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裴裴裴铁柱

亲妈写手,温馨致郁

【策藏】鸡飞狗跳(58)

打败无限千机变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发生了一种很微妙的变化,哈士汪也说不来是好还是坏,原来他求抱抱求亲亲还得经过操键盘小能手的同意,不同意只能用尽十八般武艺偷香,现在他想抱就抱想亲就亲操键盘小能手完全不反抗,但是人也没说俩人就这么定了,哈士汪所有的智商都花在了点情商技能点上,真的需要用情商结果智商又不够了。

哈士汪:所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是接受我了还是没有接受我,我现在每天都过得可忐忑了!

萌萌哒:[再见]呵呵,这个群没有存在的意义了,一个二个都是脱团狗,阿好你要是不嫌弃我,我们俩凑一窝吧

器大活好:[再见]谁说我不是脱团狗了?

萌萌哒:……

萌萌哒:[再见]

哈士汪:你们倒是回答我的问题啊!

没吃药:我终于相信你是哈士汪了,讲真,在过去的这几个月我还以为你是被什么高智商情圣附体了

哈士汪:……

没吃药:好啦好啦,安心啦,小能手早八百年就接受你了,你还在这里纠结个毛啊,你现在该考虑的问题根本不是这个,而是考虑怎么才能把他吃干抹尽吧?!

静海归墟:[白眼]是吗?

没吃药:我屮!boss你怎么进这个群的!

莫芊芊:[再见]我是被逼的

萌萌哒:这个群还能好吗?

静海归墟:没吃药,我们来谈谈人生?

没吃药:boss啊,你也不能一辈子看着小能手不是?要说这也是他人生的一部分,那天你也看到了,哈士汪喜欢怎么样就是怎么样,全服这么多玩家都可以作证的

静海归墟:……

莫芊芊:我也可以

静海归墟:[抠鼻]

哈士汪:你们在说什么?

没吃药:真的假的,你听不懂?

哈士汪:听不懂……那天我就问了千机变,结果他说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

没吃药:……怎么办,有点心疼小能手

哈士汪:???

萌萌哒:看来我们应该给哈士汪上一堂脖子下面不能描写部位如何使用的生理课了

哈士汪:!!!

哈士汪:别说了!我懂了!再见!

“你们聊什么,你脸怎么红成这样?”操键盘小能手不过去上个洗手间出来就看到哈士汪满脸通红。

“没,没什么,那个……我明天有点事情,需要出去一下。”

“明天?”操键盘小能手又确认了一遍,结果只对上哈士汪心不在焉的点一点头,他抿抿嘴没有再说话。

现在操键盘小能手几乎到了不是接单需要上线基本都不碰电脑的地步了,他跟哈士汪两个人每天就窝在沙发里看看电影、综艺节目,看得都是些搞笑的东西,经常笑着笑着就笑到一团去了。

为了让操键盘小能手习惯自己的触碰,他会故意在看电视的时候把人拉到怀里来,时不时地摸摸他的耳垂或者是亲亲他的发顶,操键盘小能手的头发很软,哈士汪特别喜欢他的头发扎在脸上的那种痒痒的感觉。

操键盘小能手坐下来,哈士汪就下意识地去环住他,操键盘小能手很自然地靠在他的身上,然后拿遥控器换台,换来换去没有好看的,就又调到了《动物世界》。

哈士汪满脑子都是没吃药刚才说的那句话,吃干抹尽这四个字以黑体加粗下划线形态出现,飞快地在他的脑子里组成弹幕,chuachuachua的晃过去。抬头一看,一个选秀节目就变成了一群在大草原飞奔的豹子,操键盘小能手没事就喜欢看《动物世界》之类的节目他也知道,但是为!什!么!那头公狮子要趴在母狮子身上?!为什么这个豹子要舔那个豹子的脸!不是说敏感镜头不能播出吗!广电怎么还没有封杀《动物世界》?为什么!

“换台换台,这个哪里好看嘛。”

操键盘小能手头都不回地说:“看好半天啦,那边已经完了。”

“那就看电影!”

