹭蹭蹭地上去,就算他的脸皮还是那么厚,可已经顺着李长慕太久了,就算心里抵触到恨不能够第二天就A了游戏也绝不屈服于淫威的鸦渡还是咬着牙答应了。


毕竟对方交了女朋友,肯定得花大把的时间在她身上,自己虽然是李长慕的铁(an)哥(lian)们(zhe),没道理他出去跟女朋友约会还带上一写作“发小”读作“朋友”理解为“灯泡”的小尾巴,自己落了单,也确实该找个什么东西分散一下注意力。


但……呱呱其谈也太不是东西了吧?


【队伍】鸦渡:还没做完?


【队伍】呱呱其谈:OxO


【队伍】鸦渡:……


【队伍】鸦渡:说话!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咱们下次能不这么玩儿吗可憋死我了师父!


【队伍】鸦渡:一句话里能不能不出现两次师父!


【队伍】呱呱其谈:师父你不觉得这么说话萌萌哒的么师父?


【队伍】鸦渡:完全不觉得


【队伍】呱呱其谈:没关系我觉得就行啦


【队伍】鸦渡:……


【队伍】呱呱其谈:我觉得我现在好像在做梦一样,整个世界都好不真实啊师父!


【队伍】鸦渡:因为你现在在游戏里


【队伍】呱呱其谈:你竟然会讲冷笑话诶师父!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好冷诶师父!


【队伍】鸦渡:闭嘴!


【队伍】呱呱其谈:OxO


即使鸦渡答应了李长慕“既然是无条件答应的话,那就收那个五毒当亲传吧,反正坑空着也是空着,资源就要得到优化配置的嘛,只要你去收,他肯定会拜的”的条件,也只能厚着脸皮尝试着收对方。


正常的程序应该是:收到收徒邀请→咦?有人要收我当徒弟呢!→问问对方是个什么情况→聊天呱啦呱啦→性格感觉不是很合吼还是再考虑看看!这样!或者是:收到收徒邀请→竟然是xx要收我当徒弟太突然了!→问问情况→问问对方是个什么情况→聊天呱啦呱啦→太棒噜→拜拜拜!这样!但是为什么到了呱呱其谈这里就变成了:收到收徒邀请→拜拜拜!这!样!


诧异呢?疑问呢?聊天呢?狗吃了?!


而且更为让鸦渡无语的是,呱呱其谈想到要问他为什么要收他为徒已经是拜师过去两天之后的事情,请问这段时间你是完全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吗?反射弧要不要太长?


【帮会】呱太你不懂爱:鸦渡,跟小呱呱相处的怎么样?最近世界安静了很多,总觉得有点不习惯啊#大笑


【帮会】柏拉图懂屁爱:说真的鸦渡你现在是不是在偷着乐啊?这么大一宝贝平白无故就被你捡到了#大笑


【帮会】恶人谷杂货商:有点不知道该心疼鸦渡还是该心疼呱呱其谈好#蜡烛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鄙视呱呱其谈有什么好心疼的


【帮会】恶人谷杂货商:跟一个注定没有办法爱上他的师父绑在一起,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亲(qing)传(yuan)系统最大的缺憾#蜡烛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想想……似乎也是这么个道理#蜡烛


【帮会】鸦渡:#鄙视


【帮会】飞亮:鸦渡鸦渡!呱呱其谈有没有跟你组队?我能不能去近距离接触一下?#大笑


【帮会】鸦渡:适可而止一点


【帮会】糖醋里脊肉:认真的!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性格孤僻又臭屁的要命的鸦渡会收一个话唠成疾又奇葩得一比的呱呱其谈做自己的亲传徒弟,简直是剑三年度最丧(xi)心(wen)病(le)狂(jian)的师徒关系


【帮会】鸦渡:解释一下什么叫做性格孤僻?


【帮会】糖醋里脊肉:你可以理解为我在夸你高冷#大笑


【帮会】鸦渡:臭屁的要命?#鄙视


【帮会】糖醋里脊头:操作犀利走位风骚区别于低段位的高玩#大笑


【帮会】嗜血猎手:#鄙视敢不敢更狗腿一点?


【帮会】糖醋里脊肉:敢敢敢!#大笑


【帮会】柏拉图懂屁爱:鸦渡,我代表剑三破万818观贴人诚挚地问上一句:收了呱呱其谈当徒弟之后,你有什么样的一种感受?


【帮会】鸦渡:……


【帮会】柏拉图懂屁爱:懂了!


【帮会】柏拉图懂屁爱:此时无声胜有声果然是最为中肯的回答#大笑


【帮会】鸦渡:#鄙视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为什么不把他收到帮会里来?!我看他脑袋上边还是没有帮会名称


【帮会】嗜血猎手:看热闹是一种若智,变成热闹真的就是弱智了#鄙视


【帮会】飞亮:真不就是“我看不上你但是我知道你看得上我所以我要吊着你”的亲传师徒版吗?#思考


【帮会】[飞亮]被踢出帮会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踢上瘾了吗!关你一个月的小黑屋什么权限都给你取消了信不信!


【帮会】[飞亮]被邀请加入帮会


【帮会】飞亮:#大笑鸦渡每次被戳中心事都喜欢恼羞成怒


【帮会】鸦渡:呵呵


【帮会】飞亮:#大笑这么一说,有点心疼呱呱其谈,怎么说人家都是在拿一片赤诚之心在爱你


【帮会】鸦渡:呵呵!


【帮会】飞亮:#大笑鸦渡你这么做跟那些玩心的渣男有什么区别


【帮会】鸦渡:呵!呵!


【帮会】[飞亮]被踢出帮会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算了,让他在外头自由的浪一会儿吧#再见


【世界】飞亮:[鸦渡]我爱你!放我进帮!#流泪#流泪#流泪


【世界】呱呱其谈:[鸦渡]师父我也爱你#亲吻#亲吻#亲吻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


【帮会】苏格拉没有底:我没有想到他会浪到世界去


【帮会】鸦渡:#鄙视



评论
热度(16)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