操键盘小能手这方便都比较随哈士汪,看什么都不重要,所以当即就把遥控器给哈士汪了,哈士汪换到循环影院,然后看到张柏芝站在屋顶上,对着下边一干将士说:“你们还有谁想看看我这件衣服穿的是什么吗?”

哈士汪:“……啊啊啊受不了了不看了不看了,我去睡觉!”

操键盘小能手:“???”

看着哈士汪落荒而逃的背影操键盘小能手一脑门的问号,刚刚还挺好的啊,怎么自己去了一趟洗手间就变这德行了。

操键盘小能手根!本!不!懂!一个二九年华的男!孩!有多么的不!经!撩!拨,当没吃药的那句话在他的脑子里种下了暗示线索之后,看到什么都想到操键盘小能手,一想到自己在未来要对操键盘小能手这样这样那样那样根本就把持不住!

翻来覆去到凌晨才睡过去,第二天蓬头垢面地坐起来,结果发现自己内裤湿湿的,哈士汪一脸要死了的表情歪倒在床上,果然《动物世界》误人,害他睡着了还在想♂着操键盘小能手。

“你今天怎么起的那么早?”操键盘小能手从卧室出来正好看到已经洗好衣服准备拿去晾起来的哈士汪。

哈士汪低着头不看操键盘小能手,闷声说:“一会儿有点事情。”

操键盘小能手眼神一黯哦了一声,没多说什么,朝洗手间走了过去。哈士汪扭头看操键盘小能手的背影,眼神扫过某个地方,盯着看了几眼,脸又涨得通红,头顶都冒起了烟。

不能看了不能想了要死了要死了!

哈士汪哇啦哇啦地去晾衣服,然后拖地、擦桌子,一直忙到九点多才去换衣服准备出门。

操键盘小能手这个时候也醒透了,洗脸刷牙之后靠着墙问哈士汪:“什么时候回来?”

“不确定。”哈士汪根本不和操键盘小能手的眼睛对视。

“你从昨天晚上起就怪怪的,到底怎么了?”

一说到这个,哈士汪立马直起身体,笑得一脸僵硬地说:“没……没什么,我,我要出门了,你一个人在家注意安全。”

然后就是一声防盗门关上的嗑哒声。

哈士汪是不是觉得这样的生活很无趣?他是不是觉得我太主动了没有原来那种征服感?我该不该表现的欲拒还迎一些?

其实并不只有哈士汪纠结,操键盘小能手也好不到哪里去,哈士汪昨晚上一举一动操键盘小能手都看在眼里,他去睡觉之后,操键盘小能手也关上电视回房了。

躺在黑暗里,操键盘小能手一路回想着自己跟哈士汪在一起的一点一滴,哈士汪是喜欢自己的肯定没错,要说时间久了会不会对这样平淡的生活厌烦,他还真是一点把握没有,但是这么快就厌了,也太说不过去了,而且他还愿意跟自己亲近,想要亲亲抱抱。

所以为什么看个电视反应这么大?为什么!

今天出去也超级不对劲,明明之前几天一直规划今天要怎么过,怎么这两天就偃旗息鼓一句话不提了,好吧,就当你已经规划好了,可是怎么出门了?什么时候有事不好,偏偏今天有事!逗我吗?!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操键盘小能手在那边抓着自己的头发咆哮,这边哈士汪则是挑挑拣拣码子偏小的衣服,争取从里边找到一件合适自己的。

“没有别的了吗?”

“就这些了,你也知道,马上就春节了,这段世界特别忙,我能够给你找出这些都算不错了。”

“看起来脏脏的。”哈士汪皱了皱眉头。

“洗干净了的,你那天跟我说之后,我一直留着没让他们穿。”

哈士汪虽然还是有点嫌弃,不过还是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选了一件比较称身的,把订金给了老板。

“其实你给的钱买这件衣服都绰绰有余,不过这衣服有商标,不能随便卖,你也知道,现在的骗子那么多……”

“我不是骗子!”哈士汪听到老板话里有话,简直哭笑不得,“惊喜,懂吗?不是做坏事!我这么有钱难道还要去骗哪个单身女青年吗!”

“好好好,不做坏事就好,那你记得明天把衣服还回来啊。”老板笑嘻嘻地说。

“知道啦,不会贪你这么一件衣服!”

本来以为可以很快搞定的,结果老板罗里吧嗦的浪费好长时间,衣服也不合身,穿起来手腕都要露一截出来,怪里怪气的。

算了算了,哈士汪心想,反正也就今天一天。

然后把其他需要准备的东西准备好,哈士汪打道回府,结果在小区门口又碰到熟人了,一脸跃跃欲试的哈士汪突然脸色就阴沉了下去。

他走过去把手里的东西往保安小哥怀里一塞,看着高野说:“你来这里干什么?上次难道说的还不清楚吗?”

高野上下打量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哈士汪,嗤笑了一声说道:“挺会玩儿啊,想要给锦衡惊喜?”

“关你屁事!”

高野低头一笑,说道:“我跟他这么多年感情,他生日我不能不来吧?”

“呵呵,上次也是他生日,你也是这说辞,庆祝庆祝,庆祝他未来七年坐在轮椅上吗?你是觉得上次给他造成的伤害不够是怎么的,还来?这次是不是想直接开煤气罐,同归于尽啊?哦对不起,不好意思,忘了告你,就算是同归于尽,他也是拉着我,跟你啊,没多大关系。”

听到哈士汪这句话,高野的脸色也变了,但是他又找不到话来反驳,憋得一脸猪肝色。

“而且,他已经跟我在一起了,你觉得……你以什么身份出现比较合适呢?你教教我,怎么才能够不要脸不要皮地在消失了这么多年之后,又上赶着出现过来告诉他你爱他?”

“我爱他什么需要报告给你听吗?”高野的音量也提高了些,“我就是爱他了,怎么着吧你!”

哈士汪脸一沉,说道:“你爱他什么呀?爱他对你至死不渝吗?不对吧,他现在眼睛里只有我呀,你是爱他的体贴细致吗?也不对吧,都不联系这么多年了,说他妈还知道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说真的,七年前把你当宝,这会儿,你可是连废铁都不能算了。听弟弟我一句劝,回头是岸,多得是树林给你,锦衡这草,归我了。”

“你能给他什么?”高野冷笑,“你爸要知道你跟一男人在一起,还会这么大把大把地给你花钱?呵呵,别到时候光用爱情填肚子。”

“你能不能说点别的?就会这一句?”哈士汪简直对高野无语了,“你能给他的,我会努力给他,但是我给他的,你却从来没有给过他,你爱他?我跟他在一起,关我爸什么事?又不是我爸跟他谈恋爱,什么狗屁逻辑。”

“我爱他,我能给他想要的一切。”高野说,“不被家庭负累。”

“你爱他个屁!你爱的是你自以为是的深情,就凭你现在兜里的钱,招招手得来多少,什么样的都有,可是他们你都看不上眼,为什么呀?没过去啊,没过去怎么能够体现你的忠贞不移呢?还家庭?找个女人结个婚造出个人来就算家庭了?我真替你儿子担心,要是往后他长大了跟你一德行,都不知道哪儿哭去。”

“小子,你说话注意点。”说着高野的手就扬了起来。

“想报复我?来啊,看看到时候锦衡是会回到你身边,还是恶狠狠地捅你一刀。”哈士汪侧着把自己的脸送过去了。

高野缓慢地收回了手,他扯起嘴角笑了笑说:“嘴皮子是挺利索,我到要看看,你往后能翻起什么样的风雨,祝你能把爱情当饭吃。”

亲眼看着高野上车走了之后,哈士汪仰着下巴从保安小哥手里把自己的东西拿回去,一脸不屑地往里走。

什么玩意!哈士汪在心里说,垃圾!

一点儿紧张的气氛全被那个混蛋破坏了个干净,哈士汪现在只想快点回到操键盘小能手身边去。

门铃声响起来的时候,操键盘小能手正窝在沙发里发呆,等回过神的时候才慌慌忙忙地杵着拐杖过去。

“谁啊?”操键盘小能手问。

“快递。”

快递?操键盘小能手不解地皱了皱眉,然后立马明白过来,肯定是哈士汪又在网上买了什么没用的东西,无奈地摇了摇头把门打开。

结果映入自己眼帘的,是一把娇羞欲滴的红玫瑰,操键盘小能手眨巴着眼不确定地问:“你是不是送错了?”

快递小哥的声音有点低沉,他说:“没错,是这楼,签收吧。”说着就递过去一个小本子。

这年头签快递开始用这么高端的本子了?操键盘小能手越想越不对劲,抬头看了快递小哥一眼,结果那花太大把人挡了个结结实实,根本看不到人脸。

操键盘小能手一边撇着眼瞅快递员一边翻开了本子,然后看到了这么一行字——

签收了以后可就要对ta好哟>3<~

操键盘小能手:“……”

签了个名之后,操键盘小能手问:“是不是现在快递卖萌都成了业内不成文的规定?”

“谁知道呢?”那个人接过操键盘小能手递过来的本子,把花送到了他的怀里,操键盘小能手这才看到了这个带着鸭舌帽把帽檐压得很低的男人,那种熟悉感萦绕不去,让他不由自主地喊了一个名字:“刘冲宇?”

快递小哥猛地抬起头,笑道:“surprise!”

操键盘小能手:“!!!”

“我想很久诶,惊喜吗?!”哈士汪笑着说,“恭喜主人签收了小忠犬一枚,么么么!”

操键盘小能手:“……”

“所以你说的有事就是这件事情吗?”操键盘小能手一脸无语地让哈士汪进来,帮他脱掉外面那一层快递员的工装。

“对啊,我跟老板商量好了,说今天去取衣服。”哈士汪笑得一脸灿烂,“花也是前几天订好了说今天去拿的。”

“大男人送什么花,很奇怪啊。”

“哪里会!给自己爱的人送花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说着哈士汪就从背后抱住了操键盘小能手,“锦衡,生日快乐。”

其实操键盘小能手还没有从惊喜中回过神来,见哈士汪离自己这么近祝福他,赶紧说谢谢。

两个人找了个花瓶把花插起来,又窝在沙发上抱成一团,操键盘小能手看到哈士汪给自己准备的惊喜,什么纠结都飞走啦,好开心好开心,开心到飞起!

“锦衡……”

“怎么?”

“我……就是我打败千机变那天啊,你们在近聊频道说的话,是……那个意思吗?”

操键盘小能手一听就知道哈士汪昨晚上为什么这么不对劲了,肯定是没吃药她们给他灌输了奇怪的知识!

不过,年纪已经摆在那里了,操键盘小能手也没有害羞,点了点头说:“嗯。”

“就算在下面也没有关系?”哈士汪眼巴巴地看着操键盘小能手,“难道不会觉得别扭吗?是个男人都不会喜欢在下面吧?”

操键盘小能手笑着扭头跟哈士汪对视,伸手摩挲着他的脸说:“真的爱上一个人了,会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在下面有什么关系?只要对方开心,所有的痛苦都会变成欢愉。”

哈士汪盯了操键盘小能手好久,突然眼眶就红了,他把头埋在操键盘小能手的脖子里,闷声说:“不要看我了,再看我就把你吃掉。”

操键盘小能手轻笑了一声:“感动了吗?”

“嗯。”

“这段时间,你就是让我在这样的感觉里走过来的。”操键盘小能手靠着哈士汪继续说,“所以当我确定要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对自己说,他宠了你这么久,往后,你也要宠回来,这样才不会辜负了他对你的爱。”

“受不了了!锦衡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哈士汪哇啦哇啦地叫,“吃了吃了!”

“买了套子和润滑油吗?”

“真的假的?!”哈士汪简直要疯,“不要撩拨我啊,我年轻气壮很容易擦枪走……”

话还没来得及说完,操键盘小能手就回头吻住了哈士汪的嘴唇。

如果不问值不值得,是你爱我的方式,那么,用心回报这一切,就是我爱你的方式。

***     XD     ***

完结啦!

接下来是几个番外!

评论(9)
热度(32)

© 裴裴裴裴铁柱 | Powered by LOFTER